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在父親的惡行下活著,她分裂出2500個人格。

今年49歲的Jeni Haynes來自於澳大利亞悉尼,看似和普通人無異的她,卻在腦海中擁有2500種不同的人格,造就這一切的背後的原因,讓人非常心疼。 她的爸爸是一個戀童癖,幼小的Jeni變成了他強姦和性虐待的玩物。童年期的Jeni每一天都是在Richard的折磨中度過的,這樣的獸行一直持續到她14歲。 而在這之後,她的身體已經基本上破碎不堪,她不得不進行了腸道,尾椎和肛門的修復手術。 在那個還很保守的七八十年代,Jeni遇到這樣的事情可以說是孤立無援,畢竟很難想象一個父親會對自己年幼的親生女兒下此毒手, 在無處可逃,無人幫助的絕境下,有一天,她發現自己的腦海裡突然蹦出來了一個名叫「交響曲」(Symphony)的小女孩,那個只有4歲的小女孩堅定有力地對她說:Jeni,你再也不用害怕Richard了,因為我會保護你。 於是,在當日Richard又開始實施他的獸行時,Jeni在絕望中呼喚「交響曲」,結果她真的就出現了, 「交響曲」瞬間接替了Jeni的一切感官、情緒、思想和身體,徹底替換掉了Jeni,直面著她爸爸的魔鬼行徑,因此可憐的Jeni才能夠從那些恐怖的傷害中暫時逃離; 4歲的「交響曲」攬下了獨自面對Richard的重任,每次在Richard開始實施對Jeni的傷害時,她就會挺身而出。  久而久之,Jeni已經非常適應隨時和「交響曲」自由切換了,而「交響曲」隨後又不斷創造出了更多的人格出現在特定的糟糕場合,來進一步保護弱小的Jeni。 他們就像衛士一樣保護著Jeni,這些各司其職的人格分身都有自己各自的分工管轄範圍。 「交響樂」被創造出來之後,其次是Eric,Eric的角色是所有分身的管理者,他會分配大家在Jeni身體里享有的空間,還會分發給他們需要遵守的規章制度, 粗獷和強壯的青少年Muscles負責保護Jeni,並且表示「我想要復仇」 Volcano則是告訴大家「你可以自由感覺想感覺的內容,任何感覺都是可以的,」 11歲的男孩Judas掌管一切並且滔滔不絕,甚至,為了最大程度地保護Jeni,有些人格分身還在特定場合關閉了Jeni的嗅覺功能。 「我爸爸聞起來就像是燒焦的人造橡膠一樣,那種你這輩子遇到的最不愛換洗的建築工人,他很髒」 為了能夠減小Jeni的心理陰影,他們把Jeni對氣味的知覺暫時關閉了,如此那些令人恐懼的場面至少會少些惡心和想吐的感覺。  這些人格分身分別在不同的場景中替換掉Jeni存在,也同時在Jeni的心理世界里分佔一隅,最後居然存在著2500個人格替身之多。 專家稱,如果一個人在8歲之前遭到過重大精神創傷,那這個人很大機會就會發展出人格分裂這種複雜的應對策略來保護自己。 而尤其是當主體不斷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有出路了,沒有人會來救自己,必須靠自己想出辦法來應對困境,處於分離狀態的人格就會最終一一固定下來。 而Jeni恰好非常符合上述理論,在孤立無援的境地裡,小小的她只能依靠自己緩解痛苦,「交響曲」代她受最痛苦的部分,其他人格分身為她解決其它的麻煩,而Jeni則可以從中抽身免受傷害,從而拯救了自己,如今她和她的上千種人格無法分離。  「因為我不知道他們都是從哪裡來的,所以我不知道把他們放回哪裡去」。  但是人格分裂和大眾以為的精神錯亂完全不一樣,Jeni的人類思想並沒有任何問題,任何人格分裂的人都是,他們的思想只是創造出了一個極其圓滑、聰明的辦法來應對一些我們大多數人無法理解和相關聯的場景。 而且,這些人格分身並不隨著Jeni年齡的增長而有任何改變,「交響曲」還是一直停留在4歲。  唯一的變化是,隨著Richard對Jeni暴行的累積,他們中的所有人對每個Richard施暴場景的記憶資料也在不斷堆疊; 這些分身無一不擁有著堪比攝像機般的記憶力,環境中的細節,事件的發生起因,Richard說過的每一句下流或恐怖的言語,他的每一樣行為……可以像描述現在一樣描述Jeni經歷過的所有事件,「就像昨天才剛剛發生過一樣」。  在其中,「交響曲」記下了Richard每次強姦、性虐Jeni的所有細節,這對於之後Jeni指控Richard的罪行有著巨大的幫助。 以上種種並不是Jeni的虛妄之言,研究人員對正在切換人格的Jeni做功能性腦電圖時,會發現她正擁有不同的腦電波,同時Jeni的嗓音也發生了變化。  而比擁有2500個人格分身更奇怪的是,Jeni本人一直以來從沒覺得自己腦子里有多種聲音有什麼不正常,相反地,她說:「我並不知道人們只會擁有一種人格」, 如今,堅強的Jeni已經在大學堅持學習了整整18年,從心理學到法律研究,從刑事司法到罪案受害者研究,她從未放棄過將自己人生的毀滅者,她禽獸不如的爹送進監獄。  從2009年前開始,有警察和律師表示願意幫助Jeni打官司,但是案件最難的一點是證明這些強姦和性虐待真正發生過,畢竟事件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人證物證都很難再蒐集。 另一方面,法律規定如果Jeni選擇匿名指控,辯方Richard也同樣會被法律保護名譽,所以為了能夠讓Richard在全世界臭名昭著,Jeni勇敢地公開了自己的身份,就算這意味著從此以後她在人群中都會背上這段不堪往事的標籤。  但是Jeni覺得為了看到這個惡魔在走進監獄時人人盡知他所犯過的滔天罪行,她在所不惜。  2017年時,72歲的Richard就從英國被引渡回澳大利亞,Jeni獲准以森芬妮和另外五個人格的身份出庭作證,當中的每一個都說出了不同形式的虐待。 由於律師認為案件對於陪審團來說會過於殘酷,因此聽取證詞的只有法官一人。 海因斯原本是面臨367項控罪,其中包括多項強姦、盜竊、襲擊和與10歲以下兒童發生性行為等等。化身為不同人格的Jeni,能夠就每一宗罪行向法庭提供細節的證據。這些不同的人格幫助了她保存這些記憶,否則這些事情都會因為創傷體驗而導致失憶。 檢控方也安排了很多心理學家和分離人格方面的專家,來見證Jeni的狀況,評估Jeni證詞的可信度。 「我作為一個人格分裂障礙者,那些記憶到今天仍然像剛發生時那樣完好無缺,」 「我們的記憶封存在過去的時間裏——如果我需要,就可以去將它拿出來。」 「交響曲」曾經重拾那七年在澳大利亞發生的那些罪行「令人痛苦的細節」。那個叫「Muscles」的18歲少年提供了暴力侵犯的證據,而琳達,一個優雅的年輕女孩,會證明Jeni在學校和人際關係上所受到的影響。 Jeni說,「交響曲」「也希望能通過作證來長大」,「但是我們只能說到1974年, 之後就是他(父親)轉過身來露出肚子的那一刻。」 在審訊的第二天,森芬妮的作證進行了大約兩個半小時左右。她的父親改變了自己的決定,向25項指控承認有罪——Jeni說,是那些「最嚴重的罪」。此外還有另外幾十項,最終構成了對他的判決和量刑。 這是一宗里程碑式的案件,這是第一次有法庭系統將一個人格分裂者的不同人格所作的證供予以直接採納,從而完成裁決。 Jeni在判決前就曾說過「我想讓我這10年尋求公義的鬥爭真的能夠星火燎原,讓後來的人能有一條好走一些的路。」 「如果你因為受到虐待而有人格分裂,是有可能得到公正的。你可以去找警察,告訴他們,會有人相信的。你的病不再是阻攔你得到公義的障礙。」 Source:B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