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That Guy》後期製作人:不是來自荷李活就好d,香港的就差d

採訪Willis的那天,Tyson Yoshi正在火熱地開演唱會,他的風格、聲線和爆發力,是這幾年來少見的水準。一首《That Guy》掀開序幕,帶起全場高漲氣氛。另一邊,隔著屏幕和12小時的時差,我見到Willis是在一個普通的工作日午間,他頂著蓬鬆的頭髮出現在鏡頭前,帶著靦腆。 Willis Ho,畢業於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Tyson Yoshi新歌《That Guy》的後期製作人。他帶領著一隻香港的團隊,將現實的畫面與遊戲場景結合起來,為這隻MV添上了天馬行空的想像。《That Guy》展現Tyson Yoshi兒時的幻想空間,憑豐富後期製作特效,於歐洲、日本及新加坡影展中連奪5獎。 如Willis自述,Tyson Yoshi傳訊息給他,「Hey Willis!我哋攞左獎呀!」「係咩?」,Willis在鏡頭前回憶那時的詫異神情。我們聊起這隻MV的製作過程,以及這一班全數來自香港的後期團隊,如何在MV中交出讓人眼前一亮的視覺效果,如Willis所說,香港的後期製作人,從來都有國際的水準。 創意的來源:Tyson Yoshi的兒時幻想 MV的開頭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工作日,「頹頹哋」的Tyson Yoshi,電腦前突然閃過惡魔綁架公主的畫面。在按下「YES」救公主的瞬間,Tyson Yoshi縱身躍入動畫世界,開始一場「英雄救美」的旅程。 真實畫面與動畫在此交錯,Tyson Yoshi在新歌的訪問中講,靈感是來自於他的兒時幻想以他當年暗戀女友時的感受。打怪獸、拯救公主,失敗又再來過,充滿張力的畫面與歌詞共同呈現著「I’m jeslous deep inside」的戀愛情愫與糾結。 Willis提到,Tyson Yoshi偶然之間見到了他以往的作品,似乎與自己心中虛構世界的想法非常契合,於是便主動聯繫了Willis,才有了這一次的合作,Tyson Yoshi傳來的訊息,著實嚇了Willis一跳。 想法遇見現實,各種挑戰就擺在了眼前。時間,只有約6個禮拜,要完成從拍攝到後期再到作品上線的全部工作;人?還要靠Willis「緊急搜尋」。 Willis提到,這一次的後期團隊全數來自香港,有他以前合作過的朋友,也有在online platform上「膽粗粗」主動去聯絡之前從未合作過,做特效非常厲害的「高人」。以「光速」組建起一隻後期團隊,現在,他們就要去完成真實世界中過關斬將的挑戰了。 從創意到現實:一隻「魔幻」MV的前世今生 在幻想的世界中,一切是不受限制的。後期落地到現實,Willis講到,合作中後期團隊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就是去平衡幻想與現實的關係,令創意可以最大限度得到實現。 一隻眼睛可以有無數種特效,在拍攝後,Willis便會與他的團隊從影相中分離出一格格的畫面,再用這些畫面來做初步的創意呈現,「招數」大或小,「眼球」中是刀光劍影還是虛幻效果,在不停的嘗試中去還原Tyson Yoshi的兒時世界。 來自香港的實力:香港從不輸 來自國際的肯定,讓Willis更加堅定繼續創作更好的作品,他也希望有更多的機會,繼續堅持做香港的作品。Willis提到,無論在香港做也好,在美國、加拿大做也好,後期製作的水平其實並無太大差距。 如果荷李活的技術更多是來源於強大的資金與眾多的後期製作人的全力投入,香港的後期製作,最應該被人看見的地方就是,從事這一行的人在人數少、空間小的情況之下,付出更多的努力與時間,憑著熱愛與堅持,同樣能夠交出亮眼的成績。 在訪問的最後,Willis提到,香港的後期製作從不輸於其他地方。 「並不是來自荷李活就好d,香港的就差d。」Willis在訪問最後講。本土的製作從來有世界級的水準,「仲喺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