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快速成為網紅,買完假粉絲後要做甚麼?

網絡時代,不少人都希望成為網紅,滿足成名的慾望。有人為點擊率化身性感女神,亦有人拍攝危險視頻,無非就是想「一夜爆紅」。只要得到品牌公司青睞,便能獲得豐厚報酬。久而久之,「網紅」成為一種專業職業,但要成為「網紅」亦不容易。HBO早前製作了一部真人紀錄片《Fake Famous》,記錄如何打造一名素人成為人氣網紅。 網紅想出名?還是需要努力的! 製作組選擇了一名只有一千多名粉絲的小演員Dominique Druckman作為實驗對象,為了提高曝光率,節目組購買了不少假粉絲和like數。這些粉絲透過電腦「製造」,令更多人可以在Instagram搜尋到她。之後再為她改變外型,實行全身大改造,把清純的素人打扮成女神,這樣才能給人高貴大方的感覺 網紅不能只有粉絲,也要有吸引的貼文,才能保持名氣。節目組之後為Dominique拍攝「照騙」,請上專業的攝影團隊,在自家後院拍攝出一系列的美照,然後再定位在著名的四季酒店,甚至用馬桶蓋假裝坐飛機。 不要小看這些照片,不少高級品牌都是選擇一些生活較奢華的網紅合作。節目組甚至找到另一個小有名氣的網紅合作,就是希望Dominique能借她宣傳自己。 在現今資訊發達的年代,追蹤者數量多寡,成為衡量經營成效的指標,不少公司都會利用各種方法提高自家網紅的影響力。但如果只是單單購買假粉絲和炫富,以嘩眾取寵的方式經營,不可能永遠吸引觀眾。現今許多網紅不斷想出不同的新題材拍影片,例如在Youtube擁有1200萬訂閱的Jake Paul,他的頻道既有惡作劇影片,亦有鼓勵人心的建議。這說明持續耕耘仍舊是成功的不二法門,不因時代的變遷而有所不同。 網紅的「真正意義」,賺錢還是傳遞正能量? 網紅要靠公司贊助才能有收入,所以當儲下一定人氣後,他們任何產品都要和品牌有關。頭髮造型要接美髮廣告、衣服要接潮牌廣告,必須要在他們全身放上各種標籤,才能讓品牌公司合作。轉眼間,Dominique的追蹤人數上升到七萬多,並在三個月後,接到第一單的贊助。 隨著品牌公司開始接二連三地寄產品給Dominique,她甚至獲邀出席知名品牌的開幕禮、公路旅行。雖然這些活動都是免費,但網紅能從中得到各式各樣的商品,認識網紅朋友。可是,即使Dominique的追蹤人數上升到二十五萬,她發現網美之路並非如她所願。而碰巧遇上疫情影響,她開始反思網紅的真正意義。 直到有一天,她收到一個坐浴盤店舖的產品贊助,希望Dominique能為它拍攝視頻。結果,因為她在試用時不小心笑出來,引起不少人評論和讚好。同一時間,她看見許多網紅透過社交媒體傳遞樂觀的一面,甚至為醫護人員籌錢,以自己能力給予人鼓勵和希望。直到此刻,她發現網紅的原意應該是帶給人歡樂,不是只顧宣傳賺錢。今時今日,網紅或許是新一代的成功指標,但懂得運用自己的影響力幫助他人,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成功吧!

一夜狂歡一夜寧靜,最名不符實的峇里島安寧日!

相信大家都知道峇里島這個地方,但可能很少人聽過「安寧日」,因為這是島上獨有的印度教新年。安寧日訂於每年的三、四月間,當天不論是機場、餐廳還是商店都不可以營業,整座島嶼都籠罩在寂靜的氣氛下。 一個有關妖怪的節日,認識安寧日的起源 有關安寧日的起源總共有兩個。根據傳統說法,安寧日的前一天會舉行遊行,目的是為了送走鬼怪。因此,全島居民在第二天都要保持安靜,避免鬼怪回頭。 而另一個說法則說道,安寧日是為了讓峇里島居民在新年開始前,以懺悔的方式反思整年下來的憾事。因此當天不但不準點燈,連路燈亦會關閉,甚至禁止居民之間交談。 外國版的太平清醮,瞭解安寧日前的妖怪遊行 人們為了在安寧日前引出惡鬼,島上四周都會舉行着慶典。除了有各式各樣的祭品,也會有祭司進行驅魔儀式。而當中最大型的活動,就不得不提Ogoh Ogoh遊行。 妖怪遊行是安寧日的傳統儀式,島民早在幾個月前便用竹子、保麗龍和布料等材料製作不同的妖怪(稱作Ogoh-Ogoh)。在遊行當日,居民舉起顏色繽紛的妖怪,像長洲太平清醮般,圍繞島上巡遊。 沿途亦會有拿火把的女孩、樂隊,充滿歡樂氣氛,以吵雜的聲音嚇走鬼怪。最後,巡遊會在午夜前集體到達海邊,一起焚燒所有的Ogoh-Ogoh,象徵趕走過去一年的厄運,為典禮畫上完美句號。

真的有「起床氣」這回事?是借口還是身體問題?

你一定有試過一早起突然覺得心情煩躁,很想發脾氣的心情吧?反正沒事發生,就只想罵人。這,大概就是「起床氣」! 「起床氣」的意思是睡醒時,因被打擾而感到無名的怒火,甚至在沒有人打擾之下,都莫名奇妙地感到鬱悶。 這情緒一般會維持5至20分鐘,若果脾氣壞的人,「起床氣」的時間可能會持續更久。其實,「起床氣」是有以下兩個情況,你有遇過嗎? 第一,睡前已經為一些事而緊張或生氣。因為前一晚的情緒沒有梳理好的原故,便有機把情緒帶到朝早,所以醒來的心情還是很糟糕,就會生悶氣。 第二,如果睡前心情不錯,為什麼起床時都會感到煩躁?一方面是因為睡眠時間不足和質素欠佳;又或者因為睡醒後感受到壓力。 起床時,大腦都會嘗試回憶睡前字完成的事,當中可能有不喜歡的、令你有壓力的,甚至討厭的事情,情緒因此受到影響。 要解決「起床氣」的方法很簡單,就是要盡快令自己清醒。你可以伸伸懶腰、打開窗簾等,活動一下身體,加快清醒速度,就可以縮短「起床氣」的時間了。

灑滿萬壽菊等待逝者回家,色彩絢爛的墨西哥亡靈節

在 PIXAR 動畫電影《玩轉極樂園Coco》中,大家應該也會對開頭出現的紙雕作品、墳墓上灑滿的萬壽菊,甚至是人們臉上的骷髗骨頭彩畫有很深刻的印象。那些,都正正呈現了墨西哥亡靈節的其中一部分臉貌。 看似萬聖節的亡靈節,又不是不是墨西哥版萬聖節的呢? 亡靈節(Día de Muertos)是墨西哥的年度盛事,於每年的十一月舉行,目的是要紀念逝者和慶祝生命。 而傳統萬聖節,人們是為了嚇走鬼魂所以戴上面具,被免危險;墨西哥人在亡靈節裝扮成鬼魂是為了與逝者共舞,以樂觀正面的心態面對死亡。 為了慶祝亡靈節,音樂、食物和家人是不可少的一部分,令節日更熱鬧。 墨西哥亡靈節起源 亡靈節的文化源自阿茲特克(Aztecs)文明,他們相信死後會在等候區(Mictlan)停留,亡靈節的時候就可以回到人間探望親友。 因此,墨西哥人會在家中灑滿萬壽菊引領逝去的親人回家。他們又會以萬壽菊做成拱門,代表通往人間的門。 家中亦會放滿蠟燭、鮮花和死者麵包(pan de muerto)等貢品歡迎逝者回歸。 於2003年,亡靈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無形文化遺產,希望可以好好保存文化和民族意義。

波蘭彎曲的森林Krzywy Las,隱藏著什麼神秘力量?

樹木直立向上生長,看來是自然定律的事,最多會因為環境因素及朝向陽光的本性,有可能出現輕微的傾斜,但如果彎曲的幅度如波蘭這片森林一般,實屬罕見,究竟是什麼力量造成的呢? 波蘭西部的一個小鎮Dolna Odra,有個名為Krzywy Las的森林,於大約300平方公里的範圍內出現大量樹幹90度彎曲生長的松樹,它們由地面長高約20厘米後,就會90度急轉彎,朝向北方伸延出一個大弧線,然後才會繼續向上生長,遠看猶如一個倒立的大問號,有趣又古怪。 受外太空的神秘力量影響? 外星人到訪地球的傳聞多不勝數,相傳多年前就有人在這個森林發現不明飛行物體降落的痕跡,事實上,在外圍的樹木都是正常地生長的,就只有這個範圍似是被狠狠地壓過,又或有不能解釋的能量或磁場令其詭異地彎曲,最奧妙之處是,它們的弧線都是朝著同一方向,那個規律性就像麥田圈一樣,有種外太空的藝術感。 從科學角度能解釋得到嗎? 多年來關於這個森林的神秘故事接連不斷,終於,有來自德國的地理學家透過研究這個地方的林木歷史,得出前所未有的的科學解釋。原來於19世紀,當地的林木業採用了一種名為「萌芽更新」的種樹技術,方法是先砍伐樹木,再於樹體的殘存部分進行萌芽,由於萌芽的過程不在土壤之中,就有可能令新長出的樹株傾側而出現彎曲,而植物的生長亦有其習性,總是向同一方向彎曲,往往是因為該方向有利生長。 神秘傳聞引人入勝,科學的解釋也言之有理,最重要是,這個森林形成了一個奇特的畫面,成為旅客必到之地。

即便是像C朗這樣的男人,也得承認世間有些事不是努力就可以

C朗哭了。   在英國電視台採訪裡,C朗談到幼時貧窮乞討的經歷,談到名氣帶來的困擾,談到被指控強姦,談到養育子女的煩惱。   說到這些問題,他會面帶難色,沉默思索。他也會露出笑容,報以自信。   只有談起亡父的時候。   C朗哭了。   沒有人想過像C朗這樣的男人會哭,因為哭泣從來不是男子的第一選項,它無法解決任何問題,它意味著脆弱、投降和認輸。   但世間上就是有些事,既便像C朗這樣的男人,也得承認再努力也無能為力。   透過努力,C朗離開了貧民窟成為世界第一的足球員;透過努力,他獲得了3次世界足球先生,5次歐冠冠軍,5次金球獎,6座金靴獎。   他是常人眼中的人生贏家,家財數以億計,名車無數,身邊美女如雲,現在和女友結婚後,共同養育4名子女,家庭生活美滿。   世界上每個男孩都想成為C朗,而C朗卻只想獲得他父親的認可。   在父親離世的15年後,當C朗看到影片裡父親說我為我兒子感到自豪時,這個無堅不摧的男人,哭得雙肩顫抖說「我從沒看過這部影片,我從沒看過這部影片……」   1985年,C朗出生於葡萄牙的豐沙爾。 他母親是清潔工,父親曾經是名士兵,在戰爭之後成為了花匠,收入微薄。一家人住在貧民窟的破房子。 父親和哥哥從未給C朗樹立好的榜樣,一個酗酒如命,一個是癮君子。 在所有不幸中,足球像是一束光照進C朗的童年,讓C朗人生有了意義。 富有運動天賦的C朗很快就從在街頭踢野球,進到業餘隊伍練習。 12歲時,C朗通過葡萄牙里斯本競技俱樂部的試訓,開始了正式的足球訓練。 他的命運迎來了轉捩點,但貧窮從未遠離。 因為沒錢,他每次踢完球之後,就到到附近麥當勞的後門敲門乞討,渴望有好心人給他一個免費漢堡。 他至今也無法忘記,當年那三名善良的女服務員,真的把剩下的漢堡送給自己,讓他有氣力在足球的道路上繼續前行。 多年後,C朗在採訪上公開尋覓當年的好心人:「我想找到她們,邀請她們共度晚餐。」 為了以後能夠吃得起漢堡包。C朗比任何人都刻苦訓練。永遠都是第一個抵達訓練場,最後一個離開的人。 每週五天風雨不改,進行高強度特訓,最少花一小時游泳,一小時鍛鍊腰腹肌肉,2000個仰臥起坐。 同時賽後觀看比賽錄像,認真研究對手,檢查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 「如果沒有努力,天賦一無是處。我能站在這裡,是我每天的努力換來的。」 上帝不會辜負奮鬥的人。 從18歲加入豪門曼聯,到24歲以8000萬英鎊轉會費加盟皇馬。受到在場80,000名球迷熱烈歡迎,無數人視他為偶像。 當很多人抱怨自己生活糟糕時,C朗卻用汗水為自己實現了階層跨越。 當年那個乞討漢堡包的窮小孩,單是2017年的收入就有6億多。 Instagram擁有一億8400萬粉絲,全世界第一,是貝克漢姆粉絲的三倍。 並且歷屆女友都是性感尤物,他的八塊腹肌可以讓所有女人尖叫。 難能可貴的是,C朗從小培養出來非人的自律,沒有因為安逸和成功而有所鬆弛。 早年的貧窮經歷,球場的競爭,年輕血液的加入,讓C朗明白,不被時代拋棄只有一個方法,保持卓越的能力。 他不是在去健身室的路上,就是在去訓練場的路上。 曼聯球星埃弗拉永遠也無法忘記那一天,他剛結束可怕的訓練,本想去C朗家好好放鬆一下。 結果C朗呈上了沙拉和雞胸肉,以及一杯白開水。 還沒吃完,就被C朗拉去踢球和游泳。 「我這輩子再也不會去C朗家做客了。」他發誓。 C朗就是這麼一個怪物。拒絕除了水之外的一切飲料,包括酒精和果汁。 他不在乎吃得開不開心,只在乎「我要為了比賽拼盡全力」。 但也因此,這個34歲的「高齡」運動員,卻擁有比20歲年輕人更好的狀態。 腳離草坪2米38,身體離地1米41的一個驚世倒鈎,讓全場瞬間安靜,下一秒又沸騰歡呼! 職業球員的體脂率平均10-11%,他卻一直保持7%以下。 職業球員的肌肉含量平均46%,他卻一直保持50%以上。…

公屋重建是平常的城市發展過程, 但你知道這裡擁有一段悽楚的歷史嗎?

舊公屋拆卸重建,是政府定期活化城市的主要政策之一。2020年11月的施政報告就落實重建26個舊公屋屋邨,其中一個就是位於石硤尾的大坑西邨,本來純粹是城市發展的一小步,但卻引起不少市民對這條邨的懷緬,全因為它擁有一段悽楚的歷史。 1953年12月25日,正值普天同慶的聖誕夜,石硤尾當時的「光民村」寮屋區(正是大坑西邨的現址),發生了一場災難性的大火,整條光民村被燒至灰燼,造成5萬多人一夜之間無家可歸,令時任政府官員正視基層的住屋問題,立即在災場附近興建兩層高的平房以解燃眉之急,並以時任工務局局長包寧命名,稱為「包寧平房」。 及後,政府決定在火災原址興建29幢六至七層高的徙置大廈,自此政府開始興建公共屋邨,為基層人士提供能力所及的住屋選擇。至1965年,大坑西邨落成,感覺上為當年的火災劃上了圓滿的句號,因此,大坑西邨的出現除了與當年那場大火有關,更與香港公共房屋發展甚有淵源。 今日,知道它即將被拆卸重建,觸動了一代人的回憶,再次走進這個記載著五、六十年代香港人奮勇向上,努力生存點滴的老舊屋邨,提起照相機,為它留倩影。

動物也有安慰劑效應?5件你不知道關於安慰劑效應的事!

安慰劑效應(Placebo Effect)指的是,對於某種無效的療法或干預手段,僅僅是「相信它有效」,就能改善健康,並能改變認知—這似乎無可辯駁地證明瞭精神具有近乎魔法的力量,可以超越物質。  世人現正對這種如同魔法的力量還沒有充分的理解,而以下5個與安慰劑有關的驚人發現可以說不過是冰山一角。 一,就算你知道它是安慰劑,它也一樣有效 一般認為,要誘發安慰劑效應,欺騙是必不可少的,醫生要誘導病人以為某種無效的療法是一種強大的藥物、或者有相似的療效。 因為這個欺騙因素,導致長期以來,主流醫學一直將蓄意誘發安慰劑效應看作不道德的行為。 然而近十年前,研究者卻指出腸易激綜合徵患者在服用了明知無效的「公開安慰劑」(open placebo)之後,症狀依然比沒有接受任何治療的患者有所改善。 這想必是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療法對身體無效,卻仍對它的效果留有信念和期待(又或許這是對安慰劑的一種條件反射,並不需要患者的積極信念)。 在那之後,又有研究顯示公開安慰劑對包括背痛和花粉熱在內的許多疾病都有效果。有專家表示,公開安慰劑「至少部分繞開了安慰劑臨床使用的倫理障礙」。但也有專家表示這個領域還缺乏健全的研究。 也需要指出,有些研究沒有產生正面結果,比如公開安慰劑沒有加快傷口的愈合。   二,安慰劑還能提高創造力和認知表現   我們通常認為安慰劑效應的作用是醫學干預,特別是減輕疼痛。然而有越來越多證據表明,安慰劑還有其他作用,包括提高我們身體和精神的表現。 就運動能力來說,有多項研究在速度、力量和耐力方面均發現了安慰劑效應。在一項類似安慰劑的研究中,研究者要求騎車人訓練到筋疲力盡為止,結果發現如果將他們的時鐘偷偷修改使之走得更慢,這些騎車人堅持的時間也會顯著延長。   創造力方面,在一項研究中,實驗組在聞了一種據說能提高創造力的氣味之後,在創造力測試中的表現超過了對照組,對照組也聞了同樣的氣味,但沒有人告訴他們這氣味有特別的好處。 另一項實驗中,被試接受了安慰劑無創大腦刺激並完成一項學習任務。安慰劑組以為他們的大腦受到了輕微的電流刺激,但其實沒有,他們還以為這種刺激能提高心智功能。結果在之後的學習任務中,安慰劑組被試比對照組更加精確,反應時間也縮短得更快。 研究者表示:「我們的結論是,在實驗中誘發的期待能影響健康成年被試的認知功能。」 三,動物也能體會安慰劑效應 使用動物的藥物試驗中常會將有效的療法和安慰劑作比較,這一點和人類藥物試驗的流程類似。在比較時,研究者常會發現安慰劑組中有相當數量的動物也出現了治療反應,比如一項針對狗的抗癲癇藥物的試驗,以及一項針對馬肌肉僵硬的飲食干預試驗。 但是對這些結果的解讀有一個漏洞:這些安慰劑效應可能存在於動物的主人身上,當他們相信自己的動物真的在接受醫學治療或營養補充時,就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對待動物。 不過,幾項針對嚙齒類的實驗室研究卻證明,動物身上的確會顯示某種安慰劑效應。研究者曾將一種有效的藥物(如嗎啡)搭配一種特定的味道或氣息,然後他們證明,即使撤掉藥物、只重現這種味道或氣息,也能對嚙齒類起到鎮痛效果。 在這個例子中,安慰劑效應的來源是條件反射而非動物的期待,不過這或許也是人類安慰劑效應的部分原理。正如專門研究非主流療法的醫學專家愛德華·恩斯特(Edward Ernst)所說:「我們所認為的安慰劑效應,有一大部分在動物身上也發現了。」 四,安慰劑效應還有個邪惡的孿生兄弟,反安慰劑效應 僅僅是因為你相信某種療法有益,就會產生安慰劑效應。可以推出如果你懷有負面期待,你的症狀就會惡化。研究者確實發現了這個現象,並稱之為「反安慰劑效應」(nocebo effect)。 這個安慰劑效應的孿生兄弟同樣不容小覷。一項對鎮痛研究(在研究中告訴一些被試,一種無效的藥膏或藥片會在一些人身上增加痛覺)的分析顯示,反安慰劑效應的規模和安慰劑效應大致相當。   有趣的是,就算給病人真的止痛藥而不是虛假治療,反安慰劑效應仍會出現。有一項研究告訴被試,鎮痛劑治療停止後他們的疼痛將會加強。 正常來說,即使停藥了,鎮痛劑的心理效果依然會延續一陣,但對於這些被試,它的效果卻突然消失了,就好像被試的負面期待消解了鎮痛劑的真實作用。這些發現的現實意義是顯而易見的,至少,在你閱讀新配藥物的副作用說明時需要注意它們。  五,安慰劑效應似乎在增強 奇怪的是,近年來安慰劑效應似乎有增強的趨勢,這一點在抗精神病藥、抗抑鬱藥和鎮痛劑上都有表現。 其中鎮痛劑的安慰劑效應只是在美國變強。研究組長傑弗里·莫吉拉(Jeffrey Mogil)對《自然新聞》表示:「發現這個效應,我們都驚呆了。」 具體來說,在90年代,他們發現服用有效藥物的被試報告疼痛緩解的比例比服用安慰劑的被試高出27%,但是到了2013年,這個差距已經縮小到了9%。 一個解釋是新藥試驗變得規模更大更精細,尤其是在美國,因此服用安慰劑的被試也體驗到了更多戲劇性和緊張感。    另一種可能是,公眾對於安慰劑效應更瞭解了,也知道了它真的可以影響症狀(比如減少和疼痛有關的腦活動),而不僅僅是錯覺。 去年的《疼痛》期刊上,麻醉學家蓋瑞·本內特(Gary Bennett)就提出了這個觀點。他甚至主張,鑒於「安慰劑」這三個字會引起如此強烈的安慰劑效應,藥物試驗中應不再使用,給病人的說明和指導文字中應一律避免「安慰劑」的說法。   Source: Guok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