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年前的一村一品運動,香港人痴迷日本產品的根源!

日本的農產品一直都很受香港人歡迎, 在2020年日本農林水產出口總額9223億日圓中(約692億港元),香港就佔了2061億,「榮獲」第一入口地區。 到底日本農產品有何種魔力,令到香港人如此痴迷呢? 日本的一村一品運動 1979年,日本大分縣前知事平松守彥提出了一村一品運動,希望在保護農民家業、妥善利用在地資源、令任何人可以隨時隨地在地生產起來這三個前提下,開發每個地區的獨有的產品,以差異化和高品質通住世界,最終使農村地區自給自足,亦即是所謂在地全球化的策略。 像大分縣為了打造出最好的冬菇,不惜用上比普遍在中國用菌床養殖方法貴上3—4倍的原木栽培(意為室外樹木栽培),這樣培育出來的香菇圓渾肉厚,還獲得歐洲市場的「有機JAS認証」,在2017年的出口量高達到7.2噸。 一村一品的發起人 1924年,平松守彥在日本大分縣出生,25歳就進入舊商工省(即現在的經濟產業省),擔任電子工業課長補佐。 當時日本為了研發及生產本國電腦,對本地產業進行大量補貼和協助,甚至禁止外國電腦進口。 雖然日本的電腦研發迅速,但當時IBM擁有大量技術專利,為此日本要付高昂的專利費。當時平松守彥就參與起對外的談判,爭取得較低的專利費,保護日本本土產業的發展。 1975年,平松守彥就任大分縣知事,四年後提出的一村一品運動,令當時在國內不太有名的大分縣在日本國內殺出一條血路,及後將一村一品運動推行至全國,其想法更影響至整個亞洲,中國、泰國、越南、台灣都受到了很大的啟發。 1995年,平松守彥就獲得有亞洲諾貝爾之稱的拉蒙·麥格塞塞獎,以表揚他就整個亞洲經濟的貢獻。 柚子的馬路村 一村一品不是單純開發一種高品質產品,而是開拓出一條產業鏈。 四國高知縣的馬路村本來是一個人口不足一千人的小村,由於村內山林面積有近96%,世代村民都以林木業維生。但自政府的保護森林的政策出台,令到村民不得不放棄林木業。 後來村民利用當地高降雨量和水質優良的特點改種柚子,種出的柚子皮清幽香,汁水豐富,但外貌卻不堪入目。村民們一直為「貨出不去、馬路村發不了大財」的問題而煩惱。 1975年,馬路村農會想到可以利用柚子的果汁、果肉、果皮,開發大量加工品,包括柚子酢、柚子醬、柚子味噌等,這樣除了種植業,食品加工業亦開始發展起來。 及後一款叫「ごっくん馬路村」的柚子汁飲品面世,馬路村的柚子終於在日本國內打響名堂,現在馬路村的柚子甚至用來開發化妝品。 在柚子產品大賣後,馬路村又宣傳自己環境保護的成功,以「自然景觀優美鄉村」的名字發展起旅遊業。 馬路村完美實現了一村一品運動的精神,年產800噸柚子,最高年營收達30億日幣,「柚子出去、遊客進來,馬路村發大財」。 日本產品的奇蹟又何止馬路村的柚子,像17年登陸香港的近大金槍魚脊骨高湯香醇魚介鹽拉麵,就在一個月內賣出150萬個。 近畿大學水產研究所在1970年開始養殖黑鮪魚(藍鰭金槍魚)的相關研究,花費整整32年,將野生的吞拿魚卵,轉化為人工養殖,可以量產的藍鰭金槍魚。而且,與野生的金槍魚比起來,養殖的肉質更柔軟,脂肪更肥厚。 殖一條金槍魚需時4-5年,所以自17年後,近大金槍魚杯麵都遲遲未能回貨。直到不久前由Meat Master旗下「為食貓貓 Eatie Kitty」再度努力協商後,才再度回港。 近大金槍魚杯面利用金槍魚魚脊骨的精華部分熬成高湯,加入脫水吞拿魚粒帶出魚的鮮味,再加入雞肉、扇貝等新鮮原料提香,加上近大水產研究所數十年專注一個產品的精神,你吃下肚的杯麵又怎止杯麵這麼簡單! 現在購買一箱12個杯麵,還能享有抗疫價$400.00(原價$576.00) 立即訂購: https://bit.ly/3fxhpgQ

讓時間停留在百年前,由明治時期開始遊歷門司港。

今天再為大家說書看景點,這次我們到北九洲市門司港看看。 位於福岡縣北九州市的門司港在明治22年(1899年)開港,當時是北九洲工業大陸貿易的重要基地。 最頂盛的時候,一個月有近200隻外國的客船入港,加上國內航線,一年上落客量差不多有600萬人,可謂是當時日本國內的重要港口。 而且港闊水深,可以用作船泊。擁有天然優優良港灣的門司港,再加上門司是九州媒炭輸出到本州必經之地,以上的幾點就是門司的「地利」。 鑑於當時正直明治維新,日本境內鼓吹「富國強兵」、「殖產興業」及「文明開化」。 在天時地利人和下 ,明治 22 年(1889 年)7 月 30 日門司跟另外6個海港(橫濱、神戶,大阪、下關、長崎、函館)被指定為特別輸出港。 簡單說明一下特別輸出港,特別輸出港當初是為振興輸出而設立,針對日本當時盛產的物產實施無稅,由最初的米、小麥,小麥粉、媒炭、硫黃,到之後的木炭、水泥、礦物等也包含在內。 配套齊全的門司港,當時吸引了不少大財閥在此開設貿易基地。   舊三井俱樂部 舊三井俱樂部建於1921年,是一棟木造半木半石混合結構的兩層建築物,起初是三井物產的招待所,在1922年曾接待過著名物理學家愛因斯坦。 一樓是餐廳,二樓則是展覽廳,展示當時愛因斯坦曾住過的房間,還有一部分是展示生於門司的作家林芙美子的資料室。   地址:北九州市門司區港町7-1營業時間: 9:00〜17:00費用 : 僅2樓需門票(成人100日圓,中小學生50日圓) 舊大阪商船 舊大阪商船建於1917年,原為商船三井前身—大阪商船過去的門司支店,舊時一樓為旅客候船空間,二樓是辦公室。在1917年,建築北側設有專用棧橋可直接登上船隻。過往從門司港出發到外地客船1個月最高峰時有近60隻。以橙色和灰色的磚混搭,加上特別的八角形塔屋,滿滿的文藝復興時期的氣息。現時屋內一樓為展示廳,二樓剛是畫廊、海事資料館及本地藝術家作品的展示空間。   地址: 北九州市門司區港町7-18 營業時間: 9:00〜17:00費用 : 免費入館 九州鐵路記念館/門司港站 在明治24(1891)4 月 1 日啟用了門司車站,即現時門司港站。此外,九洲鐵道公司也轉移陣地到門司,門司車站可以說是加速了當時本洲跟九洲的物流路線。九州鐵路記念館內展覽了不少大正時期的客車。門司港站採用左右對稱的新文藝復興木造的建築,歐洲文代跟日本的碰撞,猶如回到大正時代。門司港站在本年3月10日維修完成重新開放。   地址: 北九州市門司區清瀧2-3-29營業時間: 9:00〜17:00(入館時間至16:30為止) 費用 : 入館費用成人300日圓,4歲〜中學生150日圓,未滿4歲免費※「迷你鐵路公園」每台1次為300日圓※每台最多3人乘坐。 關門聯絡船 起初關門隧道還沒有完成前,關門聯絡船是唯一連接九州和本州的方法。這條航道有近百年歷史,現在主要經營的航線是從門司港到唐戶棧橋和巖流島。一邊乘坐聯絡船吹著海風,一邊欣賞門司港的海景,體驗這百年來的景色。   地址: 【門司港棧橋(MARINE GATE門司)】北九州市門司區西海岸1-4-1【下關唐戶1號棧橋】下關市Arcaport1-15 費用 : 成人400日圓,兒童200日圓  …

生存的價值與精神的救贖 - 日本被差別民

神道教是日本原生宗教信仰,其源頭追溯到古代人日本人對自然萬物的崇拜,在神道教中什麼東西也寄宿著神靈,其數量之多,小至一所茅廁,大至山海,也有神靈寄宿在內,數量多得令這些神靈還有個別稱 – 「八百萬神明」(意為八十萬神)。 在明治維新前,平安時代開始,日本有著嚴格的階級制度,除了「士工農商」外,其實還有一群當時社會捨棄的賤民階級,他們被稱其為「非人」、「穢多」。 鑑於當時在日本受到佛教戒殺生和神道忌血污的思想所影響,所以非人和穢多這個階級的人大多都是處理殺生相關的工作。 非人多數是乞丐、算命(這個很有趣,如果有機會可以再詳談)、監獄看守,處刑人等職業(非大和族也會被稱為非人,例如在日朝鮮人,蝦夷族等);穢多則是從事屠宰,製皮,葬儀等的工作。 穢多和非人都活在當時社會的陰影下,穢多的身份更是世襲制,一旦該人的先祖是穢多,以後世世代代永遠都是穢多。他們地位之低,更有一說,當時有不少武士階級的會找上這些「賤民」試刀,盡管殺了他們後,也不需接受任何處分。 在極壓抑的生活環境底下,他們得不到任何尊重,唯一會無條件接受他們的就只有信仰。 在神道教神話中,母神伊邪那美因在生產「火神-火之迦具土命」時被燒傷最後死亡,死後伊邪那美進入了黃泉國,父神伊邪那岐本想把妻子從黃泉國帶回現世,但因為陰差陽錯,看到正在復活中滿身蛆蟲的伊邪那美,嚇得落慌而逃,也令伊邪那美無法完全復活。 那時候伊邪美那滿是憤怒,不停派出女鬼去追殺伊邪那岐,直到伊邪那岐用石頭堵住黄泉比良坂的去路(即通往冥界的路),伊邪那美才肯罷休,從此夫妻二人恩斷義絕,伊邪那美從此就成為了統領黃泉國污穢之女神。 出現如此巨大矛盾的二神每天都隔著石頭爭吵著,這時候菊理媛命的出現成功調解了二神,所以菊理媛命也被稱為調停之神、巫女(古日本與神溝通的靈媒)之神、淨化之神、新生之神眷顧。 而白山神社就是供奉著菊理媛命,菊理媛命也被視為白山權現同一神祇。 在東日本,白山信仰跟被差別部落民是有著很深的因緣,傳說當時淺草的彈左衛門(即穢多們頭領的稱號),因為兒子患了天花,他親自到加賀的白山祈願,然後他的兒子就痊癒了。再此之後彈左衛門就把白山信仰帶到各地的被差別部落。 也有一說,就是白山信仰在此之前就在被差別部落中傳播。 姑勿論是什麼原因,白山信仰對於東日本的被差別部落民也是一個重要的神祇。 對於被差別部落民,等待他們的是既定的命運,如何努力他們也沒法逃出這個名為「賤民」的枷鎖,唯有在「那位大人」面前,他們才是「人皆生而平等」。 他們希望得到菊理媛命的救贖,把他們重新帶回「現世」。對於穢多非人來說世俗容不下他們,但在「那位大人」前,他們得到的精神的解放,他們至少還有「那位大人」去接受他們的。 「社會排擠他們,但白山神社沒有。」 白山比咩神社 白山比咩神社源自古時日本人民對山岳的崇拜,座落於石川縣和岐阜縣交界的白山的山麓內,白山是日本的三大靈峰之一,與富士山和立山齊名,歷史之悠久要追溯到日本的繩文時代,白山比咩神社在公元前7年創建,因為各種人為和自然災害,經過多次遷移及擴建後,才構成現在的白山比咩神社。 社內主祭神為菊理媛命,伊邪那岐命,伊邪那美命。其中菊理媛命與白山比咩大神視為一體。 在西日本, 淨土真宗也扮演著同樣的角色。 淨土真宗是日本佛教主要宗派之一,於鐮倉時代由親鶯所創立,親鸞認為惡人也需要救贖、也可以修道成佛,當時也將佛法通過簡單有效的方式去傳教(也即是用南無阿彌陀佛去代替篇幅很長的佛經)。 其中他提出了惡人正機說(這也是是淨土真宗的教義之一)。 「善人尚且往生,況惡人耶?」 本身行善的人,固然可以借自己的力量修行到達西方極樂世界,所以惡人們是更需要被佛佗拯救的一群。 為了國家民生物資,穢多非人的工作範圍內也是社會上必要的存在,親鸞沒有放棄那些觸犯戒律(即殺生等)的人。(題外話,其實跟基督教有點異曲同工,只要你真心懺悔主就會寬恕你的罪。) 「社會排擠他們,但本願寺沒有。」 西本願寺 在戰國時代,因第11代的當主顯如在「反信長包圍網」中敗退,不得不從石山本願寺撤退,那時候織田信長一把火燒光了石山本願寺,那時候淨土真宗進入了黑暗時期,直到本能寺之變,織田政權倒台後,信長身邊的重臣豐臣秀吉掌權,在1591年,因為當時顯如與豐臣秀吉關係良好,獲其賞賜,將石山本願寺遷到現址。 西本願寺又名為龍谷山本願寺, 在1994年12月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寺內供奉著阿彌陀佛,此寺歷史悠久,寺內保留了不少桃山文化(即豐臣秀吉晚年的時期)的建築和庭園,阿彌陀堂、御影堂和唐門等更是桃山文化的代表作。 到了現代,明治維新提倡四民(士農工商)平等,被差別部落民也解放,但事實真的如此嗎?可怕的是到了現在2019年,這種階級觀念扎根於在日本人心中,如果大家有留意時事,也有不少媒體曾報導過,甚至有華語系的youtuber做過相關的影片,當中「最有名」的被差別部落 – 京都的崇仁地區。 你在Google Map查找其資料,你會發現沒有任何商店會開在附近,如果你親身到此地,也會發現這裡的房子、設施也比較舊,唯一比較近接生活的設施就只一所由被差別部落民出身的商人開的銀行。 崇仁新町 京都市立藝術大學在2015年計劃遷址至崇仁地區,同時這個「崇仁新町」的屋台計劃也應運而生。 這個地方原是京都市立藝術大學的遷址的地點,但在預備施工前,京都市政府為活化這個地後,所以設了一個為期約兩年的屋台計劃(大概到2020年)。 屋台即是我們在華語圈內說的路邊攤,老闆們只會在晚上營業,也是相當於在台灣的夜市。這裡聚集了16間食店,外形建築以貨櫃形式建構,十分有趣。晚上在京都想吃夜宵時,崇仁新町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哦! 願在新舊融和下,為崇仁地區添上一份全新的色彩吧! 「有傳聞說在黑市可以買到一本近三百頁的被差別部落民名冊,大公司們都會根據此名冊去作篩選。」 「『部落民解放聯盟』調查,目前約有6,000個部落民村莊,總人口將近300萬。聯盟人員表示,現在仍有不少人私下購買「部落民」的姓氏與居住地區手冊,用來調查未來女婿及媳婦的出身背景。」 時已至此,「被差別」這一詞依然在狠狠的烙在部落民身上。在現代化的社會下,隨著科學的解明,人的信仰心慢慢消減,沒有信仰可以依靠的現代人,還可以依靠什麼生存下去? 在文章的最後我們欣賞一下這首「竹田の子守唄」 「在2016年,日本實施了『部落差別解消推進法』,以保障被差別民的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