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平等有違天性,女性在家育兒才是最開心?

隨着社會進步,男女之間漸趨平等,「男主外,女主內」這觀念被主流媒體視為過時、與社會脫節,以往由女性負責家中大小事務的景象,亦因雙薪家庭盛行而變得罕見。然而家務並不會因為時代改變而消失,對此一些家庭會選擇僱用家傭處理家務,但對於那些經濟狀況不算充裕的家庭來說,由夫婦二人平均分擔家務則是最為常見及可行的做法。不過,美國心理學會出版的期刊《進化行為科學》(Evolutionary Behavioral Sciences)上一篇新研究指出,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觀念,竟然才是反映了兩性對家務的實際偏好。 研究員把參與研究的人士分為兩個樣本,第一個樣本為328名18-23歲的年輕成人,第二個樣本則為113名31-46歲的中年人,而第二個樣本的參與者中有93%有伴侶、85%至少有一個小孩。兩個樣本中的參與者均會根據他們的喜好及享受程度,分別對40種育兒相關家務及58種其他家務評分。 女性育兒最開心 評分結果顯示,第一個樣本中女性對於育兒相關家務的評分,比起男性要高岀50%,而第二個樣本中女性的評分更比男性高岀70%。40種育兒相關家務之中,沒有一項的評分是男性比女性高,反映出女性在育兒時得到的滿足感遠比男性高,而且年紀越大,差異越大。 至於那些非育兒相關的家務當中,兩個樣本中的女性均比較喜歡打掃衛生、準備食物、安排家庭日程及裝飾家居,而男性則喜歡戶外家務及家居維修。此外,研究亦指出,兩性均願意承擔更多他們喜歡的家務,而對自己不喜歡的家務則承擔更少責任。 「男主外,女主內」未過時 家庭角色方面,被問及偏好主外、主內或平等時,雖然兩個樣本中均有56%的男性及女性表示應平等分擔經濟及家庭責任,但仍有35%的男性偏好賺錢養家,以及36%的女性偏好當家庭主婦。儘管主流媒體將家庭角色的性別差異視為女性的負擔,但研究結果反映實際情況與媒體灌輸的大相逕庭,家庭角色分配不均並不等於不公平的對待或引起夫妻間的不滿。 香港家庭難實行 男女對於家務各有所好,雙方若然能承擔自己喜愛的家務類型固然最理想。不過在香港,能符合男性喜好的家務實在寥寥可數,譬如大部份家庭都不像外國一般有花園需要打理,頂多只有維修家中水電設備及溜狗符合大部份男性的喜好,反而打掃衛生、準備食物、洗衣這些女性所偏好的家務,才是香港家庭中最常見的。 然而,男性總不能說一句「有違天性,相信專家」,便把家務統統掉給女性負責,這樣會有何下場,相信都是不言而喻。故此,男女按量平均分配家務雖然未能彰顯兩性的喜好,但總算能保家庭和諧,假若仍要堅持按天性喜好分配家務的話,還是建議花點錢請個家傭較好,以保闔家平安!

不合格的父母,最喜歡用Youtube這些「電子奶嘴」安撫小孩!

兒童在成長過程中,學懂如何去調節及控制情緒是非常重要,但在這個資訊隨手可得的數碼時代,每當小孩感到不安或是哭鬧時,不少父母都會給他們的小孩看電視或YouTube,以安撫他們的情緒。 這些「電子奶嘴」不但萬試萬靈,更省時省事,令一眾家長不用再因小孩在公眾場所哭鬧而尷尬。 不過根據楊百翰大學(Brigham Young University)在《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上發表的研究指出,過分依賴電子產品去安撫小孩只會適得其反,除了會令小孩失去學會控制情緒的機會,更會導致他們對其他事物失去興趣,而當這些兒童被剝奪接觸電子產品的機會時,亦會引起更多的負面情緒,令他們的脾氣越來越差。 教育程度低越依賴電子奶嘴 值得一提的是,研究亦指教育程度較低且頻繁接觸電子產品的家長,或因為未有考慮到電子產品對兒童的負面影響,加上對電子產品的戒心較低,會更容易依賴電子產品安撫兒童情緒。 過分依賴電子產品所造成的影響,在12歲以下的兒童更為顯著,這些幼童會更難理解他人或是表達自己的情感,繼而影響社交能力。 此外,每當兒童哭鬧時都使用電子產品成為安撫方式,亦會導致他們產生錯誤的「正增強」(Positive Enhancement),每當他們想要玩手機或是看YouTube時便會鬧脾氣,形成惡性循環。這個情況就如小孩發脾氣要父母買東西一樣,假若父母一時心軟的話,發脾氣便成為一種獎勵機制,令小孩更常運用發脾氣去逼使父母滿足自己的要求。 家長育兒方式才是罪魁禍首 誠然,要避免小孩依賴電子產品作為負面情緒的出口,最好的方法是及早引導他們學會調節情緒,一旦米已成炊,要糾正則需要花費大量功夫。不過針對這種錯誤的正增強,家長可以讓小孩在任何時間都有機會接觸電子產品,而非只有在他們哭鬧或情緒不穩時才可接觸電子產品,從而令小孩減少把電子產品與獎勵進行連結,亦可降低家長禁止他們接觸電子產品時的負面情緒。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電子產品只是工具而已,一個工具有益與否,全看使用方法。歸根究底,真正阻礙小孩心智健康發展是錯誤的育兒方式,家長在安撫小孩時,不應單把工作「外判」出去,在安撫好孩子的情緒後,更需要教導孩子認識及控制情緒,這樣才能讓孩子的心靈茁壯成長,獨立自強。

放過我們的下一代吧,太早上課只會浪費人力物力且令他們越學越差!

每天早上6、7時便從被窩中驚醒,匆匆忙忙換上整齊的校服,有時甚至連早餐都要在路上解決,相信這個景象不少人都會歷歷在目。不過,最近就有研究指,莘莘學子每天一大早都排除萬難,千辛萬苦所學習的新知識,竟然都會付之流水。 據紐約大學心理學系在《Social Cognitive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所發表的研究指,處於青春期的學生其學習表現和上課的時段會呈現U型關係—清晨及下午的專注力及吸收知識的效率都比較低。 腦波露乾坤 研究將學校授課時段分成三段,為清晨(8:30am起)、上午中段(10:30am起)及下午中段`(2:00pm起),研究員會記錄參與研究的學生之腦電圖,並測量他們的「α 波」水平(Alpha Waves,為當大腦清醒但沒有處理足夠信息時所產生的腦波,常見於剛起床及冥想),結果發現學生們在清晨的課堂中產生最多α 波,下午中段的課堂則緊接在後,而上午中段的課堂則令學生們產生最少α 波,這代表學生們在上午中段時是最集中及專注,記憶力亦比較好。   那為何會得出這樣的結果呢?這得歸因於人體內的賀爾蒙分泌了。 賀爾蒙作怪 每當夜幕低垂,我們體內便會開始分泌一種為「褪黑色素」(Melatonin)的賀爾蒙,令我們變得昏昏欲睡。然而,當兒童開始步入青春期,他們分泌褪黑色素的時間便會延後,改變他們的生理時鐘,導致他們會比步入青春期之前要晚2至3個小時才會出現睡意。此外,這些發育中的青少年亦會需要約9小時的睡眠,去幫助他們的身體發展。 晚睡加上需要較多的睡眠時間,這導致青少年比起其他人會更晚才能起床。不幸的是他們需要早早出門上學,生理時鐘被打亂下必然會影響其早上專注力,然後到下午亦因上了好幾個小時的課而變得疲倦,學習表現亦無法雖持。 針對這個結果,研究亦有提出建議,例如延後上課時間,以及在下午讓學生休息20至30分鐘,但前者要實行起來,並不是易事。 改變現狀難 學校作為教育機構的同時,亦是替需要上班的父母照顧孩子的「托兒所」,特別是現代社會大多數家庭都是「雙薪族」,父母都要工作才能應付家庭開支。而且,學校亦是讓學子們學習社會化的地方,早早便要上課亦令學生養成早起的習慣,好使他們將來踏入社會時亦能準時上班,這都是目前學校不可能延後上課時間的最大原因。要認真考慮延後學校上課時間的議題,或許要等到工人們不需要長時間工作都能應付生活開支時,才有機會好好討論。

比利時拋貓節,因迷信而殺死貓 ?

世界各地都不乏貓奴,比利時拋貓節到底是甚麼一回事?真的要把貓貓拋起嗎?答案當然不是!一眾愛貓人士大可放心,現在的拋貓節已經由玩具絨毛貓替代。 拋貓節起源 拋貓節(Kattenstoet)源於12世紀的伊普爾小鎮,在每三年的五月第二個星期天舉行。 中世紀的比利時伊普爾是一座呢絨工業城,人們為了處理鼠害問題而開始養貓。 但後來又因貓隻繁殖太多,而出現問題。為了減少貓隻數量,人們開始從高處拋下貓咪。 加上當時人們相信貓隻和巫術和魔鬼有關,令拋貓節活動更為盛行。直到1817年,拋活貓的行為才正式停止。 現在的拋貓節 當然,拋活貓的惡行已經不再復見,由1930年起正式由絨毛玩具取代。 現在,拋貓節是用來紀念這段可怕的歷史,並提醒人們要愛惜動物。 拋貓節期間,當地更會舉辦以貓為主題的講座,希望大眾對貓咪有更多認識。 活動的重頭戲,當然是民眾搶從高樓拋下的布玩偶,搶到布偶就可以許願,是好運的象徵。 在2015年的拋貓節更吸引了超過五萬多旅客慕名參加,還有不少人會打扮成貓、女巫或中古世紀的人出席活動。

你肯定科技進步會令人類進化嗎?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個說法,源於達爾文所提出的人類進化論:人類基因會不斷變異,以適應環境的變化,繼而把有利於生存的基因遺傳至下一代,讓知識與經驗累積在基因之中,因而令人類進化,而未能適應改變的物種,就會被淘汰,這是一個自然的選擇過程。 而隨著科技發展,電腦與人工智能為人類提供了很多方便,例如龐大的記憶體、來自全球的資訊、極速簡易的溝通平台等等,生活的需求似乎都可以透過科技解決,那麼,人類的基因會如何變異? 既有的進化論還適用嗎? 人類的能力會減弱 根據進化論的「適應」邏輯,當手機與雲端空間能儲存大量資料,人類的記憶力自然下降;當電腦程式可以仔細地分析數據,人類的分析及解難能力亦會減低;當人工智能已收集了足夠的數據為某人時刻作出選擇及決定,人類的決策能力亦不再重要了。 長此下去,人類各方面的能力都會逐漸退化,那如何談得上進化呢?但事實上,這是基因就著環境變遷而進行的改變,讓上一代所汲取的經驗傳承給下一代,好讓人類在這個環境模式之中得以存活下去,因此,問題就回歸到進化論當中所說的「進化」,真正的意義是否能力上的提升,如果重點在於適應環境,因而活得更容易更舒適,能力高低似乎未必有關。 基因改造才是焦點 最重要的是,科技的進步對醫學發展同時影響深遠,現今醫學在動物基因的研究已經非常深入,2018年曾傳出中國有經基因改造的嬰兒誕生,牽起了大量道德上的爭議。換言之,人類已有能力或至少於可見的將來能夠為未出生的嬰孩設計基因,基因不再是父母遺傳而得的,而是可以因應不同的原因制定出來,可能涉及適應當時的環境,或免卻疾病的風險等,這樣,就不再是進化與否的問題,而是「適者」通通都可以被設計出來,繞過既有的進化過程,直達完美基因的終點。 會有這一天嗎?世界會變成怎樣?

在最迷你的列支敦斯登,感受最原始的漫活生活

列支敦斯登這個國家,相信很多人都未曾聽過。它是全球第六小的國家,人口只有三萬多人,小到連在地圖上都找不到。即使如此,它卻擁有平均13萬美金的人均GDP,有「富人天堂」之美譽。到底它有何吸引力?今天,就讓我們揭開它神秘的面紗吧! 列支敦斯登,有錢人的天堂 列支敦斯登位於瑞士和奧地利之間,境內沒有機場,旅客只能搭到蘇黎世機場,再轉其他交通工具才能順利到達。當你踏進列支敦斯登,你會發覺即使在假日,街上的人流亦是廖廖可數。映入眼簾的卻是一片接一片的田園風光,甚至隨時都可以看見牛羊悠閒地吃草。 列支敦斯登是現存少數保留皇室制度的國家,而它的國王亦是世上第六富有的元首,所以首都會有一座給皇室居住的城堡。列支敦斯登被稱為「富人天堂」,因為它獨有的低稅環境,令到許多公司會選擇在這裡註冊。第二,列支敦斯登和瑞士一樣擁有特殊的金融系統,使其經濟保有獨特性,所以吸引不少外資。 列支敦斯登,陶淵明口中的世外桃源 列支敦斯登不像其他大城市,雖然沒有主題公園,但你總會在附近看到不同博物館。有時候,認識當地的文化,也是一種樂趣。 列支敦斯登以郵票聞名,國家一部份的收入就是靠生產郵票給其他地方而來。「瓦都茲郵票博物館」展出了國家歷年來發行的特別郵票,如果對郵票有興趣的人,絕對要去參觀。 此外,旅客亦可以去當地的藝術博物館參觀,列支敦斯登的皇室喜歡收藏藝術品,有段時間皇室以販賣自家收藏品彌補日常開支。藝術館除了展出皇室部份的收藏品,亦有現當代的藝術品可供欣賞。 列支敦斯登其中一個打卡位必定要數「瓦杜茲主教座堂」。教堂以新哥德式的風格建築,雖然內部設計並不算特別華麗,但卻給人一種神聖的感覺,使人望而生畏。 小國或許不及大國,但相比起繁忙的香港,這裡沒有喧鬧的嘈雜聲,你可以悠閒地渡過一天,享受真正的漫活生活。

世界上危險的節慶之一,西班牙的跳嬰兒節

把嬰兒一個個整齊地放在地上,然後如雜耍般跳過他們,只是想像一下都讓人驚心動魄。而遠在西班牙,每年六月都會舉行跳嬰兒節,這危險的活動,目的竟然是為了祈求嬰兒平安成長。 每年6月中的天主教聖體聖血節(Feast of Corpus Christi)的星期日就是跳嬰兒節 (El Colacho),意思是魔鬼的跳躍。這個節慶歷史可以追溯回1620年代,結合了天主教和異教儀式,寓意邪不勝正。 節慶期間,在穆西亞城堡 (Castillo de Murcia) 會有群魔亂舞。當地人會戴著黃紅顏色的面具,一邊咒罵居民,一邊將馬尾綁在棍上來打他們,之後擊鼓手就會來將惡靈趕走。接著「魔鬼的飛躍」,就正式開始。 一歲以下的嬰兒會被放在街中的床墊上,然後穿著彩色衣裳的人就會從他們身上飛躍過去。這個儀式如洗禮一樣,當彩裝的「魔鬼」跳過嬰兒,就會帶走他們的罪過,並保護他們遠離厄運。旁觀者同時會大罵魔鬼,希望趕走來年的惡運。跳躍完成後,人們會在嬰兒撒玫瑰花瓣,家長再把小孩接回去。 當地人相信這個節日是為了洗清原罪,保護嬰兒平安長大、遠離惡魔和疾病。 本來跳嬰兒節只有當地人才會參加,但愈來愈多旅客慕名前往參與。跳嬰兒節亦被評為世界上危險的節慶之一,幸好到現在都沒有人受傷。近年,天主教要求淡化和跳嬰兒節的關係,並指淨化原罪可以用水,而不是以魔鬼跳過嬰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