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台灣鳳梨不等於菠蘿!

早前因為中國暫停進口台灣鳳梨,引起一波「撐台灣,買鳳梨」的熱潮。香港有不少水果店都趁機購入台灣鳳梨,但原來菠蘿和鳳梨雖然看似相同,其實是不同的品種。到底如何分辨,就讓我們教懂你吧! 台灣三大鳳梨品種 台灣鳳梨有三大品種,分別是金鑽鳳梨、甜蜜蜜鳳梨和牛奶鳳梨,當中又以金鑽鳳梨最為著名。不過它們的種植時間,一般都需要18個月才能收成。 加上台灣有九成鳳梨都是運往中國出售,所以中國這次的決定對台灣果農有極大影響。 鳳梨和菠蘿的外觀差別 雖然鳳梨和菠蘿都是鳳梨科,但因為產地不同,所以不論外觀還是味道都會略有不同。從外觀上來說,鳳梨的表皮偏向黃色,而且凹位邊緣是淺綠色,但菠蘿的表皮卻是橙黃色。 除此之外,菠蘿外殼上的「釘」會亦較鳳梨刺手。另一個分別在於頂部的「葉子」,其實綠色的部份不是葉子而是種子,屬於菠蘿的尾部。如果你細心留意,你會發現菠蘿的種子邊緣帶有鋸齒,鳳梨卻沒有。 鳳梨和菠蘿的進食方式 除了外觀不同,鳳梨的進食方式亦較菠蘿方便。首先菠蘿和鳳梨的果肉都會有黑色的刺眼,即是我們所說的「釘位」。菠蘿的「釘位」較鳳梨深,所以要先挖出所有的刺眼才能吃。 不過鳳梨的刺眼因為比較淺,通常可以直接食用。另外,菠蘿一般需要用鹽水浸泡,因為菠蘿含有蛋白酶,有機會導致過敏現象,而鹽水正可以溶解蛋白酶。

7種放進微波爐可能會爆炸的食物!

對於事事追求「快」的香港人來說,微波爐的確十分方便。可是,除了發泡膠和鋁罐以外,有一些食物都不能放進微波爐。稍一不慎,隨時引起「爆炸」。如果不想發生意外,就得記住以下絕對不能「叮」的七種食物。 一、雞蛋 雞蛋內的蛋黃和蛋白因為加熱而不斷膨脹,但外面的蛋殼體積卻不會增大。當裡面的體積超過蛋殼所承受的範圍,便會發生爆炸。 二、葡萄 葡萄含有水份,而且粒與粒之間的距離又極為接近。當微波射進葡萄時,裡面的水份因為不能蒸發,令微波的頻率產生共震,威力加倍。因此便會產生火花,甚至爆炸。 三、有殼栗子 原理和雞蛋差不多,微波爐加熱時,栗子裡面的溫度上升,水份蒸發為水蒸氣,而外殼承受不住巨大壓力,便會爆開。 四、乾辣椒 乾辣椒具有辣椒素,在加熱時很容易起火,並會釋出刺鼻氣味。 五、牛奶 微波爐加熱牛奶時,液體溫度雖然超過沸點,卻不會立即沸騰。可是一旦搖晃,液體會立刻化為氣體,令牛奶噴出。 六、醬汁 使用微波爐加熱時,高温會令醬汁沸騰飛濺。雖然不會爆炸,但也會弄髒整個微波爐。 七、油炸食物 油類食物含有大量油脂,在密封的空間,高温會令油脂飛濺,使微波爐起火。

移民日本前,先想想你能否接受它們煩得要死的垃圾處理方式。

最近香港掀起移民潮,日本更是其中一個年輕人考慮的地方。港人向來喜歡到日本旅遊,但移民要顧及的事情絕非如旅遊般輕鬆,單單日本的垃圾處理手法就已經足以讓你頭痛不已。 日本垃圾四大類別 日本的垃圾分為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資源回收和大件垃圾四大類別,而且有各自的處理方式。前三種類型的垃圾有定期收集次數,不過實際日期會跟據不同區域而有所不同,而第四種類型的垃圾則要預約才能拋棄。 普通垃圾的處理方式 不論是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還是資源回收,它們都有固定的收集頻率,通常可燃垃圾為每週二至三次,不可燃垃圾每月一至兩次,資源回收則是每週一次。如果移居初期真的記不起準確日子,你亦可以到公寓的垃圾收集場附近,查看自己區域的垃圾收集時間表。 何謂可燃垃圾?其實我們平時用到的紙巾、衣服、橡膠等等都屬於可燃性,而不可燃垃圾則包括小型電器、電池、玻璃等等。它們都屬於一次性用品,不能再作回收。 資源回收的種類就更為複雜,分別有塑料瓶、紙、瓶、罐、噴霧噴、螢光燈,而且每一樣東西都要清洗乾淨。此外,亦要緊記有某一些物品是不能回收的,例如牛奶盒、油瓶、化妝品瓶等等。以膠樽作為例子,除了要把瓶口的塑膠環剪掉外,還要將瓶蓋、包裝紙和膠樽分開三種不同的處理方法丟掉。 大件垃圾申報制度 在日本,大件垃圾的處理方法十分麻煩,不論是大型家具還是電器,都必須經過極為繁複的程序。首先要打電話到大件垃圾受理中心預約時間,然後客服會跟據垃圾的長、闊、高計算要繳付的費用,之後再到便利店付費並取得貼紙填上專用編號,最後才可以真正預約回收垃圾的日期。 移民絕非如想像般容易,要煩的事情亦不少,但至少要先認識當地的生活模式,否則只會辛苦自己、辛苦別人。

《尚氣》被諷是《習氣》,人長得醜有錯嗎?

選角是一部電影最重要的元素,而漫威最新發佈的《尚氣》預告片就因 男主角劉思慕而掀起極大迴響 。作為首位華裔超級英雄,劉思慕除了外型不討好,甚至被取笑像國家主席習近平。不過一套吸引的電影有很多因素,現在判斷《尚氣》能否打入中國市場,似乎言之尚早。 審美觀不同並非辱華,Why so serious? 早在《尚氣》公佈預告片前,內地就因為滿大人的造型和名字,而引起辱華風波。滿大人的名字取材自傅滿洲,是英國推理小說作家薩克斯·羅默的虛構人物。 傅滿洲的形象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人,陰險而且排斥科技,甚至制定各種邪惡計劃,殘殺白人。故十九世紀有「黃禍論」之說,意指黃種人是禍患,白人應該聯手對抗黃種人,反映出上世紀西方人對黃種人的歧視。 直至今時今日,Marvel亦選擇用「滿大人」這個名字,所以被認為有特別意思。 至於造型方面,漫畫中的滿大人有長長的鬍子、向上揚的眉毛,給人一種奸詐的形象。不過,Marvel為了避免爭議,所以採取和漫畫完全不同的造型。電影中的梁朝偉具有霸氣的形象,其實和傅滿洲完全不一樣,可見Marvel刻意避開製造刻板印象。 如今劉思慕因相貌平凡,令「辱華」爭議再度甚囂塵上。內地網民認為這樣選角會加深外國對中國人的刻板印象,亦反映外國電影刻意醜化中國人,某程度上亦是歧視中國面孔。不過這種上綱上線的說法,根本是無稽之談。 選角要考慮的因素有很多,除了顏值,片酬、發展潛力、合作度都需要考慮。如果你有仔細留意,Marvel喜歡選一些很多不太著名的藝人去當主角。 例如克里斯在接拍《雷神》前,只是一個普通的小演員;羅拔唐尼在接拍《Ironman》前,只是一個因吸毒而入獄的男星。而且外國人面對不同種族,亦有自己的審美觀,又何來醜化之言? 電影不應該和政治掛勾 面對龐大的中國市場,荷里活電影不斷擴充發展,希望能夠在亞洲地區分一杯羹。早在二十年代開始,荷里活電影便已經開始打進中國市場。不過要引入中國市場亦非易事,最近中美局勢緊張,電影的情節會容易刺激內地情緒,「辱華」一詞更在內地討論區經常出現。 因為種種的政治原因,中國市場要顧及的東西比其他地區更多。加上近年來反美情緒愈趨激烈,自然對美國電影的要求更嚴格,甚至會放大電影的一些內容。 「辱華」、「不辱華」是十分主觀的看法,但文化和創意從來都不應該和政治掛勾。如果將《尚氣》刻劃成一個無所不能的民族英雄角色,雖然會更受國內網民歡迎,但只會失去角色的特點。 有時候,因為節情需要,所以要把角色刻劃成十惡不赦。但這並非「辱華」,可能只是有人對號入座,將當中的情節聯想為近日的政治鬥爭,把它當成兩國在軟實力上的較量,那一方「跪低」便是贏家。不過,如果存有「辱華」成份,我們當然要站出來發聲,但緊記不要無限放大。

六萬年與世隔絕的桑提內爾人,印度政府:即使殺害進島人也不會被起訴

如果獨自流浪荒島,你會對甚麼感到懼怕? 荒涼為黑暗添上的毛骨悚然、猙獰凶猛的野獸,還是因為沒有食物而要生吞肥滋滋的小白蟲?在猶豫到底哪個比較可怕嗎?或許你應該慶幸,這個荒島並不是桑提內爾人(Sentinelese)所居住的安達曼群島北桑提內爾島,不然應該在沒有機會面對月光、未被野獸發現前已被箭射殺。 桑提內爾人住在孟加拉灣安達曼群島的北桑提內爾島,他們屬於尼格利陀人種,與泰國的馬尼人、馬來西亞的塞芒人、菲律賓的陳埃塔人同源,唯桑提內爾人六萬年來一直與世隔絕,即使與鄰近部落也未有溝通,不曾接觸外來的人與事。 他們有着自己獨有的語言、文化及生活方式,但因為極為排外的性格,讓島外人難以進一步了解其習俗。而印度政府亦為了保護他們的獨有文化,規定島嶼外4.8公里範圍為禁區,更在1956年宣布島嶼不對外開放,定時有巡邏船確保桑提內爾人不受干擾,並且不會起訴殺死外來者的桑提內爾人。 北桑提內爾島面積只有約72平方公里,熱帶氣候令植物生長茂盛,但因為島被珊瑚礁圍繞,加上海域氣候多變,令每年只有兩個月能讓船隻靠近。 根據人類學家的遠距離觀察,坐擁豐富生存資源的桑提內爾人不懂得生火,但會嘗試保存雷擊產生的火。此外,他們也未有發展出農耕技術,但會狩獵及在近海地區捕魚,目前應停留在石器時代的生存方式。 可能你會說,只是他們單方面拒絕與外界溝通,但總會有人想更了解和接近他們吧? 不錯,18世紀時英國曾接近該島嶼,並帶走了數個桑提內爾人,可能這便是為何他們這麼排外的原因。其後,2006年再次有人接近並被殺害,遺體更被插在岸邊的竹竿上。 2018年,有一位來自美國的傅教士John Allen Chau嘗試接近桑提內爾人傳教,他在出發前已帶備疫苗、學習基本的語言及醫療知識,並在北桑提內爾島附近的布雷爾港進行隔離3天。 正常的情況下,除了從正途向印度政府申請許可證外,便沒有任何合法的方式前往北桑提內爾島,所以John選擇用金錢去賄賂當地5個漁夫。 漁夫們把他送至距離島約490米便拒絕前行,John選擇帶同聖經、坐上獨木舟獨自划船前進,到岸後便立刻遇見手持弓箭的戰鬥狀態島民,John立即呼叫:「我愛你,耶穌也愛你!」唯島民視若無睹,他的第一次傳教之旅宣告失敗。 第二次,John抵達島嶼後嘗試唱着歌接近島民,並說着鄰近族群的語言,但他們還是無動於衷。第三次時,島民仍與John保持距離,不論John說甚麼或做甚麼,島民只是弓箭相待及對他不友善的笑,讓他感到挫折並萌生放棄念頭。 在John的日記中,他曾記錄自己把魚送給一個年輕的桑提內爾人,但對方則對他的胸口瞄準及射出箭,幸好當時聖經放在他胸口為他擋了一箭。 放棄念頭並沒有持續下去,因為遺失護照令John要暫時繼續留在印度,思前想後便決定再次出發。這一次出發,John認為在島外等待他的漁船或會令到桑提內爾人感到不安,故此便讓漁夫離開。 目擊漁夫表示,他看到John中箭後欲離開,但桑提內爾人上前並用繩索套住其頸項,翌日他的屍體便出現在海岸邊。 現在,如果不幸流落荒島,你最害怕的又會是甚麼呢?

香港不但縱容劣食,還會懲罰良食!

香港人搵食艱難, 勞勞役役仲冇啖好食,每次臨近午膳時份, 一眾打工仔的選擇困難症就開始發難,因為㨂來㨂去,間間都差不多的貴,也差不多的難食,然而搵食大過好食,大部分人都只能粉絲當魚翅,塞飽個肚就趕返去開工。 偶爾冒起幾間用心經營的餐廳,還要祈求米芝蓮不要幫襯。因為星星拎得越多,間鋪執得越快,熬得到一煲靚湯,熬不過業主加租。 專門研究香港飲食文化的蕭欣浩博士在他的著作《流動香港飲食誌》中,就有不少篇幅專門討論香港劣食文化,當中他還指出這種文化,在我們細細個,強行嚥下中小學裡的學校飯餐時就埋下了禍根。 2018年9月有一場九號風暴,香港中小學因而連續停課兩日,有飯盒供應商為了響應珍惜食物的理念,將原本是中小學生的午餐免費分發給街坊。 家長和街坊們在嚥下這個特餐的時候,才如夢初醒般感嘆起原來小朋友在學校努力學習一個上午,在辛勞過後,犒賞他們的竟然是煮到爛腍、充滿味精和掛滿「倒汗水」的營養餐。 香港的小孩由小一到中三,也許更長,超過九年的時間,就是以這種劣食充飢。背後的原因是學校的疏忽,但也是家長的莫不關心。在這種飲食環境下長的小孩,他們識食嗎,懂得分辨什麼是良食,什麼是劣食嗎? 可能到今天,香港已經進入,家長食不知味,也不在意小孩有否良好的飲食教育,小孩長大成為新一代食不知味的父母,這般無窮往下輪迴的局面。 《流動香港飲食誌》裡不單指出劣食文化從學童開始,更說到在這種飲食教育長大的一代,在今天,只會用「隱世、夢幻、抵食、好食」來評價食物。 因為沒有分辨味道的能力,所以新一代發展出一種只在手機屏膜裡就能分辨出食物味道的能力,相機就是他們的舌頭。因為沒有分辨味道的能力,所以只能夠依靠Like數來選擇餐廳。你想和他們討論一番,他們還說你不懂。 香港進入劣食的年代,我們不能全然怪責香港人不懂吃,在這個金錢掛帥的地方,業主無底線的加租,領匯將原來公共的飲食環境私營化,亦難脫罪責。 這種一切看錢向的機制就像是告訴餐廳大廚「你唔好做咁好啊,我加你租架」。但是一直讉責無良資本無法令到香港變得更加好,要改變只能靠用腳投票。在今天,香港經歷風風雨雨後,孕育出一種特殊的「懲罰」文化,我們發現金錢亦是一種選票。 我們不單可以把這種選票投在自己認為在價值的地方,還可以投在真正的美食身上,同時不再將就每天以劣食過活,趕絕用粉絲賣魚翅的價錢,這樣香港的飲食文化相信還能留有一線生機。 除了劣食以外,《流動香港飲食誌》裡還提到許多值得討論的飲食議題,例如寶蓮寺賣含有動物基因的素食、元朗指羊為狗、栗米班腩飯冇班腩、流動美食車的失敗等等。 這些議題我們可能只當作是新聞,是茶餘飯後的談資,新鮮一過,就遺失在歲月之中。但其實這些議題背後的因由都是我們用腳投票依據,只有學懂用腳投票,劣食學校飯餐,劣食隔離營等等現像才能不會無窮無盡的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