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得來的幸福,並不是一定真要環遊世界,確切地說,應該是探索世界。環遊世界,只是量上的完成,而探索世界,是因為你懂得了,你不只是要從世界里滿足視野的獵奇,而是從世界里尋找到一種力量,這種力量註入你的生活、工作乃至整個人生。這就是從孩童成長到了青年。

2020日本觀光海報大賞,讓眼睛代替雙腳遠行!

疫情期間無法出國旅遊,那就用眼睛代替雙腳遠行吧!3月初,日本觀光振興協會宣佈了2020年「觀光海報大賞」獲獎得主。 由藝術評論家山田五郎、攝影師宮澤正明、平面設計師左合ひとみ擔任評審委員,從139件參賽海報中決選出16件作品,紀錄包括日本東京、北海道、九州、鳥取、岡山等地的自然風光。 最終,評審們從來自日本各省139名參賽者中挑選出5名優勝者。 國土交通大臣賞まだ見ぬ九州へ 今年最大獎「國土交通大臣賞」頒給了九州旅客鐵道(Kyushu Railway Compan)的「まだ見ぬ九州へ。」(未知的九州)系列視覺廣告。 海報以JR九州D&S觀光列車為視覺主角, 翡翠山綠色車身襯著蓊郁樹木森林、碧綠湖景,讓人無不想像自己正搭著這輛觀光火車,穿梭在九州森林、海邊之中。 總務大臣賞The Resort, Nikko. 擁有「二社一寺」 的日光,其坐擁世界文化遺產的優勢,讓這片觀光勝地多年來吸引著不少旅客朝聖。 當然它不僅擁有歷史悠久的古廟,為了讓更多人深入地方特色,東武鐵道便以「The Resort, Nikko.」為題,並圍繞著四季景致分明的中禪寺湖,無論是白雪靄靄、染上楓紅的秋日,還是夏季的避暑秘境風光,每個時刻都值得留念。 インバウンド賞TOKYO’s new LUXURY 專門以吸引外國遊客為主的「インバウンド賞」(Inbound),則由電通廣告為東京觀光財團(Tokyo Convention & Visitors Bureau)所製作的「TOKYO’s new LUXURY」獲得。 海報製作時考量到2020東京奧運將吸引眾多遊客,為了讓更多人感受東京另一面魅力,不以市中心熱門景點為賣點,而是聚焦郊區多摩,以及大島、豐島、新島等觀光客較不熟悉的里東京景點,走進山林門戶,感受島嶼秘境漫步愜意。 在海報設計上,也特別用動漫風格呈現,將最能代表日本的文化巧妙帶進設計中。 網絡投票冠軍屋久島町観光PRポスター  獲得網絡投票冠軍是鹿兒島屋久島宣傳海報, 這片浮現於九州南端海面上的小島,其神秘原生林和廣泛的特殊生態系統,被喻為「海上的阿爾卑斯」 。 而其茂密豐富的原生森林更被動畫大導宮崎駿作為《魔法公主》取材之地景。 入賞北海道ジュエリーアイス~冰の宝石をさがす旅~  由北海道廣告公司Procom Hokkaido為豊頃町觀光協會(Toyokoro Tourism Bureau)所設計的海報,以十勝川河口有名景色「寶石冰」為主題。 「寶石冰‧尋找冰之藝術品之旅」(ジュエリーアイス~冰の寶石をさがす旅~ )系列海報將經過海浪和冰塊碰撞摩擦,在陽光下晶瑩剔透、閃閃發光的冰塊景像完美呈現。 寶石冰隨著日照日落自然光線變化,折射出繽紛色澤,畫面美不勝收。 岡山線_備前市  位於瀨戶內海沿岸的備前市,除了以備前燒工藝聞名外,豐富的海洋資源也是特色之一。 設計師佐藤豪人(Hideto Sato)以「我在這裡長大(ここで、育まれる)」為主題,將當地的海口味帶到觀者眼前。 鳥取縣_大山町 大山町是位於鳥取縣西部的城鎮,名稱源自中國地方的最高峰「大山」。這系列海報以一天中的不同時段捕捉山的姿態。 從清晨、黃昏到夜晚,光線的溫度賦予山截然不同的樣貌,你喜歡哪一張呢?

每年都會有一班人在這個純綷的地方,享受最純綷的快樂。

人類是一種奇怪的物種,他們總是能從一些奇怪的行為獲得快樂,例如把球踏進一個網內,攀爬到人跡罕至的高山上,想方設法把一台汽車開到最快。 那是一種其他物種無法理解,非常純綷的快樂。 那麼,會否有一個地方,能讓人很常純綷地享受這種純綷的快樂呢? 有,而且那也是個很純綷的地方。 博納維爾鹽灘(Bonneville Salt Flats)位於美國猶他州西北部,面積近260平方公里。數萬年前,這裡曾覆蓋着厚重的冰川,後來冰川化作成無垠的鹽湖。 經受無盡的風化和侵蝕洗禮,博納維爾在今天成為了一片寬廣平坦的無人之境。 古老、荒涼的氣息充斥着這片白土之中,任何的存在于博納維爾而言都顯得有點多餘。 這個如同夢境一般的地方,因其夢幻的特質,成為了電影《加勒比海盜:世界盡頭》中,傑克船長被困的那片全白之境。 不過,讓世人知曉博納維爾的功臣不是傑克船長,而是在8月中旬,那個讓人類追求最純粹快樂的「Speed Week」。 博納維爾的獨特地型環境,是天生的人類速度試驗場。 自1912年起,已經有人在鹽灘上飆車競速。這項活動在上世紀30年代開始成為了一項有正規組織的比賽。 每年來自世界各地的汽車發燒友都會在這裡上演持續6天的鹽上飆車賽,他們其中一個目的很簡單,就是要打破世界的陸上速度記錄。 這裡是無數傳奇的誕生之地。 1970年,賽車手 Gary Gabelich 以一台火箭噴射式的汽車創造了人類史上,第一次陸上速度超過1000 km/h 的紀錄,而這個紀錄直到13年後才被英國人Richard Noble所打破。 1976年,68 歲的 Burt Munro 曾在這裡用一部在1920年買下的印第安「偵察兵」摩托車,經過自己改裝後,在這裡以每小時201.851英里(約324.8km/h)的時速刷新了當時的世界紀錄(1000ml排量以下改裝摩托),而他創下的這個紀錄至今也無人打破。 極致的速度帶來極致的快樂,然而速度不是快樂的唯一來源。 畢竟人們來到這裡是追求快樂而不是速度的。 在這裡的快樂更多的源自汽車文化的本身。 所以,與其說博納維爾速度周是一場競速,不如說這是一個汽車文化發燒友的嘉年華。 在賽道上,你會看到各種奇形怪裝的古董跑車、改裝賽車、油罐車、柴油卡車、渦輪機流線型車,甚至用不知道從那裡而來的零件所拼湊而成的「車」。 這是個性的表達、是對過去的追憶,是對未來美好的幻想,一切有關於車主的生命痕跡都刻印在這些鐵塊之上,並在這短暫的幾天裡與人分享。 Vita Brevis Films曾經拍攝過一個紀錄片,並把博納維爾稱作「The Last Peaceful Place on Earth」。 在鏡頭下,鮮有身材幹練的賽車手,更多是那些頂著大肚腩或者頭髮花白的中年大叔。   「If you’re doing something and you’re involved in it, you never…

在沙漠你可以住太空艙、打雪仗、看火烈鳥和等待繁花盛放。

沙漠佔了地球上陸地面積三分之一,而我們對於這種地形的刻版印象就是千遍一律的漫天黃沙。 它不會成為人們旅遊的首選目標,人們只會在探訪那些古老城市後,順便在周邊的沙漠地帶逛一圈。 事實是,你的見識限制了你的想像力。 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沙漠亦然。 像下面這4個沙漠就各有性格,膚色不一。讓我們來一起揭開它們迷人的面紗吧。 炙熱的雪 — 美國.白色沙漠 在美國新墨西哥州廣闊的「美式荒蕪」中,有一片異風突變的炎熱雪國 — White Sands。 White Sands是在白沙國家公園的一片白色沙漠。把手往地上一抓,你可以感受到炙熱的白雪在你指尖流淌。 在這片廣闊的沙漠平原上,幾萬年來乾旱和炙熱在重復著它們的色彩光影遊戲。 一個個巨大的潔白沙丘群,在風的作用下,像浪一樣流動。 當地人直接將這裡視作海灘,在這裡野餐、玩耍或是享受日光浴的時候。 你也可以在遊客中心租借滑沙板,從白色沙丘刺激地俯衝而下之外,亦可以進行一場黃昏漫步。 日落的時分,整個沙漠忽然從藍白分明的現實變成粉色漸染的沙丘和天空,讓你走進曖昧不清卻彷彿永恆的浪漫氛圍里。 火星上的太空艙 — 約旦.瓦迪拉姆沙漠 瓦迪拉姆(Wadi Rum)位於約旦的南部。它的名字在阿拉伯語里是「(光,空氣中)的砂谷」的意思。 很多時候,它也被叫做「月亮谷」。電影《火星救援》直接把這片安靜又暗含狂野氣氛的沙漠,作為了火星的替身。 對「初級沙漠旅行者」來說,瓦迪拉姆可以算得上是世界上最安全、浪漫的沙漠之一了。 白天坐著Jeep、駱駝或是熱氣球進行一場輕鬆的小小巡遊,在日落之前回到營地,留出充足的時間,體驗這裡的日落和星空。 在星空下的透明帳篷里露營,是瓦迪拉姆最值得期待的體驗。 比起傳統的貝都因帳篷,像「太空艙」一樣的透明圓型新品帳篷,是最受遊客歡迎的特色房型。 洗完熱水澡、打開空調,舒舒服服地躺在貝都因式的大床上,靜靜等待金色的光、玫瑰紫的天空、酒紅色的沙與石慢慢變暗。 祈禱天空無雲,與整條銀河打個照面,在星空下入睡。 鳥語花香 — 智利 · 阿塔卡馬沙漠 智利是個南北延伸的國家,它在地圖上狹長得不像是一個國家而是南美氣候的刻度尺。 橫跨極地冰原、熱帶雨林、積雪山脈,和沙漠。 乾旱無雨的高原被高聳的安第斯山脈和智利海岸山脈夾在中間,使廣闊的阿塔卡馬沙漠(Atacama)成為了極地之外的地球旱極,也成為了智利頭號旅行目的地。 在未受破壞的超現實荒蕪里,漫溢著低飽和的奇異色彩,顛覆著你對沙漠(和地球)的印象。 世界上有許多令人生畏的沙漠,但阿塔卡馬是溫柔的。 灰色的火山高聳,鹽鹼地是雪色,紫紅的懸崖和鹽山有著戲劇的漸變色,間歇泉將白色的蒸汽送上藍色的天空。 在這樣的景色之上,是半透明的月亮。 在這個世外桃園裡還生活著三種不同的火烈鳥,安第斯火烈鳥、智利火烈鳥和普納火烈鳥。 它們成群地,在鹽分極高的水塘中進食浮游生物。 幾年前,因為厄爾尼諾現象而降下的一場大雨,阿塔卡馬忽然鮮花遍野。 也因為這一次奇妙的花開,智利旅遊局的網站上寫著一句很浪漫的話: 「Under a sky with infinite stars lies the world’s driest…

被日本人譽為「死前必去的絕景」,這個藍色花海從東京去只要2個小時!

說起春天 大部分的人首先想到的 要去看花海 但是 你見過藍色的花海麼? 在距離東京2小時車程的茨城縣, 有這麼一個地方叫做日立海濱公園 (Hitachi Seaside Park)。 別看它只是一個公園, 可是佔地面積卻有5個東京迪士尼那麼大。 這裡一年四季皆有花, 但是最讓人驚艷的莫過於4月的那一抹藍色。 450萬株粉蝶花全部綻放, 恍若進入了幻境, 美得不可方物。 粉蝶花又做喜林草, 還有一個特別浪漫的暱稱: baby blue eyes(嬰兒的藍眼睛), 純淨清澈,這個比喻對它來說真的再合適不過了。 這片花海究這裡被日本譽為「死前必去的絕景」。 你或許會覺得有些誇張, 然而你親眼看見, 你就知道什麼做名副其實。 粉蝶花會從4月下旬一直盛開到5月上旬, 一定要記好花期,畢竟每年只盛開這一次, 錯過就要再等一年。 這裡的最佳賞花點叫做「見晴之丘」。 從公園大門大約步行15分鐘後便可以看到。 站在上面,俯瞰整片藍色的花海, 當微風輕佛,便如同大海的波浪。 這裡還被CNN評選為世界十大浪漫花海之一。 在這裡 每一處都是風景 還有周邊盛開的油菜花, 形成藍黃交織的絕景。 還有那顆屹立不倒的 青松。 還有 萬藍叢中一點紅 這個海濱公園還緊鄰著太平洋 形成藍天水一色 公園還貼心的準備了跟粉蝶花有關的限定產品 如粉蝶花冰淇淋 還有 不知道味道如何的 粉蝶花咖哩飯 如果你錯過了粉蝶花的花期,也不用擔心, 因為這個公園一年四季都有花海 不管你什麼時候來,都可以帶給你驚喜。 出遊指南 1、營業時間:…

這是我們能到達的「世界盡頭」,一年只有9班船經過這裡!

在這個地球上除了愛爾蘭的首都叫愛丁堡外,還有另外一個愛丁堡。 它就是被認為是現今地球上最偏遠的永久性人類定居點 Edinburgh of the Seven Seas「七海愛丁堡」。 七海愛丁堡位於Tristan da Cunha群島,是方圓2000公里內唯一有人煙的地方,人口只有不到300人,離它最近的人類定居點是位於2173公里之外的聖赫勒拿島。 此外它距離非洲大陸2400公里,距離南美3360公里,到達這裡的唯一方法是從開普敦乘船,需要六天的航行時間才能夠到達。 一年中,來自開普敦的游輪只會經過這裡9次,這也意味着小鎮一年只有9次與外界接觸的機會。 1506年,葡萄牙航海家Tristao da Cunha在前往好望角的路途中第一次發現了這座島嶼,並以自己的名字命名了這片群島。往後的三百年多這裡只是遠航中的一個補給點,沒有人類長期居住在這裡。 在1816年,由於英國要防止法國人試圖營救被流放於聖赫倫那島的拿破崙。於是派遺了來自蘇格蘭邊區的陸軍中士 William Glass 在島上設立一個軍事要塞。 就這樣Glass中士帶着妻子、兩名小孩,還有兩名石匠開始定居在這裡。直到今天格拉斯家族仍是島上的一大家族,有近二十多人。 1826年,又有兩名水手在島上定居,這時島上有六名男性,但只有上文提到的William Glass有妻子,其餘五人全是單身狗,男女比例極不平衡。 一位途經這裡的英國公爵覺得這種男女比例非常不健康,於是以「獎勵一袋土豆」為誘惑,在聖赫勒拿島招募女性前往Tristan da Cunha。 次年,公爵帶回了5名「Coloured women」,這5名非洲、亞洲和歐洲混血兒,解決了島上單身漢們的婚姻問題。五年後,島上的人口躥升到34人,包括6對夫妻和22個孩子。當地人把這個故事稱為「The world’s first and most successful Blind Date」 1867年,英國王子「愛丁堡公爵」艾爾弗雷德訪問了這座小島,為紀念這次事件,官方宣佈島上的定居點更名為「七海愛丁堡」(Edinburgh of the Seven Seas)。 一戰爆發後,英國放棄了對小島每年一次的物資補給。小島和島上的人民迎來了孤獨的時間段,連續十年沒有任何船隻造訪這裡。 到了二戰,英國為了監視德國潛艇在大西洋上的行蹤,在七海愛丁堡建立了秘密軍事基地,與此同時,也帶來了宿舍、辦公室、醫院和學校等公共設施。 戰後,島上甚至建起了一間小龍蝦罐頭工廠。而從1955年起,每年都會有一艘船往返於七海愛丁堡與開普敦之間,讓島民與外界交流成為了可能。 1957年,新的「愛丁堡公爵」菲利普親王訪問了七海愛丁堡,島民們為紀念這一事件,建成了「Prince Philip Hall」,現在這座建築是島上唯一的一家酒吧:信天翁酒吧。 另外,七海愛丁堡所在的島嶼是個火山島,小鎮坐落在一座海拔2000米,名為Queen Mary Peak的活火山之下。小鎮居於懸崖峭壁的下方,所以時刻受到火山爆發的威脅。 1961年10月,火山爆發,好在當時的七海愛丁堡已經有與外界聯絡的能力,經過近1個月的輾轉,島上264位島民全部被轉移到英國的南安普頓。 英國政府希望這次撤離是永久性的,他們為島民在南安普頓建立的定居點,也為大部分島民找到了工作。 然而島民們好像無法適應英國的生活,他們無法忍受英國寒冷的冬季,並且普遍對流感病毒沒有任何免疫力。 終於,在闊別七海愛丁堡兩年後,所有島民冒著火山再度噴發的危險全部回到了這座世界上最遙遠的島嶼。 現在七海愛丁堡的居民們主要靠打魚、養牛、種土豆維生。 島上只有一條公路、一座學校、一間咖啡廳、一家小超市、一片墓地、一個郵局。 還有彼此熟悉的人們。 2007年,七海愛丁堡迎來了第一輛公交,是一輛從南非進口的24座五十鈴迷你校園巴士,主要為鎮上的退休老人出行提供便利。 島上生態保存得很好,有很多珍奇動物,如鳳冠企鵝、黃鼻信天翁、大剪嘴鷗、南極燕鷗、海豹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