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人對生活的意義有不同的看法,取決於個人的思想、愛好等。歷史學家呂思勉認為,人生在世,除掉極庸碌之輩,總有一個志願。:135志願而做到,就是成功、快樂。:135志願而做不到,看似失敗,然而自己心力已盡,也覺得無所愧怍,也是快樂。:135志願各人不同,似乎很難比較。[1]:135然而其人物愈大,則其志願愈大,為人成分愈多,自為成分愈少,則是一定不移。[1]:135哪有蓋世英雄之志願只為自己為子孫;說此話正見他自己是個小人,所以燕雀不知鴻鵠之志。

你在美劇電影裡看過無數次的地方,是美國人民的茶記diner!

每個地方都有屬於那個地方的茶記,它們無一都價錢親民,有永遠都吃不膩的常餐。給窮情侶談情,給阿公看報紙,給古惑仔聚腳,給阿sir打躉。 在美國,它們的茶記叫diner。外表像是火車車廂,內裡空間狹長,一邊是長長的吧台,一邊是皮質沙發組成的卡座,地面一般是棋盤式的地磚。 Diner沒有奶茶,但是有可以永遠續杯的黑咖啡。沒有沙嗲牛麵,只有薯條、漢堡和三文治。沒有紅豆冰,只有手工奶昔。 還有少量的美國甜心,不限量的美國大媽。 Diner是無數美劇電影的重要場景,是美國平民文化重要的一部分,每次diner一出現,我們就知道故事發生在美國。 而關於Diner的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1872年, Walter Scott在羅德島維登斯日報辦公室的門前的餐車檔。 當時的餐車其實就是一個經改裝的馬車,從兩面的窗口提供外賣服務。到了1887年,發現當中商機的製造商Thomas Buckley,以lunch wagons為品牌,開始大量製造統一製式的餐車,才使餐車文化開始蓬勃起來。 隨著Diner變得越來越受歡迎,小小的外賣餐車亦逐漸演化為可供堂食的餐館,Diner製造業亦跟隨發生變化,製造商不再是一架一架製造餐車,而是像宜家一樣,製造不同的可嵌砌組件和設備,令到餐車主可以更迅速地組建起他的檔口。 在這個時期,Diner其實就是架房車,那裡有生意,就到那裡去。你一般可以在公路和鐵路旁,或是工廠的大門外找到它們。為了讓夜更工人吃上宵夜,許多diner都是24小時運營。 到了30年代,美國陷入大蕭條,許多Diner以親民的價錢苦苦熬着。亦在這期間,汽車設計師 Roland Stickney 以先鋒者微風號列車為原型,設計出擁有流線型,火車車廂外表的diner。 除此以外,不少diner當時還會採用流行的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帶有更多曲線的搪瓷外牆和圓拱屋頂,內裡就採用不鏽鋼和塑料等新物料,還有棋盤式的地磚。如果加上自50年代的霓虹燈,可以說diner的經典形象就此確立。 在二戰結束後,diner迎來第二春,許多想做小生意的人都開起了diner,這時diner已經不再是城市裡的平民小餐館,而是沿著高速公路向全國蔓延。到了60年代美國州際公路系統開通,diner的發展可以說是達到了頂峰。在一段公路旅行之中,diner可以說是用餐的不二選擇。 從70年代開始,快餐業開始在美國發展起來,對diner造成很大的沖擊。至今遺留下來的diner很多都是獨立經營,可以說是關一間,少一間。新開的Diner和普通的廉價餐館已經難以區分,喪失了許多由馬車和火車遺留下來的建築特徵。 不過無論時代如何變遷,只要爐上還有一壼永遠喝不完的黑咖啡,還有誰也付得起的價錢,diner就會永垂不朽。

身為「香港米線關注組」的一份子,懂得分辨正宗雲南過橋米線嗎?

「午餐吃甚麼?」、「晚餐要到哪裡吃飯?」定必是香港人最熟悉的寫照,更是每天所面對的煩惱。而無論身在何地、與誰用餐,米線總是「榜上有名」,飯腳們也紛紛投靠到大型連鎖店或是小店的懷抱。 「香港米線關注組」更一度成為網絡熱話,連繫了各位知音人,印證了港人對米線的熱愛與瘋狂程度。 提及港式麵食,我們熱衷鑽研雲吞麵中,鹼水與麵條之微妙關係;講究車仔麵各種食材配搭的多樣,而米線的湯底則是靈魂的關鍵,決定成敗得失的準則之一。 坊間的雲南米線一般主打麻辣及酸辣湯底,伴上肉碎、酸菜、腐片等配菜,為香辣刺激的湯頭額外添上豐富的口感和層次,煮成一碗我們口中熟悉,也深受各人愛載的米線。 近年香港米線文化嶄露頭角,也令更多店舖以「正宗雲南米線」自居,更以小鍋米線及過橋米線作為招徠。但一探之下,卻赫然發現本地與當地正宗的烹調手法大有出入。前者需以小鍋一同盛載熱湯、配料及米線,再逐碗煮熟,好讓麵條盡吸湯底及餸菜的精華,每碗滿是心思,更是時間與耐性的考驗。 對於講求效率的香港人而言,米線帶來的,也許僅是價錢、果腹及速度的選擇。而後者的出現,更是為了記載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特而此為名。相傳一位秀才經常為了苦讀而廢寢忘食。 妻子有見及此,只好每天經過石橋,為丈夫長途跋涉送上飯菜,及後驚訝地發現,雞湯經過長時間也能保持溫度,故巧妙地把米線下湯,成為家喻戶曉的「過橋米線」。 故此,「過橋米線」的含義,並非滿載香料,辣得令人頭皮發麻的重口味之選;反之是以清潤溫和的雞湯作始,配上人手真正搓揉和製作的新鮮米線,彈牙順滑且充滿米香。 另外,這道菜式的擺盤和煮食次序同樣講究,媲美日式傳統和食的嚴謹之作。滾燙的雞湯必需以熱鍋盛載,伴隨放滿十多種配料的小碟子一同端到餐桌上。 首先把肉類及秘製的炸醬放到大鍋裡焯熟;緊接把一顆小巧滑溜的鵪鶉蛋落下,將清激的湯頭灑下一絲蛋花;最後把預先煮好的米線及其他蔬菜加到鍋中作結,成為一碗不折不扣的「過橋米線」。 飲食文化之豐盛,大概是食物本身的可塑性,能迎合不同地方及國家的需要,把最原始的味道昇華,調配至當地人的口味,再走遍世界大地,匯聚成美食的寶藏。 恰如米線,作為雲南非物質文化遺產,被原居民視為一種精神上食糧,更是文化的承傳。她搖身一變,卻充斥著香港獨特的地道特色。即使兩者配方及煮食方式不一,也無分對錯,亦無減眾人對她的熱情。 身為鍾情米線的一員,只要懂得享受美食帶來的歡愉外,更嘗試了解每道菜餚背後的歷史痕跡,便能成為真正的食物狂迷,分享人間美味。

炒栗子車仔檔,城市冬天的溫柔一瞥

在街邊突然聞到一陣炒栗子香氣的時候,就是這個城市在提醒你入冬了。香港的冬天不算太冷,但突然而至的冷鋒也足以讓人加快腳步,把手緊緊揣在衣袖中。 經過栗子檔,把20蚊的栗子或者溏心紅薯捧在手上,單是握著,已經感到周身溫暖起來。檔裡除了栗子,還有花生、鵪鶉蛋和溏心蕃薯。翻炒著栗子,瀰漫開來的炭火香氣,在寒風中的街邊,暈染出一間有壁爐的臨時小屋。 栗子車仔幾乎在每一區都能看到,然而卻總是說不準他們的位置。有心人製出了港九新界炒栗子車仔檔的地圖,尋吃就如同捕捉寵物小精靈。 一個城市,尤其是在冬天,一定需要有小攤販撐起一些溫暖的氣息。夜晚的街邊,行人匆匆時,只有小攤販的紅色或黃色燈光,煙火的氣息,為每一條街點亮一些生活味。炒栗子檔更是這樣,檔主從容地抄起大鑊鏟,黑沙翻滾出細密的聲音,滑動著一顆顆栗子,外殼慢慢香脆。 這些傳統小檔,成了各個世代香港人的共同記憶。 一顆帶來滿足的栗子,必然是「開口笑」,易剝開,易脫殼,綿密口感中滲出絲絲焦香甜味。從選栗子開始,就要用足心機。唐山北部的遷西栗子肉質緊實,且易脫殼;良鄉栗子也是尚好的品種,除此之外,山東、湖北的栗子,品質也佳。 炒栗子靠石英砂傳遞溫度,加入粗砂糖、麥芽糖,讓甜味滲入栗子的同時,還能將栗子殼炒到光滑油亮。有趣的是,在攤檔中看見的黑砂並非其本色,石英砂最初為白色, 反覆炒製後,才逐漸變成了黑砂。 此外,溫度也要好好掌控,炒栗子散發的高溫,又能煨著蕃薯和花生,炒好的栗子,放進保溫箱再用一條厚毛巾吸收熱氣。每一個小小的車仔檔,對空間和熱力的利用,都無比精妙。 手炒的栗子,靠著這些流動小販們帶著各家的技藝和訣竅,撐起了一整個冬天。近來冷空氣來襲,不如光顧炒栗子車仔檔,把這城市裡小小的暖意握在手裏。

魚頭向左魚尾向右,日本人對於秋刀魚的執著

在中國傳統節氣中,生津潤肺的食物往往成為主角,主要用以調理身體,達至養生的功效;而四季分明的日本,則以「旬を食べよう」為當中精髓,強調利用當造食材製作季節性的料理,以發揮食物的獨特性,帶出最新鮮及時令的美味。而秋天的代表 – 秋刀魚,更醞釀了耐人尋味的故事。 盛載著「食欲之秋」的說法,總令人胃口大增。而秋刀魚乃是秋天食材之冠,其受歡迎的程度,總能反映於居酒屋或一般家庭之餐桌上。價格雖便宜,甚至被貫上「貓魚」的貶義意思 (意指只是貓咪的飼料,十分低賤的食物),卻絲毫無損日本人對它的偏愛。 秋刀魚的當造期為每年9月到11月,此時的水溫利於魚類的生長,大多盛產於日本北海道、東北及九洲等水域。適當的水溫與水質,孕育了肥美潤澤的秋刀,更剔除了原本的腥臊味,肉身卻異常飽滿。 鹽燒和炙燒成為民間最受歡迎的烹調方式,原條烤製,配搭簡單的調味,例如海鹽、醬油和檸檬,便能大大提升食材的鮮味。而秋天所捕獲的秋刀魚,皮下充滿豐富的油脂,肉質彈牙嫩口,刺身便是嚐鮮的不二法門。 當地人更會以秋刀魚不同的熟成階段,配合濃度口感不一的清酒作配搭︰例如油香較淡就配上辛口的爽酒;油脂與肉味並重的瞬間,則適宜配搭口感豐富的大吟釀,以平衡兩者予味蕾上的衝擊,令食材得以昇華。 當地人對於魚料理的擺盤也極為執著,魚頭必須向左,魚尾於右,方向絕不能出錯,與浴衣穿搭的概念一樣,被視為一種尊重。擺盤方向如此繁複的學問與技巧,除了印證了日本人對飲食上的追求,秋刀魚原本的味道和特色,也同樣充滿了日本文化的精神和意味。 不得不提,秋刀魚狹長的身型,與日本地形不謀而合。從文字表達上,中文與日文的漢字皆為「秋刀魚」,大眾都能一致理解當中的意思。日文「サンマ」亦與台語秋刀魚的發音相同。 這一連串的巧合,拼湊著無數火花,成功連繫了兩地,使《秋刀魚》命名的雜誌於台灣面世,成為第一本記載日本文化的中文雜誌。把原汁原味的日本深度專題帶到讀者的眼前,以視覺及觸覺,成為大家的共同語言及話題。 日本知名導演小津安二郎最後執導的電影作品《秋刀魚之味》,亦以秋刀魚比喻人生;食材內臟滲出淡淡的苦澀味,正是品嚐秋刀魚的最佳風味,象徵你我也曾歷盡滄桑,面對生活總總不甘的情緒。以味覺暗示人性,同樣與日本人骨子裡被動,隱晦的性格來得貼切。 價格相宜又隨處可見的秋刀魚,卻猶如日本文化中的一塊瑰寶,未經雕琢,也許平平無奇。但只要經過琢磨,細味箇中的鮮與甘,便能經歷一場有趣的日本奇遇,品嚐一趟非凡的人生旅程。

日本壽喜燒的兩種正宗吃法,你是關西派還是關東派?

氣溫驟降,「打邊爐」無疑是港人最愛的聚餐活動。無論是日式、四川麻辣或是極具特色的港式火鍋,定能滿足各人的需求。同坐一桌,各自把心愛的美食扔進鍋子涮一涮,圍著火爐,心頭一暖,便能輕易打開話匣子,把話延續到肚子。 故此,火鍋一向予人「大咧咧」的形象,但近年精緻的日本壽喜燒文化漸打入香港市場,踏入高級日式料理的門檻,同樣得到食客的青睞。日本和牛當然是食指大動的其一原因,但當中嚴謹的烹煮過程與手法,更是此道料理的靈魂。 壽喜燒起源於日本江戶時代,據說因宗教理由,人民禁止進食肉類,只有當時的天皇才能享用。而牛肉貴為草食動物及農耕的好伙伴,更被喻為神聖而潔淨的代表,絕對不能侵犯。但平民為了一嚐肉鮮,只好偷偷把肉放在簡陋的鋤具裡燒熟食用,故壽喜燒又命「鋤燒」。 直到明治五年,禁止進食肉類的規條被瓦解,壽喜燒這種簡易的「鍋料理」逐漸變得普及,成為日本冬日裡必備的家庭料理,亦常於普天同慶的忘年會(新年會) 享用。 很多人或許誤解壽喜燒僅為甜醬油湯底的火鍋,但事實並非如此。撇除精心熬製的湯頭和形形色色的香料,正宗的壽喜燒只有最簡單的調味。配上指定的配菜和巧妙的手法,便能把肉鮮帶到餐桌上,令人一試難忘,也無法抗拒魂牽夢繞的那份香甜。 同出一轍食材,壽喜燒卻可分為關西及關東兩種烹煮方法。前者先把肉下鍋煎香,再灑下味醂、醬油及砂糖等調味料。先把牛脂放進鐵鍋,待熱後再把鋪滿雪花的和牛下鍋煎香,熱鍋上傳來的滋滋聲,已叫人胃口大開。甜醬油與焦香味包裹著每一片軟嫩的和牛,沾上蛋漿享用,燙熱可口的味道於味蕾中互相交織,教人回味無窮。 而後者則是「先醬後肉」;盡吸醬料的精華,偶爾也會預先拌入爽甜的大蔥,增加層次與口感。濃郁的味道佈滿舌尖的每條神經,油脂在嘴裡融化一刻,是滿滿的幸福感。配上金菇、豆腐等蔬菜,更減低油膩感。兩者風味雖截然不同,卻對於烹調的溫度及時間的掌握非常考究。壽喜燒食用次序和食材之間的配搭,與火鍋的概念也不盡相同。 味道以外,席前烹調亦是壽喜燒令人值得驕傲的環節。除了是對料理師傅廚藝的考驗和認可,亦是對食客的一份尊重。且過程十分嚴謹,絕不容許半點差錯。兩者在烹調過程中即時的微妙互動交流,是密不可分的關係,是話題與文化的延展,也是令壽喜燒這份美味得以昇華的原因。 從挑選與預備食材,到廚師烹調的專注,這份執著與專業,都仿如一道藝術,讓食客得到飽肚的滿足感外,更是一場感官的盛宴。

在疫年的週末,最好來一場沉浸式的烘培體驗!

烘培是一種沉浸式的體驗。把心神集中於各種原料的份量、混合和變化狀態,在其中慢慢卸下身心壓力,在工作與學業壓力高負荷的生活中,停下來半個下午,一小時不再是通勤的時長,而是麵團發酵到剛剛好可以烤製的過程;四十分鐘不再是漫長到昏昏欲睡的週一下午會議,而是一塊蘋果派從放進烤盤到帶著酥脆外皮出爐的美妙時刻。 以最簡單的互動,和麵粉、朱古力、黃油與水果,在廚房搭建起一種可靠的關係:麵粉的變化遠比想像中豐富,加入熱水以增強延展性;鬆弛十五分鐘以應對一切難以揉合的麵團,微微煮沸的湯種,以最大程度留存麵包的水分。而在準備這些的過程中,黃油也達到剛好軟化可以打發的狀態。烘焙廚房中,時間流動的奇妙在於,一切都在變化之中,而一切又都在掌握之中。 生活中的各種不可控,讓我們都時常需要尋找療癒,尋找一些安穩的反饋。疫情期間,烘焙產業的大幅成長,一面是以消磨被迫在家中的時光,一面是以手中能掌握的,重建一些基本的生活秩序。「見山是山」的哲理,在廚房同樣適用。雞蛋、各種筋度的麵粉、水與牛奶排列在面前,比例和程序的差別之中,能製作出無數種食物,但在極高的自由度之外,如蛋白中滴入一滴水,整個打發蛋白的過程都無法完成——食材自有其規律可循。成功復刻出一道美食,當然雀躍,而即使失敗,或者說做出了別的型態,仍然不失樂趣。 中文語境中常常將願意為另一半下廚當作一種生活上的愛意展露,或者角色刻板印象,如男人下廚,那必然大受稱讚;如女人下廚,便是符合一種美好的預期,如「賢慧」;當然這些已經是過時的俗套,要知道社會角色施加給不同性別下廚和不下廚的壓力,有時會讓人忘卻本身廚房的魔力:不需要無意義的溝通,在這裡和最原本生態的食材互動,觀察烤箱裡一分一寸的變化,完成屬於自己的獨特的作品,無需做得完美,只需投入和感受。 趁著週末,不妨在家中試著做一些簡單的甜點吧。

在冬日最暖心的,是滿天星的一份蛋包飯!

冬日就是要吃蛋包飯的日子!突然的寒冷總是讓人食慾大增,而最能獲得滿足感的,就是一份溫暖的蛋包飯了。軟滑的蛋漿包裹著熱氣騰騰的米飯,搭配咖哩汁和鮮嫩的牛肉漢堡扒,用勺子,將comfort food的內涵一口一口完美呈現。開業不久的蛋包飯專門店グリル滿天星首間香港分店,來自東京,製作蛋包飯料理,已經有超過43年的時間。 在日籍總廚的主理之下,蛋包飯最重要的三點:「蛋」、「飯」、「汁」,都在グリル滿天星發揮到了極致。三隻蘭王蛋,便能看出グリル滿天星在食材方面的嚴苛要求,這也是蛋包飯的第一道驚艷之處。簡單地烹煮已經讓細膩的蛋香味毫無雕飾地釋放出來,招牌橙紅色的蛋漿,色澤光亮,半凝固地包裹著米飯,單是這樣的搭配,已經讓食慾無法隱藏。 用勺子劃開蛋漿,米飯的層次和心思展現在眼前。グリル滿天星以竹筍、洋蔥、粟米、香菇等食材取鮮味,烹煮出顆粒分明,香味豐滿的米飯。精細的技藝來自於日本總店沿用多年的經驗,匠人的嚴謹,讓米飯更值得細細品味。 一同入口的,當然不只是米飯和蛋這樣簡單。蛋包飯本身的汁水與咖喱汁,再加上鮮嫩多汁的牛肉漢堡扒,搭配日式肉汁,讓一口能感受的味道蔓延開來,將味覺體驗帶向極致。而牛肉漢堡扒本身也足夠驚艷,切開漢堡扒,冒著熱氣的牛肉,每一寸都包裹著閃亮的肉汁,視覺和味覺,同樣雀躍滿足。 作為一人食的標準答案,蛋包飯完美滿足了隱藏在冬天的食慾。而當然,グリル滿天星以蛋包飯著名,卻也貼心地將日本店的招牌菜式,奶油蟹肉可樂餅、吉列漢堡扒帶到香港。每一口的溫暖和香氣,都是來自グリル滿天星日本餐廳,「香港限定」的驚喜。 在暫時無法去到日本的時候,來到グリル滿天星感受一趟東京之旅吧,吃完充滿日本大廚心意的蛋包飯,彷彿下一幕,已經是在日本漫畫之中,在閒暇的午後,再放鬆地睡個飽。 「グリル滿天星」(香港店) 地址:尖沙咀海港城海運大廈 3 樓 OT301-301A 號舖

Wine & Dine 2021 – 遊「酒」香港自助行私心推介 (二)

香港美酒佳餚巡禮2021不經不覺,已經來到最後尾聲。上篇主要推介葡萄酒,這篇就分享私心推介雞尾酒的酒吧。雞尾酒與葡萄酒不同,除了品嚐味道外,還會欣賞調配雞尾酒的成品,從顏色、味道、材料配搭等多方面欣賞,就像觀賞藝術品一般。 The Wise King – 中環: The Wise King以13世紀的西班牙為靈感,由著名調酒師Sandeep Kumar主理,而他曾經得到「Bacardi Grand Prix」兩屆全國冠軍,其設計的雞尾酒別出心裁,往往帶給人驚喜,因而榮獲2019年亞洲50間最佳酒吧之一。 這次推介Wine & Dine期間限定的雞尾酒Healers,這杯獨特的雞尾酒由氈酒、梅斯卡爾酒及苦艾酒所調配,飲一口已經嚐到其複雜而又混和的味道,首先是聞到氈酒的清香,之後嚐到梅斯卡爾酒帶有煙燻的甜味,餘韻就會感受到淡淡的苦味作結。     The Wilshire – 堅尼地城 The Wilshire 可說是隱世的酒吧,即使是熟悉堅尼地城的朋友,或許也不知道這酒吧的位置。其實The Wilshire的位置在區內著名墨西哥餐廳11 Westside的背後,不少朋友不知道就錯過了。 這裏的雞尾酒價錢平民化,每款雞尾酒都只需要使用一張品味券,但雞尾酒的搭配絕不馬虎,尤其推介Island of Martinique,首先顏色鮮艷奪目,相當吸睛。 基酒以Gold Rum為主,帶有獨特的香氣,例如焦糖、杏桃、果仁,配以蜂蜜及青檸當中甜酸的味道將雞尾酒的層次更為豐富。另外, Flower Shop以氈酒作為基酒,配上青檸、接骨木花及梳打水,味道清新,較適合女士們。 夜嵐,喜歡飲飲食食,同時對品酒情有獨鍾,尤其喜歡探索新世界葡萄酒。研究品酒十多年,曾經擔任過品酒評判,並取得由國際認可的品酒師課程Wine & Spirit Education Trust(WSET®️) Level 3 Advanced Certificate、澳州政府認可的A+ Australian Wine School Level 2 Certificate及 清酒品酒師Certified Sake Sommelier的「虛銜」。  

吃蟹入秋,延續千年的習俗

天氣開始轉涼的時候,大約是身體剛意識到有久違冷冽的空氣吹來,或是一場深夜雨後,走在街上,發現一些海味舖推出了上下各幾層的不鏽鋼玻璃門櫃子,擺在門口顯眼處,以綠色塑膠布盛放著青綠色的蟹,就知道,夏季已經過去了。 九雌十雄,距離江南隔著千里遠,參考系也模糊起來。選蟹的標準卻是通用的:重量當然要夠標著的數字,畢竟重量不一樣,價錢也相差頗遠;剛換完殼的偏軟,水分過多肉卻不足,吃著也沒有興致;要想吃到肉質緊實,蟹黃蟹膏飽滿的蟹,腹白、金爪、殼厚,眼靈動是最容易辨識的特徵。 上環海味街,在入秋後紛紛推出自家的蟹櫃來,在灣仔鵝頸橋附近,也有專賣陽澄湖大閘蟹的店鋪。街市中就更常見了,而有時走進新界的村落裡,也會有住戶推出自家的蟹櫃來,再掛上一些彩色形狀各異的燈籠,中秋的氛圍也跟隨著滿溢出來。 吃蟹的習俗悠長,所以說吃蟹才入秋。魏晉時期便有文人雅士嘆,一手持蟹螯,一手持酒杯,拍浮酒池中,便足了一生。在紅樓夢中也有螃蟹泳,食蟹賞菊,大為快活,便吟出詩來。烹製蟹的方法簡單,水中加紫蘇葉或黃酒,以驅除寒氣,勾出蟹本身的鮮香,再切薑絲與醋倒入小碟中準備著調味。冷水時就放入蟹,以讓蟹黃慢慢凝固,蒸蟹請等待15分鐘,揭開蓋,蟹早已由青綠色轉為橙黃。 吃蟹與其他食物的不同之處在於,你定要慢下來,才能享受到其中滋味,沈浸在和食材的互動之中,忘記瑣碎的事。所以說吃蟹是獨享的樂趣。從爪至腹,吃得精細且慢,直接咬開再細細挑出肉與膏來。也可用工具,蟹八件,是食蟹智慧的繼承,以各有用處的剪、錘、匙、針,把吃蟹變成手上的表演。奢侈表品牌在秋季也推出自家的蟹八件禮物來,也是借用這傳統工程師一般的食蟹智慧,回應人類對食物與工具的巧思和尊重。

Wine & Dine 2021 – 遊「酒」香港自助行私心推介 (一)

香港美酒佳餚巡禮 2021已於11月1日開幕,今年以「品味全城」為主題展開為期一個月的活動。其中一個活動名為遊「酒」香港自助行,參加的朋友只需要購買電子品味通行證,就可以遊走中環、灣仔、金鐘及尖沙咀四區約50間餐廳及酒吧,以通行證包含的品味券自由兌換喜歡的美酒與佳餚。 經過研究過後,以下是我推介的餐廳或酒吧﹕ James Suckling Wine Central – 中環: 前文曾提及James Suckling是國際著名的葡萄酒品評家,特別醉心研究意大利葡萄酒。而James Suckling Wine Central為香港盛名的葡萄酒酒吧,提供約500款世界各地的葡萄酒,而Wine by glass都有超過300款。 通常一間餐廳或酒吧提供的Wine by glass款式不多,通常只是餐酒的質素。而這裏的Wine by glass大部份都得到James Suckling及其團隊評價為90分的葡萄酒,能夠大大減低「中伏」情況。 而今次活動提及的酒單價錢都頗為合理,一張品味券就可以兌換評份達90分的意大利葡萄酒,兩張品味券甚至可以兌換93分的意大利葡萄酒,而三張即可以品嘗三款意大利葡萄酒。 三者之下,我會選擇以1張品味券兌換,物值比較高。當然,如果有朋友作伴,可以選擇以3張兌換款意大利葡萄酒,品嘗及比較不同款式的意大利葡萄酒。 另外,尤其酒單沒有提及酒莊或年份,建議兌換之前可以詢問店員當天是哪一枝意大利葡萄酒,來自哪個地區及年份,看看究竟是否符合自己喜愛的口味,再決定是否用2張或3張品味券兌換。 La Cabane – 中環: La Cabane 主打天然有機的葡萄酒,而當中有一款特別來自法國勃艮第的紅葡萄酒Les Vins du Beaujolais可以使用1張品味券來兌換。Beaujolais 與其他法國紅酒有所不同,首先是Beaujolais是唯一於法國境內使用 Gamay這款釀酒葡萄。 另外,Beaujolais並不像其他法國紅酒留在木桶陳年釀造,而使用特別的二氧化碳浸漬法釀製,使Beaujolais味道較為清新,充滿簡單的果香,酒體較輕而不苦澀。Beaujolais由於並不需要陳年,於每年9月才開始釀製,而到了10月就完成釀造過程,所以現在品嘗的Beaujolais是最佳適合時間。 GDV Fine Wines – 中環: GDV Fine Wines 於1997年已經扎根香港開展葡萄酒業務,是香港最歷史悠久的葡萄酒坊之一,亦有參加香港美酒佳餚巡禮活動。這次推介只需要1張品味券兌換的Rosé de Chevalier。 Rosé de Chevalier由著名釀酒師Olivier Bernard主理,為波爾多出產的粉紅葡萄酒。法國波爾多的粉紅葡萄酒與釀製過程與紅酒無異,只是葡萄汁與葡萄皮接觸時間比較短,而不像其他地方使用溝酒的方式釀造。酒色是明亮的粉紅色,有少少紅苺及淡淡花香。由於浸透葡萄皮的時間較短,所以單寧比較輕,不會像紅酒般苦澀,較合適女士們享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