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之隱秘史: 食欲與情慾間的試煉

味道乃食物之靈魂與精髓,「甜酸苦辣」的形容人人皆知。但事實上,甜、酸、苦、咸、鮮才是五個被正式認可的味覺,通過分佈於舌頭上的味蕾而得來。然而,辣對許多人而言,是一種刺激的追求與享受。於歷史的記載下,也衍生了多重文化意義。 人對「辣」的趨之若鶩,原來一切源自痛覺。當人體接觸到辣的元素,便會刺激三叉神經,再把訊息傳遞到腦部,得出灼熱及疼痛等的反應。以「辣」聞名的四大中國地方: 四川、湖南、雲南及貴州,除了為人熟悉的辣椒,花椒帶來的麻痺感及大蒜產生的辛辣感,亦為辣產生更多不一樣的形態,奠定了食辣的重要根基。 其中之名著《中國食辣史》,詳細記錄了辣椒的發展史。辣椒原是美洲的產物,由哥倫布的航海時期開始,把辣椒傳入世界各地。當中於十五至十六世紀傳入中國,最早出現於浙江一帶。辣椒奇異的外型及其鮮艷的顏色,於最初被視為觀賞植物,及後再廣泛應用於外科,舒緩一般炎症及瘀傷,極具藥用及醫療價值。後來,平民百姓對食鹽的需求大增,卻因供應不足,只好嘗試以辣椒取代,一度被貶為「貧賤」、「下級」的調味食材。及後,辣椒多樣化的特性,漸成為當時煮食重要的香料,與薑蒜等地位看齊。它所能呈現的味道層次及延展性,最終為中國飲食史留下重要了的據點,也演變了當今各地,以辣為題的特色菜餚,滿足各人對辣的質感之需求,發展成不可取締的文化寶藏。 辣椒開發了味蕾上的豐富想像,更為中國文學史上,留下別樹一幟的意象與風格。其強烈的特徵與獨特性,往往體現於不同的文學作品。如四大名著中的《紅樓夢》,便設有「鳳辣子」為名的王熙鳳。此角色行事果斷獨立,為人爽直勇敢,以辣比喻其膽大的性格實屬合情合理,蘊含「辣手摧花」的意味;古代詩人言詞筆鋒幹勁有力,也會被封為「老辣」。明代劇作家湯顯祖的代表作《牡丹亭》,更以辣椒花象徵「性」,以其令人心跳加速、興奮流汗等性徵暗示女性「圓房」的階段,而香料本來也帶有催情效果,結果寫下一句「辣椒花,把陰熱窄」。時至今日,人們亦會以「火辣」形容性感尤物。一個「辣」字,能勾起翻雲覆雨之癲,亦屬剛柔並重之意。 辣無疑是味道之延伸,同時顛覆了人體對痛感的理解。令人著迷的麻辣火鍋、酸菜魚、煳辣米線等來自五湖四海的美食,除了使人的味覺麻痺外,也許能使現代人從瑣碎的日常中短暫的抽離,當個生活的興奮劑。

一克蘇麻好過一句咒罵,香港的CBD大麻二酚風潮

「大麻」對很多人而言,也許仍是不能觸碰的禁忌。即使更多國家將其合法化,「大麻是毒品」依然植根於本地市民的頭腦。與此同時,含有「CBD 大麻二酚」的產品卻於近年面世,充斥各大咖啡店或護膚品店,成為商界寵兒。同樣掛上大麻成份的兩者,卻有著不一樣的待遇。 大麻含有的成份甚多,首要釐清大麻被理解為毒品,是因為當中 THC (Tetrahydrocannabinol 四氫大麻酚) 的精神活性成份,它能使人迷幻,產生精神亢奮的狀態。亦有研究顯示 THC 會達至上癮效果,因此被納入香港《危險藥物條例》之內。反之,多個歐洲國家對大麻的規管加以寬鬆,加拿大等各地亦承認其地位,標誌大麻的娛樂及悠閑產業,正於外國走向更正面的發展。 而大麻植物另一成份 CBD (Cannabidiol),則隸屬於工業大麻 (HEMP) 中的非精神活性成分,並不受規管及限制。美國更於2018年,正式通過農業議案 (Farm Bill),確立了 CBD 全面合法的地位。加上多個文獻均顯示 CBD 能達至穩定情緒、消炎等的效用,對人體益處甚多,使 CBD 風潮直捲全城。 而身處於保守的亞洲地區,香港似乎也趕上了外國的步伐,對 CBD 持更開放的態度。加上社會運動及疫情的的氛圍下,CBD所提倡的抗抑鬱、神經放鬆等課題,正是香港人學習面對情緒健康的最佳調劑品。如此一來,CBD 的產品如雨後春筍般,滲透生活每個層面,商家亦相繼開展及策劃一連串的宣傳攻勢,令消費者無力抵抗。大麻不再是個難以啟齒的話題,反變成一種潮流信仰。 再者,香港本土意識的掘起,也導致大麻文化風氣有所增長,與1960年代的嬉皮士有異曲同工之妙。愛好和平、卻帶有反叛而浪漫不羈的精神,彷彿是香港新生代的代名詞,也驅使新嬉皮士於21世紀的出現。 縱觀歷史背景,就如當年的美國,他們醉心獨立音樂,認為「音樂」是「自由」的靈魂,大麻亦是創作者的靈感來源之一。近年香港不少獨立歌手的歌曲也以大麻為題,得到樂迷的支持與欣賞。於相似的文化及社會背景孕育下,民間對大麻的接受程度大增,也為「大麻應否於香港合法化」背負著更熱烈的爭論。 CBD 的冒起,或許是商家預想的陰謀,亦可能是香港人「自得其樂」的玩意。但相信背後的原因,無不希望身處在亂世中,能得到一絲救贖,一種身心靈的寄託。尋求慰藉的同時,我們也要懂得適時抽離,於休息與工作中取得平衡。好好梳理情緒,才能繼續披荊斬棘,到達理想的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