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人對生活的意義有不同的看法,取決於個人的思想、愛好等。歷史學家呂思勉認為,人生在世,除掉極庸碌之輩,總有一個志願。:135志願而做到,就是成功、快樂。:135志願而做不到,看似失敗,然而自己心力已盡,也覺得無所愧怍,也是快樂。:135志願各人不同,似乎很難比較。[1]:135然而其人物愈大,則其志願愈大,為人成分愈多,自為成分愈少,則是一定不移。[1]:135哪有蓋世英雄之志願只為自己為子孫;說此話正見他自己是個小人,所以燕雀不知鴻鵠之志。

月餅是中國最離經叛道的傳統食物,而最離經叛道的月餅則出自香港。

椒絲腐乳芥蘭、魚香蘿卜煲、蕃笳炒雞,這些菜式聽起來是否充滿了違和感?事實上,無論是中式住家菜,又或是中式糖水,甚至中式包點都有大量的固定配搭,一旦不小心偏離正道,就容易成為黑暗料理。 我們對於這種正宗的追求一點都不遜於在Pizza上不能加菠蘿的意大利人,當然這執著缘由眾多,可能是地域食材的限制,可能是千百年來代代廚人不斷改良的最終結晶,甚至是食物背後帶有傳統文化的故事。 然而,在中華傳承已久的飲食文化中,卻出現一個變數。月餅,可能是中國最離經叛道的傳統食物。 細心想想,你可能從來都沒有吃過所謂正宗的月餅,我們對於月餅的開放性,實在令人訝異,對於每年不斷推陳出新的口味、不同形式的月餅,我們可以說是毫無疑慮,張開懷抱就接受了他們的存在。 為什麼月餅能夠不斷保持革新,甚至成為中華變化最多,變化最快的傳統食物呢? 一個不成熟的猜想是,中秋佳節月餅相伴這種文化傳播得太廣了,甚至鄰地日本也會出現月見糰子、韓國出現松片這種月餅近親。 在中國及周鄰地區都有中秋吃月餅的習慣,但古時交通閉塞,人們只能就地取材,盛産蓮子的南方有蓮蓉月餅,鮮肉罕見的雲南有火腿月餅,物産豐富的江南能吃上鮮肉月餅,還有台式、蘇式、京式、潮式、晉式、秦式等等數之不盡,每地各領風騷,沒有一種能夠統一天下,能夠以正宗自居。 沒有正宗的束縛,月餅自古就極具創新的生命力,從唐朝開始慶祝中秋節以來,為慶節而生的「月餅」就不斷變化。像我們之間感覺最傳統的五仁月餅,也是在花生和葵花籽在明朝引進中國以後,才被當時沒有恪守祖宗之法的餅匠加入月餅之中。 當然,如果要論月餅的創新程度的話,就不得不提到我們香港的港式月餅。幾乎每一年的中秋,都能在香港找到全新的月餅款式。 港式月餅持續革新的原因說起來也很簡單,第一香港人有錢,過百上千的月餅買起來都能毫不手軟,第二,這個市場養起了許多手藝精湛的餅家,甚至許多有名飯店,五星級酒店都會推出自家的月餅來分一杯羹。 餅匠在每年一度的中秋都只能拼盡全力,研發出更好吃和更漂亮的月餅才能在這激烈的市場生存下去。 當然,除了錢以外,港式月餅的革新背後還有很多不同因素。像香港又是屬於保留了許多中國人情關係文化的社會,送月餅不止成為人際的重點,甚至在不少公司也是每年重要的例行公事。 另一方面,經濟的發逹也導致技術演變得更快速,像雪糕月餅就是香港在60年代在冷藏技術成熟後被發展出來,隨後1989年的冰皮月餅更不用說,如果家家戶戶都沒有雪櫃,那冰皮月餅根本沒有太多市場。 最後,華洋雜處的背景亦激發起餅匠無數靈感,像近年大熱的奶黃流心月餅,則是由曾任職半島酒店嘉麟樓的葉永華師傅在奶黃包得到靈感之下,創造出流心奶黃月餅。 你可能不知道,奶黃其實是一種源自西方的餡料,主要以吉士粉、牛奶及雞蛋調配而成,在中西合璧之下才成就了我們能在茶樓吃到的奶黃包。 「流心」是餡料的一種形式,也是一種吃法,懂吃的都會稍為把月餅加熱,達致流心的最完美狀態。 無論流心月餅也好,其他類型月餅也好,在香港這個奇地每年依然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被創新,依舊每年我們仍能在月餅得到驚喜,在充滿傳統氣息的中秋佳節享用最不傳統的美味。

香港茶餐廳的奶茶為什麼可以做到又快又好又便宜?

作為中西合璧的茶餐廳一向以多元見稱,燒味、西點、粥粉、油器、車仔麵、煲仔飯、鐵板餐或碟頭飯等香港最地道的美食都一應俱全,除非你要吃功夫菜,其他只要能在十分鐘之內做好的美食你都有機會在餐牌上找到。 快是茶餐廳最基本的入門,但是一間餐廳要叫自己做茶餐廳,那就少不了一杯好茶。好多香港人去茶記,為的就是那杯茶,無論是奶茶、檸茶,甚至是老饕愛喝的茶走,都可以用來醒床氣,抵禦飯氣攻心和提神,為一天漫長的工作提供動力。 小小的一杯茶,背後功夫卻不簡單。最基本的依然是快,在最繁忙的時段裡,考驗的就是水吧師傳對「冲、焗、撞、座」各種技藝的熟手程度。 除了速度以外,實惠是第二要領,平日幫襯茶記不是打工仔,就是學生哥,所以這杯茶也只能靠薄利多銷。 然而,便宜不代表沒好貨,茶餐廳雖然用的是碎茶所混成的茶膽,但在各家茶師傅的多年鑽研下,各自研究出調配粗茶、中茶、幼茶三者的黃金比例,取粗茶之濃、中茶之香、幼茶之色,所以仍能做到在價格便宜近人之餘,維持色香味俱全。 在今天,一些擁有獨家秘方的茶餐廳仍能靠一杯好茶獨步天下,不過亦有以其他美食起家的茶餐廳,選擇現成的茶膽來泡茶。像慈雲山的煲仔榮記,以招牌的煲仔沙嗲牛肉麵招徠顧客,茶膽就選擇使用本土茶商陸羽茶色的My Cup斯里蘭卡紅茶。 這種外包的做法雖然令茶餐廳不能以茶作為競爭主力,卻是一種很好揚長避短的做法,將茶膽交給有經驗的茶商主理,有時更能維持更好的質素,因為茶商比餐廳更接近市場上游,與茶農距離更近,能夠隨時按當季茶葉的品質調配茶葉的比例。 無論茶膽是來自茶餐廳或是茶商,這門依頼專業知識和經驗的調配手藝才是茶餐廳裡奶茶又快又好又便宜的關鍵。 當然對於鐘意返工的香港人來説,有時候茶記的奶茶還是不夠快,在忙碌的日子裡,想喝上一杯茶更多時也只能到茶水間冲泡茶包。 茶包可以說是茶記裡奶茶的近親,它同樣又快又好又便宜,它同樣依賴茶匠的調配手藝。不過它比起茶記裡的奶茶有更多的可能性,香港人的奶茶只能由紅茶冲泡,但茶包卻可以包羅萬有。沒有傳統的束縛,茶匠可以在茶包裡調進更多的味道。 如本土茶商陸羽,在新舊交接中,創辦人王芝泰把掌舵的位置交由留學英國的兒子王廷後,陸羽就在原有的中式和英式茶包外,將日式冷泡茶引進茶包市場。 王廷在掌管陸羽以後,為了拓展商機,花費了兩年在日本了解當地茶文化,最終找到了有百年歷史的九孫茶園,由茶園以傳統日式茶藝製作出深蒸煎茶和玄米煎茶,再於兩日內空運到港由陸羽製成茶包。 以往,要喝上冷泡茶,不泡上幾個小時也喝不上,但換上茶包,配以新工藝,選用金字塔形的茶包增加流水量,陸羽的冷泡茶系列,在注入冷水兩分鐘後,手搖三十秒即可飲用。 在今天的香港,我們也許已經不在意是否花費三四十元喝上一杯奶茶,但對於「慢慢嚟,最緊要快」的要求始終如一,在「吊頸都要抖唔到氣」的工作日,喝不上茶記的奶茶可能也只能靠茶水間的茶包來續命了。

中秋買月餅有什麼講究?打卡自用、長輩送禮、同輩互贈大不同!

中秋即至,不少人已經早早準備,開始尋找自己鐘意的月餅款式,面對茫茫的選擇,你或許會感到眼花瞭亂,無從下手。其實挑選月餅,最重要就是先明確自己的目的,一會這次就就著3個不同的方向,向大家推薦不同款式的月餅。 1.向長輩表達敬意 四季酒店龍景軒甜腿五仁月餅 由龍景軒中菜主廚陳恩德在今年推出甜腿五仁月餅,名曰五仁實際上由六款果仁製作,包括: 合桃、腰果仁、松子仁、南瓜子仁、葵花子仁及杏仁,同時加入桂花,讓原來鹹味為主的五仁月餅加上清新微甜,適合偏愛傳統口味但望有新意在其中的長輩。 灣仔萬麗海景酒店滿福樓精品迷你月餅套裝 如果選擇迷你的月餅送給長輩,就不用擔心長輩一次吃太多或者吃不完,有時中秋最怕是長輩為避免浪費,勉強把禮餅在幾天內吃完,最後體貼了心意卻辛苦了身體。而滿福樓精品迷你月餅套裝就剛剛好,每盒包括迷你蛋黃白蓮蓉月餅及迷你斑蘭月餅各三件,尺寸雖少但勝在精緻,可以在無負擔下向長輩傳遞心意。 皇玥玥至尊月餅禮盒 近年皇玥掀起風潮奶黃月餅可以算是老少咸宜,在熟悉的傳統口味中創新,令人感到既熟悉又新鮮。今年皇玥在奶黃月餅的基礎中融進名貴的食材,把金黃厚身的極品花膠,浸發烹調後切粒,融入香滑奶黃餡,成為今年最體面的送禮之選。 2. 同輩同事好友互贈 國金軒精品四藝迷你月餅 同輩互贈如果缺乏新意,就無法給人留下良好印象。如果要求創意,不妨嘗試國金軒的精品四藝迷你月餅」,四款口味每款有兩件,包括全新古早味鳳梨月餅、招牌金沙奶皇迷你月餅、國金軒首創玫瑰醬洛神花奶皇月餅以及黑芝麻蛋黃月餅。 希爾頓低糖陳皮豆沙月餅 對健康的追求是許多年輕一輩的飲食重點,尤其是女士們都怕每逢佳節肥三斤,所以低糖實是重中之中。希爾頓今年新推出的低糖陳皮豆沙月餅,就最啱那些愛美愛甜食,但又怕負擔重的朋友們。 港島香格里拉迷你香茶奶黃月餅 這款迷你香茶奶黃月餅包括了清香回甘的日本抹茶和甘香醇厚的斯里蘭卡伯爵茶兩種口味,每款各有四件,月餅皮黄金香脆,香軟奶黄和撲鼻茶香結合在一起,帶給人不一樣的新鮮體驗。 3. 熱愛打卡,為食鬼最愛! 微熱山丘貓山王榴槤法式千層月餅 如果不用考慮送禮,當然就要挑選自己最愛的口味,來自台灣人氣品牌微熱山丘旗下品牌「FORBIDDEN」,就在這個中秋節推出了貓山王榴槤法式千層月餅,用馬來西亞彭亨州頂級貓山王榴槤做餡,每一口都充滿醉人的果王香味,加上法式千層口感,疊出了豐富滋味,是榴槤控必買之選。 Twinkle Baker Décor Gudetama八月十五的月光中秋禮盒 如果你是月餅外貌協會,除了好吃還要好看,那你就要試一下由Twinkle Baker Décor推出的Gudetama八月十五的月光中秋禮盒。這款禮盒除了送你可愛的Gudetama公仔外,最特別的地方是禮盒內藏發光裝置,燈光能從禮盒側面的淺金鏤空星星圖案與圓月盒蓋中隱約透出,樹立起來就能搖身一變成為座檯發光燈籠,而月餅則是在香港製造的伯爵茶味和鐵觀音茶味。 W酒店限量版「炫幻亮彩」月光寶盒 有些候月餅會給人一種老舊無趣的感覺,如果你連吃月餅也要表達自我,吃出自己的性格,那W酒店這款與眾不同的月光寶盒就啱晒你啦。雖然這個月光寶盒不能幫你穿越時光,但係在FB或IG上打卡卻是綽綽有餘,內含六個流心奶黃月餅,味道甘香細膩,真係打得又食得!

辣之隱秘史: 食欲與情慾間的試煉

味道乃食物之靈魂與精髓,「甜酸苦辣」的形容人人皆知。但事實上,甜、酸、苦、咸、鮮才是五個被正式認可的味覺,通過分佈於舌頭上的味蕾而得來。然而,辣對許多人而言,是一種刺激的追求與享受。於歷史的記載下,也衍生了多重文化意義。 人對「辣」的趨之若鶩,原來一切源自痛覺。當人體接觸到辣的元素,便會刺激三叉神經,再把訊息傳遞到腦部,得出灼熱及疼痛等的反應。以「辣」聞名的四大中國地方: 四川、湖南、雲南及貴州,除了為人熟悉的辣椒,花椒帶來的麻痺感及大蒜產生的辛辣感,亦為辣產生更多不一樣的形態,奠定了食辣的重要根基。 其中之名著《中國食辣史》,詳細記錄了辣椒的發展史。辣椒原是美洲的產物,由哥倫布的航海時期開始,把辣椒傳入世界各地。當中於十五至十六世紀傳入中國,最早出現於浙江一帶。辣椒奇異的外型及其鮮艷的顏色,於最初被視為觀賞植物,及後再廣泛應用於外科,舒緩一般炎症及瘀傷,極具藥用及醫療價值。後來,平民百姓對食鹽的需求大增,卻因供應不足,只好嘗試以辣椒取代,一度被貶為「貧賤」、「下級」的調味食材。及後,辣椒多樣化的特性,漸成為當時煮食重要的香料,與薑蒜等地位看齊。它所能呈現的味道層次及延展性,最終為中國飲食史留下重要了的據點,也演變了當今各地,以辣為題的特色菜餚,滿足各人對辣的質感之需求,發展成不可取締的文化寶藏。 辣椒開發了味蕾上的豐富想像,更為中國文學史上,留下別樹一幟的意象與風格。其強烈的特徵與獨特性,往往體現於不同的文學作品。如四大名著中的《紅樓夢》,便設有「鳳辣子」為名的王熙鳳。此角色行事果斷獨立,為人爽直勇敢,以辣比喻其膽大的性格實屬合情合理,蘊含「辣手摧花」的意味;古代詩人言詞筆鋒幹勁有力,也會被封為「老辣」。明代劇作家湯顯祖的代表作《牡丹亭》,更以辣椒花象徵「性」,以其令人心跳加速、興奮流汗等性徵暗示女性「圓房」的階段,而香料本來也帶有催情效果,結果寫下一句「辣椒花,把陰熱窄」。時至今日,人們亦會以「火辣」形容性感尤物。一個「辣」字,能勾起翻雲覆雨之癲,亦屬剛柔並重之意。 辣無疑是味道之延伸,同時顛覆了人體對痛感的理解。令人著迷的麻辣火鍋、酸菜魚、煳辣米線等來自五湖四海的美食,除了使人的味覺麻痺外,也許能使現代人從瑣碎的日常中短暫的抽離,當個生活的興奮劑。

吃粵菜,有時候就是為了吃那「鑊氣」!

小時候到大牌檔用餐時,總會被廚房那「啫啫」的聲音所吸引,夾雜著熊熊烈火與廚師拋鍋的背影,自然在腦海中烙下有趣的畫面。小菜隨後迅速端到飯桌上,鍋裡滋滋作響,食物的香氣勾起肌餓的靈魂,大人們口裡總嚷著︰「夠晒鑊氣!」。 言談間,一瓶又一瓶的啤酒接上,清脆的碰杯聲,也成就了不少人對粵菜美好的想像。而長大後,當嘗試在家裡做幾道家常小菜,卻發現始終失去茶餐廳或大牌檔的精髓。烹飪除了講究原材料的新鮮程度,當中的功夫原來大有學問。 大牌檔廚師的功架。(網絡圖片) 而中國人經常掛在嘴邊的「鑊氣」,早已體現於著名中式料理–黃金炒飯中。自隋朝起,有關蛋炒飯的食譜和煮食方法也開始得以記載。一道看似簡單的菜式,卻暗藏玄妙的技巧。當中烹煮食物的時間和溫度,也就是令晶瑩飽滿的米飯,粒粒分明而香氣盪漾的秘密,更是產生「鑊氣」的重要關鍵。 事實上,「鑊氣」的原理來自美拉德反應(Maillard Reactions),是食物於約140-165℃ 高溫烹調下,所產生的化學作用。為此,火候與速度的掌控非常重要,精準的拋鍋角度也不容忽視。廚師不停翻炒的動作,目的是為了食材於甩鍋的一刻,能𣊬間接觸爐火,讓食材的油脂進行氧化,繼而令食物的表面,於高溫下呈現焦香的狀態。 美拉德反應與焦糖化中把「糖」分子瓦解的過程相似,但前者同時會令食材中的「蛋白質」分解,充分解釋了在烹煮肉類、海鮮或飯麵中,所產生的獨特氣味何其誘人,色澤也如此吸引。 除了擁有高超的廚藝,「鐵鑊」亦是粵菜的好伙伴。有別於西餐的烹調工具,因鐵鑊加熱後能產生高溫,也奠定了「鑊氣」的成敗得失。俗稱的「熟鐵鑊」,碳含量介乎於 0.02%,材質較輕身,故適合快炒,煎炸等用途,亦較碳含量多的「生鐵鑊」耐用。 再者,一隻平平無奇的鐵鑊,原來大有乾坤。為了方便廚師拋鍋的動作,工人會特意於鑊耳位置,以人手方法打裝鉚釘,以作鞏固之用,亦是分辨「熟鐵鑊」的不二法門。 中菜獨有的「鑊氣」。 根據傳統,新買的鍋子亦要進行「開鍋」儀式,以高溫加熱鍋子,導致鍋面上的防鏽油得以進行淬火作用,提高整體的使用強度和韌度,表面的油脂層亦有助隔絕金屬與食物,提防沾鍋的情況發生。 美食背後,非凡的技藝當然功不可沒,學習和發掘更多創意的煮食方法,更是下廚的樂趣。或許經過無數次的試驗,逐漸了解每種食材的獨特性和箇中原理,便能體會料理也是一門有趣的科學實驗。

皇玥月餅流出「新搞作」,流心其實不只有奶黃!

佳節即到,相信大家的目光已經開始聚焦到月餅之上,面對琳瑯滿目的口味,如何挑選到自己的心頭好,也是一件傷腦筋的事情。 不過,流心款式的月餅在近年是許多人都不會錯過的選擇,每年不吃上兩三個流心奶黃月餅,都感覺中秋白過了。然而,你有沒有想過流心除了奶黃其實還能有更多選擇? 流心綠茶月餅你試過未? 皇玥的流心月餅已連續3年獲得世界食品品質評鑑大獎「最高金獎」,是香港唯一流心月餅榮獲這殊榮。然而皇玥沒有故步自封,近年一直都在流心月餅上推陳出新,除了奶黃口味外,還推出了流心芝麻、流心貓山王榴槤、和流心薑汁月餅。 今年在奶黃月餅始創人葉永華大師傅和米芝蓮二星大師黎永冠大師合作下,推出了最新的流心綠茶月餅,採用不經發酵的綠茶,保留更多茶葉的天然物質,味道豐醇回甘,配以時尚青瓷綠禮盒,適合年青人互相送禮自用。 孝敬長輩首選花膠奶黃月餅 由傳統名貴食材而製成的月餅顯然更適合向長輩表達出你的心意。今年皇玥還推出花膠奶黃月餅,人手挑選金黃厚身的金錢鰵魚花膠,浸發烹調後切粒,融入香滑奶黃餡中,全程手工製作,完美體現傳統矜貴口味。 當然,如果你在時尚新穎和傳統高貴的口味之間徘徊難以抉擇的話,那麼皇至尊月餅禮盒就至啱你了,集合所有味道,包括最新的花膠奶黃月餅、多款流心口味,還有傳統的雙黃白蓮蓉月餅,畢竟小孩子才做選擇,成年人當然是全都要! 馬上訂購:https://shop.ipastry.com.hk/ 查詢電話: 2217 3638  

有趣之談: 香港茶餐廳「凍飲」與日本冰水文化之謎

夏日來襲,在炎夏的日子裡,透心涼的冰凍飲料確實令人大快朵頤。假若光顧茶餐廳,相信凍檸茶或凍奶茶是不少顧客的首選,亦是本土特色飲品。而「凍飲加兩蚊」更是香港茶餐廳獨有的文化。 而身為美食集中地的日本,卻無分季節,餐廳都會主動免費奉上冰水,一顆顆冰粒擠身於狹窄的器皿中,彷彿在宣告它們勝利的姿態。同樣為亞洲地區,卻發展成兩種獨一無二的凍飲文化。 冰粒,於香港的暑天確實是最耀眼的主角。我們在路上經常遇到送貨工人,運送一袋又一袋的冰塊,也能輕易於便利店尋找它的蹤影。但於七、八十年代的舊香港,並沒有提供切割冰粒的服務,當時冰室的員工便需要自行刨冰,更要另外添置冰櫃放置材料。 為此,工序增加及成本上漲問題,促成了「凍飲加兩蚊」這約定俗成的規矩。此舉亦反映了「飲冰」是當時的奢侈品,老少咸宜的紅豆冰、菠蘿冰等特飲,只屬上等人的玩意。而隨著社會進步及發展,運送、處理及存放冰塊變得相對便利,冰塊不再珍貴稀奇,吸引力也隨之減少。 茶餐廳的冰飲料大多用上較大的容器,容易令人誤會,凍飲容量較多的錯覺。但身處在講求經濟效益的年代,香港人深諳冷熱飲品的份量,只屬同出一轍。反而冰塊溶掉後,容易導致飲品味道變淡,影響品質,且現代人對飲食上的追求更為嚴苛,認為熱飲才能品嚐到原汁原味。 加上近年提倡「少冰」的健康觀念,產生顧客對光顧冰飲品的心態和習慣上的轉變。即使如此,「凍飲加錢」的現象卻沒有因而於香港消失,反而於百物騰貴的環境下,把轉成冷飲的價錢上調到三元或四元。以茶餐廳角度而言,沖調凍飲也會增加時間成本。對一向講求「快、靚、正」的出餐及效率而言,調整價格也是無可厚非的結果,進一步鞏固這根深柢固的文化。 反觀日本,餐廳端上冰水是由古到今的習慣,也是出於對客人的一份尊重和心意。古時冰塊的製作技術欠缺成熟,冰粒數量稀少,只能用作招呼貴賓。時至今日,不少日本洋食餐廳提供熱茶的同時,仍會奉上一杯冰水,正好回應了日本對禮儀及傳統文化的重視。 參照飲食文化層面,日本人認為碎冰或冰塊的出現,能提升飲料的口感和視覺上的美感,而且他們常吃的料理如沙拉、冷麵或刺身均為冷菜,喝冰水也視為理所當然的日常。再者,日本的食水雖然能直接飲用,但為了解決水中的雜味,便加入冰塊作中和之用,把此文化得以傳承。 同為亞洲鄰國,香港的茶餐廳經濟學卻不能套用於日本嚴謹的教條之上。我們要學懂接納每個國家的差異,擁抱不同地方的文化,卻要時刻保持思考,就能把目光放遠,放眼世界的美好。

由散水餅看盡職場文化的人情冷暖

回顧大大小小的辭職時刻,相信散水餅總會佔據香港人回憶的一席位,甚至成為某些人離開公司前煩惱的榜首。由簡單入門的西餅,發展到各式各樣的種類和口味,散水餅幾乎成為離職前最後的禮儀,也於「利字當頭」的香港商業城市變成一門生意,卻欠缺背後真正送禮的意義。 「散水」之時 也得重情 要追溯散水餅的含義,當然先要了解字面的意思,這正是廣東話有趣及滑稽之處。「散水」一詞早於古代出現,視為專業的建築術語,意指為保護建築物,於外牆築起小斜坡,以達到疏通水分的功效,後來演變成「離開」的含義。 於中國書法層面上,散水更是俗語三點水「氵」三點豎排的其中一款筆勢,可謂「外雖解摘,內則相附」。驟眼看來,三點是分開書寫,但內裡還是有緊密聯繫。此解釋與中國重情重義的觀念不謀而合,人即使離開,情感卻難以割捨,也可比喻為「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的看法。 「餅」為中國傳統禮節的根本 為此,離職「派餅」的習慣早於八、九十年代的上一輩盛行,同時「糕餅」對於東方的飲食文化亦有深遠的意味。按照傳統中國文化,派發「餅卡」是中國嫁娶的不二禮節,亦是喜慶節日的象徵,當中老婆餅更是昔日受打工仔歡迎的糕點之一。 另外,各款叫人懷念的西餅,如瑞士卷、黑森林蛋糕等款式,除了是辦公室「三點三下午茶」的常客,亦為辭行禮物的首選。於當時物質條件欠奉的大環境下,送禮的心意遠比價格來得重要,得以展現了「物輕情義重」的精神。 網絡時代下 散水餅演變成勢利的「職場文化」 而細看之下,「散水餅」一詞於2005年首次出現於香港報章,雖然無從考究真正的出處,卻為當時正值經濟起飛的世代殺出一條血路。散水餅順理成章地發展成賺錢的消費品,加上社交媒體與網店的興起,「散水餅」的類型愈趨多元化,不再限制於舊派甜點,反而新式鬆餅、冬甩以至湯品都成為新寵兒,更有商店提供定制服務,以精緻獨特見稱,售價卻也變得不菲。 箇中的創意和商業頭腦當然是無價寶,但散水餅的意義卻從此與價值掛鉤。此舉非香港獨有,卻與亞洲日韓地區同出一轍,派發散水餅成為職場上新興的潛規則,更視為一種無形的比較和職場文化,不論是剛入職的新鮮人,或是年資甚高的主管級員工,要得到同事們的青睞和尊重,散水餅或多或少成為其中的考量。 受到東方文化的洗禮,禮尚往來是基本的禮儀,也是待人接物的態度。但假如我們只顧隨波逐流,或利用不同手段作為職場上的籌碼,缺乏反思送禮的意義,散水餅所盛載的謝意及同儕間的情與義,也只會徐徐嚥下,只剩一場空談。

日本豆腐料理: 打造了和食純粹與本質之美

日本人的執著和注重細節的做事風格,大概從日本知名電影導演小津安二郎的的散文集《我是賣豆腐的,所以我只做豆腐》便能得知。 他借助做豆腐,比喻他對個人電影風格的堅持,假如只專注於一件事情,就能達到完美的極致。這也成就了日本「職人」的發展,由開初的木工匠擴展至不同範疇,涵蓋多種手工藝。而料理類別中的豆腐職人,便充分體現了當地對飲食文化的追求,也展現了對職人的一份尊重。 豆腐原是中國發明的食材,早於宋代民間流行,相傳由唐代大和尚於奈良時期,把此工藝帶到日本,一度名為精進料理,是日本貴族御膳中的奢侈食材,更首次於1183年出現於文獻當中,常見的品種為較柔軟的絹豆腐及硬身的木棉豆腐。 而豆腐豐富的營養價值更得到當時一眾僧侶的青睞,演變成寺院間不可取代的素食品,後來亦相繼出現於平民三餐的餐桌上。 手作豆腐的發展,背後無疑是職人的血汗和時間累積而來的心血結晶。除了採用日本土產的黃豆,豆腐的味道及軟硬度也完全取決於職人的手藝與經驗,工序也異常繁複。 此外,品質亦會受氣候等影響,水質更是當中關鍵的因素。當中京都獨特甘甜與弱鹼性的水質,非常適合釀製豆腐。配合古色古香的寺廟神社及其歷史悠久的背景,構成文化色彩濃厚的風景,亦令日本有名的豆腐料理於京都遍地開花,成為日本其中一種引以為傲的飲食文化。 對於豆腐料理的講究,於江戶時代發行的《豆腐百珍》一書便能略知一二。書中記載了約 100 種由家常便飯的「常品」到珍貴「絕品」的烹調方式,突顯食材的可塑性。當家喻戶曉的中國名菜– 麻婆豆腐,著重不同醬料的配搭時;日本人則強調豆腐自身的豆香和鮮味。 不論是居酒屋開胃名物的冷奴,或是懷石料理中常見的湯豆腐,均以淡麗的醬油或昆布湯底作伴,務求突出豆腐的香甜和質感。再者,京都聞名的湯葉刺身,更巧妙地運用當地人的技法與創意,配合適當的火侯和時間,以特製器皿把薄薄的腐皮端上,成功把豆腐料理的多樣性提升至另一層次,也同時迎合了當地人對飲食健康而清淡的要求。 柔軟而淡雅的豆腐料理,不僅是日本人對味蕾上的追求,更猶如打造一件巧奪天工的工藝品,把素材本質之美發揮得淋漓盡致。無論是簡單的家庭料理,還是奢華的懷石料理,都展現了職人對和食的尊敬及嚴謹,也造就了他們一套獨有的日式美學。

日本拉麵文化進程是如何改變「女生不應獨自到拉麵店」的意識形態

提及日本美食地圖,拉麵當然佔上重要的一席位。即使拉麵於日本的發展只有短短一百多年,相對烏龍麵 (烏冬)或蕎麥麵的歷史更為短暫,卻仍然無法取締它對日本飲食文化的影響。 這麵食早期只由小販於街邊經營,更曾被稱為「支那麵」,被諷刺為中國入口食物,產地非並來自日本。加上當時資源欠奉,用上的食材自然十分簡陋,故販賣對象亦只為生活貧苦的勞工階層。直到1910年第一所拉麵店「來來軒」正式於淺草營業,才逐步奠定拉麵於日本的地位。 拉麵發展至今,已延伸至日本各地,更有不同派系和風味,別樹一幟。洗脫了從前廉價及低俗的象徵,拉麵不再被視為劣食的代表,更被形容為「國民美食」,備受當地人及旅客的愛戴。 可是,拉麵的文化也受到性別約束,繼而衍生「女生不應獨自到拉麵店」的社會規範,反映日本現今對性別定型的觀念依然存在,揭露了性別與日本飲食文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經典拉麵大多用上濃厚豬骨熬製,再配合醬油、鹽味或味噌作調味,湯頭大多呈奶白色,味道相對濃郁,油膩感較重,是為了滿足男性需求而設的菜餚,同時與男士剛烈的感覺較脗合。且主流拉麵店的格局較狹窄,「一字型」吧台的佈局不利於食客間的互動,更與女生鍾情把酒談心、竊竊私語的既定形象格格不入。 再者,當主導權落入男性拉麵師傅的手中,此空間的意識形態一再令女生拒絕獨自踏入拉麵店之門,反映女生亦深怕被主流標籤為「另類」的一群。 當近年新興的「淡麗派」拉麵文化席捲日本,「女生不應獨自到拉麵店」的宿命似乎終被打破。無論是清澈淡雅的湯頭,抑或時髦的店舖裝潢,還是拉麵擺盤的細節都一絲不苟。 老闆更樂於把餐廳打造成打卡熱點,與咖啡店看齊,刻意以女性市場為主導,開拓年輕一族的少艾為顧客層,嘗試打破女生一人到拉麵店的禁忌。「拉麵」與「女性」角色的連繫更顯而易見,卻始終難以擺脫性別與飲食間的意識形態。 飲食文化的轉變外,日本的流行文化作品亦樂意描寫女生獨自到拉麵店、居酒屋用膳的場景。當中漫畫及電視劇《愛吃拉麵的小泉同學》便記載女主角到處品嚐拉麵的故事,把小泉刻劃成不怕別人目光,勇於獨自往拉麵店嚐鮮的角色。 另外,人氣劇集《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也大量描繪女主角深海晶下班後,一人到居酒屋暢飲的情節,更成為她日常習慣和嗜好。不同文本似乎呈現了日本大眾對女性獨立到拉麵店等地方用餐的接納程度提高,背後卻依然無法脫離主流價值觀的枷鎖。 前者特意把小泉塑造成如此特立獨行,剛強的性格宛如男生,才敢於一人闖進拉麵店。而後者則強調深海晶身為女性,如何在生活不同領域上受盡壓榨和欺凌,卻無處宣泄,只好透過到居酒屋小酌一杯,來排解心中不憤。 拉麵演化進程或多或少改變了「女生不應獨自到拉麵店」的不明文規條,可惜飲食文化與性別定型的關係依舊反映了社會權力結構不公的問題。即使現今日本女性的社會地位不斷提高,她們無論在職場或家庭上,仍受到不同的欺壓,確實值得我們更多的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