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owledge

現代教育最失敗的地方,是從來沒有教過我們如何學習,而學習很可能是一個人在當今社會,唯一能夠主動掌握,並用於改變人生命運的唯一方法。

缺乏學習能力的人往往有3種錯誤的思想,他們會以為:

  1. 如果足夠長時間地做某件事,就一定會把這件事情做得越來越好。
  2. 如果在某件事上做得不好,那肯定是我不夠努力。
  3. 花了很長時間,很努力去做一件事,還是沒有做好,那肯定是我天生缺乏這方面的才能。

事實是,做好一件事情有時候往往不是因為時間和努力的問題,而是缺乏一個正確的方法。為了研究正確的學習方法到底是什麼,《刻意練習》的作者安德斯.艾瑞克森(Anders Ericsson 花費三十多年時間,研究不同領域的杰出人士,觀察他們是如何發揮個人潛力,將某一種技能煅煉至登峰造極。

最終安德斯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那就是每個人都具備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一種能夠發展任何才能的「元才能」,而要激發和使用這種「元才能」只需要遵從一套他命名為刻意練習(Deliberate Practice學習方法。

1. 刻意練習的基礎是有目標的練習

在說明刻意練習之前,讓我們先花少少時間了解一下人們一般是怎樣學習某種新技能。假設現在你要從零開始學打網球,第一件事情你可能是花錢去上網球課,或者請某位朋友告訴你一些基本知識,甚或是上網看一些教學。

在你腦海裡有了基礎的理論知識,例如知道怎麼握拍,怎麼發球,怎麼走位,然後下一步你就可以開始模仿了。

經過一段時間訓練,你的身體能夠模仿出網球的基本動作,達到一個令你滿意的水平,而且能做到自然而然地表現你的水平,無論是甚麼技能,你就開始停止進步了。

人們通常以為只要不停的做下去,也許進步會較為緩慢,但最終一定會越來越出色。但事實正好相反 ,開了20多年車的老司機,不一定會比只開了5年車的司機更擅長開車;行醫20年的醫生,不一定會比只行醫5年的醫生更優秀。

熟能生巧不過是人們一廂情願的事情,如果沒有刻意去提高,掌握的能力反而會緩慢地退化。

安德斯將人們的練習分為「天真的練習」和「有目標的練習」

「天真的練習」基本上只是重復地做某件事,並指望靠這種重復,就能提高表現和水平。而「有目標的練習」則不一樣,它必需符合4個原則

1. 你必需具有定義明確的特定目標

一個具體可行的目標能夠為你提供動力,能夠讓你制定更有效的計劃,引導你有效的練習。

如果你平時喜歡打高爾夫球,並想將差點降低至5桿。那麼你就要把目標分解,思考為了將差點降至5桿,你得做些什麼?可能是增加把球打入平坦球道的次數。這是一個合理的具體目標,但你還可以將它進一步分解:為了成功地把球打入平坦球道,你到底要做些什麼?

你得搞懂,為什麼你有那麼多次沒能把球打到平坦的球道上去,並且解決這個問題,比如說,想辦法糾正你總是勾球的毛病。怎麼做到?可以請一位教練來教你怎樣以特定方式改一改你的揮拍動作。利用目標制定方法計劃,從每一個小處改善,你的技能就會日漸精進。

2.  你必需全情投入和專注其中

瑞典一些研究人員曾經對專業歌手和業餘歌手在歌唱訓練課的不同進行了研究。他們發現無論是業餘歌手還是專業歌手,和上課之前相比,在上完課之後感到更放鬆、精力更充沛,但只有業餘歌手報告說,他們在上完課後感到格外歡欣鼓舞。

歌唱訓練課使業餘歌手而不是專業歌手感到高興。

這種差別的原因在於他們怎樣對待訓練課。對業餘歌手來講,在課堂上,他們可以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用歌聲表達關愛,並且感受唱歌時的那種純粹的愉悅。

對專業歌手來講,在課堂上,他們要全神貫注地觀察聲音技巧、呼吸控制等方面,努力提高自己的技能。這樣的專注,沒有樂趣可言,但卻是從任何類型的訓練中最大限度獲益的關鍵。

3.  你必需從回饋中辨別自己還有什麼不足

在練習的過程中,除非有一個專業的老師時刻指證你的問題,要不然總會出現一些你沒有注意的錯誤,不糾正這些錯誤,技能就難以精進,因此我們要注意回饋,如果沒有回饋,就要自己設計回饋,從回饋中發現自己可以進步的空間。

出色的喜劇演員總愛花時間在單口相聲俱樂部裡練習,因為在俱樂部裡,他們有機會試演自己的節目,最重要是可以從觀眾那裡獲得即時反饋。從這些回饋之中了解自己的節目那個地方好笑,那個地方不好笑,然後回去就能把自己的表演重新打磨得更加好。

4.   你必需走出舒適區,並且相信自己

對於任何類型的練習,這是一條基本的真理:如果你從來不迫使自己走出舒適區,便永遠無法進步。

走出自己舒適區的關鍵在於保持充足的動機。每到新年伊始,許多人都會立下決心要作出新的改變,在這個時刻,健身房總是擠滿了人群,但過了一陣子,人潮消退,直到又一個新年。

一時衝動是可以令人離開舒適區,但是堅持才是最終成功的原因,你最好學會找出那些可能干擾你練習的事情,並想辦法將其影響控制在最小

如果你容易被你的智能手機分神,把它關機。如果你早晨起不來,而且發現早晨的鍛鍊格外艱難,那麼,把你的跑步或鍛鍊安排到晚些時候,到那時,你的身體不會如此抗拒鍛鍊。

但最重要是,你必須要相信自己,盡管會有許多不同方法令到你學習的過程變得更有效和更容易,但是你總會遇到令你痛苦不堪,令你想馬上放棄的時候,在這個時候持有信念是唯一讓你可以渡過難關的方法。

2. 刻意練習

在最發達的行業或領域,也就是那些受益於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穩定進步的行業或領域,每一代人都將他們從上一代人那裡學到的經驗和技能傳承下去,他們的訓練方法令人驚訝地一致。

不論你觀察哪些行業或領域,音樂表演也好,芭蕾舞蹈也罷,或者是類似於花樣滑冰或體操等體育項目,你都會發現,練習遵循著非常相似的一系列原則。

安德斯將這種練習命名為「刻意練習」,而刻意練習與有目標的練習在兩個重要的方面上存在著差別。

首先,它需要一個已經得到合理發展的行業或領域,也就是說,在那一行業或領域之中,最傑出的從業者已達到一定程度的表現水平,使他們與其他剛剛進入該行業或領域的人們明顯地區分開來。

這些活動包括音樂表演、芭蕾舞蹈和其他類型的舞蹈、國際象棋以及許多個人和團體的體育項目,特別是根據打分來評判運動員表現和水平的體育項目,如體操、花樣滑冰或跳水等。

哪些行業或領域不符合條件?是那些並不存在或者很少存在直接競爭的行業或領域,比如園藝和其他愛好,以及當今職場中的許多工作,如企業經理、教師、電工、工程師、咨詢師,等等。在這些行業或領域之中,你可能無法從刻意練習中累積知識,因為它們並沒有客觀的標準來評價卓越的績效。

其次,刻意練習需要一位能夠佈置練習作業的導師,以幫助學生提高他的水平。導師必須已經達到一定的水平,並且有一些可以傳授給別人的有益的練習方法。

牛頓曾經說過:「如果我比別人看的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很多的知識技能,都是一代一代人傳承下來,它們混雜了前人的汗水,經過來時間的檢驗,刻意練習就是指要學會借助這些經驗,才能成為最頂尖的專家。

3. 一種能夠發展任何才能的「元才能」

還記得一開始就說過,安德斯發現了一驚人的事實:每個人都具備一種能夠發展任何才能的「元才能」,並且需要刻意練習來激發。

其實,這種「元才能」就是大腦的可塑性。

過去20多年,研究人員極為細緻地研究了音樂訓練如何影響大腦,以及那些影響反過來如何造就在音樂上的極高造詣。

最有名的研究發表在1995年的《科學》(Science)期刊上。阿拉巴馬大學伯明翰分校的心理學家愛德華·陶布(Edward Taub)與四位德國科學家合作,招募了六位小提琴演奏家、兩位大提琴演奏家和一位吉他演奏家,這些人全都不是左撇子。

研究人員對他們的大腦進行了掃描。另外,他們還招募了六位並非音樂家的實驗對象作為控制組成員,作為那些音樂家的參照對象。

陶布最感興趣的是音樂家左手的手指。演奏小提琴、大提琴或者吉他,需要對那些手指進行超常的控制。手指得在樂器上來回滑動,而且需要在琴弦之間來回切換,還必須異常準確地把手指放在特定的位置。

簡單地講,對這類樂器演奏者的訓練,重點是加強他們對左手手指的控制。因此,陶布提出的問題是:這會對大腦產生什麼影響?

實驗人員發現,與非音樂家研究對象相比,音樂家大腦中控制左手的區域明顯大得多。特別是控制手指的大腦區域,已經佔據了通常專門用於控制手掌的那些區域的一部分。

相反,在音樂家與非音樂家的實驗對象控制右手手指的大腦區域中,研究人員並沒有發現任何差別。 這些研究的含意是明顯的:音樂家年復一年地練習某種弦樂器,使他們大腦中控制左手手指的區域逐漸變化,從而使他們控制那些手指的能力也日漸增強。

這次研究之後的20年裡,其他研究人員詳細闡述了其研究成果,並描述了音樂訓練影響大腦構造和運行的各種不同方式。

與非音樂家的研究對象相比,音樂家在皮層的各種不同部位中擁有更多的腦灰質(一種包含神經元的大腦組織),包括軀體感覺區(觸覺和其他感覺)、頂上區(來自雙手的感覺)以及前運動皮層(計劃移動和引導在空間中的運動)。

研究表示:音樂訓練以各種不同方式改變了大腦的結構與運行,使人們的音樂演奏能力進一步增強。

換句話講,最有效的訓練形式其實不只是幫助你學會某種樂器的那些訓練,而且是改變了你大腦中的部位,從某種程度上提升了你自己的音樂「天賦」。

一旦我們理解了大腦的可塑性,便可以完全不同的視角來思考人類的潛力。傳統上,我們一直對學習的理解是發展個人體內的內在潛力,而大腦的可塑性挑戰了這個觀念。

所謂學習不是挖掘某人潛能的方式,而是發展潛能的方式,我們可以創造自己的潛能。

一個人的潛能理當由先天與後天共同構築,先天的差異確實會給某些人特定的優勢,但後天的努力,尤其是掌握正確方法的努力對個人的影響遠遠超乎我們想像。

換句話說,正確的方法是努力的先要條件,而大部分人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輪不到拼天賦。

Reference:

Anders EricssonRobert Pool, Peak: Secrets from the New Science of Expertise(Eamon Dolan/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