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假的新聞攝影集,騙過了行內最專業的新聞攝影記者

挪威攝影師Jonas Bendiksen在上年出版了一本完全虛假的新聞攝影集《韋萊斯之書》(The Book of Veles),在出版後的6個月裡,沒有人,包括行內最專業的新聞攝影記者都沒發現這是假的新聞,作品甚至在法國佩皮尼昂國際新聞攝影節展出。 這場行為藝術最終亦獲得了世界新聞攝影比賽認可,Jonas Bendiksen亦因此獲得了荷賽獎。 謊言之城 在這場惡作劇的最初,Jonas Bendikse只是想拍攝北馬其頓韋萊斯—這個世界聞名的假新聞製造中心的真實景像。 在韋萊斯這座城市裡,有一半的年輕人都從事假新聞的製作。當年特朗普在總統大選中,就是憑借了韋萊斯的假新聞產業,在資訊的戰役中獲得了莫大的優勢。 但當Bendiksen開始調查韋萊斯的歷史時,他發現韋萊斯的名字源於一位斯拉夫原始宗教的神—Veles。 Veles是混沌、魔法和欺騙之神,常常變成熊、牛和其他動物的形象,遊蕩在山野之間。   這座謊言之城啟發了Bendiksen,他決定用自己的職業生涯,為這場謊言增添更多的戲劇性。 他決定為韋萊斯做一場假新聞,一本假的新聞攝影集。 人人都可以做假 Bendiksen首先在YouTube上學習電腦遊戲和電影行業常用的3D人物建模軟體,然後購買了一些人物原型,並用不同的服裝和細節,創建了一系列原創角色。 其後他啟程前往韋萊斯市,隨手拍攝公園、工廠、辦公室,並用特殊的360度相機記錄特定場景的光線條件。 他在電腦上將這些照片轉換為3D空間,再把人物模型放進去,根據原始場景調整它們的情緒、姿勢和燈光,形成各種情緒飽滿的新聞照片。 在照片以外,Bendiksen還利用了一個叫做GPT-2的免費AI文本創建器,來生成書中的文字。 Bendiksen把網絡上有關於韋萊斯假新聞製造業的報導輸入系統當中,然後拿著系統輸出的5000字文本,剪切粘貼,形成《韋萊斯之書》內所有訪談和其他文本,包括一段古偽經。 在創作《韋萊斯之書》的1年裡,Bendiksen只實地到訪過韋萊斯市兩次,其他時間他都是利用家裡的電腦來創作。 魚目混珠 2021年4月,《韋萊斯之書》在英國正式出版。Bendiksen 在馬格蘭攝影通訊社的同事毫不吝嗇地新作大加贊許,沒有人質疑為什麼這些照片看起來會充滿奇怪粗糙的顆粒感。 買到新書的讀者也紛紛地給於熱情的回應,有人還在Instagram上評論:「幸好這個時代,還有人在做韋萊斯故事這樣的嚴肅新聞。」 從4月到9月的整整6個月裡,可疑的《韋萊斯之書》沒有收到哪怕一星半點的質疑。Bendiksen還接連收到不同媒體的約稿,希望能夠轉載他的作品。 他不敢相信竟然真的沒有人識破他拙劣的小小謊言,於是他決定給《韋萊斯之書》帶到另一個更高的舞台。 他報名了在業界享有盛名的法國佩皮尼昂國際新聞攝影節(Visa Pour l’Image),並給主辦方發去了全書所有圖片的超高清全解析度PDF。 Bendiksen希望這個行業裡最專業的評審們能夠鑒別出這些電腦生成的虛假圖片,但結果事與願違,他反而收到了佩皮尼昂攝影節的夜間展映邀請。 最後,Bendiksen花費40美金買下一個Facebook帳號來試圖拆穿這場鬧劇。 結果出乎Bendiksen意料,他的攝影師朋友們聽說這條質疑後,不但沒有展開調查,反而還主動替他辯護。 直到一名叫做@duckrabbit的攝影師指出,Bendiksen所買下的Facebook帳號,女主角的衣著和《韋萊斯之書》中的某個女性受訪者完全相同。Bendiksen馬上鬆了一口氣,向馬格蘭攝影通訊社坦白了整個過程,這場惡作劇才算終於告破。 Source: https://www.magnumphotos.com/newsroom/society/book-veles-jonas-bendiksen-hoodwinked-photography-industry/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photography/2021/10/15/jonas-bendiksen-book-ve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