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得來的幸福,並不是一定真要環遊世界,確切地說,應該是探索世界。環遊世界,只是量上的完成,而探索世界,是因為你懂得了,你不只是要從世界里滿足視野的獵奇,而是從世界里尋找到一種力量,這種力量註入你的生活、工作乃至整個人生。這就是從孩童成長到了青年。

失落的弄蛇文化:弄蛇人與蛇的你死我亡

你曾聽說過有關蛇的故事嗎?蛇的形象十分百變,在各地及組織中的角色亦正亦邪,在聖經故事中引誘夏娃偷吃禁果的蛇,世衛旗上的蛇是代表古希臘醫神的權仗,只因蛇蛻皮象徵醫學智慧。 不管怎樣,蛇給人的印象絕不是能輕易靠近、並且具有危險性的,但人類總喜歡向高難度挑戰,證明自己能力的最佳方法便是把其征服——弄蛇人(Snake Charmer)。 根據文獻,弄蛇文化最早始於古埃及,弄蛇人需要學習和了解不同種類的蛇、控制動物及處理爬蟲留下的傷口,樂器控制蛇的神奇把戲來娛賓只是其職責一部份,故弄蛇人被視為帶有神奇魔法的治癒者,因而擁有很高的社會地位。 對多年前的人們來說,蛇的確是讓人極頭痛的生物,闖進家中既有機會導致家禽受傷,但牠們或帶有毒性又不好處理,所以弄蛇文化除了家傳,亦有以師徒方式傳承下去,甚至流傳至北非及東南亞地區。 但說起弄蛇,相信不少人會先想起印度,弄蛇人裹着頭巾在繁華雜亂的市場席地而坐,跟前放置一個以藤編製的籃子,吹奏以葫蘆特製的笛子Pungi,帶有劇毒的眼鏡蛇先是探出腦袋,再隨着旋律左右晃動身體,與弄蛇人配合得天衣無縫。 然而,並不是所有地方的弄蛇人也使用同一品種的蛇。在印度,眼鏡蛇當然為弄蛇人的寵兒,但七步紅、黃環林蛇及緬甸蟒亦有使用;在北非,埃及眼鏡蛇、鼓腹毒蛇及角蝰是常見表演用的蛇種。 弄蛇人通常會把蛇置於籃子中,並用衣物布料簡單覆蓋,不讓蛇出逃。可是,上述這些蛇種部份含有劇毒,弄蛇人是如何保護自己的安全呢? 表演時,他們坐的坐置是蛇的攻擊範圍以外;舞台以外,北非的弄蛇人會把蛇的嘴巴縫合,只留下讓牠們吐信的空間、印度弄蛇人則會把蛇放在箱子或袋中一個月至一個半月,當中時間不會讓牠們進食,從而讓他們脫水至身體無力進行攻擊,並在節日慶典上餵蛇飲用牠們不能消化的奉獻奶。 可想而知,這些從野外捕捉而來的蛇很快便會餓死或傷口受感染而死。 然而,亦有些對蛇來說較安全的處理方法,西非的弄蛇人會放置藥用香料於蛇的嘴巴及身體,來癱瘓蛇的顎部肌肉及讓毒液組織失效。美國原住民和非洲人也會替蛇進行牙科手術,直接把毒牙剝除,再裝上蠟製或其他物料製成的假牙。不過,亦有一些組織成員相信混合蛇的毒液來紋身能保護他們。 雖然弄蛇文化有一定的歷史意義和文化色彩,但當中對蛇的傷害、未經處理毒牙的蛇對弄蛇人有極大的安全風險,所以印度政府在1972年通過了野生生命保護法(Wildlife Protection Act),禁止所有人持有並養蛇,同時阻止了非法商人捕蛇製作蛇皮商品。 對當時的弄蛇人而言,此舉近乎斷絕他們的生計,所以他們便把表演場地架設在較落後和較少遊客到訪的小村落。其後,在2003年印度的弄蛇人聚集並向政府示威表達訴求,政府便把弄蛇人培訓成「蛇王」或協助捕蛇製作解毒血清,而他們的表演樂器Pungi則能成為旅遊紀念品,其次便是成為沒有蛇、單純在街頭吹奏樂器的街頭賣藝者。 時至今天,在印度街頭熱鬧的弄蛇表演已經不復見,而弄蛇文化亦日漸式微,相信不少人甚感可惜。 當局政府若能把表演規範化,或許能保育這多年傳承下來的國家文化,不至於失傳消失。最後,你覺得為甚麼沒有外耳、聽不到音樂聲音的蛇會被弄蛇人以旋律擺弄? 其實,通常弄蛇人會一手吹奏樂器,一手則對着蛇指手劃腳,好讓蛇把他和Pungi當作是威脅,蛇的擺動只是他的戒備狀態。

開啟香港「週末農夫」的大門,滋養本土農業文化

當我們每日都疲於奔命,把最基本的一日三餐都置諸腦後,速食或外賣自然成為不少香港人的飲食習慣。直到近年疫情蹂躪,居家煮食卻佔領據了我們的日常,也成就了更多有心人,願意了解食材的來源,埋頭於本地農田,發掘屬於他們獨有的健康和人生哲理。 窺探歷史,農業原是支撐香港開埠初期經濟的蓬勃產業,農田於新界地區隨處可見。後來隨著急速的城市發展,農田規模大大萎縮。直至2020年,本地農田面積約有4,440公頃,卻只有347公頃屬常耕農地,蔬果自給率僅佔1.6%。加上受到政府影響,促使農地租期短等問題,令農民無以為計,迫不得已轉投其他行業。 市民無疑成為政策下的受害者,即使內地進口的蔬菜價格屢創新高,我們只能逆來順受,養成過份依賴出口食材的劣習。 而受到近年本土意識的高漲情緒下,人們冀盼於逐漸狹窄的空間,在縫隙中生花,承傳及保留我城的文化寶藏。我們光顧及提倡小店的生存,對「香港製造」的品牌趨之若騖。 對於飲食,我們鍾情港式大排檔的鑊氣、視街頭小食為塊寶,卻往往忽略食材背後的來源及生產地。當習慣所有食物都唾手可得的同時,香港人大概也擁有自給自足的能力,漸漸開啟「週末農夫」的大門,追求土生土長的美味,適應不一樣的命題。 「週末農夫」有別於一般種植體驗。反之,這能視為一種工作概念,更是一種責任和使命,對於全新生活模式的開闢。於假日之際,親自下田進行開荒、收割、施肥和翻土等工序,除了作為休閒的消遣活動,也是培養耐性跟心態的好時機,卸下平日忙碌的身份,專注於當下。 於農務過程中,人們學懂作物自擇,了解不同農作物的生長週期和特性,藉此重新喚醒味蕾,欣賞食材最新鮮的狀態和模樣,重新思量「不時不食」的智慧,讓本土農作物重新主導飲食市場,令消費者學懂分辨不同季節的飲食習慣,從而檢視人與土地之間微妙的變化和關係。 當本地的元朗絲苗米及鶴藪白菜曾是我們引以為傲的農作物,我們也得思考,這些被遺忘的文化養份,如何重新滋養屬於香港滋味的土壤。深耕細作之路從來不易,農務除了結合了人與土地間親密的連繫,也令更多熱愛這片土地的有緣人聚首一堂,努力走過泥濘,迎接共同的步履。

為大坑尋找更多可能性 – 歷史保育與現代文化交織的小社區

度過了一年多未能外遊的日子,相信大家已習慣發掘本地的好去處。熱衷深度遊的你,或許著迷於中上環一帶的歷史建築,也許鍾情深水埗新舊文化的交替故事。而位於銅鑼灣的大坑,亦是一個值得你花上半日探索和漫遊的小社區。 儘管大坑與熱鬧的銅鑼灣及天后相鄰,卻是一個自成一角、寧靜及溫柔的小區。她的歷史源遠流長,原是一個傳統村落,早年曾有一條水坑從畢拿山流經此地,故命名為「大坑」。 提及大坑,舞火龍及蓮花宮無疑是區內最具代表性的象徵,印證了時代的洗禮。相傳大坑於1880年發生瘟疫,村民為了擊退疫情,於中秋節舞動火龍,並沿途燃放爆竹,最終令瘟疫消失。自此以後,舞火龍便成為每年中秋節的傳統習俗,更列入第三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單。蓮花宮則建於1863年,於一年一度的舞火龍儀式正式開始前,信眾均會向觀音祈福和參拜,以保平安。可見舊日的歷史、建築與文化遺產確是息息相關,把大坑打造成獨一無二的空間。 舞火龍活動 除了保留了極具價值的文物及習俗外,大坑的活化及保育工程也進行得如火如荼。現址為The Shophouse 的文藝空間,前身乃是被評定為三級的歷史建築,牆身盛載了質感獨特的上海批盪,結合了美感和技術的工藝。5層高的大樓集結了多項的生活選物及藝術作品,更會定時舉辦不同展覽。而另一落實多年的活化計劃「大坑火龍文化館」,亦即將於本年度的中秋節啟用,盼以藝術結合活化成果,為恬靜的小區增添幾分文藝氣息。 The Shophouse 一幢幢唐樓記錄了街坊的日常,同時多間的文青小店、咖啡廳及酒館亦相繼進駐大坑小區。穿梭於大坑街巷中,或尋覓不同本土品牌的設計,或感受微醺的午後陽光,都猶如踏進一趟尋寶的時光之旅,讓你忘掉瑣碎的煩惱,享受片刻的平靜和寫意。街坊與店舖間不可分割的情感連繫,更率先於孕育了上年度首屆的「大坑節」,由鄰舍及小店自發合作和舉辦,以音樂、市集及手作等元素,築起一個真正屬於小社區的文化活動。透過不同的宣傳和活動,冀望能增加大眾對小區的深入了解及認識,同時充份體現香港昔日的本土情懷。 大坑節音樂表演 大坑樸實無華的魅力,既能保留著悠長的歷史色彩,又能趕上新時代的文化步伐。濃厚的人情味,更能滋養這個小社區的成長,為每一吋空間尋找更多新的可能性。

來一趟森林浴之旅,治癒都市人的孤獨心靈 

在疫情的煎熬下,人人身心皆疲,既打亂了原有的生活節奏,也取締了假日的消遣模式。生活於石屎森林的都市人,拋下昔日微醺的派對聚會,踏上放鬆心靈的遠足之旅,露營熱潮更一時無兩,山野間滿佈人群。大眾鍾情互外活動,驅使香港近年悄悄冒起不同野外心靈治療,助大眾釋放壓力,而森林浴便是其中一個漸為人熟悉的文化。 森林浴(shinrin-yoku)一詞來自日本,早於1982年由日本農林水產省提出,多年來更成為國民最熱門的天然療法。此概念非常簡單,直指漫步於森林或樹木的氛圍下,亦意指沐浴於森林的懷抱中,或配合不同的運動進行休息。 植物當中的芬多精成份有效增強免疫力,預防疾病,更有助穩定情緒、消除不安感等的功效。而香港近來亦有不同的嚮導及工作坊,盼大眾更了解森林浴,願意敞開心扉參與。 即使大自然與我們的關係密不可分,但隨著現化代及電子科技的普及,都市人接觸大自然的機會和時間卻愈趨減少,導致「大自然缺失症」(nature-deficit disorder)的現象逐漸浮現,繼而出現不同程度的心理及行為問題。例如專注力及創造力下降,更有機會誘發憂鬱症及孤獨症。 另外,兒童長期欠缺與大自然的互動,亦會失去探索世界的好奇心及感知的能力,進一步影響他們社交生活,難以建立與別人互信的關係。 再者,在資訊爆炸的年代,無論身處室內或互外,從網絡到街上的風景,我們不斷接收無數影像、聲音及數據。當每分每秒都習慣以不同的感官記錄所見所聞,卻無暇分析及宣洩,便會產生現代人需面對的另一危機–感官超載(sensory overload)。 此舉常令人腦部不勝負荷,以致無法達至放鬆狀態。亦因而容易引發神經痛的生理問題,嚴重更會導致失眠或焦慮症等常見的都市病。 因此,當負面情緒來襲時,不妨進行一個森林浴,遠離一切煩囂,沉醉於花草及樹木帶來的一刻恬靜,專注於感受自己的一呼一吸。透過五官體驗大自然寧謐的氛圍, 確是難得的感官饗宴,亦是現代人需要學習的課題。 當疫情拉遠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拉近了我們與大自然的距離,讓我們再次感應與天地萬物的連繫,再回歸到自身,好好擁抱和聆聽身體及內心的聲音。每個年代都有屬於它們的命題,盼望於一片迷惘和混沌中,我們仍能尋找適合自己生活的步伐,透過接觸一草一木,療癒都市人那孤獨的心靈缺口。  

帶你去最神秘的極權國家,北韓真的是有入無出?

北韓被人認為是最危險的國家,但撇除政治,它其實和其他國家差不多。不過,如果要問北韓有甚麼玩,我會答你:「沒有。」這裡既沒有主題樂園,也沒有美食,只有一式一樣的行程。但正因如此,不少人反而被這神秘國度吸引,希望認識它的與眾不同。 可能是北韓最「好玩」的景點 在北韓旅遊,不要期待有甚麼好玩的景點。當你踏進平壤一刻,你會被當地的純樸所震撼。雖然科技落後,但交通還算方便,旅客可以選擇乘坐地鐵或巴士到不同地方。不過,因為北韓沒有自由行,所以除了參觀地鐵行程外,大多都是乘搭旅遊巴士。進閘以後,殘破的月台帶著不少歲月痕跡,仿佛回到數十年前的平壤。 對於北韓人民來說,人民大學習堂是他們消遣的好地方。顧名思義,民眾可以在這裡上不同的課程,亦有電腦可以使用。透過導遊安排,遊客能在交流會中和當地人溝通,但過程當然會受到監視。 主體思想塔也是另一個必去景點,只需要二十元就能走上塔頂,飽覽平壤的美景。塔的外形就像一個火把,而前面則有一個金色雕塑手舉鎚子、鐮刀和毛筆,分別代表工人、農民和知識份子。 此外,一些旅行社亦會安排於大同江遊船。大同江屬於朝鮮第五大河流,沿途可以看到燈火通明的大樓,還有當地最具代表性的建築。除了能夠欣賞北韓夜色,船上亦有表演觀看,但當然是讚頌朝鮮民族的歌曲。 除了一些參觀景點,真正能夠玩樂的地方並不多。因為每到夜晚,遊客便禁止離開酒店,而大堂亦有保安看守。加上酒店位於荒山野嶺,基本上都不太可能外出。 北韓獨有美食,你未必吃得慣! 北韓的食物以清淡養生為主,米飯和雜糧是主食,湯和泡菜則是副食,當中較著名的有人參雞、平壤冷麵等等。另外,啤酒是北韓人最愛的飲品,所以每一餐都會有啤酒供應,這絕對是愛酒人士的喜訊。 銅碗餐是北韓其中一樣較特別的美食,餐桌上擺放著古代朝鮮君王的傳統膳食。雖然每碗份量較小,但當看見各式各樣的食物,的確會讓人食指大動。 北韓肉類選擇不多,但其實也有韓燒。可是,有別於南韓,當地人以「朝燒」稱呼,材料則用鴨肉、羊肉和海鮮,燒熟後再將肉包進生菜裡進食。 北韓還有兩種不得不吃的小食—米糕和綠豆餅。 前者會將蒸熟的米用木槌在木槽反覆捶打,然後再切成小塊,拌以花生粉、蔗糖等配料食用; 後者則將綠豆、蔬菜、洋蔥調成糊狀,然後在鍋內放油再煎,一些餐廳甚至會在中間放上肥豬肉,增加香味。

「棒打男人節」,印度女性反抗男女不平等的一天。

印度社會男尊女卑的情況極為嚴重,不時都有關於女性被侵犯或虐打的新聞,但原來當地有一個節日是專門為女性而設。每年霍利節,布拉吉都會舉辦棒打男人節,讓她們能借此機會抒發心中的鬱悶。 罵不還口,打不還手 棒打男人節來源於印度教,相傳南德岡有一位叫克里什納的「英雄之神」。在結婚之前,他經常到巴薩納戲弄妻子拉達,而這種行為亦引起當地婦女的不滿。當看見克里什那時,她們便用木棒驅趕他,漸漸便變成現在的棒打男人節。 棒打男人節當天,所有人會穿上鮮豔的服飾,女人頭上纏着彩色的頭紗,而男人亦會將全身塗上不同顏料,並以厚重的衣服和盾牌保護自己,邊唱歌邊跳舞地走去巴薩納。同一時間,婦女們會守着村落的出入口,用竹竿或木棍趕走男人,男人則用花瓣「還擊」。回家後,妻子必須奉上甜品給老公吃,補償白天的痛楚。 男女平等,並非一朝一夕能實現 棒打男人節之所以有趣,因為它道出印度社會的傳統觀念。但狂歡過後,到底又能否引起大眾反思? 印度的女權問題一向受到外界重視。相比其他國家,婦女因為很少外出工作,所以地位亦相對較低,亦間接令男性權利膨脹。此外,印度社會普遍認為女性主權運動是為了反抗男性,結果導致當地更嚴重的不平等問題。 2012年的德里輪姦案引起社會極大迴響,但這類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在這個男尊女卑的社會,性侵、綁架的案件一直有增無減。一些強姦案甚至和當地權貴有關,最後只能不了了知。政府無法保護印度女性,司法不公亦令她們得不到應有的權利,實現男女平等似乎還需要一段時間。

六萬年與世隔絕的桑提內爾人,印度政府:即使殺害進島人也不會被起訴

如果獨自流浪荒島,你會對甚麼感到懼怕? 荒涼為黑暗添上的毛骨悚然、猙獰凶猛的野獸,還是因為沒有食物而要生吞肥滋滋的小白蟲?在猶豫到底哪個比較可怕嗎?或許你應該慶幸,這個荒島並不是桑提內爾人(Sentinelese)所居住的安達曼群島北桑提內爾島,不然應該在沒有機會面對月光、未被野獸發現前已被箭射殺。 桑提內爾人住在孟加拉灣安達曼群島的北桑提內爾島,他們屬於尼格利陀人種,與泰國的馬尼人、馬來西亞的塞芒人、菲律賓的陳埃塔人同源,唯桑提內爾人六萬年來一直與世隔絕,即使與鄰近部落也未有溝通,不曾接觸外來的人與事。 他們有着自己獨有的語言、文化及生活方式,但因為極為排外的性格,讓島外人難以進一步了解其習俗。而印度政府亦為了保護他們的獨有文化,規定島嶼外4.8公里範圍為禁區,更在1956年宣布島嶼不對外開放,定時有巡邏船確保桑提內爾人不受干擾,並且不會起訴殺死外來者的桑提內爾人。 北桑提內爾島面積只有約72平方公里,熱帶氣候令植物生長茂盛,但因為島被珊瑚礁圍繞,加上海域氣候多變,令每年只有兩個月能讓船隻靠近。 根據人類學家的遠距離觀察,坐擁豐富生存資源的桑提內爾人不懂得生火,但會嘗試保存雷擊產生的火。此外,他們也未有發展出農耕技術,但會狩獵及在近海地區捕魚,目前應停留在石器時代的生存方式。 可能你會說,只是他們單方面拒絕與外界溝通,但總會有人想更了解和接近他們吧? 不錯,18世紀時英國曾接近該島嶼,並帶走了數個桑提內爾人,可能這便是為何他們這麼排外的原因。其後,2006年再次有人接近並被殺害,遺體更被插在岸邊的竹竿上。 2018年,有一位來自美國的傅教士John Allen Chau嘗試接近桑提內爾人傳教,他在出發前已帶備疫苗、學習基本的語言及醫療知識,並在北桑提內爾島附近的布雷爾港進行隔離3天。 正常的情況下,除了從正途向印度政府申請許可證外,便沒有任何合法的方式前往北桑提內爾島,所以John選擇用金錢去賄賂當地5個漁夫。 漁夫們把他送至距離島約490米便拒絕前行,John選擇帶同聖經、坐上獨木舟獨自划船前進,到岸後便立刻遇見手持弓箭的戰鬥狀態島民,John立即呼叫:「我愛你,耶穌也愛你!」唯島民視若無睹,他的第一次傳教之旅宣告失敗。 第二次,John抵達島嶼後嘗試唱着歌接近島民,並說着鄰近族群的語言,但他們還是無動於衷。第三次時,島民仍與John保持距離,不論John說甚麼或做甚麼,島民只是弓箭相待及對他不友善的笑,讓他感到挫折並萌生放棄念頭。 在John的日記中,他曾記錄自己把魚送給一個年輕的桑提內爾人,但對方則對他的胸口瞄準及射出箭,幸好當時聖經放在他胸口為他擋了一箭。 放棄念頭並沒有持續下去,因為遺失護照令John要暫時繼續留在印度,思前想後便決定再次出發。這一次出發,John認為在島外等待他的漁船或會令到桑提內爾人感到不安,故此便讓漁夫離開。 目擊漁夫表示,他看到John中箭後欲離開,但桑提內爾人上前並用繩索套住其頸項,翌日他的屍體便出現在海岸邊。 現在,如果不幸流落荒島,你最害怕的又會是甚麼呢?

讓時間停留在百年前,由明治時期開始遊歷門司港。

今天再為大家說書看景點,這次我們到北九洲市門司港看看。 位於福岡縣北九州市的門司港在明治22年(1899年)開港,當時是北九洲工業大陸貿易的重要基地。 最頂盛的時候,一個月有近200隻外國的客船入港,加上國內航線,一年上落客量差不多有600萬人,可謂是當時日本國內的重要港口。 而且港闊水深,可以用作船泊。擁有天然優優良港灣的門司港,再加上門司是九州媒炭輸出到本州必經之地,以上的幾點就是門司的「地利」。 鑑於當時正直明治維新,日本境內鼓吹「富國強兵」、「殖產興業」及「文明開化」。 在天時地利人和下 ,明治 22 年(1889 年)7 月 30 日門司跟另外6個海港(橫濱、神戶,大阪、下關、長崎、函館)被指定為特別輸出港。 簡單說明一下特別輸出港,特別輸出港當初是為振興輸出而設立,針對日本當時盛產的物產實施無稅,由最初的米、小麥,小麥粉、媒炭、硫黃,到之後的木炭、水泥、礦物等也包含在內。 配套齊全的門司港,當時吸引了不少大財閥在此開設貿易基地。   舊三井俱樂部 舊三井俱樂部建於1921年,是一棟木造半木半石混合結構的兩層建築物,起初是三井物產的招待所,在1922年曾接待過著名物理學家愛因斯坦。 一樓是餐廳,二樓則是展覽廳,展示當時愛因斯坦曾住過的房間,還有一部分是展示生於門司的作家林芙美子的資料室。   地址:北九州市門司區港町7-1營業時間: 9:00〜17:00費用 : 僅2樓需門票(成人100日圓,中小學生50日圓) 舊大阪商船 舊大阪商船建於1917年,原為商船三井前身—大阪商船過去的門司支店,舊時一樓為旅客候船空間,二樓是辦公室。在1917年,建築北側設有專用棧橋可直接登上船隻。過往從門司港出發到外地客船1個月最高峰時有近60隻。以橙色和灰色的磚混搭,加上特別的八角形塔屋,滿滿的文藝復興時期的氣息。現時屋內一樓為展示廳,二樓剛是畫廊、海事資料館及本地藝術家作品的展示空間。   地址: 北九州市門司區港町7-18 營業時間: 9:00〜17:00費用 : 免費入館 九州鐵路記念館/門司港站 在明治24(1891)4 月 1 日啟用了門司車站,即現時門司港站。此外,九洲鐵道公司也轉移陣地到門司,門司車站可以說是加速了當時本洲跟九洲的物流路線。九州鐵路記念館內展覽了不少大正時期的客車。門司港站採用左右對稱的新文藝復興木造的建築,歐洲文代跟日本的碰撞,猶如回到大正時代。門司港站在本年3月10日維修完成重新開放。   地址: 北九州市門司區清瀧2-3-29營業時間: 9:00〜17:00(入館時間至16:30為止) 費用 : 入館費用成人300日圓,4歲〜中學生150日圓,未滿4歲免費※「迷你鐵路公園」每台1次為300日圓※每台最多3人乘坐。 關門聯絡船 起初關門隧道還沒有完成前,關門聯絡船是唯一連接九州和本州的方法。這條航道有近百年歷史,現在主要經營的航線是從門司港到唐戶棧橋和巖流島。一邊乘坐聯絡船吹著海風,一邊欣賞門司港的海景,體驗這百年來的景色。   地址: 【門司港棧橋(MARINE GATE門司)】北九州市門司區西海岸1-4-1【下關唐戶1號棧橋】下關市Arcaport1-15 費用 : 成人400日圓,兒童200日圓  …

富衛1881公館 – Staycation尋覓古蹟韻味

Staycation的精髓所在是有種旅行的感覺。除了舒適豪華的住宿與酒店設施,以及尊貴的餐飲選擇,如果能感受歷史古蹟的氣息,抱著飛往外地參觀名勝的期盼,更能為staycation增添意義。 富衛1881公館    經典古蹟的旅遊感 位處香港購物與文化熱點尖沙咀的富衛1881公館,環境充滿歷史歐陸情懷,與大型購物廣場海港城一街之隔,在繁華之中構建寫意恬靜的度假空間,配以一系列多國菜式高級餐廳,讓人盡情投入假日的思緒,放鬆身心。 貴族式套房設計    令人神往 富衛1881公館提供不同的房型選擇,全以尊崇的貴族式設計,面積達887至940平方呎,開闊的空間備有優質鑲嵌木材的傢具,配以高格調的燈光照明,營造典雅古蹟味道;浴室則採用純黑與素白的對比設計,份外古色古香,加上各項細節如整椅子、床飾等均一絲不苟,給人一份穿越時代的特別體驗,真正忘憂! 部分套房更特設私人露台,坐擁舉世聞名的維多利亞港壯闊海景,在今天事物日新月異的年代,能在這個滿載昔日香港風情、悠然慢活的空間享受數天,實在無價!

頭破血流才叫革命,我們一起去義大利擲橘子吧!

相信許多人都沒有聽過「橘子大戰」,但其實在每年二月,義大利的伊夫雷亞鎮都會舉行這個傳統節日。活動當天大家都會盡情投入這場激烈的大戰,因為這個節日不是單純玩樂,亦象徵着當地的革命勝利。 「橘子大戰」起源 「橘子大戰」的起源有兩個版本,先說較簡單的,中世紀時期有一個封建領主,因為只分發一罐豆給窮人作為糧食,所以人們將豆倒在街上表達不滿。但後來不知甚麼原因,卻改為橘子取代。 而第二種的可信性則較高,還是在中世紀時期,當地由殘暴的公爵統治,而且聲稱自己有權在新娘新婚時行房。直至磨坊主的女兒維奧萊塔結婚,她預先把斧頭藏在床上,並借此機會砍死公爵。經過這件事,人們決定反抗殘暴的政權,攻占並燒毀公爵的城堡,正式推翻暴政,而「橘子大戰」正是用來紀念這場革命。 「橘子大戰」當日 「橘子大戰」開始前,會先由已婚的女性假扮維奧萊塔,然後樂隊再帶領遊行隊伍穿越廣場。到達目的地後,隊伍會分為維奧萊塔隊和公爵隊,並以推車模式進行遊戲。前者站在馬路上以橘子攻擊,而後者則在馬車上還擊。 大戰中的公爵隊分為四十六輛馬車,每車六人,每到一個地方便會遇到暴風般的橘子襲擊,所以他們都會穿上不同的防護裝備。相反,象徵平民的維奧萊塔隊大部份都是手無寸鐵,只能以數量取勝。在如此混亂的情況下,不論那一方都會受傷,甚至會頭破血流。如果你希望趁熱鬧,我強烈提議你躲在店內,否則隨時「誤中副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