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舊,點點新:在「小點角落」裡捉伊人,化身童年大食怪吧!

走進「小點角落」,首先被暖黃色的燈與牆飾吸引,點點舊,點點新,是這裡的心意。也許你也感受到,「舊時」總是有一種吸引力,安放不斷收縮和破碎的年代裡,小心照護著的,心底的穩定感。 小點角落以童年時的遊樂場為設計靈感,彩色像小煙花綻放一樣的地磚,圓形玻璃嵌在上下的扶手樓梯邊,吸引食客兒童般張望。餐單也充滿樂趣,主理人分享,「致力成為香港第一間供應最多小食的甜品店」,甜品與小食的搭配有何不可呢?重溫童年時一手拿著咖哩魚蛋,一手拿著雞蛋仔的快樂,而這只是餐單上的第一重樂趣。 一邊食一邊玩,是守著母親下廚時才有的福利。「小點角落」把這份「唔係好乖但好好玩」的樂趣,帶到了甜品設計中。芝士雞蛋仔配畫板以及調味,接下來請自行發揮創意;豆腐花由店員現場製作,搭配不同味道的糖水或是芋圓,全都可以。擊碎焦糖竹炭,再淋上芝麻糊,在品嚐小點前,已經玩起來,笑起來。吃完甜味的,再來些香口味道:在鐵板上吱吱作響的魷魚鬚,淋上秘制咖喱醬;大大粒的爽滑魚肉燒賣,以蝦頭油及菜脯炒香,據說美味過了頭,熱量什麼的早就沒人理。 在調味方面,「小點角落」也藏著細膩。麻辣朱古力醬是甜品的奇妙搭配,濃厚的朱古力味道與微微的花椒香氣與辣椒刺激結合,如同在口中「捉伊因」:猜與尋之間,你知道這裡藏著一些別樣的滋味,提醒你味覺的奇妙體驗,靈動且融合,微微的衝突感,讓人捉不到分寸,卻被小小的快樂點亮。 舊時的美妙在「小點角落」裡迸發,這是一種大人十分需要的安慰。從個體生命去感受到的真實的輕快,從重拾起小時候的記憶碎片開始吧,從簡單的快樂裡獲取力量,從宏大的故事裡,回到小點的角落。 《小點角落 Bite by Bite》 營業時間: 星期一至四 – 中午 12 時至晚上 10 時 星期五至日 – 中午 12 時至晚上 11 時 地址: 旺角白布街 22 號藝興大廈地下 4 號舖 :3709 8250 電話: 3709 8250 Facebook / Instagram: bitebybite.hk

專訪《That Guy》後期製作人:不是來自荷李活就好d,香港的就差d

採訪Willis的那天,Tyson Yoshi正在火熱地開演唱會,他的風格、聲線和爆發力,是這幾年來少見的水準。一首《That Guy》掀開序幕,帶起全場高漲氣氛。另一邊,隔著屏幕和12小時的時差,我見到Willis是在一個普通的工作日午間,他頂著蓬鬆的頭髮出現在鏡頭前,帶著靦腆。 Willis Ho,畢業於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Tyson Yoshi新歌《That Guy》的後期製作人。他帶領著一隻香港的團隊,將現實的畫面與遊戲場景結合起來,為這隻MV添上了天馬行空的想像。《That Guy》展現Tyson Yoshi兒時的幻想空間,憑豐富後期製作特效,於歐洲、日本及新加坡影展中連奪5獎。 如Willis自述,Tyson Yoshi傳訊息給他,「Hey Willis!我哋攞左獎呀!」「係咩?」,Willis在鏡頭前回憶那時的詫異神情。我們聊起這隻MV的製作過程,以及這一班全數來自香港的後期團隊,如何在MV中交出讓人眼前一亮的視覺效果,如Willis所說,香港的後期製作人,從來都有國際的水準。 創意的來源:Tyson Yoshi的兒時幻想 MV的開頭是一個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工作日,「頹頹哋」的Tyson Yoshi,電腦前突然閃過惡魔綁架公主的畫面。在按下「YES」救公主的瞬間,Tyson Yoshi縱身躍入動畫世界,開始一場「英雄救美」的旅程。 真實畫面與動畫在此交錯,Tyson Yoshi在新歌的訪問中講,靈感是來自於他的兒時幻想以他當年暗戀女友時的感受。打怪獸、拯救公主,失敗又再來過,充滿張力的畫面與歌詞共同呈現著「I’m jeslous deep inside」的戀愛情愫與糾結。 Willis提到,Tyson Yoshi偶然之間見到了他以往的作品,似乎與自己心中虛構世界的想法非常契合,於是便主動聯繫了Willis,才有了這一次的合作,Tyson Yoshi傳來的訊息,著實嚇了Willis一跳。 想法遇見現實,各種挑戰就擺在了眼前。時間,只有約6個禮拜,要完成從拍攝到後期再到作品上線的全部工作;人?還要靠Willis「緊急搜尋」。 Willis提到,這一次的後期團隊全數來自香港,有他以前合作過的朋友,也有在online platform上「膽粗粗」主動去聯絡之前從未合作過,做特效非常厲害的「高人」。以「光速」組建起一隻後期團隊,現在,他們就要去完成真實世界中過關斬將的挑戰了。 從創意到現實:一隻「魔幻」MV的前世今生 在幻想的世界中,一切是不受限制的。後期落地到現實,Willis講到,合作中後期團隊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就是去平衡幻想與現實的關係,令創意可以最大限度得到實現。 一隻眼睛可以有無數種特效,在拍攝後,Willis便會與他的團隊從影相中分離出一格格的畫面,再用這些畫面來做初步的創意呈現,「招數」大或小,「眼球」中是刀光劍影還是虛幻效果,在不停的嘗試中去還原Tyson Yoshi的兒時世界。 來自香港的實力:香港從不輸 來自國際的肯定,讓Willis更加堅定繼續創作更好的作品,他也希望有更多的機會,繼續堅持做香港的作品。Willis提到,無論在香港做也好,在美國、加拿大做也好,後期製作的水平其實並無太大差距。 如果荷李活的技術更多是來源於強大的資金與眾多的後期製作人的全力投入,香港的後期製作,最應該被人看見的地方就是,從事這一行的人在人數少、空間小的情況之下,付出更多的努力與時間,憑著熱愛與堅持,同樣能夠交出亮眼的成績。 在訪問的最後,Willis提到,香港的後期製作從不輸於其他地方。 「並不是來自荷李活就好d,香港的就差d。」Willis在訪問最後講。本土的製作從來有世界級的水準,「仲喺度。」

看不見的家具——香港故宮開幕前,先來敏銳你的眼光

貼合身體的弧度,高低相宜的互動,收取簡易的哲學。我們是否從未觀察過家中任意一件家具的型態?家具設計,讓一個家庭感到舒適,便要致力於讓自己能「隱身」。 工作時伏案,疲累後休息,陽光剛好照射在木櫃上,為每一層的物件留下獨特光影。好的設計,有時看不見。傳統中式家具製作策展團隊,展出傳統木工工藝系列,以「看不到的 UNSEEN」為主題,與觀展人一起,回看不被看見的,卻一直支撐我們,擁有熟悉觸感、氣味、舒適度的家具。 展覽由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及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李惠利院校屬下的HKDI Gallery,與即將開幕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香港故宮),聯合舉辦,謝成聯及吳鋌灝,兩代木工匠人以傳統工藝演藝設計師陳維正及劉小康的作品「交織椅」,「交織椅」為兩位設計師為香港故宮士林館而呈現。 傳統的中式家具製作,不用任何輔助與黏合,僅憑空間設計與巧妙的榫卯結構,便能達到不同木塊之間互相支撐嵌合的效果。對技藝與空間想像力極其考究,而這也是快速消費時代的奢侈理念。「交織椅」的演繹者,跨近三十年的光陰,以木工技藝構築橋樑,以交織演繹傳承,從一塊木材說起,講述傳統中式家具的故事。 黑胡桃與台灣相思木,為兩位木工匠人為香港故宮士林館製作的家具系列所選用的原木,成品則選用盧氏黑黃檀與小葉紫檀,四種木材均在展覽中以原型展出,其紋理色澤,含水量、密度的差異,造就每一件藝術品般的家具的獨特脈絡。有趣的是,其中的盧氏黑黃檀與小葉紫檀為瀕危品種,而這批木材更是由漁農署轉贈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才有得能被世人所見的一日。 從開木到切割、打磨,為每一塊家具組建,找到最平衡的角度。互相嵌合,天衣無縫。對木材的了解、對空間的想像,更重要的是,對手中工具游刃有餘的運用。越是精巧的設計,越難以被使用者發現出痕跡。「看不見的 UNSEEN」,也正以此為主題,呈現「交織椅」暗榫(悶榫)接合、方材角接等精彩技藝的實現過程,以及二位工匠為木材賦予重生的過程。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開幕在即。宏大敘事揭曉之前,不妨再次敏銳自己的眼光。由不被看見的故事說起,重新感知生活中的美學、自然中的餽贈,以及默默傳承工藝的中式傢俱匠人們的故事。 「看不到的 – 傳統中式家具製作」(免費參觀)  展覽日期:2022 年 5 月 14 日至 2022 年 6 月 13 日  展覽開放時間:上午10 時 – 下午8 時 (逢星期二休館)  地址: 香港新界將軍澳景嶺路 3 號 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及香港專業教育學院 Experience Centre (港鐵調景嶺站 A2 出口) 

一杯雞尾酒,將百年灣仔故事收入杯盞

於鬧市中偶遇這棟白色建築。「和昌大押」,為灣仔區百年古蹟,四幢相連陽臺長廊式樓宇,帶著水波似的風情,環望莊士敦道。沿著樓宇中部的樓梯往上,霓虹燈訴說未散的故事,以飽和的紅充斥婉轉的燈管,引人向上探尋。「和昌飯店」,翻新這座建築,以傳統的滋味碰撞創新手法,把歷史收入杯盞之中,再現百年間的觥籌交錯。 走入「和昌飯店」之中,每一步低聲裡,已聽到這裡的故事。飯店精心將新舊交融,絢爛花卉爬滿牆身,交錯蒼勁書法畫意,曖昧如灣仔往事,無一處不懷舊,卻無一處陳舊。 一樓,品香茗或雞尾酒,二者碰撞,又有和不可?於長廊坐下,望著街邊車來人往,交疊的軌跡。或者入座吧台邊,見證調酒師的靈感。「和昌飯店」的雞尾酒,融入中式茶葉元素:茉莉、桂花、菊花或普洱,取茶香而棄茶色,一抹清新潛入酒中。 調酒師Karlton,追求雞尾酒的靈動口感。一杯Pu’Erh Fashioned, 橘皮微甘中帶著日光的鹹味,碰撞濃郁沈穩的普洱,以威士忌做結尾,再將「玉璽」概念復刻於冰磚中,輕晃酒杯,流動的是舞曲,閃爍的是歷史。再活潑些,一杯Jasmine,混合朗姆酒配合茉莉的味道,開啟你的夜晚,只需要這一點雀躍。最讓人回味悠長的,是Chrysanthemum Negroni。雞尾酒融合菊花幽暗香氣,與長相思白酒的森林氣味,再加上Widges 氈酒、紫羅蘭酒,輕盈如風,只為帶來愉悅。 優雅閒適之餘,點心也包含著不容錯過的巧思。藤椒香紅油抄手香辣醇厚,脆辣白飯魚香脆可口,蝦餃以龍井碾碎入味,爽口卻不膩口,將傳統小吃以清新解構,奉上絕妙的佐酒體驗。 中西式的美食、靈感與記憶,收入杯盞中。在這不言語的百年建築中,等你開啟這段新詩往事。 地址: 灣仔莊士敦道 62 號 1 至 2 樓 電話:2866 3444 Facebook: Woo Cheong Tea House Instagram: WooCheongTeaHouseHK

《Basquiat, Haring, Scharf》,他們的紐約來到香港

這城市是個垃圾堆,他們用光與影,自由的線條、色彩來請你看見,在其中閃光的部分。步入奧佩拉畫廊,這是三位友人的靈魂小憩時刻,也是三位藝術家,與城市互動的哲思。 Jean-Michel Basquiat,超越表面的洞察力,與不受時空限制的熱情、好奇與大膽。風格強烈,議題大膽探討如貧富差距、一體化與種族隔離等議題。自小熱愛藝術的他創作風格,揉合街頭藝術與新表現主義,而他的作品中也有一直仰慕的藝術家,同樣也是好友的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不少痕跡。 Basquiat讀書時與Keith Haring及Kenny Scharf成為好友。Haring早期以在紐約地下鐵的空置廣告版繪畫打出聲名,而更有欣賞畫作的路人,直接將廣告版搬運回家觀賞。Haring以明亮與鮮明的對比為特色,其著名作品《Untitled, June 10》,也是本次展覽中的亮點作品,探討人性的異化與喧嘩,以簡單色彩呈現張力,彰顯社會思考。 如果說Basquiat 與Haring帶來的是不設框架的靈感創作,Kenny Scharf更為跨界的作品,在本次展覽中,帶來的是一種蔓延出本身空間限制的靈性互動。Scharf標誌性的沉浸式的黑色灯光灯和荧光涂料,將「宇宙洞穴」裝置藝術及風格,於香港再現。廢棄的電話,老舊卡式機,五彩的懶人疏化,這是每一個八十年代紐約青年,略為窘迫的生活環境,而延展來的靈感,竟然有超越時空的共鳴。 這是一個可以隨意從何處開始,隨意從何處結束的展覽。只因三位藝術家,帶著熱氣、靈感與自由大膽的想像,把他們的紐約,帶來這個時代的香港。藝術出走殿堂,在街角的奧佩拉畫廊,再和你不期而遇。   《Basquiat, Haring, Scharf》群展 日期:4月1日至30日 時間:星期一至六10am-7pm;公眾假期12nn-6pm 地址:中環皇后大道中9號嘉軒廣場香港奧佩拉畫廊 詳情:www.operagallery.com

香港的冬日裡,炒栗子的聲音讓人感到活著

在街邊突然聞到一陣炒栗子香氣的時候,就是這個城市在提醒你入冬了。香港的冬天不算太冷,但突然而至的冷鋒也足以讓人加快腳步,把手緊緊揣在衣袖中。 經過栗子檔,把20蚊的栗子或者溏心紅薯捧在手上,單是握著,已經感到周身溫暖起來。檔裡除了栗子,還有花生、鵪鶉蛋和溏心蕃薯。翻炒著栗子,瀰漫開來的炭火香氣,在寒風中的街邊,暈染出一間有壁爐的臨時小屋。 栗子車仔幾乎在每一區都能看到,然而卻總是說不準他們的位置。有心人製出了港九新界炒栗子車仔檔的地圖,尋吃就如同捕捉寵物小精靈。 一個城市,尤其是在冬天,一定需要有小攤販撐起一些溫暖的氣息。夜晚的街邊,行人匆匆時,只有小攤販的紅色或黃色燈光,煙火的氣息,為每一條街點亮一些生活味。炒栗子檔更是這樣,檔主從容地抄起大鑊鏟,黑沙翻滾出細密的聲音,滑動著一顆顆栗子,外殼慢慢香脆。 這些傳統小檔,成了各個世代香港人的共同記憶。 一顆帶來滿足的栗子,必然是「開口笑」,易剝開,易脫殼,綿密口感中滲出絲絲焦香甜味。從選栗子開始,就要用足心機。唐山北部的遷西栗子肉質緊實,且易脫殼;良鄉栗子也是尚好的品種,除此之外,山東、湖北的栗子,品質也佳。 炒栗子靠石英砂傳遞溫度,加入粗砂糖、麥芽糖,讓甜味滲入栗子的同時,還能將栗子殼炒到光滑油亮。有趣的是,在攤檔中看見的黑砂並非其本色,石英砂最初為白色, 反覆炒製後,才逐漸變成了黑砂。 此外,溫度也要好好掌控,炒栗子散發的高溫,又能煨著蕃薯和花生,炒好的栗子,放進保溫箱再用一條厚毛巾吸收熱氣。每一個小小的車仔檔,對空間和熱力的利用,都無比精妙。 手炒的栗子,靠著這些流動小販們帶著各家的技藝和訣竅,撐起了一整個冬天。近來冷空氣來襲,不如光顧炒栗子車仔檔,把這城市裡小小的暖意握在手裏。

做麵包比吃麵包更快樂,沉浸在烘培最治癒

烘培是一種沉浸式的體驗。把心神集中於各種原料的份量、混合和變化狀態,在其中慢慢卸下身心壓力,在工作與學業壓力高負荷的生活中,停下來半個下午,一小時不再是通勤的時長,而是麵團發酵到剛剛好可以烤製的過程;四十分鐘不再是漫長到昏昏欲睡的週一下午會議,而是一塊蘋果派從放進烤盤到帶著酥脆外皮出爐的美妙時刻。 以最簡單的互動,和麵粉、朱古力、黃油與水果,在廚房搭建起一種可靠的關係:麵粉的變化遠比想像中豐富,加入熱水以增強延展性;鬆弛十五分鐘以應對一切難以揉合的麵團,微微煮沸的湯種,以最大程度留存麵包的水分。而在準備這些的過程中,黃油也達到剛好軟化可以打發的狀態。烘焙廚房中,時間流動的奇妙在於,一切都在變化之中,而一切又都在掌握之中。 生活中的各種不可控,讓我們都時常需要尋找療癒,尋找一些安穩的反饋。疫情期間,烘焙產業的大幅成長,一面是以消磨被迫在家中的時光,一面是以手中能掌握的,重建一些基本的生活秩序。「見山是山」的哲理,在廚房同樣適用。雞蛋、各種筋度的麵粉、水與牛奶排列在面前,比例和程序的差別之中,能製作出無數種食物,但在極高的自由度之外,如蛋白中滴入一滴水,整個打發蛋白的過程都無法完成——食材自有其規律可循。成功復刻出一道美食,當然雀躍,而即使失敗,或者說做出了別的型態,仍然不失樂趣。 中文語境中常常將願意為另一半下廚當作一種生活上的愛意展露,或者角色刻板印象,如男人下廚,那必然大受稱讚;如女人下廚,便是符合一種美好的預期,如「賢慧」;當然這些已經是過時的俗套,要知道社會角色施加給不同性別下廚和不下廚的壓力,有時會讓人忘卻本身廚房的魔力:不需要無意義的溝通,在這裡和最原本生態的食材互動,觀察烤箱裡一分一寸的變化,完成屬於自己的獨特的作品,無需做得完美,只需投入和感受。 趁著週末,不妨在家中試著做一些簡單的甜點吧。

金蛋赤汁白玉米,你不會還未嘗過滿天星的蛋包飯吧?

冬日就是要吃蛋包飯的日子!突然的寒冷總是讓人食慾大增,而最能獲得滿足感的,就是一份溫暖的蛋包飯了。軟滑的蛋漿包裹著熱氣騰騰的米飯,搭配咖哩汁和鮮嫩的牛肉漢堡扒,用勺子,將comfort food的內涵一口一口完美呈現。開業不久的蛋包飯專門店グリル滿天星首間香港分店,來自東京,製作蛋包飯料理,已經有超過43年的時間。 在日籍總廚的主理之下,蛋包飯最重要的三點:「蛋」、「飯」、「汁」,都在グリル滿天星發揮到了極致。三隻蘭王蛋,便能看出グリル滿天星在食材方面的嚴苛要求,這也是蛋包飯的第一道驚艷之處。簡單地烹煮已經讓細膩的蛋香味毫無雕飾地釋放出來,招牌橙紅色的蛋漿,色澤光亮,半凝固地包裹著米飯,單是這樣的搭配,已經讓食慾無法隱藏。 用勺子劃開蛋漿,米飯的層次和心思展現在眼前。グリル滿天星以竹筍、洋蔥、粟米、香菇等食材取鮮味,烹煮出顆粒分明,香味豐滿的米飯。精細的技藝來自於日本總店沿用多年的經驗,匠人的嚴謹,讓米飯更值得細細品味。 一同入口的,當然不只是米飯和蛋這樣簡單。蛋包飯本身的汁水與咖喱汁,再加上鮮嫩多汁的牛肉漢堡扒,搭配日式肉汁,讓一口能感受的味道蔓延開來,將味覺體驗帶向極致。而牛肉漢堡扒本身也足夠驚艷,切開漢堡扒,冒著熱氣的牛肉,每一寸都包裹著閃亮的肉汁,視覺和味覺,同樣雀躍滿足。 作為一人食的標準答案,蛋包飯完美滿足了隱藏在冬天的食慾。而當然,グリル滿天星以蛋包飯著名,卻也貼心地將日本店的招牌菜式,奶油蟹肉可樂餅、吉列漢堡扒帶到香港。每一口的溫暖和香氣,都是來自グリル滿天星日本餐廳,「香港限定」的驚喜。 在暫時無法去到日本的時候,來到グリル滿天星感受一趟東京之旅吧,吃完充滿日本大廚心意的蛋包飯,彷彿下一幕,已經是在日本漫畫之中,在閒暇的午後,再放鬆地睡個飽。 「グリル滿天星」(香港店) 地址:尖沙咀海港城海運大廈 3 樓 OT301-301A 號舖

吃蟹入秋,品千年魏晉風度

天氣開始轉涼的時候,大約是身體剛意識到有久違冷冽的空氣吹來,或是一場深夜雨後,走在街上,發現一些海味舖推出了上下各幾層的不鏽鋼玻璃門櫃子,擺在門口顯眼處,以綠色塑膠布盛放著青綠色的蟹,就知道,夏季已經過去了。 九雌十雄,距離江南隔著千里遠,參考系也模糊起來。選蟹的標準卻是通用的:重量當然要夠標著的數字,畢竟重量不一樣,價錢也相差頗遠;剛換完殼的偏軟,水分過多肉卻不足,吃著也沒有興致;要想吃到肉質緊實,蟹黃蟹膏飽滿的蟹,腹白、金爪、殼厚,眼靈動是最容易辨識的特徵。 上環海味街,在入秋後紛紛推出自家的蟹櫃來,在灣仔鵝頸橋附近,也有專賣陽澄湖大閘蟹的店鋪。街市中就更常見了,而有時走進新界的村落裡,也會有住戶推出自家的蟹櫃來,再掛上一些彩色形狀各異的燈籠,中秋的氛圍也跟隨著滿溢出來。 吃蟹的習俗悠長,所以說吃蟹才入秋。魏晉時期便有文人雅士嘆,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在紅樓夢中也有螃蟹泳,食蟹賞菊,大為快活,便吟出詩來。烹製蟹的方法簡單,水中加紫蘇葉或黃酒,以驅除寒氣,勾出蟹本身的鮮香,再切薑絲與醋倒入小碟中準備著調味。冷水時就放入蟹,以讓蟹黃慢慢凝固,蒸蟹請等待15分鐘,揭開蓋,蟹早已由青綠色轉為橙黃。 吃蟹與其他食物的不同之處在於,你定要慢下來,才能享受到其中滋味,沈浸在和食材的互動之中,忘記瑣碎的事。所以說吃蟹是獨享的樂趣。從爪至腹,吃得精細且慢,直接咬開再細細挑出肉與膏來。也可用工具,蟹八件,是食蟹智慧的繼承,以各有用處的剪、錘、匙、針,把吃蟹變成手上的表演。奢侈表品牌在秋季也推出自家的蟹八件禮物來,也是借用這傳統工程師一般的食蟹智慧,回應人類對食物與工具的巧思和尊重。

雞有雞味,只是笑話一句?

夏季吃苦瓜,回甘的味道在口腔蔓延出涼爽的風來;冬季吃白蘿蔔,溫潤之感順理成章,驅除周身寒意。注重食物原型與原味的烹飪,近年來越來越被人們推崇,食物溯源,更成了高端超級市場的賣點之一。而最尋常的一句鷄有鷄味,其實已經道出了香港人,對於食物原味的期待。 是鷄當然是鷄味。這句話出現時,不過是主持名嘴的笑談一句,但細想來,鷄的確是可以沒有鷄味的。切割後低溫冷藏再經長途運輸,鷄柳、鷄翼、鷄丁分裝成袋,雪藏鷄大概已不剩新鮮的味道。想吃得新鮮,不如問自己一個問題,from farm to table(從農場到餐桌),這段距離有多遠?這判准雖然簡單,但實現確實要費一番力氣,要將飲食態度變成習慣,那麽不妨多追問自己一些:有多少時候,爲了方便選擇外食而非自己做飯?準備食材時,是否已經習慣只在超級市場中挑選? 如工作繁忙,每一日也是匆匆飽腹,不妨在空閑時候,認真爲自己做一餐吧。以農場與土地滋養出的靈感,再來放鬆味覺,重新感受新鮮。 廣東人喜歡吃鷄。豉油雞、白切鷄、醉鷄…均是盡量保持食材原味的制法。鷄皮要不破,在凍水滾湯中反復交替浸泡,以讓鷄皮保持彈性,同時緊鎖鷄肉本身的水分。最後以簡單的調味呈上,考驗的,同樣是鷄肉本身的香味。再複雜的工藝,再無可挑剔的廚師功力,食客吃到落肚,最平淡完美的評價也不過一句:鷄有鷄味。 不看不知,原來香港也有很多本地鷄場。新界一帶,便有超過二十閒持牌鷄場,雖然從家禽自給率上來看仍然很低,并且在土地發展規劃與進口的雙重競爭之下,本地鷄的供應與市場較難擴展更大的空間。但香港仍然有本地鷄農,持續培育著適合香港胃口的品種,無疑為自家烹飪選購,提供了更多的選項。 從農場到餐桌,距離有多遠?下次想要在家自行烹飪時,不妨試試買一隻本地鷄,簡單調味烹煮。如莫文蔚所唱的,移民也好,留下也好,都記得孝敬下自己的香港胃,在繁忙或煩悶中都好, 從餐桌上再尋找靈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