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是對某個主題確信的認識,並且這些認識擁有潛在的能力為特定目的而使用。意指透過經驗或聯想,而能夠熟悉進而了解某件事情;這種事實或狀態就稱為知識,其包括認識或了解某種科學、藝術或技巧。此外,亦指透過研究、調查、觀察或經驗而獲得的一整套知識或一系列資訊。認知事物的能力是哲學中充滿爭議的中心議題之一,並且擁有它自己的分支—知識論。從更加實用的層次來看,知識通常被某些人的群體所共享,在這種情況下,知識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來操作和管理。

一克蘇麻好過一句咒罵,香港的CBD大麻二酚風潮

「大麻」對很多人而言,也許仍是不能觸碰的禁忌。即使更多國家將其合法化,「大麻是毒品」依然植根於本地市民的頭腦。與此同時,含有「CBD 大麻二酚」的產品卻於近年面世,充斥各大咖啡店或護膚品店,成為商界寵兒。同樣掛上大麻成份的兩者,卻有著不一樣的待遇。 大麻含有的成份甚多,首要釐清大麻被理解為毒品,是因為當中 THC (Tetrahydrocannabinol 四氫大麻酚) 的精神活性成份,它能使人迷幻,產生精神亢奮的狀態。亦有研究顯示 THC 會達至上癮效果,因此被納入香港《危險藥物條例》之內。反之,多個歐洲國家對大麻的規管加以寬鬆,加拿大等各地亦承認其地位,標誌大麻的娛樂及悠閑產業,正於外國走向更正面的發展。 而大麻植物另一成份 CBD (Cannabidiol),則隸屬於工業大麻 (HEMP) 中的非精神活性成分,並不受規管及限制。美國更於2018年,正式通過農業議案 (Farm Bill),確立了 CBD 全面合法的地位。加上多個文獻均顯示 CBD 能達至穩定情緒、消炎等的效用,對人體益處甚多,使 CBD 風潮直捲全城。 而身處於保守的亞洲地區,香港似乎也趕上了外國的步伐,對 CBD 持更開放的態度。加上社會運動及疫情的的氛圍下,CBD所提倡的抗抑鬱、神經放鬆等課題,正是香港人學習面對情緒健康的最佳調劑品。如此一來,CBD 的產品如雨後春筍般,滲透生活每個層面,商家亦相繼開展及策劃一連串的宣傳攻勢,令消費者無力抵抗。大麻不再是個難以啟齒的話題,反變成一種潮流信仰。 再者,香港本土意識的掘起,也導致大麻文化風氣有所增長,與1960年代的嬉皮士有異曲同工之妙。愛好和平、卻帶有反叛而浪漫不羈的精神,彷彿是香港新生代的代名詞,也驅使新嬉皮士於21世紀的出現。 縱觀歷史背景,就如當年的美國,他們醉心獨立音樂,認為「音樂」是「自由」的靈魂,大麻亦是創作者的靈感來源之一。近年香港不少獨立歌手的歌曲也以大麻為題,得到樂迷的支持與欣賞。於相似的文化及社會背景孕育下,民間對大麻的接受程度大增,也為「大麻應否於香港合法化」背負著更熱烈的爭論。 CBD 的冒起,或許是商家預想的陰謀,亦可能是香港人「自得其樂」的玩意。但相信背後的原因,無不希望身處在亂世中,能得到一絲救贖,一種身心靈的寄託。尋求慰藉的同時,我們也要懂得適時抽離,於休息與工作中取得平衡。好好梳理情緒,才能繼續披荊斬棘,到達理想的彼岸。

鬼氣森森的盂蘭節最初是為了慶祝甚麼而存在的?

踏入農曆七月,網絡上開始瘋傳各式各樣的「鬼節」禁忌以及嚇人的傳說,父母也再次叮囑,嚴禁夜歸,以免招徠遊魂野鬼。看似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節日,在不同宗教背景及文化色彩下,卻誕生了不一樣的意義。 自古以來,農曆七月十五是屬於中國文化的一個重要節日。於漢代初,是農民敬拜天地神及田神的傳統之日,以答謝及迎接夏末初秋之意,亦是向祖先報答「秋成」,即供奉農作物的日子,稱為「上元節」。及後在道教的文化背景下,此日乃延伸至赦免地官大帝亡魂之罪,主要作祭祀的用途。直到南北朝時期,傳入了佛教,其影響力甚大。當中《佛說盂蘭盆經》成為民間家喻戶曉的故事,更演變成「盂蘭節」一名的由來。 盂蘭盛會的熱鬧場面。(作品自本地插畫家 Stella So) 佛教的學說意味深遠,其中所提及的六道輪迴,會根據眾生善惡因果及業力,投胎到不同的道途,分別為三善道 (天、人間、修羅) 及三惡道 (畜生、餓鬼、地獄)。相傳釋迦牟尼佛的弟子–目犍連的生母,因生前種下惡果,而淪為餓鬼,飽受肌餓之苦。兒子目睹此景,悲傷不已,續哀求佛陀施法,以助其母脫離苦難。佛陀深受感動,便命人於農曆七月十五,把食物放進盂蘭盆,供養僧眾。 佛教學說中的六道輪迴。(網絡圖片) 當中「盂蘭盆」一詞源自梵語,意思為「救倒懸」。比喻身處惡道的眾生,所受的苦難就如倒掛於懸上。而把食物放進盂蘭盆,則有救度在餓鬼的意思,令他們暫時得到解脫。 目犍連此舉盡顯孝意,也為「盂蘭節」添上報答父母的另一層意義。另外,在佛陀時代,農曆七月十五也是僧侶為期三個月「結夏安居」禪坐修成正果日子,故帶有美好及喜悅之意,是為大日子也。 延續至今,為人所熟悉的「燒街衣」也得以延續供奉的精神。除了拜祭先人,也會預備不同祭品,以供養其他亡魂,如芽菜、豆腐等食品,令「餓鬼」暫時得到超度。以佛教角度而言,也希望趁著這個特殊節日,種下更多善果,令「餓鬼」的業力早日完結,輪迴到其他道途。 如此看來,盂蘭節的由來眾說紛紜,儘管每個宗教對節日的詮釋不盡相同,各個派別和地方慶祝的習俗與方式,也值得受到尊重。節日的意義,從來都由我們賦予,也靠後世一直延展。而盂蘭節經過多年的發展,依然傳承了東方人孝順與助人的傳統美德,是我們最引以為傲的精神。

大自然的弱肉強食:蝴蝶生存戰

古今中外,蝴蝶的形象都代表着虛幻、夢幻和愛情,背後亦有不少神奇的故事。中土時期,有梁山伯與祝英台的愛情故事,二人為愛殉情後化蝶一起,蝴蝶便被視作美好愛情的代表;瓊瑤其中風靡一時的作品《環珠格格》亦有一女角色「含香」,因身體帶有奇香,常常吸引不少蝴蝶圍繞她飛舞。 然而,蝴蝶代表着漂亮動人的女生可不只是東方,羅馬神話中的賽姬,她代表着人類靈魂的化身,亦是愛情丘比特的妻子,比愛與美女神維納斯更漂亮的她,常常以帶有蝴蝶翅膀的少女形象出現。 看着蝴蝶色彩班斕的翅膀,即使沒有這些故事襯托,亦有不少收藏家喜歡集郵蝴蝶標本。那麼,真的有人能拒絕蝴蝶的美麗嗎? 少數包心菜和芥菜科植物為了把毛毛蟲趕盡殺絕,更不惜犧牲自己。 雖然不是所有品種的包心菜和芥菜科植物也會使出狠招,但到底它們是如何抵禦毛毛蟲呢?原來蝴蝶產卵的卵液會讓特定品種的包心菜和芥菜科植物產生強烈反應,植物會自身使附有蝴蝶卵的葉莖區域壞死,直接讓蟲卵萎縮死亡。 話雖如此,但經過科學家長期的觀察和實驗所知,其實並不是所有品種的蝴蝶也能觸發這些植物的強烈抵抗反應,其中一種蝴蝶為粉蝶(Pieris)。面對植物的反擊,蝴蝶也絕不是省油的燈,英國雪菲爾大學植物分子生物學家Jurriaan Ton指,目前已有證據顯示蝴蝶產卵時會把卵排列成緊密的一團,讓卵不那麼容易受植物的防禦機制影響。 說來神奇,即使是被視為近乎沒有智慧,憑着本能生存的生物,只為了生存便能每天進化。長時間累積的演化,竟就成為了讓人類感到了不起又偉大的演化。

對於女性來說印度竟然不是最危險的國家?以倖存者理論攻破假象!

「每隔一陣子便能看到有關印度男人強暴女性的新聞,所以對女性來說,印度絕對是最危險的國家。」根據這句說話,你同意印度是個危險的國家嗎? 根據2020年世界強暴及其他性侵犯統計數據,想必你會以為印度必定在榜首之位,其實在前十名的排名之中,印度位居第9,三甲不入。因為新聞媒體的重點和過度渲染,不少人也掉進了「倖存者偏差」(倖存者偏誤;Survivorship bias)的邏輯陷阱之中。 若過能在作決定時破解這個常見的謬誤,輕則或許能稍稍減少人生的麻煩,重則甚至能救你一命。 約在公元前5世紀後期,一位古希臘詩人迪亞戈拉斯(Diagoras of Melos)的無神論主張被挑戰,來者以沉船生還者畫作為理據:「如果神並不關心人世間的事情,怎麼會有這麼多倖存者得到恩惠能從死神的鐮刀逃脫呢?」 迪亞戈拉斯便回答:「這畫作只畫了生還者,因船難而死去的人比生還者的數目其實更多!」這是倖存者理論的雛型。 1941年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戰鬥機已是戰爭中不可或缺的軍備武器。為了增強戰鬥機的實力,美海軍特地請來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統計學教授亞伯拉罕.沃德(Abraham Wald)以統計學研究曾出征戰場並成功回國的戰機,並根據結果來決定如何去加強戰機的防護,來減少墜機的機率。 這些戰機的普遍情況是機翼的彈痕最多,正常判斷為最易受攻擊的位置;而發動機的彈痕是最少損毀的地方,應是最少被攻擊的地方。 基於這個結果,美海軍指揮官認為應加強機翼的防護,而教授對決定提出反對,並指應加強發動機的防護,原因為研究的均為安全返航戰機,從而得知即使機翼雖受大量攻擊,但仍然足以讓機長安全飛行回國,所以其功能和安全設計並不是急切需要增加防護;反而,發動機的彈孔較少並不是代表最少被攻擊,而是藏着最大的安全隱患╴╴只要中彈能安全返航的機率極微。 後來,軍方採納了教授的建議並增加發動機的防護,其後的戰爭亦證實了教授的研究決策是完全正確的,而這正是倖存者偏差理論。 倖存者偏差由於只關注倖存事物的特定條件,往往忽略了發生在無法倖存事物中的同一條件。以人類簡單易明的話語來說,成功的人都早睡早起,那麼是否所有早睡早起的人也能成功? 這自不待言。在打手盛行的世代,不論是社會議題、宣傳商品也有「有心人」帶風向,在了解倖存者理論後,面對看似大規模一面倒的言論時,不妨靜下心來突破盲點,攻破邏輯謬誤。

停課不停學只是口號,網上教學其實成效不大?

談起網課,不少家長都大為頭痛。不只要教導功課,如果小朋友跟不上學校進度,甚至要身兼老師一職。面對網上學習的種種困難,時間雖然花了,但成效又有多少呢?雖然嘴上說「停課不停學」,但小朋友能否在網課上吸收到知識,相信各位家長心中已有答案。 網上教學 學而無味 網上教學在外國一早盛行,但香港卻遲遲未有發展。直至疫情嚴重,學校才改為網上教學。不過,香港的上課形式和外國相比,只是臨時應急的措施。現時採用的網課,仍然和傳統教學模式相似。 一對多的互動方式,學生難以作出回應,自然會感到沉悶。為了追趕進度,老師亦不可能向每個學生發問。隔著屏幕,老師難以知道學生的即時狀況,自然會有學生跟不上進度。 因此,網絡教學應該要善用網上平台,以網上練習讓學生能夠即時作出回答,提高學生參與度。此外,學生亦可以透過平台和其他同學進行互動,表達個人意見,增加課堂趣味性。而老師亦可以從傳統知識提供者,改變授課方式,鼓勵學生自主學習和討論,並給予適當指導。 網上教學 學而不懂 其次,網課依靠鏡頭交流,如果遇上網絡不穩等問題,很多表情和肢體語言都難以觀察。因此,學生和老師都要用較多精神去思考,更何況要馬上作出反應呢?學生要用更多的集中力,才能掌握課堂內容,容易令學生在課後感到疲倦。學生亦因為消耗太多精力,無法自如應對老師,導致吸收能力下降。 非常時期自然要用非常手法,雖然學校資源未必足夠,但為了維持教學質素,學校應採用小班教學的模式。這樣既能確保每位同學能夠專心,亦可以增加雙方的互動。此外,因為人數較少,那麼每課的時間也可以縮短,不用花時間處理課堂班務或秩序。老師可以直接點名學生,避免他們不專心。 疫情過後 網課何去何從 在家教育曾引起極大討論,但可惜很多國家都不容許在家學習。隨著疫情爆發,家長似乎對在家學習的聲音都是反對居多,相信網上教學亦難以在香港推行。 香港的網課單純因為疫情才開始,但其實當中有不同細節都需要規劃,例如課程設計、長遠發展等等。這些都不是一時三刻能夠解決,特別是行政上的問題。當實行網上教學時,如果學生有情緒問題,家長亦不知如何向學校反映。 另一方面,學校除了教導知識,亦能夠學習群體社交。同學之間的互動也是成長最重要的一環,香港家長大多會將這些工作分配給學校處理。香港家長大部份都要外出工作,如果網上教學成為主流,小朋友長時間對著電腦,便難以培養溝通技巧、領導能力。網課看似方便,但其實需要各方面配合,否則學生只會原地踏步。

當卡啦ok不再是潮流,消失似乎是理所當然。

想當年,每次遇上不如意的事,只要相約好友唱k,仿彿就能將所有不愉快的情緒置之腦後,而k房可謂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可是,隨着卡啦ok被眾多新興娛樂取代,Neway亦逃不過結業的命運。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曾經輝煌的卡拉ok走下坡呢? 卡啦ok一字其實來自日本,並非英文karaoke 很多人認為卡啦ok的名字是英文karaoke的諧音,但其實是源自於日文發音。「卡啦」讀為「カラ」,是漢字「空」的訓讀,有「沒有」之意;而ok則讀為「オケ」,是英語orchestra的諧音,意指管弦樂團,所以卡啦ok的原意是指「沒有樂團伴奏」。 說起卡啦ok的歷史,便要追溯至七十年代的日本。鼓手井上大佑為了方便樂隊在街上表演,所以發明了一部帶有咪高峰的伴唱機。不過,因為未有申請專利,結果被其他公司盜取他的創作,亦間接令卡啦ok變得普及。 雖然卡啦ok商業化,但初期因為版權問題,所以遇上許多問題。隨著影音業發展蓬勃,各大唱片公司放鬆版權規例,香港亦在九十年代初出現首間連鎖卡啦ok「加州紅」。 適逢當時廣東歌大熱,K房開始大行其道。其實早在加州紅創立前,香港已經有一些類似夜總會的卡啦ok。它們以伴唱女郎作為噱頭,可惜主要客人都是男性,所以沒有受到香港人歡迎。 曾經的「龍頭大哥」亦敵不過時代變遷 在香港眾多K房中,Neway可謂卡啦ok的「龍頭大哥」。九十年代,加州紅和Neway為爭奪新歌獨家試唱權,曾鬥過你死我活。在長期的惡性競爭下,Neway在2010年宣佈收購加州紅,正式壟斷香港卡啦ok行業。 有人說疫情令Neway出現經營壓力,但這只是其中一條導火線。早在2016年,卡啦ok便已經沒落。原因無他,現今社會娛樂活動層出不窮,加上網絡唱K模式發達,傳統卡啦ok已經不合時宣。近年有不少應用程式讓網民免費唱K,只需要一部電話,就能隨時隨地挑選自己喜愛的歌,輕輕鬆鬆便可以在網上和別人一起高歌。一些公司亦會定時舉辦網上唱K大賽,讓參加者可以培養自己的粉絲團,吸引不少年輕人參加,這些都是傳統k房不能體驗的活動。 為了應付新媒體的衝擊,Neway只好推陳出新。除了k房亦供應自助餐,讓顧客一邊唱k一邊享受美食。但這種模式只是治標不治本,如果顧客想吃自助餐,他們可以選擇酒店或放題,吸引力並不大。在科技發展的同時,我們應該結合線上和線下模式去經營生意。 以內地酷狗KTV為例,他們在各個商場設置了自助包廂。只要投幣就能即時在包廂內大展歌喉,並提供線下錄歌、即時評分功能,並同步到自家公司的網頁,讓線上觀眾欣賞。 顧客開辦帳號後,KTV公司直接幫素人塑造成小明星,甚至可以收到粉絲的網上禮物作應援。此舉不單只能夠吸引顧客,亦可以解決香港租金昂貴的問題,變相減低卡啦ok公司的營運成本。可惜,香港的卡啦ok行業似乎沒有改革的決心。 廣東歌不再是唱k必唱 九十年代是香港流行樂壇的顛峰時代,在卡啦ok熱唱的,必定是耳熟能詳的廣東歌。為了讓客人唱到心愛的歌曲,卡啦ok會向唱片公司購買新歌獨家版權費。 但到了千禧年代,年青人對廣東歌的關注度減低不少,甚至只會聽外國歌。就算有新廣東歌推出,他們都未必有動力去唱k。雖然卡啦ok亦會提供外國歌,但因為更新較慢、語言不通,尤其是日文和韓文歌曲,未必所有人都會特意到k房唱。 Party room的崛起亦是讓卡啦ok走下坡的原因,以前客人去k房是為了唱歌,但如今卻是為了聚會才去。可是,party room的娛樂設備卻較k房多,例如有電子遊戲機、電影、麻雀枱、波波池等,而且價錢亦更便宜,這些都是k房不能媲美的。再者,卡啦ok要為廣東歌繳交獨家版權費,但party room的唱k設備大多都是侵權,使卡啦ok公司產生經營壓力。 Neway結業消息一出,有不少人為之惋嘆。不過,每一個年代都有自己的潮流,產業衰落固然可惜,但舊的不去,新的又怎會來呢?相信這個行業要重新起步,絕對不是一件易事。

香港的膠樽回收機,原來是參考台灣!

環保署最近推出「入樽機先導計劃」,藉此宣傳環保的重要性,但你又是否知道這些膠樽的用途?看看台灣,這些垃圾不只變成塑膠產品,亦可以成為名牌服裝店的布料。 香港真的及不上台灣? 台灣雖然早在2018年宣佈塑膠回收新政策,但事實上,台灣的總塑膠量遠遠大於回收比例。就算成功回收,亦不代表能有效再用。不過無可否認,台灣在推廣環保方面,的確比香港有更大決心。 至2018年開始,本港塑膠回收率跌至個位數字。而近年屈臣氏推出的智能膠樽回收機,其實都是參考台灣的措施。在台灣,市民如果不把廢物分類會被罰款,所以大眾會使用回收機去分類廢物,順便換取點數和購物優惠。 而香港的回收機,每個膠樽可以直接回贈港幣0.1元至八達通或支付寶。可惜現時數量並不多,常常出現爆滿情況。 膠樽原來可以變成衫 台灣的回收產品大致有塑膠和布類產品,即使是香港的膠樽有時也會運到台灣的回收機構進行加工。單單以塑膠產品來說,便已經可以分為三大類。 第一類,顏色鮮豔的膠樽通常會製成有色纖維,而深色膠樽則會製成膠袋等產品。第二類,質量較差會製成低質棉花,可以用作毛公仔的填充物。第三類,品質最好的膠片會製成酯粒,經過一連串加工後再變為紗線,造出不同的布類產品,知名牌子如Adidas、Puma亦有使用再生膠製衣。 隨著大眾的環保意識愈來愈高,我們可以利用各種方式進行回收,但最重要都是源頭減廢,否則永遠都是治標不治本。除了借鑒台灣,香港亦應該發展出一套符合自己的回收系統。當然,政府亦要出力協助,否則香港的環保之路仍舊是路途遙遠。

神奇去漬法寶,酒醋鹽都有效?

每次穿上新衣服,總會不小心沾上污漬,即使用上昂貴的洗衣粉,還是難以去除。其實坊間有不少方法,都能夠輕鬆洗去頑固污漬,不一定要丟掉它們。 而不同污漬亦有不同的處理方法,只要對症下藥,家中任何用品,都能化身為「去漬神器」。 一、酒精能去除筆漬 原子筆漬極難清理,但酒精和牛奶卻能輕易去除它們。酒精屬於有機溶劑,能夠將原子筆的油墨溶解。另一種方法則是用牛奶,把墨水漬的部份浸在牛奶內至少二十分鐘,再以牙刷清洗,比坊間的清潔劑還有效。 二、白醋能去除咖啡漬 白醋具有酸性,能夠輕易分解污漬。大部份單寧類的污漬來自天然植物染料,例如咖啡、茶、果汁等等。這類污漬大多為水溶性,油漬較少,如果用肥皂清潔,反而效果不大。首先以熱水洗去表面污漬,然後用沾上白醋的牙刷清洗。但如果污漬範圍較大,就需要加上梳打粉浸泡,讓污漬更易清除。 三、鹽能去除汗漬 黃黃的汗漬固然令人尷尬,但其實只要有鹽和檸檬就能輕鬆解決 。 很多人會用漂白水去除汗漬,但因為汗含有蛋白質,錯誤使用會愈變愈黃。簡單將衣服浸泡在熱鹽水至少一小時後,再以毛巾在汗漬上擦拭,便能達到去漬效果。檸檬內的維他命C有去黃功能,以一比一份量的檸檬水來回擦拭,亦能令衣服回復亮白。

移民日本前,先想想你能否接受它們煩得要死的垃圾處理方式。

最近香港掀起移民潮,日本更是其中一個年輕人考慮的地方。港人向來喜歡到日本旅遊,但移民要顧及的事情絕非如旅遊般輕鬆,單單日本的垃圾處理手法就已經足以讓你頭痛不已。 日本垃圾四大類別 日本的垃圾分為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資源回收和大件垃圾四大類別,而且有各自的處理方式。前三種類型的垃圾有定期收集次數,不過實際日期會跟據不同區域而有所不同,而第四種類型的垃圾則要預約才能拋棄。 普通垃圾的處理方式 不論是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還是資源回收,它們都有固定的收集頻率,通常可燃垃圾為每週二至三次,不可燃垃圾每月一至兩次,資源回收則是每週一次。如果移居初期真的記不起準確日子,你亦可以到公寓的垃圾收集場附近,查看自己區域的垃圾收集時間表。 何謂可燃垃圾?其實我們平時用到的紙巾、衣服、橡膠等等都屬於可燃性,而不可燃垃圾則包括小型電器、電池、玻璃等等。它們都屬於一次性用品,不能再作回收。 資源回收的種類就更為複雜,分別有塑料瓶、紙、瓶、罐、噴霧噴、螢光燈,而且每一樣東西都要清洗乾淨。此外,亦要緊記有某一些物品是不能回收的,例如牛奶盒、油瓶、化妝品瓶等等。以膠樽作為例子,除了要把瓶口的塑膠環剪掉外,還要將瓶蓋、包裝紙和膠樽分開三種不同的處理方法丟掉。 大件垃圾申報制度 在日本,大件垃圾的處理方法十分麻煩,不論是大型家具還是電器,都必須經過極為繁複的程序。首先要打電話到大件垃圾受理中心預約時間,然後客服會跟據垃圾的長、闊、高計算要繳付的費用,之後再到便利店付費並取得貼紙填上專用編號,最後才可以真正預約回收垃圾的日期。 移民絕非如想像般容易,要煩的事情亦不少,但至少要先認識當地的生活模式,否則只會辛苦自己、辛苦別人。

香港樂壇覆興能否由姜濤爆紅開始?

「姜濤不紅,天理不容」一句啟事,引起全港所有人的討論,就連大台副總經理都希望邀請姜濤上節目。而香港樂壇的未來發展正正需要一批新力軍,一洗樂壇青黃不接的現況。不過,未必所有人都願意接受這股年青新氣象。有人會詫異,一個22歲的年青人憑甚麼一夜爆紅。 逆流之下,仍能保持純真赤子之心 談起姜濤,有些人會疑惑一個年輕人憑甚麼紅。說到底,只是因為姜濤並非他們的受眾群。現今聽眾不只要藝人能歌善舞,亦對樣貌有所要求。不過,每一代都有各自的偶像,九十年代的偶像可能是古天樂、劉德華。在眾人眼中,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男子漢,但隨著時代轉變,加上韓流文化的衝擊,新一代的審美觀已經和以前有所不同,尤其現在不少90後女性喜歡皮膚白晢的男性。不過,姜濤並非單單因為顏值而受人喜愛,全因他能保留一顆赤子之心,為追逐夢想而努力。 一個19歲的年輕人竟然能成為《全民造星》冠軍,相信許多香港人都覺得難以置信。其實當初姜濤也被說只是靠樣子晉級,直至他的努力逐漸慢慢被人看見,最終才獲得觀眾認同。坦白說,娛樂圈不乏型男美女。如果一個藝人沒有能力,是絕對不可能在娛樂圈生存兩年。 時勢造姜b 自亞視衰落,可以選擇觀看的電視台變得廖廖可數,而電視是最容易接觸觀眾的渠道,但當每年的勁歌金曲頒獎典禮變成自家公司的表演騷,來來去去都是出現某幾個歌手,大眾又怎會留意香港本土明星呢?正所謂「時勢造英雄」,我們需要的是樂壇新景象,甚至可以說是一個衝擊。 時代不同,觀眾對電視節目的要求亦不斷提高。ViuTV把握韓國選秀節目的潮流,集天時地利人和,成功塑造姜濤這個明星。反觀TVB一直固步自封,藝人靠關係上位,而高層又不願意改善節目質素,結果令ViuTV有機可乘。《全民造星》有別於以往選港姐,它以真人騷方式呈現參賽者的「追夢」過程。觀眾不只是參與選舉投票的一刻,更可以清楚知道參賽者的心路歷程和真實性格,仿彿和他們經歷相同的事情,挑起觀眾的情緒和共鳴,這些是大台做不到的。 支持也是一種挽救樂壇的方法 經常有人說「香港樂壇已死」,無非都是說香港青黃不接,欠缺有實力的歌手,但姜濤獲獎正代表大眾開始接受這一批偶像派的新力軍。 對於較年長的聽眾,他們會說姜濤不如當初陳奕迅、容祖兒般紅遍全球。 然而,這些人仍抱著當年的時代背景去看現在的樂壇發展,這根本不可能作比較。每個時期的文化都有所不同,如果單單用以前的標準去看,樂壇只會原地踏步。當然,我們能夠去批評一個歌手的好壞。正如數年前曾經出現過的MK-pop Faith,娛樂圈絕對會汰弱留強。 現在的樂壇正在發展屬於自己的文化,不斷尋找屬於香港的本土特色。這個過程十分漫長,亦會衍生出各種各樣的音樂文化,而姜濤正是韓國文化影響下所誕生。以當年樂隊時期為例,Tonick、Supper Moment、Kolor、Rubberband等等的樂隊在當時紅極一時,但老一輩卻覺得樂隊音樂十分吵嘈。不過,事實證明好的作品會繼續流傳,是非自有公論。 香港樂壇要進步,香港人要先懂得去接受。不論是電影還是歌星,近十年都有不少藝人選擇北上發展。如果有一個本地歌星願意努力去創造作品,我們更應該要繼續守護,有時候支持已經是最大的鼓勵。 黃金時代固然值得回憶,但絕對不要過份留戀,否則香港樂壇只會停滯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