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人對生活的意義有不同的看法,取決於個人的思想、愛好等。歷史學家呂思勉認為,人生在世,除掉極庸碌之輩,總有一個志願。:135志願而做到,就是成功、快樂。:135志願而做不到,看似失敗,然而自己心力已盡,也覺得無所愧怍,也是快樂。:135志願各人不同,似乎很難比較。[1]:135然而其人物愈大,則其志願愈大,為人成分愈多,自為成分愈少,則是一定不移。[1]:135哪有蓋世英雄之志願只為自己為子孫;說此話正見他自己是個小人,所以燕雀不知鴻鵠之志。

尋找老香港味道:快將失傳的茶記流行飲料

如果說到香港的地道美食,港式茶餐廳絕對是不能錯過的味道,當中承載了不少香港的歷史與發展,有時飲料至今已是近乎失傳,像是「牛肉茶」、「和尚跳海」、「黑牛」等,你又知道它們背後的故事嗎?這一篇文章便和大家介紹幾種茶記特色飲品,從食物文化出發來探索老香港。 和尚跳海 看到這個名字應該感到很不解吧!而且,從名字應該很難聯想這到底是一杯怎樣的飲品。「和尚跳海」即是滾水蛋,通常以玻璃杯盛一杯熱水,再打入一隻生雞蛋。因為水溫高,所以雞蛋的外層會變熟,但裏面仍然是生的,飲用時自行加入白砂糖,再用鐵匙攪勻打發雞蛋成蛋花。此外,亦有人會加入煉奶,便稱為「奶水蛋」。 因為蛋黃外觀光亮如和尚的光頭,而蛋白就像是和尚的袈裟,把生雞蛋加入熱水的過程便猶如「和尚跳海」。在舊香港時代,很多在海邊的茶檔都有這款飲料,因為價錢相對便宜且營養高,所以深受碼頭「咕喱」(搬貨工人/苦力)的喜愛,淡淡的甜味泛着蛋香,已是他們一整天的小確幸。 牛肉茶 香港茶餐廳的牛肉茶並非正宗牛肉茶,而是「保衛爾牛肉汁」(Bovril),但稱為「保衛爾牛肉茶」。在1870年普法戰爭時,法國國王拿破崙三世向英國購買大量牛肉罐頭予軍隊作為營養品。但因為數量太多,英國便研發了牛肉濃縮湯,成為最初期的「保衛爾牛肉汁」。期後,在世界大戰時「保衛爾牛肉汁」也是英軍的營養品,戰後時期亦在民間流行,在香港的牛肉茶便是由「保衛爾牛肉汁」調味料沖泡而成。 不過,由於千禧年時英國出現瘋牛症,所以之後香港便出現了不添加牛肉版本的牛肉茶,成為素食者也可以飲用的「保衛爾牛肉茶」,但在英國及某些國家仍然可以飲用到含有牛肉成份的牛肉茶。雖然在香港的「保衛爾牛肉茶」已買少見少,但這飲料仍是英國的國民飲料,在各大球場中仍有出售。若有機會,不妨在觀光時在外地尋找故鄉的味道吧! 除此之外,可能你還可能有聽說過由阿華田和好立克混合沖泡而成的「小朋友鴛鴦」,因為沒有咖啡因,所以是小朋友也適合飲用的飲料,名字也是源由於此;「黑牛」是在可樂加上一球朱古力雪糕,同時亦有白牛和黃牛,即在雪碧或七喜中加入椰子或雲呢拿雪糕、在玉泉汽水加入芒果或菠蘿雪糕;而在今天比較常見的熱杏霜也是營養飲品,雖然味道並不是人人也能接受,但當年在戰後肺癆肆虐,便有人在杏霜粉的配方中加入北杏和川貝,便飲品能潤肺。 看到這裏,或者你會發現從前的流行飲料與今天的最大分別,老香港時代的流行飲料多以營養為先,簡單的食料便能沖泡到一杯性價比極高、又能平衡味道和營養的飲料。時移世易,今天的流行飲料更在乎外表是否精緻或有足夠特色來打卡,而味道至上卻也忽略了營養。若有機會路過一家老茶記,不妨進內點一杯老香港味道的營養流行飲料吧!

city’super「清酒祭」,300款清酒飲遍日本不同產區!

city’super「清酒祭」將於2022年6月24日至7月8日期間推出。於「清酒祭2022」期間,銅鑼灣時代廣場B1地庫中庭更特別打造為期間限定的打卡熱點——「清酒導賞專區」,提供逾300款風味各異的日式佳釀。 在「清酒祭」之中最矜貴的清酒為來自天壽酒造丶全球產量僅300瓶的「掌上明珠 熟成大吟釀 」。 此款紀念酒釀造於藏主千金的誕生年份1993年,仿傚中國浙江紹興女兒紅的逸話,藏主特別將該年釀造的頂級大吟釀冷藏熟成。於去年藏主千金出閣之日,此酒已經過長達28年的冷藏熟成,展現歲月累積的濃郁滋味。 今年香港首度推出來自藤井酒造的「龍勢 八反伍拾 生酛純米大吟釀 720毫升」,此酒釀沿用起源於1700年的生酛釀造法釀製而成,果香輕盈,其辛口風格十分襯托以甜酸味為主的料理。 來自齊藤酒造的「英勲瓶內二次發酵氣泡清酒 720毫升」同樣教人期待不已;齊藤酒造位於京都府,以伏見軟水及優質酒米釀造順滑柔和的清酒。此酒貯藏在低溫環境之中,並於瓶內進行二次發酵,纖細的氣泡別具爽快口感。 除了一系列清酒選擇外,city’super亦同時為大家帶來多款和風果酒,包括出羽櫻的新品,以產自山形縣的水果釀製的佳釀如「出羽櫻山形蜜桃果酒 720毫升」及「出羽櫻山形洋梨果酒 720毫升」,兩款果酒均建議加冰或混合梳打水享用,風味更佳。 於「清酒祭2022」的活動期間,顧客於銅鑼灣時代廣場中庭指定區域收集「巴士蓋章」,集齊「S」丶「A」丶「K」丶「E」蓋章連同於銅鑼灣時代廣場店購物滿港幣500元或以上(當中必須包括最少一支「清酒祭2022」的推廣清酒)之收據正本 ,即可獲得扭蛋機會乙次,有機會贏取精美獎品乙份,包括港幣50元city’super購物禮券丶清酒杯及限量版紀念品等。 與此同時,各分店亦設有限定購物禮遇;顧客如購買「清酒祭2022」之指定貨品滿港幣2,000元或以上即可獲贈「city’super限量版清酒巴士模型」乙份;滿港幣5,800元或以上可獲港幣200元city’super購物禮券;滿港幣18,000元或以上更可獲「能作錫製清酒壺」乙個。 最後,顧客凡於city’super網上商店單一消費購買「清酒祭2022」之指定清酒6支或以上,更可享88折優惠。 city’super 網上商店:https://online.citysuper.com.hk/

一杯雞尾酒,將百年灣仔故事收入杯盞

於鬧市中偶遇這棟白色建築。「和昌大押」,為灣仔區百年古蹟,四幢相連陽臺長廊式樓宇,帶著水波似的風情,環望莊士敦道。沿著樓宇中部的樓梯往上,霓虹燈訴說未散的故事,以飽和的紅充斥婉轉的燈管,引人向上探尋。「和昌飯店」,翻新這座建築,以傳統的滋味碰撞創新手法,把歷史收入杯盞之中,再現百年間的觥籌交錯。 走入「和昌飯店」之中,每一步低聲裡,已聽到這裡的故事。飯店精心將新舊交融,絢爛花卉爬滿牆身,交錯蒼勁書法畫意,曖昧如灣仔往事,無一處不懷舊,卻無一處陳舊。 一樓,品香茗或雞尾酒,二者碰撞,又有和不可?於長廊坐下,望著街邊車來人往,交疊的軌跡。或者入座吧台邊,見證調酒師的靈感。「和昌飯店」的雞尾酒,融入中式茶葉元素:茉莉、桂花、菊花或普洱,取茶香而棄茶色,一抹清新潛入酒中。 調酒師Karlton,追求雞尾酒的靈動口感。一杯Pu’Erh Fashioned, 橘皮微甘中帶著日光的鹹味,碰撞濃郁沈穩的普洱,以威士忌做結尾,再將「玉璽」概念復刻於冰磚中,輕晃酒杯,流動的是舞曲,閃爍的是歷史。再活潑些,一杯Jasmine,混合朗姆酒配合茉莉的味道,開啟你的夜晚,只需要這一點雀躍。最讓人回味悠長的,是Chrysanthemum Negroni。雞尾酒融合菊花幽暗香氣,與長相思白酒的森林氣味,再加上Widges 氈酒、紫羅蘭酒,輕盈如風,只為帶來愉悅。 優雅閒適之餘,點心也包含著不容錯過的巧思。藤椒香紅油抄手香辣醇厚,脆辣白飯魚香脆可口,蝦餃以龍井碾碎入味,爽口卻不膩口,將傳統小吃以清新解構,奉上絕妙的佐酒體驗。 中西式的美食、靈感與記憶,收入杯盞中。在這不言語的百年建築中,等你開啟這段新詩往事。 地址: 灣仔莊士敦道 62 號 1 至 2 樓 電話:2866 3444 Facebook: Woo Cheong Tea House Instagram: WooCheongTeaHouseHK

nüte以嶄新概念benko by nüte回歸BaseHall

主打健康生活的品牌 nüte,以最新推出的概念店 benko by nüte回歸香港首屈一指的美食熱點 BaseHall。 nüte 由 Cheman Cheung 創立,主打對顧客及環境有益的美食和營養食品。 自 2021 年初創立以來,推出了純素沙冰棒和咸甜燕麥脆片等創意食品,加上全搭配零塑料包裝,好食之餘又不害怕製造廢物。 在 BaseHall 的支持下,nüte 決定推出嶄新的概念benko。benko by nüte 是取日語中健康 (kenko) 和便當 (bento) 的意思而得名,旨在將品牌打造成香港高質外帶健食的概念。 除了以植物為基礎的素食產品外(酸梅豆腐拌冷蕎麥麵、海苔紅扁豆素肉醬丼,和麻辣韭菜滑蛋丼),benko by nüte還有提供雞類和魚類的選擇,如芥末火炙醋鯖魚丼、柚子胡椒雞腿丼和時令鮮魚煎茶漬飯。 每款便當都可以轉為套餐,配以小菜和營養飲品,令午餐或晚餐選擇更加豐富。 這個Japaneasy Deli亦提供自選日式沙律,可以自行配搭喜愛的蛋白質和蔬菜。Benko b nüte還推出了一系列的純素小食,例如純素芝士洋蔥枝豆、素食餃子,和免治豆腐壽司三文治 – 適合與人分享或作為健康小吃。 在每道菜上還附有營養信息,清楚說明卡路里、蛋白質、纖維和飽和脂肪含量,並可根據要求提供高或低澱的選擇。 BaseHall 營業時間:為週一至週六,上午11時至夜深,星期日休息。 地址:香港中環康樂廣場1號怡和大廈 網址:www.basehall.hk

你在美劇電影裡看過無數次的地方,是美國人民的茶記diner!

每個地方都有屬於那個地方的茶記,它們無一都價錢親民,有永遠都吃不膩的常餐。給窮情侶談情,給阿公看報紙,給古惑仔聚腳,給阿sir打躉。 在美國,它們的茶記叫diner。外表像是火車車廂,內裡空間狹長,一邊是長長的吧台,一邊是皮質沙發組成的卡座,地面一般是棋盤式的地磚。 Diner沒有奶茶,但是有可以永遠續杯的黑咖啡。沒有沙嗲牛麵,只有薯條、漢堡和三文治。沒有紅豆冰,只有手工奶昔。 還有少量的美國甜心,不限量的美國大媽。 Diner是無數美劇電影的重要場景,是美國平民文化重要的一部分,每次diner一出現,我們就知道故事發生在美國。 而關於Diner的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1872年, Walter Scott在羅德島維登斯日報辦公室的門前的餐車檔。 當時的餐車其實就是一個經改裝的馬車,從兩面的窗口提供外賣服務。到了1887年,發現當中商機的製造商Thomas Buckley,以lunch wagons為品牌,開始大量製造統一製式的餐車,才使餐車文化開始蓬勃起來。 隨著Diner變得越來越受歡迎,小小的外賣餐車亦逐漸演化為可供堂食的餐館,Diner製造業亦跟隨發生變化,製造商不再是一架一架製造餐車,而是像宜家一樣,製造不同的可嵌砌組件和設備,令到餐車主可以更迅速地組建起他的檔口。 在這個時期,Diner其實就是架房車,那裡有生意,就到那裡去。你一般可以在公路和鐵路旁,或是工廠的大門外找到它們。為了讓夜更工人吃上宵夜,許多diner都是24小時運營。 到了30年代,美國陷入大蕭條,許多Diner以親民的價錢苦苦熬着。亦在這期間,汽車設計師 Roland Stickney 以先鋒者微風號列車為原型,設計出擁有流線型,火車車廂外表的diner。 除此以外,不少diner當時還會採用流行的裝飾藝術風格(Art deco),帶有更多曲線的搪瓷外牆和圓拱屋頂,內裡就採用不鏽鋼和塑料等新物料,還有棋盤式的地磚。如果加上自50年代的霓虹燈,可以說diner的經典形象就此確立。 在二戰結束後,diner迎來第二春,許多想做小生意的人都開起了diner,這時diner已經不再是城市裡的平民小餐館,而是沿著高速公路向全國蔓延。到了60年代美國州際公路系統開通,diner的發展可以說是達到了頂峰。在一段公路旅行之中,diner可以說是用餐的不二選擇。 從70年代開始,快餐業開始在美國發展起來,對diner造成很大的沖擊。至今遺留下來的diner很多都是獨立經營,可以說是關一間,少一間。新開的Diner和普通的廉價餐館已經難以區分,喪失了許多由馬車和火車遺留下來的建築特徵。 不過無論時代如何變遷,只要爐上還有一壼永遠喝不完的黑咖啡,還有誰也付得起的價錢,diner就會永垂不朽。

香港有正宗的雲南過橋米線嗎?

「午餐吃甚麼?」、「晚餐要到哪裡吃飯?」定必是香港人最熟悉的寫照,更是每天所面對的煩惱。而無論身在何地、與誰用餐,米線總是「榜上有名」,飯腳們也紛紛投靠到大型連鎖店或是小店的懷抱。 「香港米線關注組」更一度成為網絡熱話,連繫了各位知音人,印證了港人對米線的熱愛與瘋狂程度。 提及港式麵食,我們熱衷鑽研雲吞麵中,鹼水與麵條之微妙關係;講究車仔麵各種食材配搭的多樣,而米線的湯底則是靈魂的關鍵,決定成敗得失的準則之一。 坊間的雲南米線一般主打麻辣及酸辣湯底,伴上肉碎、酸菜、腐片等配菜,為香辣刺激的湯頭額外添上豐富的口感和層次,煮成一碗我們口中熟悉,也深受各人愛載的米線。 近年香港米線文化嶄露頭角,也令更多店舖以「正宗雲南米線」自居,更以小鍋米線及過橋米線作為招徠。但一探之下,卻赫然發現本地與當地正宗的烹調手法大有出入。前者需以小鍋一同盛載熱湯、配料及米線,再逐碗煮熟,好讓麵條盡吸湯底及餸菜的精華,每碗滿是心思,更是時間與耐性的考驗。 對於講求效率的香港人而言,米線帶來的,也許僅是價錢、果腹及速度的選擇。而後者的出現,更是為了記載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特而此為名。相傳一位秀才經常為了苦讀而廢寢忘食。 妻子有見及此,只好每天經過石橋,為丈夫長途跋涉送上飯菜,及後驚訝地發現,雞湯經過長時間也能保持溫度,故巧妙地把米線下湯,成為家喻戶曉的「過橋米線」。 故此,「過橋米線」的含義,並非滿載香料,辣得令人頭皮發麻的重口味之選;反之是以清潤溫和的雞湯作始,配上人手真正搓揉和製作的新鮮米線,彈牙順滑且充滿米香。 另外,這道菜式的擺盤和煮食次序同樣講究,媲美日式傳統和食的嚴謹之作。滾燙的雞湯必需以熱鍋盛載,伴隨放滿十多種配料的小碟子一同端到餐桌上。 首先把肉類及秘製的炸醬放到大鍋裡焯熟;緊接把一顆小巧滑溜的鵪鶉蛋落下,將清激的湯頭灑下一絲蛋花;最後把預先煮好的米線及其他蔬菜加到鍋中作結,成為一碗不折不扣的「過橋米線」。 飲食文化之豐盛,大概是食物本身的可塑性,能迎合不同地方及國家的需要,把最原始的味道昇華,調配至當地人的口味,再走遍世界大地,匯聚成美食的寶藏。 恰如米線,作為雲南非物質文化遺產,被原居民視為一種精神上食糧,更是文化的承傳。她搖身一變,卻充斥著香港獨特的地道特色。即使兩者配方及煮食方式不一,也無分對錯,亦無減眾人對她的熱情。 身為鍾情米線的一員,只要懂得享受美食帶來的歡愉外,更嘗試了解每道菜餚背後的歷史痕跡,便能成為真正的食物狂迷,分享人間美味。

香港的冬日裡,炒栗子的聲音讓人感到活著

在街邊突然聞到一陣炒栗子香氣的時候,就是這個城市在提醒你入冬了。香港的冬天不算太冷,但突然而至的冷鋒也足以讓人加快腳步,把手緊緊揣在衣袖中。 經過栗子檔,把20蚊的栗子或者溏心紅薯捧在手上,單是握著,已經感到周身溫暖起來。檔裡除了栗子,還有花生、鵪鶉蛋和溏心蕃薯。翻炒著栗子,瀰漫開來的炭火香氣,在寒風中的街邊,暈染出一間有壁爐的臨時小屋。 栗子車仔幾乎在每一區都能看到,然而卻總是說不準他們的位置。有心人製出了港九新界炒栗子車仔檔的地圖,尋吃就如同捕捉寵物小精靈。 一個城市,尤其是在冬天,一定需要有小攤販撐起一些溫暖的氣息。夜晚的街邊,行人匆匆時,只有小攤販的紅色或黃色燈光,煙火的氣息,為每一條街點亮一些生活味。炒栗子檔更是這樣,檔主從容地抄起大鑊鏟,黑沙翻滾出細密的聲音,滑動著一顆顆栗子,外殼慢慢香脆。 這些傳統小檔,成了各個世代香港人的共同記憶。 一顆帶來滿足的栗子,必然是「開口笑」,易剝開,易脫殼,綿密口感中滲出絲絲焦香甜味。從選栗子開始,就要用足心機。唐山北部的遷西栗子肉質緊實,且易脫殼;良鄉栗子也是尚好的品種,除此之外,山東、湖北的栗子,品質也佳。 炒栗子靠石英砂傳遞溫度,加入粗砂糖、麥芽糖,讓甜味滲入栗子的同時,還能將栗子殼炒到光滑油亮。有趣的是,在攤檔中看見的黑砂並非其本色,石英砂最初為白色, 反覆炒製後,才逐漸變成了黑砂。 此外,溫度也要好好掌控,炒栗子散發的高溫,又能煨著蕃薯和花生,炒好的栗子,放進保溫箱再用一條厚毛巾吸收熱氣。每一個小小的車仔檔,對空間和熱力的利用,都無比精妙。 手炒的栗子,靠著這些流動小販們帶著各家的技藝和訣竅,撐起了一整個冬天。近來冷空氣來襲,不如光顧炒栗子車仔檔,把這城市裡小小的暖意握在手裏。

魚頭向左魚尾向右,日本人對於秋刀魚的執著

在中國傳統節氣中,生津潤肺的食物往往成為主角,主要用以調理身體,達至養生的功效;而四季分明的日本,則以「旬を食べよう」為當中精髓,強調利用當造食材製作季節性的料理,以發揮食物的獨特性,帶出最新鮮及時令的美味。而秋天的代表 – 秋刀魚,更醞釀了耐人尋味的故事。 盛載著「食欲之秋」的說法,總令人胃口大增。而秋刀魚乃是秋天食材之冠,其受歡迎的程度,總能反映於居酒屋或一般家庭之餐桌上。價格雖便宜,甚至被貫上「貓魚」的貶義意思 (意指只是貓咪的飼料,十分低賤的食物),卻絲毫無損日本人對它的偏愛。 秋刀魚的當造期為每年9月到11月,此時的水溫利於魚類的生長,大多盛產於日本北海道、東北及九洲等水域。適當的水溫與水質,孕育了肥美潤澤的秋刀,更剔除了原本的腥臊味,肉身卻異常飽滿。 鹽燒和炙燒成為民間最受歡迎的烹調方式,原條烤製,配搭簡單的調味,例如海鹽、醬油和檸檬,便能大大提升食材的鮮味。而秋天所捕獲的秋刀魚,皮下充滿豐富的油脂,肉質彈牙嫩口,刺身便是嚐鮮的不二法門。 當地人更會以秋刀魚不同的熟成階段,配合濃度口感不一的清酒作配搭︰例如油香較淡就配上辛口的爽酒;油脂與肉味並重的瞬間,則適宜配搭口感豐富的大吟釀,以平衡兩者予味蕾上的衝擊,令食材得以昇華。 當地人對於魚料理的擺盤也極為執著,魚頭必須向左,魚尾於右,方向絕不能出錯,與浴衣穿搭的概念一樣,被視為一種尊重。擺盤方向如此繁複的學問與技巧,除了印證了日本人對飲食上的追求,秋刀魚原本的味道和特色,也同樣充滿了日本文化的精神和意味。 不得不提,秋刀魚狹長的身型,與日本地形不謀而合。從文字表達上,中文與日文的漢字皆為「秋刀魚」,大眾都能一致理解當中的意思。日文「サンマ」亦與台語秋刀魚的發音相同。 這一連串的巧合,拼湊著無數火花,成功連繫了兩地,使《秋刀魚》命名的雜誌於台灣面世,成為第一本記載日本文化的中文雜誌。把原汁原味的日本深度專題帶到讀者的眼前,以視覺及觸覺,成為大家的共同語言及話題。 日本知名導演小津安二郎最後執導的電影作品《秋刀魚之味》,亦以秋刀魚比喻人生;食材內臟滲出淡淡的苦澀味,正是品嚐秋刀魚的最佳風味,象徵你我也曾歷盡滄桑,面對生活總總不甘的情緒。以味覺暗示人性,同樣與日本人骨子裡被動,隱晦的性格來得貼切。 價格相宜又隨處可見的秋刀魚,卻猶如日本文化中的一塊瑰寶,未經雕琢,也許平平無奇。但只要經過琢磨,細味箇中的鮮與甘,便能經歷一場有趣的日本奇遇,品嚐一趟非凡的人生旅程。

日本壽喜燒的兩種正宗吃法,你是關西派還是關東派?

氣溫驟降,「打邊爐」無疑是港人最愛的聚餐活動。無論是日式、四川麻辣或是極具特色的港式火鍋,定能滿足各人的需求。同坐一桌,各自把心愛的美食扔進鍋子涮一涮,圍著火爐,心頭一暖,便能輕易打開話匣子,把話延續到肚子。 故此,火鍋一向予人「大咧咧」的形象,但近年精緻的日本壽喜燒文化漸打入香港市場,踏入高級日式料理的門檻,同樣得到食客的青睞。日本和牛當然是食指大動的其一原因,但當中嚴謹的烹煮過程與手法,更是此道料理的靈魂。 壽喜燒起源於日本江戶時代,據說因宗教理由,人民禁止進食肉類,只有當時的天皇才能享用。而牛肉貴為草食動物及農耕的好伙伴,更被喻為神聖而潔淨的代表,絕對不能侵犯。但平民為了一嚐肉鮮,只好偷偷把肉放在簡陋的鋤具裡燒熟食用,故壽喜燒又命「鋤燒」。 直到明治五年,禁止進食肉類的規條被瓦解,壽喜燒這種簡易的「鍋料理」逐漸變得普及,成為日本冬日裡必備的家庭料理,亦常於普天同慶的忘年會(新年會) 享用。 很多人或許誤解壽喜燒僅為甜醬油湯底的火鍋,但事實並非如此。撇除精心熬製的湯頭和形形色色的香料,正宗的壽喜燒只有最簡單的調味。配上指定的配菜和巧妙的手法,便能把肉鮮帶到餐桌上,令人一試難忘,也無法抗拒魂牽夢繞的那份香甜。 同出一轍食材,壽喜燒卻可分為關西及關東兩種烹煮方法。前者先把肉下鍋煎香,再灑下味醂、醬油及砂糖等調味料。先把牛脂放進鐵鍋,待熱後再把鋪滿雪花的和牛下鍋煎香,熱鍋上傳來的滋滋聲,已叫人胃口大開。甜醬油與焦香味包裹著每一片軟嫩的和牛,沾上蛋漿享用,燙熱可口的味道於味蕾中互相交織,教人回味無窮。 而後者則是「先醬後肉」;盡吸醬料的精華,偶爾也會預先拌入爽甜的大蔥,增加層次與口感。濃郁的味道佈滿舌尖的每條神經,油脂在嘴裡融化一刻,是滿滿的幸福感。配上金菇、豆腐等蔬菜,更減低油膩感。兩者風味雖截然不同,卻對於烹調的溫度及時間的掌握非常考究。壽喜燒食用次序和食材之間的配搭,與火鍋的概念也不盡相同。 味道以外,席前烹調亦是壽喜燒令人值得驕傲的環節。除了是對料理師傅廚藝的考驗和認可,亦是對食客的一份尊重。且過程十分嚴謹,絕不容許半點差錯。兩者在烹調過程中即時的微妙互動交流,是密不可分的關係,是話題與文化的延展,也是令壽喜燒這份美味得以昇華的原因。 從挑選與預備食材,到廚師烹調的專注,這份執著與專業,都仿如一道藝術,讓食客得到飽肚的滿足感外,更是一場感官的盛宴。

做麵包比吃麵包更快樂,沉浸在烘培最治癒

烘培是一種沉浸式的體驗。把心神集中於各種原料的份量、混合和變化狀態,在其中慢慢卸下身心壓力,在工作與學業壓力高負荷的生活中,停下來半個下午,一小時不再是通勤的時長,而是麵團發酵到剛剛好可以烤製的過程;四十分鐘不再是漫長到昏昏欲睡的週一下午會議,而是一塊蘋果派從放進烤盤到帶著酥脆外皮出爐的美妙時刻。 以最簡單的互動,和麵粉、朱古力、黃油與水果,在廚房搭建起一種可靠的關係:麵粉的變化遠比想像中豐富,加入熱水以增強延展性;鬆弛十五分鐘以應對一切難以揉合的麵團,微微煮沸的湯種,以最大程度留存麵包的水分。而在準備這些的過程中,黃油也達到剛好軟化可以打發的狀態。烘焙廚房中,時間流動的奇妙在於,一切都在變化之中,而一切又都在掌握之中。 生活中的各種不可控,讓我們都時常需要尋找療癒,尋找一些安穩的反饋。疫情期間,烘焙產業的大幅成長,一面是以消磨被迫在家中的時光,一面是以手中能掌握的,重建一些基本的生活秩序。「見山是山」的哲理,在廚房同樣適用。雞蛋、各種筋度的麵粉、水與牛奶排列在面前,比例和程序的差別之中,能製作出無數種食物,但在極高的自由度之外,如蛋白中滴入一滴水,整個打發蛋白的過程都無法完成——食材自有其規律可循。成功復刻出一道美食,當然雀躍,而即使失敗,或者說做出了別的型態,仍然不失樂趣。 中文語境中常常將願意為另一半下廚當作一種生活上的愛意展露,或者角色刻板印象,如男人下廚,那必然大受稱讚;如女人下廚,便是符合一種美好的預期,如「賢慧」;當然這些已經是過時的俗套,要知道社會角色施加給不同性別下廚和不下廚的壓力,有時會讓人忘卻本身廚房的魔力:不需要無意義的溝通,在這裡和最原本生態的食材互動,觀察烤箱裡一分一寸的變化,完成屬於自己的獨特的作品,無需做得完美,只需投入和感受。 趁著週末,不妨在家中試著做一些簡單的甜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