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人對生活的意義有不同的看法,取決於個人的思想、愛好等。歷史學家呂思勉認為,人生在世,除掉極庸碌之輩,總有一個志願。:135志願而做到,就是成功、快樂。:135志願而做不到,看似失敗,然而自己心力已盡,也覺得無所愧怍,也是快樂。:135志願各人不同,似乎很難比較。[1]:135然而其人物愈大,則其志願愈大,為人成分愈多,自為成分愈少,則是一定不移。[1]:135哪有蓋世英雄之志願只為自己為子孫;說此話正見他自己是個小人,所以燕雀不知鴻鵠之志。

浪漫至上的法式梳乎厘,也揭露了生活的無常

在「吸晴」至上的年代,外表平庸的法國甜點舒芙蕾 (soufflé)未必能媲美色彩繽紛的馬卡龍,亦未能及上千層鬆脆的拿破崙。但於追求極致浪漫的法式國度裡,梳乎厘仍擁有不可抵抗的魅力,卻又暗藏意味的小秘密。 有關梳乎厘的食譜早於1742年《Le Cuisinier Moderne》一書記載,及後於1845年正式盛行,成為法國經典甜品之一。這道甜點的材料只需用上鮮奶及蛋白,配以精準的烘烤時間,使其膨脹到一定的飽滿程度,就稱得上最完美的品嚐時機。 梳乎厘曇花一現的美,亦正好體現法國背後的藝術精神,願意花上時間換取一刻的盛放。省卻奢華的食材,製作過程卻異常繁複,令一眾甜品師傅都避之則吉,卻又鍾情她獨特且鬆軟的口感,為她輕盈得如雲朵的質感而抓狂。 Soufflé這優雅的名字,配搭難以捉摸的特性,更被法國人喻為任性而感性的女人。身處於浪漫之都,梳乎厘象徵愛情的本質,𣊬間即逝的美好既最甜蜜,又如吞下虛無的空氣般令人失落無常。如此詩意的比喻,無疑奠定了法國人對美學的理念和追求。他們對食物的製作過程和外觀鋪排也一絲不苟,恰如雕琢一件精緻的藝術品。 而法式甜品的盛世於18世紀開始,華麗及百變的造型和口味風靡當時的歐洲宮廷貴族,成為餐桌上高級品味的象徵。但過度的飲酒作樂卻導致他們「食而不知其味」。為了滿足口腹之欲,同時減少對身體的負擔,梳乎厘一物因而誕生。亦有指梳乎厘的出現是為了諷刺當時權貴奢華無度的生活,寓意過量的物質和享樂主義,最終只淪為崩塌的命運。 雖然無法追溯梳乎厘真確的歷史,但此道甜品的人氣依然有增無減。近年日本帶來的梳乎厘鬆餅風潮,更成功打入台灣及香港市場,成為紅極一時的甜點。 摒棄傳統的器皿,改為新式的鬆餅烹調方式,配上水果及雪糕等豐富配料,成功吸引無數少女的目光。在新與舊的時代交替下,梳乎厘的甜與輕似乎仍能盛載不同年代的需求和夢想。 即使曾被法國《米芝蓮美食指南》貫以「這口滿足最後只剩空洞」的形容,總令人欲言又止,梳乎厘的歷久不衰也許揭示了生活的無常。只願我們懂得捉緊最美好的時光,活在當下,一刻的愜意和失落,也是人生必修的課題。

日本和台灣的食用日期標示方式,你分得清嗎?

包裝上出現的「最佳食用日期」和「此日期前食用」,主要用作區分食物保持的期限。但日本的包裝則寫上「賞味期限」、「消費期限」,而台灣卻用「保存期限」和「有限日期」,你又知不知道當中的分別呢? 過了「賞味期限」不等於會吃壞肚子! 有別於香港的包裝,我們買日本食品時,會看到「賞味期限」和「消費期限」。一般人可能會認為「賞味期限」就等於「可食用日期」,但這是錯誤的! 只要包裝一直未打開,「賞味期限」內的食物便能一直存放,而在這個期限的食物亦可以保持其風味。即使過了賞味期限,亦能安全食用。相反,如果食物容易變壞,包裝則會用上「消費期限」,說明必須要在限期前進食。 例如三明治、飯團、鮮肉、蔬菜等等,大部份都是一些新鮮的食物。至於一些不會變壞的調味料,通常都沒有標示賞味期限和消費期限。 只標示「有效日期」的台灣食品 台灣法例規定所有食物必需貼上有效日期,並標示食用的最終期限。早期的包裝會以「保存期限」標示可食用的範圍,例如「保存期限:一年」。可是,這往往需要買家從製造日期開始,自行計算過期的日子,極為複雜。 基於這個原因,當局便統一改為「有效日期」。只要存放在適當的環境,食物便能一直保存到「有效日期」,而這些期限都具有準確時間點,包括年、月、日。 如果保存日期多於三個月時,「有效日期」可以只標示年和月。但當過了有效日期,最好就不要吃了,因為台灣的食品包裝並沒有「最佳食用日期」。除非你能準確判斷食物有否變質,否則都不應該冒險。

《奇蹟的燒肉店》:不再依賴網絡食評,就能擁有惹人羨慕的「食運」

近年美食日劇題材百花齊放,由溫暖人心的《深夜食堂》到充滿意味的《孤獨的美食家》都大受歡迎。欣賞主角們進食時滿足的表情及料理烹調過程,確實治癒無比。而近日人氣電影《奇蹟的燒肉店》,由對美食素有鑽研的日本搞笑藝人寺門義人執導,盡顯他對烤肉的熱愛。 整齣電影圍繞美食編輯女主角靜香 (土屋太鳳 飾) 與自由撰稿人的男主角良人 (片岡直人 飾),為了開設料理網站而一同走訪全國燒肉店的故事。良人的母親曾經營燒肉店「根岸苑」,因而令男主角對燒肉也擁有一份執著。 以母子情貫穿整個故事中心,當中不乏感人的畫面及對白;另一邊廂,電影亦巧妙地反映現今世代追求飲食的思想價值如何受到網絡衝擊。 電影其中一幕,講述女主角只顧盯著美食網站尋找網上評價極高的餐廳,良人卻不為所動,憑著他異於常人的「食運」,到訪一間隱世小店,點了一道毫不起眼,甚至沒有任何食評的菜式,卻令靜香大快朵頤,享受了人間真正的美味。 身處在資訊量極龐大的時代,食客逐漸依賴網上評價作為食店優劣的標準,忘卻發掘美食的過程本身已是一大樂事,應由自身出發,作體驗及探索。同時餐廳亦絞盡腦汁,紛紛研發吸引「打卡」的招牌菜式,卻令客人錯過料理最新鮮的瞬間,失去品嚐美食的初衷。如果食物只淪落為炫耀的工具,進食的意義亦變得蕩然無存。 戲內不少情節也記載良人與資深美食家古山 (鬆尾諭 飾) 對坊間燒肉店的經營及烹調手法出現爭議,包括以次等食材欺騙顧客的味蕾,批評古山在利益當前,寫出不實的報道。即使如此,古山認證的餐廳仍風靡無數顧客,吸引一眾業餘的食評家盲目追捧,寫下無質量的食評,影響了整個飲食行業的生態,令顧客及食店雙方也無所適從。 任誰都能擔當食評家的年代,其實絕非壞事,真正的飲食愛好者能從中作出交流及分享,實屬難能可貴。相信導演亦並非刻意諷刺此現象,反而著意提醒觀眾,於資訊氾濫之際,仍然要保持初心,相信自己的味覺與感受。無論對食物評價的好壞,也要憑著良心而行。 「讓食物變美味吧!」這對白多次穿插於不同電影場景,也譜寫了廚師對食物的尊重,懂得聆聽食材的需要,於細節中不斷鑽研,才能成功炮製一道令自己滿意,也令食客稱心的菜餚。廚師與食客唇齒相依的關係,也是令食物聯繫彼此的微妙之處。 電影中良人擁有如此強大的「食運」也並非偶然,大概就來自他以真心對待美食的態度。在營營伇伇的城市,偶爾停下來,好好吃一頓飯。願意以靈魂品嚐美食的純粹,躺開心扉,接納食物不同的狀態,就是最幸福不過的人了。

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台灣鳳梨不等於菠蘿!

早前因為中國暫停進口台灣鳳梨,引起一波「撐台灣,買鳳梨」的熱潮。香港有不少水果店都趁機購入台灣鳳梨,但原來菠蘿和鳳梨雖然看似相同,其實是不同的品種。到底如何分辨,就讓我們教懂你吧! 台灣三大鳳梨品種 台灣鳳梨有三大品種,分別是金鑽鳳梨、甜蜜蜜鳳梨和牛奶鳳梨,當中又以金鑽鳳梨最為著名。不過它們的種植時間,一般都需要18個月才能收成。 加上台灣有九成鳳梨都是運往中國出售,所以中國這次的決定對台灣果農有極大影響。 鳳梨和菠蘿的外觀差別 雖然鳳梨和菠蘿都是鳳梨科,但因為產地不同,所以不論外觀還是味道都會略有不同。從外觀上來說,鳳梨的表皮偏向黃色,而且凹位邊緣是淺綠色,但菠蘿的表皮卻是橙黃色。 除此之外,菠蘿外殼上的「釘」會亦較鳳梨刺手。另一個分別在於頂部的「葉子」,其實綠色的部份不是葉子而是種子,屬於菠蘿的尾部。如果你細心留意,你會發現菠蘿的種子邊緣帶有鋸齒,鳳梨卻沒有。 鳳梨和菠蘿的進食方式 除了外觀不同,鳳梨的進食方式亦較菠蘿方便。首先菠蘿和鳳梨的果肉都會有黑色的刺眼,即是我們所說的「釘位」。菠蘿的「釘位」較鳳梨深,所以要先挖出所有的刺眼才能吃。 不過鳳梨的刺眼因為比較淺,通常可以直接食用。另外,菠蘿一般需要用鹽水浸泡,因為菠蘿含有蛋白酶,有機會導致過敏現象,而鹽水正可以溶解蛋白酶。

7種放進微波爐可能會爆炸的食物!

對於事事追求「快」的香港人來說,微波爐的確十分方便。可是,除了發泡膠和鋁罐以外,有一些食物都不能放進微波爐。稍一不慎,隨時引起「爆炸」。如果不想發生意外,就得記住以下絕對不能「叮」的七種食物。 一、雞蛋 雞蛋內的蛋黃和蛋白因為加熱而不斷膨脹,但外面的蛋殼體積卻不會增大。當裡面的體積超過蛋殼所承受的範圍,便會發生爆炸。 二、葡萄 葡萄含有水份,而且粒與粒之間的距離又極為接近。當微波射進葡萄時,裡面的水份因為不能蒸發,令微波的頻率產生共震,威力加倍。因此便會產生火花,甚至爆炸。 三、有殼栗子 原理和雞蛋差不多,微波爐加熱時,栗子裡面的溫度上升,水份蒸發為水蒸氣,而外殼承受不住巨大壓力,便會爆開。 四、乾辣椒 乾辣椒具有辣椒素,在加熱時很容易起火,並會釋出刺鼻氣味。 五、牛奶 微波爐加熱牛奶時,液體溫度雖然超過沸點,卻不會立即沸騰。可是一旦搖晃,液體會立刻化為氣體,令牛奶噴出。 六、醬汁 使用微波爐加熱時,高温會令醬汁沸騰飛濺。雖然不會爆炸,但也會弄髒整個微波爐。 七、油炸食物 油類食物含有大量油脂,在密封的空間,高温會令油脂飛濺,使微波爐起火。

香港不但縱容劣食,還會懲罰良食!

香港人搵食艱難, 勞勞役役仲冇啖好食,每次臨近午膳時份, 一眾打工仔的選擇困難症就開始發難,因為㨂來㨂去,間間都差不多的貴,也差不多的難食,然而搵食大過好食,大部分人都只能粉絲當魚翅,塞飽個肚就趕返去開工。 偶爾冒起幾間用心經營的餐廳,還要祈求米芝蓮不要幫襯。因為星星拎得越多,間鋪執得越快,熬得到一煲靚湯,熬不過業主加租。 專門研究香港飲食文化的蕭欣浩博士在他的著作《流動香港飲食誌》中,就有不少篇幅專門討論香港劣食文化,當中他還指出這種文化,在我們細細個,強行嚥下中小學裡的學校飯餐時就埋下了禍根。 2018年9月有一場九號風暴,香港中小學因而連續停課兩日,有飯盒供應商為了響應珍惜食物的理念,將原本是中小學生的午餐免費分發給街坊。 家長和街坊們在嚥下這個特餐的時候,才如夢初醒般感嘆起原來小朋友在學校努力學習一個上午,在辛勞過後,犒賞他們的竟然是煮到爛腍、充滿味精和掛滿「倒汗水」的營養餐。 香港的小孩由小一到中三,也許更長,超過九年的時間,就是以這種劣食充飢。背後的原因是學校的疏忽,但也是家長的莫不關心。在這種飲食環境下長的小孩,他們識食嗎,懂得分辨什麼是良食,什麼是劣食嗎? 可能到今天,香港已經進入,家長食不知味,也不在意小孩有否良好的飲食教育,小孩長大成為新一代食不知味的父母,這般無窮往下輪迴的局面。 《流動香港飲食誌》裡不單指出劣食文化從學童開始,更說到在這種飲食教育長大的一代,在今天,只會用「隱世、夢幻、抵食、好食」來評價食物。 因為沒有分辨味道的能力,所以新一代發展出一種只在手機屏膜裡就能分辨出食物味道的能力,相機就是他們的舌頭。因為沒有分辨味道的能力,所以只能夠依靠Like數來選擇餐廳。你想和他們討論一番,他們還說你不懂。 香港進入劣食的年代,我們不能全然怪責香港人不懂吃,在這個金錢掛帥的地方,業主無底線的加租,領匯將原來公共的飲食環境私營化,亦難脫罪責。 這種一切看錢向的機制就像是告訴餐廳大廚「你唔好做咁好啊,我加你租架」。但是一直讉責無良資本無法令到香港變得更加好,要改變只能靠用腳投票。在今天,香港經歷風風雨雨後,孕育出一種特殊的「懲罰」文化,我們發現金錢亦是一種選票。 我們不單可以把這種選票投在自己認為在價值的地方,還可以投在真正的美食身上,同時不再將就每天以劣食過活,趕絕用粉絲賣魚翅的價錢,這樣香港的飲食文化相信還能留有一線生機。 除了劣食以外,《流動香港飲食誌》裡還提到許多值得討論的飲食議題,例如寶蓮寺賣含有動物基因的素食、元朗指羊為狗、栗米班腩飯冇班腩、流動美食車的失敗等等。 這些議題我們可能只當作是新聞,是茶餘飯後的談資,新鮮一過,就遺失在歲月之中。但其實這些議題背後的因由都是我們用腳投票依據,只有學懂用腳投票,劣食學校飯餐,劣食隔離營等等現像才能不會無窮無盡的出現。

《野武士美食家》:衝破餐桌禮儀與群眾目光的枷鎖,自由自在享受人間美味。

餐廳,它不僅是提供食物的場所,更是體驗自由的精神殿堂。 在Netflix原創作品《野武士美食家》中,男主角香住武是一個剛步入退休階段的阿伯,一把年紀的他卻患有重度中二病,整天幻想自己是不平則鳴、自由自在的粗曠野武士。 雖然如此,但畢竟老頭子活到花甲之年,對於飲食已有自己的一番見解,這些洞見都在這老者在餐桌上的白日夢與碎碎念浮現出來。 《野武士美食家》的香住武和《孤獨的美食家》的井之頭五郎,兩個角色實則一脈相承,他們同樣出自於日本創作人久住昌之的手筆。因此,見香住武如見井之頭五郎,兩者均展現出久住昌之的飲食哲理。以下分別是《野》與《孤》的開場白: 「戰亂的時代, 有一名堅信着自己的能力、闖蕩世間的男子漢,他是一名野武士。退休之後,無論是上班族的頭銜,還是公司的後盾都失去了的男人,香住武,60歲。這個故事是關於一個正當還曆之年、隨處可見的男人,藉由野武士的力量,自由地享受大餐的美食狂想曲。」 「不被時間和社會所束縛,幸福地填飽肚子時,在那短暫的時間裏,他可以隨心所欲,重獲自由。不為他人打擾,無需介懷地大快朵頤,這種孤高的行為,正是所謂現代人被平等賦予的最佳治癒。」 自由,正正是久住昌之飲食思維的核心價值。剛退休的香住武本身就很自由:午間在定食屋大口喝啤酒;下午逛舊書店,再閒坐於充滿昭和氣息的咖啡廳;晚間到老朋友家下棋,錯過了尾班車,就到海邊旅館睡睡。 這位財務自由的長者已展開悠哉悠哉的文青生活,對比為口奔馳的井之頭五郎,香住武才是真正地「不被時間和社會所束縛」,確實是讓一眾「社畜」好生羨慕啊! 但久住昌之所說的自由,重點並不是「有錢就隨性吃」,而是要從餐桌禮儀中解放出來,不顧旁人的目光,以自己喜歡的方式吃一頓飯。 香住武在高檔的意大利餐廳,不喝紅、白酒,反而點啤酒喝;侍應對他說「這是松葉蟹馬鈴薯肉凍佐蟹膏鯷魚熱沾醬,搭配北緯40度大西香草園的沙拉」,他沒聽懂,但自顧自地細品食物的真味;他吃意粉時,覺得不發出吸麪聲實屬難事,後來擺脫束縛,直接拿起筷子,以吃拉麪的方式吸啜意粉。 還有,香住武有一回在串燒店,店裏的主廚對於外國客人極為不友好,原因是外國客人一開始就把所有烤肉從籤子中拔出來,而且在肉上撒滿七味粉,主廚覺得這樣破壞了串燒的意義與風味。但久住昌之借助武之口道出他的想法:「要是過度堅持程序和做法的話,會讓料理的美味折半啊。」 我認為久住昌之並不是要教人無視餐桌禮儀,而是說:尊重飲食規條的同時,別忘了尊重美食、廚師和自己。若然不明所以地死守餐桌禮儀,又或是在高度戒備的狀態下吃飯,那吞下去的只是苦澀乏味的教條主義。 其實在享用美食的時候,與餐桌禮儀同樣重要的還有食物本身和廚師的努力。盤中可口的美食得來不易,好的食客會懂得珍惜與尊重它們。 我們犧牲了食材的生命以換取溫飽與享受,如果要讓它們的犧牲變得有價值,我們就要懷着感恩的心,認真地品嚐食材的味道。 另外,飲食從業員花費大量時間與心血去製作佳餚,如果要感謝他們的付出,除了飯後結帳,我們還可以細心咀嚼食物,體會各位廚師的功夫。 相反地,若然將所有心思投放在維持餐桌禮儀上,吃食物如吃蠟燭,那就是對食物的不敬,對廚師的不尊重,這同樣是無禮的行徑。 而作為食客,亦要學會拿捏餐桌禮儀的程度。餐廳被默認為社交場所,我們會害怕自己吃飯時出洋相,會很在於客人的目光,舉手投足都有所節制,但我們吃飯不必吃得如此拘謹與委屈。 就如香住武造訪的高檔西餐廳,裏面的食客不是小資女就是闊太,吃飯時講規矩、講禮儀,一個「麻甩佬」似乎與這種典雅、斯文的氛圍格格不入。 香住武起初也會介懷其他女士的目光,吃得小心翼翼,毫不暢快。幸好他隨後便進入野武士的思維模式,擺脫「克守禮儀」的枷鎖,豪爽地用筷子夾意粉,如入無人之境。 我認為這並非無禮之舉,只是在無傷大雅的前提下,以我行我素的方式去吃飯,沒有干擾其他客人,也沒有導致餐廳降格。 在外用膳,在尊重其他客人的飲食習慣時,也要堅守自己的那一套。日常生活已充斥枷鎖,我們應在吃飯這回事上,把握僅有的自由,讓肚子與腦子都得到最大的滿足感。

一個英國人在澳門遇上正宗葡撻之後

不同國家都有特產美食,但一種食品聞名於某地,是否代表它起源於此?香噴噴的澳門葡撻,倘若追溯澳門的歷史,人人都會以為它源自葡萄牙,然而,真相並非如此。 在80年代,英國人Andrew Stow隻身來到澳門,最初他是一名藥劑師,但事業並不順利,就在機緣巧合之下開創了一家甜品店,而當時正值澳門經濟起飛之時,當地又沒有什麼歐洲飲食文化,令Andrew更易成為一枝獨秀。 雖然藥劑事業未能好好發展,但想不到也成為Andrew日後成為著名甜品師的助力。曾經在澳門凱悅酒店工作的廚師 Raimund Pichlmaier是Andrew昔日的顧客,他向Andrew介紹了正宗葡萄牙蛋撻的配方,原意志在分享,萬萬想不到Andrew的創意令葡撻更上一層樓。 Andrew發現傳統葡萄牙蛋撻的蛋漿之主要成分為粟米粉,令其口感較為結實,失去了蛋原有的軟滑感,因此,他嘗試改用英式蛋撻所採用的奶油,撻皮更堅持以人手製作,並反覆調節焗爐的溫度與焗製時間,最終製成鋪著焦糖色面、蛋漿軟糯細滑,以及撻皮薄身鬆化的澳門特色葡撻。 於1989年,Andrew在路環村的中央廣場開設了現今聞名澳門與海外的安德魯餅屋,及後,Andrew的家族在路環村開了第二家分店,每天賣出1.35萬至1.4萬個葡撻,至2014年更在澳門威尼斯人度假村酒店開了分店,以及在路環新設了一家特色餐廳,提供更多不同的美食選擇。 其實令人難以想像,正宗的澳門葡撻竟然是由一名英國人研製,而配方更是融合了葡萄牙與英國的特色。「起源」往往讓人有種敬畏的感覺,總是與別不同的,但無論起源在哪,世事就是要通過互相交流,有所進步,才能成功。

「#HAPi」一站式生活時尚品味店,為理想生活重新定義。

隨著香港的營商成本不斷升高,不同類型的生活小店都會以網店、樓上舖等模式營運,為的是希望能提供獨特的選擇予消費者,而無須只朝著大型品牌而隨波逐流,的確,不少小店店主憑藉個人造詣,於藝術設計、生活文化、飲食潮流等不同範疇闖出了一片天,各有各的專屬產品,但大家有否想過,如果集思廣益,把這個手作設計,跟這杯特色咖啡放在一起,又或在揀選時尚服飾時,一邊欣賞繽紛絢麗的鮮花,會是怎樣的感覺呢? 嶄新一站式生活時尚品味店 廚師、設計師、花藝師、創意達人雲集之地,開創包羅萬有的悠閒美感空間,就是這間名為「#HAPi」一站式生活時尚品味店的精髓所在。 面積逾4千平方呎,特高樓底賦予敞闊的空間感,踏入大門的一邊是高質cafe與小型超市,陣陣咖啡香氣配以fine dining級數的特色餐單,更歡迎攜同寵物用膳,同時備有時令水果以及來自各地的特產以供選購,全港難求。 另一邊廂,淡淡花香撲鼻,紅橙黃綠青藍紫,就如彩虹般鋪陳出美侖美奐的畫面,而且是一幅滿載生氣,質感立體的油畫,因為這裡有個鮮花角落,採用復古風的陳列櫃放置大大小小、有高有矮的花卉,專業的花藝師可為你搭配獨一無二的設計,又或隨心揀選你所愛,回家插作一番。 走到這裡,醉人的氛圍令人難以回首,然後會發現精緻的家品館,置有來自世界各國、不同知名品牌的家具飾品:陶瓷、銅器、玻璃製品應有盡有,叫人愛不釋手。 地方太大,驚喜當然陸續有來。#HAPi的創意總監兼為時裝設計師,以優質布料編造既時尚又耐穿的服飾系列,同時引入不同星級設計師的品牌,為潮流人奠定一套值得追崇的時裝價值觀,就在這裡實現。 為理想生活重新定義 #HAPi豈止是一間店,更是一種追求理想生活的態度。以聚集有才之士為目標,達至互相交流合作的目的,不時開設小型展覽、音樂會、閱讀會,又或只是輕鬆閒談的小聚會,更將推出網上雜誌,分享坊間未被發掘的各路能人,旨在宣揚一個理念:心靈具有深度,就是最富有的生活。   #HAPi 地址: 上環普仁街11號地下2-4號舖 電話: 2811 3623

綠色生活—從零開始認識綠色飲食

「多菜少肉」這句話,我們從小已經聽過,但相信能堅持的人絕對是廖廖可數。但不得不承認,隨著生活水平提升,近年愈來愈多人開始注重綠色生活。尤其在飲食方面,大眾開始留意食物的營養價值,讓素食主義仿佛成為一種新潮流。 綠色飲食  改善地球 綠色飲食除了能在選擇食材上有不同,亦可以在烹調手法上作出改變。在購買食材時,減少選擇過度包裝的產品。因為它們在生產時會消耗較多資源,而多餘的包裝亦會製造浪費,進一步污染地球。而在煮食時,我們可以用以下三種方法減低能源浪費: 一、煮食時選擇低碳環保的方法,比如說把冷凍食物預先解凍,減省烹調的時間和能源。 二、選用新式的節能鍋具,提高煮食效益。 三、蒸煮時把鍋蓋蓋上令食物更快熟透,節省燃料。 新派素食  超乎想象 作為「食肉獸」的香港人,的確難以接受全素飲食,所以近年不少餐廳推出新派素食。新派素食強調菜肴的口感和肉類相似,有別於一般的蔬菜,不再是單一的綠色。它們以「植物肉」作為主要食材,透過油炸、乾燥等方法,再加上各種香料和色素,令其味道、質感和肉類幾可亂真,甚至有肉類的咀嚼感。 「植物肉」雖然和肉類相似,但它們可以避免畜牧時的碳排放和污染。另外,新派素食亦具有和蔬菜一樣的蛋白質含量,而其脂肪含量亦比肉類低,有助降低膽固醇。與一般肉食相比,「植物肉」還可以減低患上心血管疾病和大腸癌的風險,符合一些既想吃肉又想兼顧健康的香港人。 綠色生活 未來新潮流 社交媒體的興起讓大眾更重視綠色飲食,愈來愈多人為了健康願意接觸素食。相信經過這次疫情,綠色生活將會成為未來的新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