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青春比猛火囂張:劉以達《方丈尋根記》 記音樂夢旅途

「航機將離開新香港,回到1987年的好香港……」場館廣播宣佈,音樂響起。然後達明一派出場,於燈光飛馳,用歌曲亮透整個晚上。 去年聖誕,筆者去了伊館看《達明一派REPLAY LIVE 2021》。作為晚九十後,開始懂得欣賞達明一派的音樂,不過是近幾年的事。他們標誌性的英倫電子風格及電影感濃厚的歌詞,猶如一本經典廣東文學,即使跨了世代,依然不落俗套,迷幻且精緻。幸好筆者沒有錯過。 組合二人一動一靜,相輔相成。當黃耀明在台上載歌載舞,劉以達卻專注安靜,大部分時間在用結他說話,間中發放一兩句笑話。但「唔出聲唔代表佢冇嘢講」,相反,對於音樂,他有很多想說。 在劉以達看似「不食人間煙火」的謙虛形象下,心底其實住著一個清澈熱血的少年靈魂。縱使才華有目共睹,他卻只自稱為努力型天才,音樂路上亦有過很多不為人知的失意。早前他在個人專頁開始撰寫自傳《方丈尋根記》,雲淡風輕地回首昨日,和大家談青春、談夢想、談香港。 誰想到原來方丈除了玩得一手好結他,也寫得一手好字? 「世一」劉以達 劉以達在彩虹邨長大,家境不算富裕,結他全靠自學。他會用一部殘舊的卡式錄音機,錄低電台播的David Gilmour、Robert Fripp、Jeff Beck等大師的音樂,然後不斷重播、死記、操練,每日重複七、八個小時,即使手指流血甩皮亦不會放下結他。 他開初僅以模仿大師為目標,漸漸卻不甘停步於此:「就算彈到九成功力嘅Robert Fripp,咁又如何?……點解我要做第二個Robert Fripp,而唔係做第一個劉以達?」因此他決定用僅有資金置入器材,開始音樂實驗,向成為世界第一個劉以達進發。 一切講個信字 做音樂就是要經歷不斷的嘗試、失敗與重來。劉以達試過樂隊解散、膽粗粗開演唱會卻反應慘淡,為了支撐生活,報館做過、船河現場band玩過、行貨畫也畫過。 不過,或者真的如他所說:「世上無難事,只要有堅持」,劉以達在不同結他比賽場合中,雖然未入三甲,卻得到郭達年等前輩的賞識,亦認識了Beyond等同路人,打開了不同音樂之門;失業後,在跟band友合辦的「新音樂製作社」(喪屍學堂)中教電子音樂,亦讓他與詞人陳少琪結緣。 伴隨著很多的錯有錯著,劉以達踏實地,一步一步展開他的少年音樂夢。即使路再彎,仍堅決長路獨走,靠的只是一個「信」字:信自己可以。 年近六十的達叔,對音樂的熱誠仍像最初。最近他便以NFT方式分享他創作的demo及純音樂,希望完成他年輕時想推廣純音樂的心願。 至於達與明是從何時成為一派,這隊殿堂級組合又是如何成長,則留待方丈下回分解。 趁青春盡情囂張 追夢說起上來,當真是件十分囂張的事。有餘裕追夢,代表你有時間、有熱情,也沒有包袱。這是一條沒把握的路,沒人知道你的夢想能不能成真,唯一能保證的是,過程中必定會出現各種迷惘、壓力及自我質疑。要繼續走下去,最重要的是要夠信自己。 於筆者而言,比起獲得成果,追夢其實是對自己能力信任程度的試煉。成功的因素不僅僅是天賦,還有堅持。有人遇上少許錯敗便認定自己做不來;有人未開始已打沉自己,沒勇氣踏出第一步。然而,很多時候,能闖出重圍的並不是最天才的1%,而是像劉以達般,有著一股傻勁,屢敗屢試,無懼跳出leap of faith的一群浪漫的傻瓜。 懷疑人生的時候,試試不要問,只要「信」就好。信念夠強,宇宙自然會幫你達成所想。 趁還囂張得起,就用最勢不可擋的姿態,囂張到底吧。 資料及圖片來源:劉以達Facebook及Instagram

奧斯卡掌摑事件後的一場社會實驗

在奧斯卡頒獎禮上,著名演員Will Smith扇了主持人Chris一耳光後,台灣一位叫洪黃祥的老師,借用這次掌摑事件,做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社會實驗。 洪老師在小六生的課堂上,先不管學生是否知道此事,就直接告訴學生們: 脫口秀主持人Chris,在頒獎典禮上,拿Will Smith老婆的光頭開玩笑,引起了Will Smith不爽,Will Smith上台扇了Chris一耳光。 洪老師陳述完這個事情後,讓學生舉手表態是否支持Will Smith的行為。 表態結果: 大約4成學生支持。 接下來,洪老師對學生們說: Will Smith的老婆之所以掉髮,是因為她患了病。 所以迫不得已才剃了光頭。 但奧斯卡主持人Chris,卻當著全世界的面,調侃和嘲諷她的光頭。 陳述完這一點後,洪老師又讓學生舉手表態,是否支持Will Smith的掌摑行為。 表態結果: 接近9成的學生支持。 接下來,洪老師又對學生們說: 嘲諷當然是言語暴力,但打人是更嚴重的暴力,即便被取笑了,我們也不應該採取暴力,而應該尋求其他解決方式。 更何況,Chris事後也解釋了,他並不知道Will Smith老婆是因為患病才剃光頭的。 Will Smith沒有給Chris解釋的機會,就直接訴諸了暴力。 陳述完這一點後,洪老師又讓學生舉手表態,是否支持Will Smith的掌摑行為。 表態結果: 支持者又降回至約4成。 接下來,洪老師又對學生們說: Will Smith是家暴目睹者,小時候經常看到母親被父親打到渾身是血,所以從此發誓要守護自己的家人。這次他入圍影帝提名的角色,恰好也是捍衛家人的勇者。 他老婆因病掉髮,曾經很抑鬱,好不容易在女兒的鼓勵下才走了出來。 而如今Chris的這番嘲諷,讓她再次很受傷。 所以Will Smith才站了出來,要保護自己最愛的人。 陳述完這一點後,洪老師又讓學生舉手表態,是否支持Will Smith的掌摑行為。 表態結果: 支持者又飆升至8成左右。 接下來,洪老師又對學生們說: 這次Will Smith掌摑事件,是奧斯卡舉辦94屆以來,第一次發生暴力行為。 這個打人畫面播放出去,將有上億人目睹,必然會造成非常惡劣的影響,甚至可能引起一些人的效仿。 陳述完這一點後,洪老師又讓學生舉手表態,是否支持Will Smith的掌摑行為。 表態結果: 支持者又回落至5成左右。 實驗的最後,洪老師又問了學生一個問題: 我已經讓你們進行了5次表態,不管是反對Will Smith的掌摑行為,還是支持Will Smith的掌摑行為,在5次表態中,從來都沒有改變過立場的人請舉手。 舉手結果: 態度始終不變的不到1/4。 這次的實驗無疑就是現在互聯網整體環境的縮影,信息經常被操控,並以碎片化的形式傳播,人們往往在沒得到完整的信息下就急於表態,甚至化身鍵盤戰士舌戰群儒。 洪老師最後提醒他的學生,任何議題與政策的提出,都要學會獨立思考,蒐集足夠的資訊,分析正反兩方利弊得失之後,再決定你的立場。 即便你決定了立場,也無須完全否定與你立場相異者,你應該尊重與你選擇不同的人,因為我們都是生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我們都希望世界越來越好,只是我們想法方法不同罷了。 任何人跟你說的話,你都應該查證,而不是照單全收,人云亦云。父母、師長、媒體、政客,都可能有說錯的時候。你要能做個成熟有判斷力的人,不要成為被人家玩弄於股掌間的愚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