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愛情觀:出軌、開放關係?看泰國鬼妻娜娜的忠貞愛情故事

在資料爆炸的世代,很多東西都只需要有趣和速度,像單身男女在交友軟體中在照片拉向左或滑向右,短短交談數句便匆匆畫上句號,但我們仍然會被細水流長、海枯石爛的愛情故事所吸引。不過,人不就是矛盾嗎?與屯門娜娜賣「藝」賺錢不一樣,泰國鬼妻「娜娜」的真摯感情或許曾經不少人聞風喪膽,但也有不少人被她的用情至深所感動。或許泰國娜娜的故事對大家而言只是滑手機的一則趣聞,看畢卻也十分值得大家反思現在愛情觀。 在2013年上映的泰國恐怖喜劇《嚇鬼阿嫂》(Pee Mak)便是其中一部改編自鬼妻娜娜的電影,當時電影更在台灣保持了四年最高票房泰國電影,可見其受歡迎的程度。人生如戲,把鏡頭拉遠了便是一齣喜劇,現實也的確如此。 故事大概從1969年開始在泰國民間流傳,當時在一條小村裏,有一個擁有亮麗外表的女孩娜娜與丈夫每天都如膠似漆,無視其他愛慕自己的人,只忠於自己的丈夫,讓人好不羨慕。不過好景不常,丈夫因為戰爭的關係被征召入伍,二人便約定會好好活着,待戰爭結束後便能再次過着幸福的生活。 丈夫離開不久後,娜娜發現自己懷上身身孕,孩子也成為了她生活的動力。戰爭無時,轉眼一季又一季的過去,便可以流傳娜娜紅杏出場、不忠於丈夫的流言蜚語,雖然娜娜心中憤怨,卻也只能默默承受,繼續等待丈夫回家。 在娜娜生產當天,有着不同的傳聞,有人說她是在田間工作時作動,卻沒有人發現她;亦有人說娜娜是在家生產的,即使友人為她找來產婆,卻也是爛產一屍兩命。死後的娜娜對村民心生怨恨,不理解他們為何要無中生有,而且對一個丈夫離家而需要獨自生活的孕婦如此冷血,便一直與鬼嬰留在家中,每天晚上也能聽到房子傳來憂怨的哭泣聲,讓村民都避之則吉。 再過一段時間後,娜娜的丈夫終於回到村中,欲向他說明其妻子已死消息的人都會遭娜娜殺害。然而,紙包不住火,最後丈夫還是得知娜娜與孩子已過身的消息,在高憎收服娜娜的魂魄前,他承諾若有來世必定與娜娜再續今生情緣,深愛丈夫的娜娜才願意放下怨恨,而其丈夫最後也出家皈依佛門。 後來泰國曼谷的一條小巷便有了一座娜娜廟,屬於供奉鬼魂的陰廟,祭拜着故事中的鬼妻娜娜,附近亦有一 座小廟供奉娜娜的孩子。廟中有一座金身,為娜娜的屍身,侍奉者會經常替它換上新衣及裝扮,祭拜時可以奉上化妝品、衣服、鮮花等。 雖然沒有科學根據,但不少人相信娜娜對愛情的執着,亦相信拜娜娜能為自己求得良緣,或是由於娜娜丈夫是因為參軍故離家,所以欲躲過兵役的男生也可能祭拜它。不論靈驗與否,記得求願便需還願。當然,即使在寧可信其有的原則下,即使真的能在娜娜的「幫助」下找到良配,人們仍是需要對感情認真、專一,不然也是褻潰了故事中真摯的感情,且在這種態度之下,即使神明相助亦藥石無靈了。

辭職還需要代理委託?日本的「sushi-zume」職場文化

日本人責任心強大,愛工作之心絕對比香港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在日本政府立法控制超時工作時數前,非正式統計在平常日子職員大概每月加班40小時,在行業繁忙時期則約70多個小時,以一天工作9小時計數,即每月接近超時工作8天,代表每個公聚假期也需要在工作堆中渡過。 然而,不時在日本鐵路中看到「人身事故」的通報導致班次延誤,大部份也是因為工作壓力過大的跳軌意外,也成了日本人眼中見慣不怪的意外。在面對寧願捨離生命或過勞死的結局,也不願意請辭工作,到底他們背負着甚麼樣的職場文化和思想呢?幸而,近年興起的代辭職的確解救了不少人,本文就讓我們一起了解日本的職場和辭職文化吧! 雖然隨着時代的進行,日本人所堅持一生只做同一份工作已慚慚不合時宜,但由於制度仍在蛻變的過程中,仍有很多舊有條文有待更新。在過往的職場上,由於很多公司提供終身僱傭制,提供既穩定又有保障的工作合約予員工,故此令職場的流動性長期低下。 不過,因為後來因為正規職員的福利和薪資都比較優渥,企業又增聘臨時合約員工和合約員工來減低成本,讓正規員工地位更顯珍貴,更讓他們無法輕易捨棄職位,只能強行扛下繁重的工作量和壓力,敢「累」不敢言。 此外,在日本租房子還可能需要向房東提交受僱證明,讓房東能確保租客有足夠能力租住房子。 在制度以外,在文化上日語還有一詞sushi-zume來形容通勤時間的鐵路車廂,指每一個「打工仔」也像是壽司飯團裏的米粒,可見他們的壓抑與疲累。然而,在多年前一個2000人的日本調查中指出,有三分之一人認為工作便是其生命的意義,更是代表着他們的幸福。 的確,有些人堅持這個想法,並成功以一生成就一番事業,把自己變成行業中的匠人;但更多的人被綑綁於無意義的想法中,又無法背負這些沒有出口的壓力,默默的行屍走肉活着或選擇離去。幸好,世代進化,時至今日不少日本人已能放下包袱,勇於下定決心交上辭呈。 不過,礙於性格因素,始終難以直言。故此,便出現了「代辭職公司」(退職代行)。 日本公司Ares接受委託幫助打工仔辭職,在2021年公布的「2021退職代理服務用戶統計調查」中可以看到,主要發出委託的年齡職為職場新鮮人的20歲-29歲族群,佔調查的63.9%;其次則為30-39歲和40-49歲,分別佔17.8%和11%;而最少的則為60-69歲,只佔0.3%。 由於在日本離職也是一門學問,要選擇適當的時機,以減低對公司及同事造成困擾,亦不能說公司及政策的不是,只能默默以「個人問題」作解釋。此外,準備辭職還有一長串手續要處理,像把自己工作崗位內容整理成報告或手冊,好方便接任同事了解工作內容;先對上司提交「退職願」並與上司進行離職面談,而上司亦有機會不受理辭職,若上司接受離職要求,員工需要再提交「退職屆」,為得到上司許可的離職證明書。 若遇上黑心企業和壞心上司,不斷駁回辭職請求後的日子只會更難撐下去,所以對於年輕人來說,與其需要顧及各項瑣事,倒不如直接花錢委託代辭職公司,亦可以減低個人經驗低而導致雙方不快的結果,正正如此便成就了「代辭職公司」的新奇行業的誕生。

一個屋村的回收箱自白

「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綠玻璃!」看着還咬字不清,卻努力背誦着環保口號的孩童捧着回收廢物站在我跟前進行分類,我一邊替下一代的環保意識增長感到恩惠,又暗自覺得愧對了人們的一番好意。 自出生以來,我就知道自己肩負着收集不同可回收廢物的使命,所以對於我來說,承載在身上的重量既是愛,也是責任!隨着社會的文明和進行,人們製造的廢料越來越來,焚化爐和堆填區也不足以消化所有垃圾量,而整個生態系統也無法在短期內完成分解,所以既然生在這片土地,我們回收箱家族也希望能出一分力。 香港環保署在2009年推出膠袋徵費計劃,以減低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塑膠廢料,由當年每個膠袋收費$0.5元,直至今年已快將推行按每個膠袋收費$1,不知不覺已多見人們自備環保購物袋。不過,在疫情之下好景不常,因為不能堂食導致外賣量需求增加,發泡膠等即棄餐具的用量倍增,也不知道是否已前功盡廢。 根據香港環保署數據顯示,在2020年堆填區固體廢物棄置總量為539萬公噸,人均每日棄置1.44公斤垃圾,但原來塑膠的整體回收量亦有按年上升了32%,而建築廢料的回收量也加增了8%。在我們得知事情的陰暗面以前,這確實對我們十分鼓舞。 眼前的孩子嘟着嘴巴抬頭望向媽媽嚷着:「為甚麼不用回收?老師教我們要好好愛護地球,保護香港,還有可愛的中華白海豚呀!」孩子的媽媽一手把回收廢料倒進「一般垃圾」的垃圾桶中,再拖着孩子邊解釋邊走遠:「沒有用的,那只是做做樣子而已……」聲音因距離拉遠而變小,而我也忘不了孩子的背影,像是他得知世上原來沒有聖誕老人的失落。 後來,曾有記者把載有追蹤器的可回收廢物投進我的身體,又有收垃圾的清潔工人邊工作邊抱怨,我才知道原來大部份的回收也只是做做樣子,可能有超過一半的回收廢物的葬身之地也是堆填區或焚化爐,而非理想中的再生。 即便我肚中只有少量廢物能回收,我還是抱有一絲絲的希望,只因為我們這城市的回收和再造技術還有待發展,假以時日總有機會進步的!誰知道,我看到一個女孩提着一整袋紙包飲品走過,並把袋中貼上郵票並壓得扁平的紙包飲品投進郵箱,我對郵箱喊道:「她弄錯了嗎?」「可能這些都沒有意義,或許局長收到便直接扔了,但我還是要表達不滿!」女孩投入最後一個紙包飲品,不忿的呢喃道:「不能失去香港唯一紙包飲品回收廠!」 又數個月過去了,最終那家回收廠還是到了新加坡設廠。當初讓我說服自己,也像我作為回收箱驕傲的重量化為重重的無力感。或許,時間到了,我並不會回到那個回收廢物的天堂得到重生,而是去到堆填區與多年不見的朋友重聚。

太古坊「頌缽聲音之旅」:暫放工作壓力,以頌缽療癒心神

我們的生活充滿著各式各樣的聲音。身處中午時分的鰂魚涌太古坊,不難聽到皮鞋與高跟鞋來來去去的踢踏聲、和電話另一方談著公事的急促說話聲,還有人們在戶外空間放煙break時的沉重呼吸聲⋯⋯這裡就像是城市生活的縮影,我們的身邊總充斥著紛擾的雜聲,心神長久被忙碌的工作佔據,無法真正休息。 為上班族能有一個喘息的空間,重拾生活,太古地產太古坊由即日起,於ArtisTree舉辦為期兩個月的「+UP!Better Living Pop-ups」,在商廈之間打造一片「心靈綠洲」,透過著名頌缽藝術家及舞台設計師曾文通設計及帶領的「頌缽聲音之旅」,讓上班族能將生活的煩惱暫時靜音,花少許時間聆聽內心。 一聲頌缽 一刻靜心 進入靜心體驗館前,參加者會先經過「靜水道」,細看牆上由曾文通老師拍攝的香港山水影像,讓流水聲及天然香薰洗滌心神,準備接下來的頌缽冥想。 老師表示,設計概念以「乾淨」為主,希望祛除商業區中煩擾的色彩,使參加者的心能夠安靜下來,與大自然連結。館內糅合東方美學元素,以各種隱晦的符號,給予參加者層層想像空間。台中央架起了神聖的鳥居,通往一片未知,象徵進入潛意識深淵;中間掛著一面圓鏡,引領參加者觀照內心。在曾文通老師帶領下,參加者可隨著純粹而遠闊的頌缽聲音,張開五感,沉澱思緒,感受自己「在」當刻之間,一敲一靜心,將專注放回自身。 隨聲而流 只是知道 問及過程中如何才能抑制不斷冒出的念頭,達至無念境界,老師卻更正:「我們的目的不是要『不去想』,只是要『知道』自己在想。」參與時不需帶任何期望,反而該騰空自己,接受一切聲音。念頭來了,先不必急著回應它,不要被它所困,只需察覺它的存在,再讓其自然散去。心保持安定,無論環境如何亦能自在。 旅程結束後,參加者可到「+UP!Better Living Pop-ups x kapok」期間限定生活店享用美國草本生活品牌Anima Mundi的藍蓮花茶,延續放鬆覺知的狀態,以安穩之心重回工作中。 +UP!Better Living Pop-ups 是次活動由太古地產太古坊策劃,除了「頌缽聲音之旅」及與太古坊租戶合辦的「鍛鍊身心新體驗」鍛鍊課程,更聯乘kapok開設以「自療」為主題的期間限定店,為太古坊社區帶來滋養身心靈的健康產品,實踐Work-life balance的概念。   +UP! Better Living Pop-ups x kapok 期間限定生活店 日期: 即日起至2022年11月25日 開放時間: 星期一至五上午11時至晚上8時; 特定星期六(10月15日及10月29日)上午11時至下午5時 地點:鰂魚涌英皇道979號太古坊康橋大廈1樓 ArtisTree 「頌缽聲音之旅」 日期: 2022年10月至11月(指定日期及時間) 入場費用: (星期一至五) 每節港幣100元/ (星期六) 每節港幣200元 地點:鰂魚涌英皇道979號太古坊康橋大廈1樓 ArtisTree 詳情請參閱:https://www.taikooplace.com/zh-hk/whatson/content/whatson/better-living-popups-2022 「鍛鍊身心新體驗」 日期: 2022年10月(指定日期及時間) 入場費用: 每節港幣100元 地點:鰂魚涌英皇道979號太古坊康橋大廈1樓 ArtisT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