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的價值與精神的救贖 - 日本被差別民小感

神道教是日本原生宗教信仰,其源頭追溯到古代人日本人對自然萬物的崇拜,在神道教中什麼東西也寄宿著神靈,其數量之多,小至一所茅廁,大至山海,也有神靈寄宿在內,數量多得令這些神靈還有個別稱 – 「八百萬神明」(意為八十萬神)。 在明治維新前,平安時代開始,日本有著嚴格的階級制度,除了「士工農商」外,其實還有一群當時社會捨棄的賤民階級,他們被稱其為「非人」、「穢多」。 鑑於當時在日本受到佛教戒殺生和神道忌血污的思想所影響,所以非人和穢多這個階級的人大多都是處理殺生相關的工作。 非人多數是乞丐、算命(這個很有趣,如果有機會可以再詳談)、監獄看守,處刑人等職業(非大和族也會被稱為非人,例如在日朝鮮人,蝦夷族等);穢多則是從事屠宰,製皮,葬儀等的工作。 穢多和非人都活在當時社會的陰影下,穢多的身份更是世襲制,一旦該人的先祖是穢多,以後世世代代永遠都是穢多。他們地位之低,更有一說,當時有不少武士階級的會找上這些「賤民」試刀,盡管殺了他們後,也不需接受任何處分。 在極壓抑的生活環境底下,他們得不到任何尊重,唯一會無條件接受他們的就只有信仰。 在神道教神話中,母神伊邪那美因在生產「火神-火之迦具土命」時被燒傷最後死亡,死後伊邪那美進入了黃泉國,父神伊邪那岐本想把妻子從黃泉國帶回現世,但因為陰差陽錯,看到正在復活中滿身蛆蟲的伊邪那美,嚇得落慌而逃,也令伊邪那美無法完全復活。 那時候伊邪美那滿是憤怒,不停派出女鬼去追殺伊邪那岐,直到伊邪那岐用石頭堵住黄泉比良坂的去路(即通往冥界的路),伊邪那美才肯罷休,從此夫妻二人恩斷義絕,伊邪那美從此就成為了統領黃泉國污穢之女神。 出現如此巨大矛盾的二神每天都隔著石頭爭吵著,這時候菊理媛命的出現成功調解了二神,所以菊理媛命也被稱為調停之神、巫女(古日本與神溝通的靈媒)之神、淨化之神、新生之神眷顧。 而白山神社就是供奉著菊理媛命,菊理媛命也被視為白山權現同一神祇。 在東日本,白山信仰跟被差別部落民是有著很深的因緣,傳說當時淺草的彈左衛門(即穢多們頭領的稱號),因為兒子患了天花,他親自到加賀的白山祈願,然後他的兒子就痊癒了。再此之後彈左衛門就把白山信仰帶到各地的被差別部落。 也有一說,就是白山信仰在此之前就在被差別部落中傳播。 姑勿論是什麼原因,白山信仰對於東日本的被差別部落民也是一個重要的神祇。 對於被差別部落民,等待他們的是既定的命運,如何努力他們也沒法逃出這個名為「賤民」的枷鎖,唯有在「那位大人」面前,他們才是「人皆生而平等」。 他們希望得到菊理媛命的救贖,把他們重新帶回「現世」。對於穢多非人來說世俗容不下他們,但在「那位大人」前,他們得到的精神的解放,他們至少還有「那位大人」去接受他們的。 「社會排擠他們,但白山神社沒有。」 白山比咩神社 白山比咩神社源自古時日本人民對山岳的崇拜,座落於石川縣和岐阜縣交界的白山的山麓內,白山是日本的三大靈峰之一,與富士山和立山齊名,歷史之悠久要追溯到日本的繩文時代,白山比咩神社在公元前7年創建,因為各種人為和自然災害,經過多次遷移及擴建後,才構成現在的白山比咩神社。 社內主祭神為菊理媛命,伊邪那岐命,伊邪那美命。其中菊理媛命與白山比咩大神視為一體。 在西日本, 淨土真宗也扮演著同樣的角色。   淨土真宗是日本佛教主要宗派之一,於鐮倉時代由親鶯所創立,親鸞認為惡人也需要救贖、也可以修道成佛,當時也將佛法通過簡單有效的方式去傳教(也即是用南無阿彌陀佛去代替篇幅很長的佛經)。 其中他提出了惡人正機說(這也是是淨土真宗的教義之一)。 「善人尚且往生,況惡人耶?」 本身行善的人,固然可以借自己的力量修行到達西方極樂世界,所以惡人們是更需要被佛佗拯救的一群。 為了國家民生物資,穢多非人的工作範圍內也是社會上必要的存在,親鸞沒有放棄那些觸犯戒律(即殺生等)的人。(題外話,其實跟基督教有點異曲同工,只要你真心懺悔主就會寬恕你的罪。) 「社會排擠他們,但本願寺沒有。」 西本願寺 在戰國時代,因第11代的當主顯如在「反信長包圍網」中敗退,不得不從石山本願寺撤退,那時候織田信長一把火燒光了石山本願寺,那時候淨土真宗進入了黑暗時期,直到本能寺之變,織田政權倒台後,信長身邊的重臣豐臣秀吉掌權,在1591年,因為當時顯如與豐臣秀吉關係良好,獲其賞賜,將石山本願寺遷到現址。 西本願寺又名為龍谷山本願寺, 在1994年12月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寺內供奉著阿彌陀佛,此寺歷史悠久,寺內保留了不少桃山文化(即豐臣秀吉晚年的時期)的建築和庭園,阿彌陀堂、御影堂和唐門等更是桃山文化的代表作。 到了現代,明治維新提倡四民(士農工商)平等,被差別部落民也解放,但事實真的如此嗎?可怕的是到了現在2019年,這種階級觀念扎根於在日本人心中,如果大家有留意時事,也有不少媒體曾報導過,甚至有華語系的youtuber做過相關的影片,當中「最有名」的被差別部落 – 京都的崇仁地區。 你在Google Map查找其資料,你會發現沒有任何商店會開在附近,如果你親身到此地,也會發現這裡的房子、設施也比較舊,唯一比較近接生活的設施就只一所由被差別部落民出身的商人開的銀行。 崇仁新町 京都市立藝術大學在2015年計劃遷址至崇仁地區,同時這個「崇仁新町」的屋台計劃也應運而生。 這個地方原是京都市立藝術大學的遷址的地點,但在預備施工前,京都市政府為活化這個地後,所以設了一個為期約兩年的屋台計劃(大概到2020年)。 屋台即是我們在華語圈內說的路邊攤,老闆們只會在晚上營業,也是相當於在台灣的夜市。這裡聚集了16間食店,外形建築以貨櫃形式建構,十分有趣。晚上在京都想吃夜宵時,崇仁新町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哦! 願在新舊融和下,為崇仁地區添上一份全新的色彩吧! 「有傳聞說在黑市可以買到一本近三百頁的被差別部落民名冊,大公司們都會根據此名冊去作篩選。」 「『部落民解放聯盟』調查,目前約有6,000個部落民村莊,總人口將近300萬。聯盟人員表示,現在仍有不少人私下購買「部落民」的姓氏與居住地區手冊,用來調查未來女婿及媳婦的出身背景。」 時已至此,「被差別」這一詞依然在狠狠的烙在部落民身上。在現代化的社會下,隨著科學的解明,人的信仰心慢慢消減,沒有信仰可以依靠的現代人,還可以依靠什麼生存下去? 在文章的最後我們欣賞一下這首「竹田の子守唄」 「在2016年,日本實施了『部落差別解消推進法』,以保障被差別民的人權。」 文:迫昆

20世紀初,一位日本化學家發現了「第六味」

甜酸苦辣聽得多,需要用到什麼調味料來炮製這些味道亦顯而易見,但不時有人提及的所謂「鮮味」,細心想想,究竟是形容怎樣的味道呢?又好像不大清楚要用什麼食材方可調配出來,那麼「鮮味」存在嗎? 鮮味是被發現出來的 在20世紀初,一位名為池田菊苗的日本化學家對日式高湯非常執著,因為它擁有一種難以形容的獨特味道,於是,他把高湯帶入化學實驗室進行研究,經過無數的分子分離程序,他發現在高湯中的海藻含有一種味道分子,名為「谷氨酸」,就是這種存在於蛋白質的分子為高湯提供了那種引人入勝的味道,而池田更於他的論文中為這種味道命名為「umami」,中文就是「鮮味」。 鮮味擁有與眾不同的特性 加多一點糖,就會增強甜度,然而鮮味的運作並非如此,它不會隨著谷氨酸的含量增加而令鮮味增強,因而令科學家們醉心於研究鮮味的運作摸式,最終發現另外兩種可產生鮮味的分子:肌苷酸及鳥苷酸。而最大的發現是,只要把兩種不同的鮮味分子放在一起,就能產生協同效應,提升鮮味的強度,解開了鮮味非線性運作的迷思。 因此,當大家下廚時,有時會發現把某兩種一起烹調會增強鮮味,另外兩種會略為遜色,然而大家不是化學專家,難以了解哪種食品含有哪款鮮味分子,就唯有多加嘗試,才能成為大廚了!

富衛1881公館 – Staycation尋覓古蹟韻味

Staycation的精髓所在是有種旅行的感覺。除了舒適豪華的住宿與酒店設施,以及尊貴的餐飲選擇,如果能感受歷史古蹟的氣息,抱著飛往外地參觀名勝的期盼,更能為staycation增添意義。 富衛1881公館    經典古蹟的旅遊感 位處香港購物與文化熱點尖沙咀的富衛1881公館,環境充滿歷史歐陸情懷,與大型購物廣場海港城一街之隔,在繁華之中構建寫意恬靜的度假空間,配以一系列多國菜式高級餐廳,讓人盡情投入假日的思緒,放鬆身心。 貴族式套房設計    令人神往 富衛1881公館提供不同的房型選擇,全以尊崇的貴族式設計,面積達887至940平方呎,開闊的空間備有優質鑲嵌木材的傢具,配以高格調的燈光照明,營造典雅古蹟味道;浴室則採用純黑與素白的對比設計,份外古色古香,加上各項細節如整椅子、床飾等均一絲不苟,給人一份穿越時代的特別體驗,真正忘憂! 部分套房更特設私人露台,坐擁舉世聞名的維多利亞港壯闊海景,在今天事物日新月異的年代,能在這個滿載昔日香港風情、悠然慢活的空間享受數天,實在無價!

熟成牛扒的迷思:肉類不應講求新鮮嗎?

粵菜一向講求新鮮,尤其是肉類,所有經過冷藏或處理的食物,都會被視為次一等級。然而,在西方的食譜中,經歷逾28天熟成的牛扒是上等的美食,原來,一直以來,都是大家對「新鮮」陷入了迷思。 新鮮牛肉也短暫熟成 熟成分為乾濕兩類,乾熟成是較為優質的程序,透過嚴格控制的處理方法,以提升牛肉的味道與口感。事實上,即使是一般所謂新鮮的牛肉,都會經過短暫的熟成過程,大約7至10天,否則,肉的味道會非常淡,而且會有一種鐵鏽味,並不吸引。 專業精準的熟成過程 而真正的熟成牛肉所經歷的時間長得多,最少28天,可長至120天,整個過程會於一個精準的溫度與濕度中進行,被處理的牛肉是非常大件的,經處理後才會切成不同大小的牛扒出售,這是因為熟成的過程會令牛肉的尺寸變小,而且外層必須切除,中心部分才是可以食用的。 把牛肉放置在指定溫度與濕度的空間,定時流通空氣讓其發酵,隨著時間流逝,酵母會分解牛肉內的蛋白質、脂肪及醣分,釋出氨基酸及脂肪酸,這些成分都能提升牛肉的味道;同時,對人體無害的細菌會分解肌肉纖維,令脂肪氧化及膠原蛋白變得鬆軟,因而口感會變得軟熟柔滑。簡單而言,熟成就是一個把牛肉內的精髓釋放出來的過程。 由於整個過程需時至少28天,而且需要嚴格的專業監控,因此愈長久的熟成程度,價格一定不菲,是西式主菜其中一個高貴的選擇。  

咖啡因是提升人的精力還是預支人的精力?

每個人剛開始喝咖啡的那陣子總是會有一點心虛,心想喝點這種黑乎乎的東西,就能醒神,為身體提供額外的精力,肯定有我們不知道的副作用。 事實上,咖啡確實不能夠增加我們的精力,不過這可不一定是種壞事哦!要知道咖啡會不會影響我們的健康,首先我們要知道咖啡到底對我們的身體做了甚麼。 咖啡因中斷了我們大腦感受疲憊的信號 在我們的身體裡,存在着許多神經遞質,他們是大腦的信使,會把身體裡各種的信息傳遞到大腦裡,大腦得知後就會下達各種指令。 腺苷就是其中一種重要的神經遞質,在身體消耗大量能量後,腺苷就會與神經元中的腺苷受體結合,告訴大腦「我累了」。 大腦收到信息後就會讓神經活動減弱,我們就會產生睡意,在進入睡眠狀態後身體就可以進行修復。 咖啡因之所以能夠「提神」,主要是因為它的化學結構與腺苷十分相似,而且十分霸道,在進入我們的身體後,就會一腳踢開腺苷,並與腺苷受體結合,大腦得不到腺苷的信號,身體就會不知疲憊。 此外,我們的神經適應力也很強,在腺苷的位置長期被咖啡因霸佔後,神經就會長出更多受體,令腺苷可以結合,恢復對疲勞的感受。這樣咖啡因的作用就會減弱,人們就不得不就加大飲用的攝入量才能獲得提神的效果。 學會預支而不是透支自己的精力 想通過咖啡提神,又不想影響自己的健康,我們就要學會利用咖啡來預支而不是透支自己的精力。 預支是指運用咖啡作為管理自己精力的方法,你可以現在透過咖啡借一點精力回來,但是做人要有借有還,咖啡因只能延後睡眠,但是不能減少所需要的睡眠時間。 以為喝了咖啡就不用睡覺,透支自己的精力,終有一天你的身體會連本帶利一次過要回來。

正確「砍價」的方法是怎樣,是搶先開價,還是等待還價?

多數人認為,在談判中最好讓對方先開價,這樣你就可以去估計對方的底價,可以擁有更多資訊。 但事實上,讓對方先開價,這個價格就會成為談判中的一個錨,即使你之後再努力調整,也很難擺脫這個錨定效應的影響。 所謂錨定效應(Anchoring effect)是指當人們需要對某個事件做定量估測時,會將某些特定數值作為起始值,起始值像錨一樣制約著估測值。 錨定效應最早由阿摩司·特沃斯基與丹尼爾·卡內曼進行觀察,並以加以理論化,丹尼爾·卡內曼因為在行為經濟學上的貢獻在 2002 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奬。 下面是一個應用錨定效應的例子 有個收藏家看中了一件藝術品,但是賣主出價 10 萬元。雖然收藏家對這件藝術品志在必得,但卻不願掏那麼多錢。 於是他讓自己的兩個朋友假裝成顧客。 第一個顧客狠狠的把價格砍成四分之一,即 2.5 萬元。當然賣主是絕不會接受,而且狠狠地把他趕出了門口。 第二個朋友又去了那家店,仍然開價 2.5 萬,並表示最多可以出到 3 萬元。 賣主雖然又說:「太低了,我不可能賣給你。」但內心已經開始動搖。 這時候,收藏家出現了,他與賣主議價,依然只出 2.5 萬元。賣主告訴他,如果有誠意,9 萬元可以成交。但收藏家堅持最多出到 5 萬元,結果這藝術品最後以 5 萬元成交。 一樁交易,雙方都難以估量其價值,無論你是賣家或者是買家,都應該主動開價,而且開價越高越好,先發制人。

人到底有多容易被操控?來讓行為經濟學告訴你。

行為經濟學家卡尼曼曾經做過一個實驗 假設你現在有以下兩個選擇: A:在其他同事一年賺6萬元的情況下,你的年收入為7萬元 B:在其他同事年收入為9萬的情況下,你一年有8萬元進帳 結果出人意料,大部分人都選擇了前者。卡尼曼解釋,這是因為我們對於得與失的判斷,多數的時候來自比較。 卡尼曼把這種不理性的行為稱為參照依賴,即多數人對得失的判斷往往根據參照點(reference point)來決定。 參照依賴另外一個名字就是大家熟悉的—錨定效應(Anchoring effect) 許多金融和經濟現象都受錨定效應的影響。比如,股票當前價格的確定就會受到過去價格影響,呈現錨定效應。證券市場股票的價值是不明確的,人們很難知道它們的真實價值。 在沒有更多的信息時,過去的價格(或其他可比價格)就可能是現在價格的重要決定因素,通過錨定過去的價格來確定當前的價格。 參照依頼或者說是錨定效應對我們最重要的啟示是,人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理性,那些我們以為是自己作出的抉擇,有可能是別人刻意讓我們選擇的。 來看這個例子,假如你是某國的總統。 一群暴徒挾持了一所學校的 600 名師生,向你提出一些你不能接受的無理要求,如果不答應就殺害全部人質。你當然不會答應他們的要求,因此你只有以下兩個方案來化解這場危險: A方案:會有 200 人獲救 B方案:會有 33 %機率所有人都獲救,67 %機率所有人都被害 在這個情況下,兩個方案的「數學期望值」是一樣的,但是大部分人都會選擇方案A。 那現在,我們看一下另外兩個人質拯救方案 C方案:600人中會有400人死去 D方案:33%的機率沒有人死去,67%的機率所有人都會死亡 奇怪的是,這次選擇D方案的人比較多,如果你認真想一想,這不過是個文字遊戲,C、D方案和A、B方案其實是一樣的。 不同的是,A、B方案屬於積極描述,C、D方案屬於消極描述。在不同的語境下,人們的風險偏好發生了改變。 行為經濟學家阿摩司·特沃斯基與丹尼爾·卡內曼將這種現象稱為框架效應(英语:Framing effect),這是一種認知偏差,意義為面對同一個的問題,使用不同的描述但描述後的答案跟結果都是一樣的,人們會選擇乍聽之下較有利或順耳的描述作為方案。 在我們的社會中,框架效應和錨定效應都在政治、營銷、公關和廣告等領域被大量使用。 下一次作出抉擇時,好好想清楚,是你想要,還是別人讓你要。

頭破血流才叫革命,我們一起去義大利擲橘子吧!

相信許多人都沒有聽過「橘子大戰」,但其實在每年二月,義大利的伊夫雷亞鎮都會舉行這個傳統節日。活動當天大家都會盡情投入這場激烈的大戰,因為這個節日不是單純玩樂,亦象徵着當地的革命勝利。 「橘子大戰」起源 「橘子大戰」的起源有兩個版本,先說較簡單的,中世紀時期有一個封建領主,因為只分發一罐豆給窮人作為糧食,所以人們將豆倒在街上表達不滿。但後來不知甚麼原因,卻改為橘子取代。 而第二種的可信性則較高,還是在中世紀時期,當地由殘暴的公爵統治,而且聲稱自己有權在新娘新婚時行房。直至磨坊主的女兒維奧萊塔結婚,她預先把斧頭藏在床上,並借此機會砍死公爵。經過這件事,人們決定反抗殘暴的政權,攻占並燒毀公爵的城堡,正式推翻暴政,而「橘子大戰」正是用來紀念這場革命。 「橘子大戰」當日 「橘子大戰」開始前,會先由已婚的女性假扮維奧萊塔,然後樂隊再帶領遊行隊伍穿越廣場。到達目的地後,隊伍會分為維奧萊塔隊和公爵隊,並以推車模式進行遊戲。前者站在馬路上以橘子攻擊,而後者則在馬車上還擊。 大戰中的公爵隊分為四十六輛馬車,每車六人,每到一個地方便會遇到暴風般的橘子襲擊,所以他們都會穿上不同的防護裝備。相反,象徵平民的維奧萊塔隊大部份都是手無寸鐵,只能以數量取勝。在如此混亂的情況下,不論那一方都會受傷,甚至會頭破血流。如果你希望趁熱鬧,我強烈提議你躲在店內,否則隨時「誤中副車」。

一級歷史建築創最大金額強拍紀錄,皇都戲院何去何從?

於 1952 年落成,前身為「璇宮戲院」的皇都戲院,新世界發展在 2018 年就項目申請強拍及重建。日前,項目落實進行強制拍賣,底價達47億元,刷新本港紀錄。集團指未來會積極推廣文藝工作,保存前皇都戲院精髓。對於這座屹立北角超過60年的一級歷史建築,你又認識多少? 上世紀四十年代,國內局勢動盪,大量上海人移居香港,並於北角聚居。就在當時,璇宮戲院在被稱為「小上海」的北角誕生。戲院開幕時大賣的廣告標語是「地底車場」、「遠東僅有」、「藝術浮雕」、「高尚名貴」。 創辦人歐德禮(Harry Odell)在璇宮戲院開幕後的短短五年間,把大量世界頂尖古典音樂和西方歌舞表演帶進此地,令這座英皇道上的地標於1950年代猶如「香港大會堂」,音樂歷史專家周光蓁博士甚至直言:「歐德禮幾乎隻手改寫香港演藝發展歷程,功不可沒。」 1959年2月8日,易手後的璇宮戲院改名為皇都戲院,主體被改建成為集戲院、商場、夜總會及住宅於一身的大型綜合建築,號稱為當年全港首創的新型大廈。新戲院則主要放映西片和國語片,到1970年代初加入嘉禾院線,見證了港產片的黃金歲月。 香港戲院歷史專家黃夏柏曾道:「李小龍的武打經典、許氏兄弟的鬼馬喜戲,還有跳脫的《師弟出馬》、詭異的《人嚇人》、奇幻的《新蜀山劍俠》、淒美的《胭脂扣》,以至地道卡通首作《老夫子》⋯⋯早已融入本地觀眾腦海的影像,那些年躍動於皇都的銀幕。」 皇都戲院曾是一個十分受歡迎的表演場地,曾到此演出的包括日本松竹歌舞團、台灣藝霞歌舞團、台灣凱聲綜合藝術團,當中包括紅極一時的鄧麗君和殿堂級歌唱家費明儀。 1997年2月28日,皇都戲院上映最後一部電影:成龍主演的《一個好人》,隨後便結業改營為桌球城會所。 皇都戲院作為香港碩果僅存的舊式大戲院,戲園與戲院結合,將表演粵劇與播放電影的場地合二為一,正是舊式香港戲院的特色。 建築方面,一連串的拱橋桁架並列於屋頂,形成拋物線型的支撐結構,此乃出自結構工程師劉寶光的手筆。這個設計被國際保育組織 Docomomo International 譽為世上獨一無二。桁架支撐戲院屋頂,令室內成為「無柱空間」,以減低外來聲音對放映室所引起的震盪,提升視聽質素。 至於戲院入口上方的大型「蟬迷董卓」浮雕,出自著名中國畫家梅與天,雖然該浮雕長年被藏於廣告板後,早已破損不堪、難以分辨,但前香港建築師會會長林雲峰指,在它出現的時代背景下,我們可欣賞到其大膽、前衛的美學 。 當年《華僑日報》一篇講評指出,梅與天刀下其實雕出了「聯合國佳麗」:「浮雕的中心人物,是一位希臘女神,她一手執著代表音樂的七絃琴,在放懷高歌圍繞她前面的是緬甸、泰國的舞姬,代表着東南諸民族發揚他們特有的土風,還有位是表演芭蕾舞的女郎,代表西歐典雅的舞蹈。」 年前,皇都戲院大廈開始被地產商收購,國際保育專業組織 Docomomo International 發出「文物危急警示」,形容皇都戲院是現代的重要建築,要求避免清拆。保育團體發表聯合聲明,促請古物諮詢委員會將舊皇都戲院評為一級歷史建築。然而,古蹟辦曾認為戲院的內部改動太大,已失去原有功能,原真性的價值相對較低,故只將其建議評為三級,即屬最低的級別。幸好經過一番爭議及投票表決,舊皇都戲院最終被確認為一級歷史建築。 2017 年 12 月,文化保育團體「活現香港」提出保育及發展並存方案,建議將中央通風廊移至僅16米高的戲院上方,既可保留戲院,也可興建一幢樓高 22 層的大廈;方案又建議將戲院改裝為室內運動場,提供共享空間,予市民進行攀石、飛索及滑雪等活動。 在「經濟行先」的大環境下,保育工作往往寸步難行。皇都戲院將何去何從,還待大家放長雙眼。 Source:活現香港《舊皇都戲院文物價值評估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