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ory

提到《異形》你除了會想起那句「在太空裏,沒有任何人會聽得到你的慘叫聲。」(In space, No one can hear your scream.)以外,還會想起在這套偉大的電影背後的一班創作者——雷利·史考特、詹姆斯·卡麥隆和大衛·芬奇,但真正喜歡這個系列的粉絲都知道。

漢斯·魯道夫·吉格爾,才是異形的真正父親。異形在大螢幕上的不滅形象,正是在他的恐懼之中破胸而出。

直面恐懼

吉格爾1940年生於瑞士庫爾一個藥劑師的家庭,孩提時代的他便對一切超現實與陰森的事物產生一種強烈的迷戀。吉格爾的家裡有很多頭骨收藏,其中最古老的一個骷髏頭骨是六歲那年父親交給他的。一開始他被這種親手握住死亡的感覺嚇到,但隨後他把這個頭骨系在繩子上,沿街拖行,孩子氣地想要證明自己並不畏懼死亡。

被吉格爾拖行過的骷髏

吉格爾的姐姐曾帶他到瑞士博物館參觀,博物館的地下室有一具木乃伊,他第一次看到後害怕極了,姐姐卻嘲笑他,吉格爾覺得自尊心受到傷害,從此每周跑過去看那尊木乃伊。

直面恐懼也是吉格爾性格的一部分,為了消弭恐懼他會不斷的重復、繼續,直到消除恐懼,畫到自己滿意為止。

父親一開始想讓吉格爾子承父業,不過母親卻鼓勵他遵從內心對藝術的熱愛。吉格爾一直覺得如果把自己的作品拿給父母看,會把他們嚇得半死。但父母實際上以他為豪,父親藥劑師的職業讓他覺得神秘,他跟母親更為親近,他的母親盡其所能支持他畫畫,在吉格爾完成第一幅很棒的畫後,母親就去拿金色畫框裱好。

恐懼具現

1962年起吉格爾在蘇黎世應用藝術學校學習建築和工業設計。1964年他畫的第一批藝術創作主要是墨水畫和油畫,之後不久,他開始形成用噴槍創作的徒手繪畫風格。他作畫時從不打草稿,畫作內容自然而然流經他的手臂,匯入到噴槍,然後一氣呵成,以單色系描繪出一批為他打開知名度的超現實生物機械作品,引導觀者進入另一個世界。

1978年,導演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為他即將推出的新電影尋找怪物造型時,吉格爾創造的形象吸引了他。導演雷德利·斯科特稱,吉格爾有種特別的氣質,他的畫面吸引人的地方在於逼真,而不是奇幻,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是他畫面有著和他獨特個人想象相結合的真實感,為此兩人合作,吉格爾擔任電影《異形》的美術設計,並因此一舉摘得1980年奧斯卡最佳視覺效果獎

在70年代末,藝術現場和流行文化相分離,作為藝術家的吉格爾追隨者並不多,但因為參與製作了一部好萊塢電影突然就在全球聲名鵲起,儘管這些充滿想象的、怪異的藝術創作至今也不為部分瑞士藝評界人士所贊揚,但是吉格爾卻贏得了流行文化界的認可,尤其是科幻界。2013年,吉格爾成為了科學奇幻名人堂的成員。在該名人堂里,還有搖滾明星大衛·鮑伊和《指環王》的作者托爾金等。

吉格爾設計的異形是雌雄同體,沒有眼睛,昆蟲的某部分軀體和人體的器官都可以成為組合元素。異形幼時的抱臉者,以及中期破胸而出的設計都令人贊嘆。這些異形設計在當時的電影行業中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吉格爾稱自己經常在夜晚感到恐懼,讀書期間吉格爾便迷上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論,養成了記錄夢的習慣。吉格爾為恐懼所塑,被恐懼折磨,卻也被無盡深淵和光怪陸離的神秘吸引,他對恐懼的描繪事實上也是對我們人類恐懼的刺探,而這直接影響了異形怪物的創意。

繞纏死亡

吉格爾的前女友李·托布勒(Li Tobler)是瑞士舞台劇演員,他們在一起九年,但是李·托布勒有重度藥物依賴和精神不安症狀,在持續的焦慮下最終在27歲那年自殺身亡。女友的死帶給吉格爾巨大衝擊,尤其是有些人稱是吉格爾病態的畫影響了女友的精神狀態。可能要為伴侶死亡負責的感覺對吉格爾來說是生命無法承受之重,苦不堪言。

吉格爾將女友的肖像化身成他藝術的一部分

最開始他覺得自己無力應對,過段時間後他又開始作畫,作畫幫助他遠離她的死亡。他說,我畫那些東西,是因為我沈迷於此,它們令我害怕,我在作畫時會有種凌駕其上的駕馭感,這對於我來說是種治療。

他的藝術作品被人們稱為「機械有機體」(biomechanoid),他將機械與人體、骨骼相融合,這種生物的創造契合時代的衍變。我們如今所處的紀元中,科技運用在武器上可能會淪為新世紀凶神惡煞的怪獸,吉格爾筆下的生物原型讓人想到人類正通過基因工程在做這些嘗試,我們不知道結果會怎麼樣。

基於這些時代背景,吉格爾成為藝術方面的記錄者,他緊跟時代,敏感的感受到周圍的變化,揭露人們靈魂的暗夜。

2014年,吉格爾從家中樓梯不慎跌倒後不久,於當地時間5月12日離開人世,享年74歲。

現在位於瑞士格呂耶爾的「H·R·吉格爾美術館」由他打造,永久陳列他自20世紀60年代至今代表性的藝術作品,包括繪畫、雕塑、電影設計、各種裝備設計等,美術館頂層的屋子展出吉格爾自己的藝術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