Knowledge

日本人責任心強大,愛工作之心絕對比香港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在日本政府立法控制超時工作時數前,非正式統計在平常日子職員大概每月加班40小時,在行業繁忙時期則約70多個小時,以一天工作9小時計數,即每月接近超時工作8天,代表每個公聚假期也需要在工作堆中渡過。

然而,不時在日本鐵路中看到「人身事故」的通報導致班次延誤,大部份也是因為工作壓力過大的跳軌意外,也成了日本人眼中見慣不怪的意外。在面對寧願捨離生命或過勞死的結局,也不願意請辭工作,到底他們背負着甚麼樣的職場文化和思想呢?幸而,近年興起的代辭職的確解救了不少人,本文就讓我們一起了解日本的職場和辭職文化吧!

對於香港人而言,身體不適便請病假,這對日本人而言卻是不可思異的事。

雖然隨着時代的進行,日本人所堅持一生只做同一份工作已慚慚不合時宜,但由於制度仍在蛻變的過程中,仍有很多舊有條文有待更新。在過往的職場上,由於很多公司提供終身僱傭制,提供既穩定又有保障的工作合約予員工,故此令職場的流動性長期低下。

不過,因為後來因為正規職員的福利和薪資都比較優渥,企業又增聘臨時合約員工和合約員工來減低成本,讓正規員工地位更顯珍貴,更讓他們無法輕易捨棄職位,只能強行扛下繁重的工作量和壓力,敢「累」不敢言。

此外,在日本租房子還可能需要向房東提交受僱證明,讓房東能確保租客有足夠能力租住房子。

職場文化使日本「打工仔」的工作壓力甚大。

在制度以外,在文化上日語還有一詞sushi-zume來形容通勤時間的鐵路車廂,指每一個「打工仔」也像是壽司飯團裏的米粒,可見他們的壓抑與疲累。然而,在多年前一個2000人的日本調查中指出,有三分之一人認為工作便是其生命的意義,更是代表着他們的幸福。

的確,有些人堅持這個想法,並成功以一生成就一番事業,把自己變成行業中的匠人;但更多的人被綑綁於無意義的想法中,又無法背負這些沒有出口的壓力,默默的行屍走肉活着或選擇離去。幸好,世代進化,時至今日不少日本人已能放下包袱,勇於下定決心交上辭呈。

不過,礙於性格因素,始終難以直言。故此,便出現了「代辭職公司」(退職代行)。

在辭職時,你會害怕自己為同事、上司和公司帶來不必要的麻煩而感到不好意思嗎?

日本公司Ares接受委託幫助打工仔辭職,在2021年公布的「2021退職代理服務用戶統計調查」中可以看到,主要發出委託的年齡職為職場新鮮人的20歲-29歲族群,佔調查的63.9%;其次則為30-39歲和40-49歲,分別佔17.8%和11%;而最少的則為60-69歲,只佔0.3%。

由於在日本離職也是一門學問,要選擇適當的時機,以減低對公司及同事造成困擾,亦不能說公司及政策的不是,只能默默以「個人問題」作解釋。此外,準備辭職還有一長串手續要處理,像把自己工作崗位內容整理成報告或手冊,好方便接任同事了解工作內容;先對上司提交「退職願」並與上司進行離職面談,而上司亦有機會不受理辭職,若上司接受離職要求,員工需要再提交「退職屆」,為得到上司許可的離職證明書。

在日本想要瀟灑離職是絕不可能。

若遇上黑心企業和壞心上司,不斷駁回辭職請求後的日子只會更難撐下去,所以對於年輕人來說,與其需要顧及各項瑣事,倒不如直接花錢委託代辭職公司,亦可以減低個人經驗低而導致雙方不快的結果,正正如此便成就了「代辭職公司」的新奇行業的誕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