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是對某個主題確信的認識,並且這些認識擁有潛在的能力為特定目的而使用。意指透過經驗或聯想,而能夠熟悉進而了解某件事情;這種事實或狀態就稱為知識,其包括認識或了解某種科學、藝術或技巧。此外,亦指透過研究、調查、觀察或經驗而獲得的一整套知識或一系列資訊。認知事物的能力是哲學中充滿爭議的中心議題之一,並且擁有它自己的分支—知識論。從更加實用的層次來看,知識通常被某些人的群體所共享,在這種情況下,知識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來操作和管理。

你還記得那些年,在社交媒體出現之前的網絡生活嗎?

市面上有不少社交媒體,讓人們不論相隔多遠,也可得知他人的近況。但隨著Reels、Tiktok這些短影片出現,內容變得「速食」,我們的所思所想慢慢消失於平台之中,令人不禁懷緬起那些年寫網誌(Blog)的時光。 以往未有Facebook這些平台,我們都把Blog當作「初代」社交媒體,像寫著公開的日記,一字一句紀錄著自己的一天和抒發感受;又或是在訪客的blog留言,認識新朋友。以下是當年最受歡迎的Blog平台,你又有沒有用過? 最受歡迎的平台——Xanga 據2007年的統計,香港的Xanga用戶有達37萬個,可見其受歡迎程度。我們可隨心所欲地寫自己的感受、生活、對衣食住行的推介,題材不限。 除了發布文章的功能,不少人更會鑽研版面設計,為自己的網誌加上不同變化,打造獨一無二的小天地,例如背景音樂、背景圖,或盛極一時的「閃令令」字等也是Xanga個人頁面的可更動範疇。現今的Facebook和Instagram 只可轉換profile pic或cover photo等,比較起來算是「有限公司」。 Xanga的其中一個功能——「足跡」讓用家可監察有哪些訪客看過自己的網誌。對於當時情竇初開的少男少女,若果發現心上人曾瀏覽自己的網誌,就得以雀躍一整天。 留言畫板——HKflash HKflash是另一培養感情的地方,全因少男少女可以透過其留言畫板功能「以畫傳情」,表達自己的心意。用家除了在別人的畫板留下畫作,也可在自己的畫板紀錄當日生活,例如在街上看見有趣的一幕、吃過的美食,化身為圖像版網上日記。 HKflash介面與小畫家類似,有製作形狀、線條、選取顏色等工具。當時出現不少畫畫高手,運用這些工具創造出一幅又一幅作品。HKflash亦會將高手之作放在主頁,供大家欣賞。 最後的網誌——Qooza Qooza是本地網誌平台,與Xanga的功能大同小異,兼備網上日記、訪客留言等功能。Qooza現在仍有運作,但這是筆者最後一個使用的網誌平台,後來就已隨大勢所趨,改為使用Facebook一類社交媒體。 網誌的回憶 依稀記得,「100問」在網誌之間曾盛極一時。顧名思義,即透過回答100條問題讓讀者更了解你本人。雖是與自己相關,但也不簡單,當遇上選擇題,例如「你心目中第一名嘅朋友係邊個..」,需要小心如何不得失身邊好友。 那時年紀尚小,要紀錄的也是日常生活的事,也不一定有圖像、音效輔助,大家全憑文字抒發,不避忌地在平台寫下很「私人」的感性文。最讓人深刻的,必定是來自身旁人、甚至陌生人的留言和「十卜十卜」,一起圍爐取暖,讓你多了不少傾聽者。 網絡發達,這年代我們多了許多娛樂,認識新朋友也不只限於網誌的留言。但社交媒體已不僅僅用作「社交」,更是充斥著商家、官方資訊,與我們相關的一切一瞬即逝,那種可「圍爐」的氛圍已大大減少。試想想,你最近一次記下當刻心情,還是如網誌寫下一篇長文嗎?還是只以一個close friend IG story記錄?

人類有多少種出租方法?

才女卓韻芝的舞台劇《有人出租》將於這個月上演,顧名思義,講述人可以出租,視乎你需要,扮演生活中的不同角色。我們出租CD、漫畫、房屋,但隨著時代變遷,漸漸人自身都可以出租。 近年香港興起「出租女友」、「出租男友」,意指在一段時間中扮演他人的男女朋友,提供的服務、收費各有不同。有些客人是為了應付長輩,需要「女友」陪同吃頓飯,有些則是以金錢換來體驗戀愛的感覺。 不只婚紗西裝 伴娘也可以租借 存在我們生活中的角色有上千百種,可租借的當然不只「伴侶」。「Something borrowed」是外國婚禮傳統之一,指的是某樣借來的東西,象徵從幸福的已婚者借來物件。外國卻出現另一種「Borrowed」——伴娘伴郎都是租借來的,更是細緻至樣貌、身高、出生日期等也任君挑選。 當過伴娘也知道,這份工絕不容易,要掌控全局同時,也要細心照顧新娘的情緒。而這些借來的人可能甚至比你身邊的好朋友還要有經驗,解決一切突發事宜,讓你的大喜之日更順利。而同樣的服務在香港網店已經出現,是否證明了有著市場需要? 萬物皆可租 有錢就有家人 每當談及金錢非萬能,就會提到親情是無價寶,但在現時的日本,親情卻是有價有市。服務者就如「臨記」,在你真實的情境裏扮演著你所需的家人,可成為一個願意聽你發牢騷的兒子;又或是代父母出席你的畢業禮。 除了感情上的租借,公司更發展至「道歉代理」,有事要向人道歉,也不必親自做。 目前日本行內最著名的公司「Family Romance」已開業18年,而它成立背後有著一個窩心的故事。當時有位單親媽媽想讓孩子入讀一間私立幼稚園,該幼稚園要求父母雙方必須出席面試,「Family Romance」創辦人石井裕一作為朋友幫了這個忙,裝作是孩子的父親,也從中發現市場需求。 多年來,他「擔任」不少人的父親,部分更是長期租借的關係,也讓孩子獲得一個「完整」的家庭。電影《Family Romance, LLC》正是取材自這項服務,更邀得石井裕一擔任男主角,感覺既真實又虛幻。 活在虛幻 幸福誰定義? 石井裕一以「提供比真實更多的喜悅」作為公司宗旨,你又認不認同?出租關係並非人人支持,有人認為如此租借,反而會令人陷入這種幸福的假象,建立起假的情感連結,最後無法面對現實;但同時,這類服務解決了不少麻煩問題,更可以填補現實中感情的遺憾。世界上並非所有人都被賦予一個溫暖的家庭,學會被愛、學會親密成為他們人生的重大課題,這類服務或許對他們有著存在意義。 試想想,獨居老人每天看著四面牆,即使知道眼前的家人是假的,但也許這一份關懷及溫暖已足以彌補平日的寂寞。從來幸福與不幸福,都應該是由自己定義。

螞蟻真面目如《火星異種》?不侵略地球反而是田間小助手!

日前第48屆Nikon顯微世界攝影比賽(Small World Photomicrography Competition)公布,其中一幅得獎作品由立陶宛野生動物攝影師Eugenijus Kavaliauskas操刀的「螞蟻真面目」獲獎。從照片中可見,螞蟻的臉部近照就像是漫畫《火星異種》的變種蟑螂人,看到也叫人心寒! 然而,全世界已知的螞蟻有14,000多種,或許大多數人也恨牠恨得牙癢癢,卻不知道大家是否知道一種農業使用的螞蟻,若能好好管理和利用牠們的話,可是最好控制蟲害的永續農業方法。 螞蟻是一種真社會性昆蟲,主要可分成產符卵繁殖後代的蟻后;和蟻后交配的雄蟻;沒有生殖能力的雌蟻為工蟻,牠們會負責尋找食物、照顧蟻卵和幼蟲;而部份蟻種或會有比工蟻體型稍大的兵蟻,同是不具有生殖能力的雌蟻,主要工作為防禦家園、抵抗外敵和粉碎較堅硬的食物。 在耕作時,農夫都會想盡辦法驅趕害蟲,以保護農作物得以健康生長,在適當的時候獲得豐收。說的神奇,在菜市場買到的非有機農作物,為何可以「完美無瑕」呢?只因它們大多都被噴上殺蟻劑,即使多次清洗,也難保農作物上殘留對人體有各種壞處的殺蟲劑,多吃只會增加患上各種癌症等病症的風險,此外亦會增加環境中有害污染物的累積。世上真的沒有兩全其美的解決方法嗎? 大自然所有物種都是相生相克,並有其神奇的平衡,在今年8月英國《皇家學會學報:生物科學版》(Proceedings of Royal Society B)發表了一份有關螞蟻的報告,研究人員分析了17種農作物、26種螞蟻和30種害蟲之間的關係。 研究團隊大部份分析的螞蟻樣本為樹蟻,他們發現把螞蟻應用在樹木和農作物之的效用最好,同時螞蟻的多樣性越高,能減少的害蟲便越多。當然,當中偶爾也會帶來意外,像是螞蟻喜好甜味,所以會保護農田中其中一種會排出甘露(含糖份的排洩物)的害蟲「蚜蟲」,為天然的「共生關係」,但也並非沒有解決方法。 研究人員指出,只要在地面或樹上提供替代蚜蟲的糖源,便可以打斷螞蟻和蚜蟲之間的共生關係,使螞蟻不再需要蚜蟻,便不會再向牠們提供保護。 此外,螞蟻會在田間尋找食物,像是農作物的大敵蝴蝶或蛾的幼蟲,工蟻會把牠們搬回蟻窩充當糧食,或是有如清道夫般適時把其他昆蟲的屍體清理好,好讓農田間的作物得以好好長大,也讓農夫得以豐收。

辭職還需要代理委託?日本的「sushi-zume」職場文化

日本人責任心強大,愛工作之心絕對比香港人有過之而無不及,在日本政府立法控制超時工作時數前,非正式統計在平常日子職員大概每月加班40小時,在行業繁忙時期則約70多個小時,以一天工作9小時計數,即每月接近超時工作8天,代表每個公聚假期也需要在工作堆中渡過。 然而,不時在日本鐵路中看到「人身事故」的通報導致班次延誤,大部份也是因為工作壓力過大的跳軌意外,也成了日本人眼中見慣不怪的意外。在面對寧願捨離生命或過勞死的結局,也不願意請辭工作,到底他們背負着甚麼樣的職場文化和思想呢?幸而,近年興起的代辭職的確解救了不少人,本文就讓我們一起了解日本的職場和辭職文化吧! 雖然隨着時代的進行,日本人所堅持一生只做同一份工作已慚慚不合時宜,但由於制度仍在蛻變的過程中,仍有很多舊有條文有待更新。在過往的職場上,由於很多公司提供終身僱傭制,提供既穩定又有保障的工作合約予員工,故此令職場的流動性長期低下。 不過,因為後來因為正規職員的福利和薪資都比較優渥,企業又增聘臨時合約員工和合約員工來減低成本,讓正規員工地位更顯珍貴,更讓他們無法輕易捨棄職位,只能強行扛下繁重的工作量和壓力,敢「累」不敢言。 此外,在日本租房子還可能需要向房東提交受僱證明,讓房東能確保租客有足夠能力租住房子。 在制度以外,在文化上日語還有一詞sushi-zume來形容通勤時間的鐵路車廂,指每一個「打工仔」也像是壽司飯團裏的米粒,可見他們的壓抑與疲累。然而,在多年前一個2000人的日本調查中指出,有三分之一人認為工作便是其生命的意義,更是代表着他們的幸福。 的確,有些人堅持這個想法,並成功以一生成就一番事業,把自己變成行業中的匠人;但更多的人被綑綁於無意義的想法中,又無法背負這些沒有出口的壓力,默默的行屍走肉活着或選擇離去。幸好,世代進化,時至今日不少日本人已能放下包袱,勇於下定決心交上辭呈。 不過,礙於性格因素,始終難以直言。故此,便出現了「代辭職公司」(退職代行)。 日本公司Ares接受委託幫助打工仔辭職,在2021年公布的「2021退職代理服務用戶統計調查」中可以看到,主要發出委託的年齡職為職場新鮮人的20歲-29歲族群,佔調查的63.9%;其次則為30-39歲和40-49歲,分別佔17.8%和11%;而最少的則為60-69歲,只佔0.3%。 由於在日本離職也是一門學問,要選擇適當的時機,以減低對公司及同事造成困擾,亦不能說公司及政策的不是,只能默默以「個人問題」作解釋。此外,準備辭職還有一長串手續要處理,像把自己工作崗位內容整理成報告或手冊,好方便接任同事了解工作內容;先對上司提交「退職願」並與上司進行離職面談,而上司亦有機會不受理辭職,若上司接受離職要求,員工需要再提交「退職屆」,為得到上司許可的離職證明書。 若遇上黑心企業和壞心上司,不斷駁回辭職請求後的日子只會更難撐下去,所以對於年輕人來說,與其需要顧及各項瑣事,倒不如直接花錢委託代辭職公司,亦可以減低個人經驗低而導致雙方不快的結果,正正如此便成就了「代辭職公司」的新奇行業的誕生。

一個屋村的回收箱自白

「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綠玻璃!」看着還咬字不清,卻努力背誦着環保口號的孩童捧着回收廢物站在我跟前進行分類,我一邊替下一代的環保意識增長感到恩惠,又暗自覺得愧對了人們的一番好意。 自出生以來,我就知道自己肩負着收集不同可回收廢物的使命,所以對於我來說,承載在身上的重量既是愛,也是責任!隨着社會的文明和進行,人們製造的廢料越來越來,焚化爐和堆填區也不足以消化所有垃圾量,而整個生態系統也無法在短期內完成分解,所以既然生在這片土地,我們回收箱家族也希望能出一分力。 香港環保署在2009年推出膠袋徵費計劃,以減低人們在日常生活中的塑膠廢料,由當年每個膠袋收費$0.5元,直至今年已快將推行按每個膠袋收費$1,不知不覺已多見人們自備環保購物袋。不過,在疫情之下好景不常,因為不能堂食導致外賣量需求增加,發泡膠等即棄餐具的用量倍增,也不知道是否已前功盡廢。 根據香港環保署數據顯示,在2020年堆填區固體廢物棄置總量為539萬公噸,人均每日棄置1.44公斤垃圾,但原來塑膠的整體回收量亦有按年上升了32%,而建築廢料的回收量也加增了8%。在我們得知事情的陰暗面以前,這確實對我們十分鼓舞。 眼前的孩子嘟着嘴巴抬頭望向媽媽嚷着:「為甚麼不用回收?老師教我們要好好愛護地球,保護香港,還有可愛的中華白海豚呀!」孩子的媽媽一手把回收廢料倒進「一般垃圾」的垃圾桶中,再拖着孩子邊解釋邊走遠:「沒有用的,那只是做做樣子而已……」聲音因距離拉遠而變小,而我也忘不了孩子的背影,像是他得知世上原來沒有聖誕老人的失落。 後來,曾有記者把載有追蹤器的可回收廢物投進我的身體,又有收垃圾的清潔工人邊工作邊抱怨,我才知道原來大部份的回收也只是做做樣子,可能有超過一半的回收廢物的葬身之地也是堆填區或焚化爐,而非理想中的再生。 即便我肚中只有少量廢物能回收,我還是抱有一絲絲的希望,只因為我們這城市的回收和再造技術還有待發展,假以時日總有機會進步的!誰知道,我看到一個女孩提着一整袋紙包飲品走過,並把袋中貼上郵票並壓得扁平的紙包飲品投進郵箱,我對郵箱喊道:「她弄錯了嗎?」「可能這些都沒有意義,或許局長收到便直接扔了,但我還是要表達不滿!」女孩投入最後一個紙包飲品,不忿的呢喃道:「不能失去香港唯一紙包飲品回收廠!」 又數個月過去了,最終那家回收廠還是到了新加坡設廠。當初讓我說服自己,也像我作為回收箱驕傲的重量化為重重的無力感。或許,時間到了,我並不會回到那個回收廢物的天堂得到重生,而是去到堆填區與多年不見的朋友重聚。

在中世紀被大量捕殺?代表幸運與不幸運的貓咪

獨立又黏人的貓咪叫現代人十分喜愛,可在古時候卻不是每隻貓咪都討人歡喜,有些貓咪人人趨之若鶩,也有一些令人避之則吉——牠們便是代表幸運的招財貓和不祥的黑貓,下文便和大家分享一下相關故事。 不過,時至今日黑貓不祥之說法已過時,所以千萬不要相信沒有科學根據的學說而拋棄可愛的小傢伙喔! 每年10月也是西方的萬聖節,女巫身邊總會出現一隻神出鬼沒的小黑貓,在今天我們眼中可愛的黑貓卻是中世紀時期的災厄代表,更有傳說只要黑貓在你前面走過,不幸的事便將會發生在那人身上。 那時候,基督教為了保護自己的宗教地位,便大規模地排除異己,對歐洲的不同宗教、巫術信仰趕盡殺絕,以妨他們衝擊教廷,是為歷史中的獵巫行動。根據估計,在那段時期約有20萬至50萬人被處死刑。 因為巫師大多對大自然和動物十分尊敬,並視貓為靈性動物,皆因不少神話題材中貓是女神的化身,或是神明的形象;實際層面上,黑貓十分擅於捕鼠。 在1933年,教宗Pope Gregory IX指控貓是撒旦的化身,人們也認為黑貓是巫師的化身和僕人,所以隨即讓貓隻被大量捕殺,那時候的丹麥狂歡節甚至會有殺貓儀式,好把惡靈驅逐。 後來,因為大量貓咪被捕殺,令到鼠隻數量數量已失去控制,最後導致黑死病蔓延得更快。 在日本的貓咪則比較幸運,即使是黑貓也被視為吉祥的代表,甚至能替人消災解厄。此外,在日本更有一種招徠幸福、好運的貓擺設「招財貓」(招き猫),通常也是坐着的貓貓提起左手或右手放在圓臉旁。 通常今天多見商店在放置招財貓擺設,用以祈求生意興隆和更多的客人,但其實招財貓不只能招財,而且提起的是左手或右手、公貓或母貓,甚至是顏色,其實也是代表着不同的意思和作用。 舉起左手是母招財貓,舉起右手的則是公招財貓;母貓代表廣結善緣、千客萬來,而公貓代表招財進寶、開運致福。如果手的位置較低是希望能招來近處的幸福,若手的位置高於頭部則是招來遠處的幸福,同時使用兩隻招財貓意味着財福一起來到。 在日本有多個招財貓的傳說,如《豪德寺說》、《今戶燒說》等,而最早的傳說更可追溯至江戶時代。《豪德寺說》是一位藩主在獵鷹後路過豪德寺,看到一隻在寺前被和尚飼養的貓咪對他招手,他便隔貓入寺休息,之後暴雨而至,藩主幸運避過濠雨;《今戶燒說》則是在嘉永5年是一位貧窮的婆婆,即使生活十分拮据也不棄養愛貓,某一夜愛貓入夢告訴婆婆製作以其姿勢做成人偶便可福德自在,醒來婆婆聽從指示並做成今戶燒人偶,在淺草神社鳥居旁販賣,極受人們歡迎。 不管貓咪是否真能為人們帶來幸運,可根據吸引力法則而言,看到貓咪的心情自然好,好心情自然能引來幸運的事情。所以,貓咪絕對是人們的幸運護身符,對吧?

小短腿的悲歌,曼基貓終身也會飽受這種痛!

短短的腿,曼基貓(曼赤肯;Munchkin cat)笨笨的動作惹人心憐,不少人也受到其圓臉、細小體形和小短腿所吸引,卻不知道因為無良商人和寵物店的胡亂混種,加上該貓種存在不少基因突變導致的骨骼病隱患,令到貓貓有機會終身也被骨痛所折磨,或因胸腔狹窄令其容易心臟衰竭。 飼養寵物是希望牠能為你分享人生,彼此陪伴大家,絕不要讓愛變成咀咒,造成更多的不幸。 在1940年開始,世界各地開始出現短腳貓的紀錄。根據當時一位英國獸醫H.E. William Jones的紀錄,他記載了四代短腳貓的健康紀錄,除了比正常貓短的腳外,其他一般與正常貓隻無異。不過,當時人們沒有特別留意這類型的貓種,直至1983年美國一位音樂老師發現了兩隻短腳浪浪,發現牠們都懷孕並產下同樣短腳的小貓。 曼基貓可以正常與長腳貓交配,由於短腳是顯性基因,故牠們生下的小貓有50%機率會是短腳,有50%則是長腳貓;若父母均是曼基貓,小貓則有50%機率也是短腳貓,有25%是長腳貓和25%機率則有機會無法發育成形,最後夭折而死。 目前,曼基貓只被國際育貓協會(TICA)認可,而美國愛貓者協會(ACFA)、愛貓者協會(CFA)、英國貓迷管理委員會(GCCF)和歐洲愛貓聯盟(FIFe)也未承認曼基貓這個品種。 曼基貓的短腳顯性基因突變為自然變異,而摺耳貓的基因缺憾隱性基因並不一樣,故此曼基貓沒有任何先天性的疾病。不過,其實曼基貓的短腳特徵是會為牠帶來更多潛在的健康風險,讓其有更高的機率患上不同疾病,所以英國貓迷管理委員會(GCCF)主席曾表示曼基貓的其中一個潛在健康問題為脊椎前彎,故不建議繁殖。 由於曼基貓的短腳也導致貓隻胸腔窄小,脊椎的壓力容易引致內科疾病,所以這個品種的貓隻容易夭折,即使能順利長大也容易在劇烈運動後出現呼吸困難。同時,曼基貓其實多有遺傳的骨骼病變基因,因為天生四肢軟骨畸形,貓咪在走路時會不斷磨損關節,容易引致關節炎和脊椎問題,只能以止痛藥紓援痛楚。 然而,若先忽略曼基貓短腳引導的缺憾,其實不少商人也為了牟利而漠視貓咪的健康。很多寵物店或繁殖會把曼基貓與摺耳貓混種交配,產生更多的病痛。其實,飼養寵物前不妨多了解品種歷史和健康情況,除了給予你命定的貓貓一個幸福的家,也能保障更多可愛的貓貓免於受苦。 貓貓陪伴你走過人生的一段,但你卻是陪伴牠走過一生。購買或領養也不重要,最重要是帶牠回家的一刻,便要承諾肩負起牠們的一生。

集體PTSD:由二戰的炮彈休克症至MIRROR演唱會意外

遇上突如其來的不幸事件,不論它是否會為你帶來真正的威脅,身體也會因為受到巨大的壓力而產生反應,像是增加腎上腺素來幫助求生,以逃離險境。可是,有機會因為當下面對的危機感比心理上能承受的高,便會出現過度受壓的情況,像是做惡夢、變得易怒和暴躁、易受驚嚇,遇上相似情況時會出現呼吸困難、發抖及恐懼等情況,而這便有機會患上創傷後壓力症(PTSD)。 你又是否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患上PTSD,抑或被過份評估呢?本文將以越戰為引子,再以早前知名男團MIRROR演唱會意外事件為例,來為大家解釋集體患上PTSD的情況。 經歷戰爭、嚴重的自然災難或人為意外事件,如地震、海嘯或恐怖襲擊,通常會造成多人出現PTSD症狀;然而,個體經歷了虐待、性侵害、摯愛突然死亡、欺凌等,亦有機會出現PTSD。 由人類認知PTSD這個概念至其被列入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中,共花了近3900年的時間去探索和了解這種心理上的反應。在公元前1900年,埃及人使用「創傷後心理障礙」來形容人們在受到嚴重刺激後歇斯底里的反應;往後,也有不少學者討論有關創傷時,也會提及歇斯底里的反應,以及心理壓力失調。 可見,人們對PTSD最初步的認知也是基於受到過大壓力或創傷(皆是超出於心理負擔)後,生理和心理均無法消化情緒和壓力,因而出現個體無法控制的情緒、行為。 兩次世界大戰不但奪走無數人的生命財產、破壞了歷史的遺跡和文化,亦為留下來的人帶來不可磨滅的心靈創傷。因為這原因也直接增加精神疾病學者對PTSD的研究,在正式定名為「創傷後壓力症PTSD」前,其曾命名為「彈震症」、「砲彈休克症」、「戰爭性神經官能症」等,主要圍繞受戰爭而出現的情況而命名。然而,在初期時醫生口中的PTSD只是軍營裏長官眼中懦弱無能的藉口,為的只是能逃離戰場。 二戰時期的美軍陸軍四星上將佐治·巴頓(George Patton)便因為無視士兵的恐懼,導致其被國家免職,立下的所有戰績也無補於事。巴頓平日十分珍惜士兵,經常到醫院探望傷兵,卻非常憎恨逃兵。在1943年西西里島登陸戰役中,巴頓在醫院發現一個沒有受傷的士兵,士兵表示自己快要崩潰。經巴頓迫問後,士兵直接放聲大哭,醫生趕來並解釋士兵患上精神疾病。巴頓聽到便賞了士兵一記耳光,並命令他馬上回到前線。 當士兵回到前線便馬上發高燒,又被送回醫院去。幾天後,巴頓再次在醫院看到這個士兵,醫生說明他患上「炮彈休克症」,而巴頓則大怒再次打了士兵一巴掌,並再次命令醫生把所有士兵送回戰場。最終,事情被隨軍記者揭發,並在美國引起軒然大波,亦讓人們開始正視PTSD精神疾病。 越戰後,在1983年美國的精神病學家調查並研究,有15.4%的軍人被診斷患上PTSD,當中31%的人更可能無法痊癒,終身都會受壓力與創傷所困;在2006年哥倫比亞大學流行病學家重啟調查,並重新宣告終身罹患PTSD的士兵近18%,代表當初的調查結果誇張了300%,並表示很多老兵也生活得很好。 即使至到今天,人類在醫學各個範疇的認識已加深了不少,但對於精神疾病和現代神經科學仍有很大的努力空間,加上精神診斷相比起其他有精準數據分析的疾病要主觀,才會引發不同的爭議。 故此,在日前香港知名男團MIRROR演唱會發生的意外事件後,有不少人提出停止轉發影片來免於引起觀賞者的不安情緒,到底是希望減低社會討論聲音以降低傳播速度,還是真的避免引發受眾患上PTSD呢? 此外,總以笑話嚷着藝人的不回應是患上PTSD,卻忽略了每個人對壓力和意外的承受程度,又不斷保護非親身經歷事件的第二手、第三手資訊接收者,又是否合理呢? 以巴頓上將為教訓,在資訊泛濫的年代中,我們真的需要好好的獨立思考。

倉鼠不斷向轉圈圈、仰後倒很呆萌?這是一種病!

「朋友最多,轉圈轉圈哈姆共你!」相信不少人童年也有看過由一群可愛小倉鼠當主角的卡通《哈姆太神》,不少人被倉鼠既細小又軟呼呼的得意模樣迷倒後,更直接到寵物店收編一隻回家飼養。若你有細心觀察倉鼠的動作,或許會發現牠們偶爾會瘋狂的重覆同一個行為;即使沒有,也可能看過網絡上關於倉鼠不斷後空翻或沒有意義的轉圈動作,可愛呆萌的模樣為影片發布者賺到滿滿的點讚。 然而,又有人知道這是源於倉鼠近親繁殖的精神疾病行為失序症(妥瑞症)嗎? 在香港,比較多人會關注寵物貓、狗的繁殖問題,卻仍然無牌繁殖問題猖獗;而小小的倉鼠更是「鼠微言輕」,關於繁殖問題更是無法規管,沒有控管下的近親繁殖只遺留下更多的遺傳問題和基因缺憾。 只要稍加留神,不難發現櫥窗玻璃展櫃中偶有數隻倉鼠行為趣味,不停重覆進行同一動作,像是不斷後仰跌倒再爬起後仰、來回跑、原地轉圈圈等,而最嚴重的甚示可以奪去倉鼠的小生命。 倉鼠不斷做重覆性動作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可能是基於近親繁殖而出現的精神疾病行為失序症,或是類近人類的妥瑞症。行為失序症是倉鼠的神經系統疾病,發病時倉鼠無法控制自己的行為,在不自控的情況下會一直重覆動作,直至回復正常或累死,是一種無法根治的基因缺憾疾病,近親繁殖的倉鼠需終其一生背負這個危及生命的風險。 而另一個導致倉鼠不斷重覆行為的原因為頭部受傷,而這種情況大多是可以通過治療而痊癒。 小小的倉鼠雖然有很強的繁殖能力,某些品種如俄羅斯倉鼠在出生一個多月已可以開始生育,每個月都能生產幾隻幼鼠。生命力頑強的牠們約有3年左右的壽命,短短的一生幸運的能找到一個家,否則只可淪為實驗鼠、繁殖鼠,直至所有價值如生命力一般被榨乾,然後死去。

在第三世界國家被妖魔化的月經,第一片衛生棉原來是草?

在青春期開始,女孩的身體發育成熟後,便會開始穩定的每個月也有月經來臨。即使在今天,不少女孩也會為月經感到煩惱,你又能幻想多年前的女生,既要忍受身體上的不適,又要承受沉重的心理壓力嗎?就讓我們一起來獵奇從前的月經禁忌和衛生巾發展史吧! 今天,不同國家的人對月經有不同的稱呼,卻也離不開與「紅色」相關想像的名字、與「月」或其特徵相關的命名法,像是「親戚」、「大姨媽」到,便是麻煩;「M到」、「MC來」,就是源於其英文名字Menstrual Cycle,均是有跡可尋且簡單明瞭。然而,古人對月經的稱呼則比較不那麼直接和詩意一點,如初次月經稱作「癸水」,月經為「天癸」。 而且,古人看待月經的目光也不友善,李時珍編寫的《本草綱目》亦寫下女生月事來潮時君子應當遠離,避免損傷陽氣。更遠古的人,甚至要求女生在月經期間搬離村莊,以免為大家惹來晦氣。 或許你們看到古代對月經的看法會覺得荒謬,但其實這仍然存在於今天的世界角落。像是尼泊爾西部的傳統是女生在月經時須要被隔離,不能與人接觸、進食營養食物,只因她們會「污染」食物,更甚是走火入魔至不能洗澡,故造成很多感染的健康問題。這項傳統雖然已在2005年被當地政府禁止,但在較落後地區仍然無法改變此情況。 在非洲,女生是不能提及「月經」及其相關的事,在生理期間更是不能與男生說話;擁有舉世聞名天空之鏡的玻璃維亞,月經除了不能說,也被視為是疾病的開端,故此衛生棉需要與其他垃圾分開棄置,不然便會帶來其他疾病。 可能你會認會必定是這些國家比較落後,但其實不然。在日本,有說法指女生在月經時的體溫和味覺也會有變化,故此不適合當壽司司傳。 在那個尚未發明衛生棉的時代,在最遠古穴居時期的女生會以具吸水力的天然物料作衛生棉,如草、海棉等,後來古埃及人則會把草或葉子處理令其變得比較軟,才墊在下體使用。 而大中華地區在發明織布技巧後,女生便會用一條長長的白色布巾像今天的相撲選手般包裹着下身,以吸收經血;希臘人則會把麻包纏在木頭塞在下體,像是今天的衛生棉條。 或許這些「衛生棉」今天看來實在非常恐怖,既不衛生也不方便,所以古時候的女生即使用了土炮衛生棉後,仍然需要久坐等待經期完結。 之後,人們便一直使用布料作衛生棉,循環清洗再使用。後來,19世紀末時,美國發明了第一片拖棄式的衛生棉,卻因為人們的思想保留卻未能普及予女生使用。 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美國海軍護士用紗布、包裹木質纖維棉花做成了一次性衛生棉,更把知識告訴當然的Kimberly Clark公司,終於誕生了第一片拋棄式衛生棉,即今天廣為人知的Kotex。 不久以後,又有衛生棉條的發明,時至今日月經杯、布衛生棉、月亮褲及液體衛生棉等衛生產品應有盡有,大大減少了女生在生理期間的不適與不便。 在文明國家且有不科學的思想污名化月經,可想像在第三世界國度的情況更壞,讓人們得以能繁衍後代的月經被妖魔化,讓當地的女生健康和生命受到不必要的威脅,實在讓人無語。然而,多個婦女組織和聯盟已不斷嘗試向他們科普月經知識,希望總有一天能改變他們對「月經」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