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去漬法寶,酒醋鹽都有效?

每次穿上新衣服,總會不小心沾上污漬,即使用上昂貴的洗衣粉,還是難以去除。其實坊間有不少方法,都能夠輕鬆洗去頑固污漬,不一定要丟掉它們。 而不同污漬亦有不同的處理方法,只要對症下藥,家中任何用品,都能化身為「去漬神器」。 一、酒精能去除筆漬 原子筆漬極難清理,但酒精和牛奶卻能輕易去除它們。酒精屬於有機溶劑,能夠將原子筆的油墨溶解。另一種方法則是用牛奶,把墨水漬的部份浸在牛奶內至少二十分鐘,再以牙刷清洗,比坊間的清潔劑還有效。 二、白醋能去除咖啡漬 白醋具有酸性,能夠輕易分解污漬。大部份單寧類的污漬來自天然植物染料,例如咖啡、茶、果汁等等。這類污漬大多為水溶性,油漬較少,如果用肥皂清潔,反而效果不大。首先以熱水洗去表面污漬,然後用沾上白醋的牙刷清洗。但如果污漬範圍較大,就需要加上梳打粉浸泡,讓污漬更易清除。 三、鹽能去除汗漬 黃黃的汗漬固然令人尷尬,但其實只要有鹽和檸檬就能輕鬆解決 。 很多人會用漂白水去除汗漬,但因為汗含有蛋白質,錯誤使用會愈變愈黃。簡單將衣服浸泡在熱鹽水至少一小時後,再以毛巾在汗漬上擦拭,便能達到去漬效果。檸檬內的維他命C有去黃功能,以一比一份量的檸檬水來回擦拭,亦能令衣服回復亮白。

面對失智《父親》,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如果有一天,你身邊最愛的親人患上失智症,你會以怎樣的心情應對?電影《父親》刻劃出失智症患者的無力感,從他們的角度看認知障礙者的困難,描述一段情感真摯的父女情。 失智症患者的困境 以失智症作為題材的電影為數不少,但《父親》卻說出患者最真實的情況,呈現出他們內心真正渴望的東西。整套電影以手錶作為故事主軸,安東尼因為失智症而陷入各種幻想,不只和女兒的丈夫保羅爭執,甚至懷疑看護偷了自己的手錶。 失智症患者有時會捏造一些不存在的事情,甚至不懂得分辨其中的真假。電影中的時間線雜亂不堪,導演希望觀眾能從安東尼的角色去體會患者的處境,所以亦不講明這些事孰真孰假。看完整套電影,你會帶著滿腦子的疑問離開。而這一種混亂的思維,正正是失智症患者的現實寫照。 作為子女,如何面對失智家人? 安東尼和大女兒的父女情也是電影著重的一部份,父親因為趕走看護,女兒只好放低一切照顧他。不過,父親對女兒的印象卻是一個反叛女孩,巨大的壓力亦讓她喘不過氣來。 在外人看來,父親可能是無理取鬧,但其實認知障礙的患者根本不能控制情緒,才會不自覺地向身邊人發洩。作為父親,他希望保持僅有的尊嚴,並認為自己可以打理一切,所以拒絕別人的幫忙,不過女兒卻不明白父親的心思。 加上記憶顛倒,安東尼才會不知不覺在談話間傷害自己的親人。對於失智症患者來說,這些只是衝口而出的說話。不過,聆聽者卻會無限放大,甚至和患者發生口角衝突。人往往不懂得記住美好的回憶,只懂得記住那些無意的傷害。作為子女,就是要有無限次的體諒和關心,否則又怎能稱得上是一家人呢? 面對失智家人,我們許多時只要求他們服從指令,卻沒有真正瞭解他們的感受。的確,認知障礙者可能認不出我們,但有時患者只是想要單純的陪伴,所以我們更應該懂得包容。正所謂「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父母花盡心力照顧我們,如今父母患病,又怎可以嫌棄他們麻煩呢?

如果你只看過《黑豹》,不要說你懂查德維克博斯曼

超級英雄無所不能,飾演《黑豹》的查德維克‧博斯曼致力為黑人平權發聲,希望消滅種族歧視。雖然博斯曼因結腸癌逝世,但他的精神卻永遠長存於人們心裡。 以「黑豹」之名,與病魔搏鬥四年 2018年上映的《黑豹》,博斯曼成為全球人心目中的英雄,不過誰人會想到這些電影是在無數次的手術和化療期間所拍攝呢? 博斯曼就如《黑豹》中的特查拉般,堅強而勇敢,電影中不乏打鬥動作,但你卻絲毫看不出博斯曼有患病的跡象,但其實他已經和結腸癌抗爭四年了。在拍攝《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等電影時,他不斷在片場和手術室之間出入,憑著堅強的意志力才能一次次地捱下去。為了保持身形,他甚至要忍受化療的副作用,每天去鍛煉身體,這種痛楚絕非常人可以想象。作為一名有天賦的演員,他的離開對很多人來說都十分可惜。 不過,即使病情加劇,他亦沒有忘記為社會出力,並與湯瑪斯塔爾合作,捐出醫療物資給非裔社區醫院抗疫。正正因為自己和病魔搏鬥,所以他更清楚知道前線人員所需要的東西,而他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實在令人敬佩。 勿忘初心,致力為黑人發聲 博斯曼的演藝事業並非一帆風順,他曾飾演美職棒黑人運動員杰基‧羅賓森、靈魂樂大師詹姆斯‧布朗、美國第一位非裔大法官瑟古德‧馬歇,但都沒有因此爆紅。直至《黑豹》上映後,才開始為人所熟悉,甚至奪得美國演員工會獎最佳演員。 綜觀前三部電影,它們都是在美國種族歧視的大背景下,才出現這一個角色。例如美國以前只准黑人在黑人聯盟打球,而棒球手杰基加入美職棒的一刻,亦象徵著民權運動的進步,反映黑人和白人間的地位開始平等。博斯曼所參與的電影,大多都是為黑人平權吶喊,透過電影角色引起大眾關注,呼籲社會正視黑白種族的問題。 《黑豹》作為第一部以非裔主角拍攝的超級英雄電影,由導演至演員都是黑人為主,創造出一部黑人社群的電影,令黑豹一角獲得極大迴響。博斯曼以一句「Wakanda Forever!」表達出對黑人種族的自我認同,令一向只由白人出演的超級英雄電影因為博斯曼而改寫。 即使《黑豹》讓博斯曼聲名大燥,他也從未放棄推動民權運動。博斯曼甚至拍攝了一部關於種族歧視的電影—《瑪‧雷尼的扭擺舞》。 劇情講述非裔女主角在美國追求音樂夢,但當中卻遇到各種衝突。這套電影是博斯曼成名後所拍攝,你亦可以選擇不接拍,可是他沒有遺忘初心,反而繼續為黑人發聲。試問這樣的演員又怎能不讓人肅然起敬呢?

「棒打男人節」,印度女性反抗男女不平等的一天。

印度社會男尊女卑的情況極為嚴重,不時都有關於女性被侵犯或虐打的新聞,但原來當地有一個節日是專門為女性而設。每年霍利節,布拉吉都會舉辦棒打男人節,讓她們能借此機會抒發心中的鬱悶。 罵不還口,打不還手 棒打男人節來源於印度教,相傳南德岡有一位叫克里什納的「英雄之神」。在結婚之前,他經常到巴薩納戲弄妻子拉達,而這種行為亦引起當地婦女的不滿。當看見克里什那時,她們便用木棒驅趕他,漸漸便變成現在的棒打男人節。 棒打男人節當天,所有人會穿上鮮豔的服飾,女人頭上纏着彩色的頭紗,而男人亦會將全身塗上不同顏料,並以厚重的衣服和盾牌保護自己,邊唱歌邊跳舞地走去巴薩納。同一時間,婦女們會守着村落的出入口,用竹竿或木棍趕走男人,男人則用花瓣「還擊」。回家後,妻子必須奉上甜品給老公吃,補償白天的痛楚。 男女平等,並非一朝一夕能實現 棒打男人節之所以有趣,因為它道出印度社會的傳統觀念。但狂歡過後,到底又能否引起大眾反思? 印度的女權問題一向受到外界重視。相比其他國家,婦女因為很少外出工作,所以地位亦相對較低,亦間接令男性權利膨脹。此外,印度社會普遍認為女性主權運動是為了反抗男性,結果導致當地更嚴重的不平等問題。 2012年的德里輪姦案引起社會極大迴響,但這類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在這個男尊女卑的社會,性侵、綁架的案件一直有增無減。一些強姦案甚至和當地權貴有關,最後只能不了了知。政府無法保護印度女性,司法不公亦令她們得不到應有的權利,實現男女平等似乎還需要一段時間。

不一樣就是不一樣,台灣鳳梨不等於菠蘿!

早前因為中國暫停進口台灣鳳梨,引起一波「撐台灣,買鳳梨」的熱潮。香港有不少水果店都趁機購入台灣鳳梨,但原來菠蘿和鳳梨雖然看似相同,其實是不同的品種。到底如何分辨,就讓我們教懂你吧! 台灣三大鳳梨品種 台灣鳳梨有三大品種,分別是金鑽鳳梨、甜蜜蜜鳳梨和牛奶鳳梨,當中又以金鑽鳳梨最為著名。不過它們的種植時間,一般都需要18個月才能收成。 加上台灣有九成鳳梨都是運往中國出售,所以中國這次的決定對台灣果農有極大影響。 鳳梨和菠蘿的外觀差別 雖然鳳梨和菠蘿都是鳳梨科,但因為產地不同,所以不論外觀還是味道都會略有不同。從外觀上來說,鳳梨的表皮偏向黃色,而且凹位邊緣是淺綠色,但菠蘿的表皮卻是橙黃色。 除此之外,菠蘿外殼上的「釘」會亦較鳳梨刺手。另一個分別在於頂部的「葉子」,其實綠色的部份不是葉子而是種子,屬於菠蘿的尾部。如果你細心留意,你會發現菠蘿的種子邊緣帶有鋸齒,鳳梨卻沒有。 鳳梨和菠蘿的進食方式 除了外觀不同,鳳梨的進食方式亦較菠蘿方便。首先菠蘿和鳳梨的果肉都會有黑色的刺眼,即是我們所說的「釘位」。菠蘿的「釘位」較鳳梨深,所以要先挖出所有的刺眼才能吃。 不過鳳梨的刺眼因為比較淺,通常可以直接食用。另外,菠蘿一般需要用鹽水浸泡,因為菠蘿含有蛋白酶,有機會導致過敏現象,而鹽水正可以溶解蛋白酶。

7種放進微波爐可能會爆炸的食物!

對於事事追求「快」的香港人來說,微波爐的確十分方便。可是,除了發泡膠和鋁罐以外,有一些食物都不能放進微波爐。稍一不慎,隨時引起「爆炸」。如果不想發生意外,就得記住以下絕對不能「叮」的七種食物。 一、雞蛋 雞蛋內的蛋黃和蛋白因為加熱而不斷膨脹,但外面的蛋殼體積卻不會增大。當裡面的體積超過蛋殼所承受的範圍,便會發生爆炸。 二、葡萄 葡萄含有水份,而且粒與粒之間的距離又極為接近。當微波射進葡萄時,裡面的水份因為不能蒸發,令微波的頻率產生共震,威力加倍。因此便會產生火花,甚至爆炸。 三、有殼栗子 原理和雞蛋差不多,微波爐加熱時,栗子裡面的溫度上升,水份蒸發為水蒸氣,而外殼承受不住巨大壓力,便會爆開。 四、乾辣椒 乾辣椒具有辣椒素,在加熱時很容易起火,並會釋出刺鼻氣味。 五、牛奶 微波爐加熱牛奶時,液體溫度雖然超過沸點,卻不會立即沸騰。可是一旦搖晃,液體會立刻化為氣體,令牛奶噴出。 六、醬汁 使用微波爐加熱時,高温會令醬汁沸騰飛濺。雖然不會爆炸,但也會弄髒整個微波爐。 七、油炸食物 油類食物含有大量油脂,在密封的空間,高温會令油脂飛濺,使微波爐起火。

移民日本前,先想想你能否接受它們煩得要死的垃圾處理方式。

最近香港掀起移民潮,日本更是其中一個年輕人考慮的地方。港人向來喜歡到日本旅遊,但移民要顧及的事情絕非如旅遊般輕鬆,單單日本的垃圾處理手法就已經足以讓你頭痛不已。 日本垃圾四大類別 日本的垃圾分為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資源回收和大件垃圾四大類別,而且有各自的處理方式。前三種類型的垃圾有定期收集次數,不過實際日期會跟據不同區域而有所不同,而第四種類型的垃圾則要預約才能拋棄。 普通垃圾的處理方式 不論是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還是資源回收,它們都有固定的收集頻率,通常可燃垃圾為每週二至三次,不可燃垃圾每月一至兩次,資源回收則是每週一次。如果移居初期真的記不起準確日子,你亦可以到公寓的垃圾收集場附近,查看自己區域的垃圾收集時間表。 何謂可燃垃圾?其實我們平時用到的紙巾、衣服、橡膠等等都屬於可燃性,而不可燃垃圾則包括小型電器、電池、玻璃等等。它們都屬於一次性用品,不能再作回收。 資源回收的種類就更為複雜,分別有塑料瓶、紙、瓶、罐、噴霧噴、螢光燈,而且每一樣東西都要清洗乾淨。此外,亦要緊記有某一些物品是不能回收的,例如牛奶盒、油瓶、化妝品瓶等等。以膠樽作為例子,除了要把瓶口的塑膠環剪掉外,還要將瓶蓋、包裝紙和膠樽分開三種不同的處理方法丟掉。 大件垃圾申報制度 在日本,大件垃圾的處理方法十分麻煩,不論是大型家具還是電器,都必須經過極為繁複的程序。首先要打電話到大件垃圾受理中心預約時間,然後客服會跟據垃圾的長、闊、高計算要繳付的費用,之後再到便利店付費並取得貼紙填上專用編號,最後才可以真正預約回收垃圾的日期。 移民絕非如想像般容易,要煩的事情亦不少,但至少要先認識當地的生活模式,否則只會辛苦自己、辛苦別人。

《尚氣》被諷是《習氣》,人長得醜有錯嗎?

選角是一部電影最重要的元素,而漫威最新發佈的《尚氣》預告片就因 男主角劉思慕而掀起極大迴響 。作為首位華裔超級英雄,劉思慕除了外型不討好,甚至被取笑像國家主席習近平。不過一套吸引的電影有很多因素,現在判斷《尚氣》能否打入中國市場,似乎言之尚早。 審美觀不同並非辱華,Why so serious? 早在《尚氣》公佈預告片前,內地就因為滿大人的造型和名字,而引起辱華風波。滿大人的名字取材自傅滿洲,是英國推理小說作家薩克斯·羅默的虛構人物。 傅滿洲的形象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壞人,陰險而且排斥科技,甚至制定各種邪惡計劃,殘殺白人。故十九世紀有「黃禍論」之說,意指黃種人是禍患,白人應該聯手對抗黃種人,反映出上世紀西方人對黃種人的歧視。 直至今時今日,Marvel亦選擇用「滿大人」這個名字,所以被認為有特別意思。 至於造型方面,漫畫中的滿大人有長長的鬍子、向上揚的眉毛,給人一種奸詐的形象。不過,Marvel為了避免爭議,所以採取和漫畫完全不同的造型。電影中的梁朝偉具有霸氣的形象,其實和傅滿洲完全不一樣,可見Marvel刻意避開製造刻板印象。 如今劉思慕因相貌平凡,令「辱華」爭議再度甚囂塵上。內地網民認為這樣選角會加深外國對中國人的刻板印象,亦反映外國電影刻意醜化中國人,某程度上亦是歧視中國面孔。不過這種上綱上線的說法,根本是無稽之談。 選角要考慮的因素有很多,除了顏值,片酬、發展潛力、合作度都需要考慮。如果你有仔細留意,Marvel喜歡選一些很多不太著名的藝人去當主角。 例如克里斯在接拍《雷神》前,只是一個普通的小演員;羅拔唐尼在接拍《Ironman》前,只是一個因吸毒而入獄的男星。而且外國人面對不同種族,亦有自己的審美觀,又何來醜化之言? 電影不應該和政治掛勾 面對龐大的中國市場,荷里活電影不斷擴充發展,希望能夠在亞洲地區分一杯羹。早在二十年代開始,荷里活電影便已經開始打進中國市場。不過要引入中國市場亦非易事,最近中美局勢緊張,電影的情節會容易刺激內地情緒,「辱華」一詞更在內地討論區經常出現。 因為種種的政治原因,中國市場要顧及的東西比其他地區更多。加上近年來反美情緒愈趨激烈,自然對美國電影的要求更嚴格,甚至會放大電影的一些內容。 「辱華」、「不辱華」是十分主觀的看法,但文化和創意從來都不應該和政治掛勾。如果將《尚氣》刻劃成一個無所不能的民族英雄角色,雖然會更受國內網民歡迎,但只會失去角色的特點。 有時候,因為節情需要,所以要把角色刻劃成十惡不赦。但這並非「辱華」,可能只是有人對號入座,將當中的情節聯想為近日的政治鬥爭,把它當成兩國在軟實力上的較量,那一方「跪低」便是贏家。不過,如果存有「辱華」成份,我們當然要站出來發聲,但緊記不要無限放大。

香港不但縱容劣食,還會懲罰良食!

香港人搵食艱難, 勞勞役役仲冇啖好食,每次臨近午膳時份, 一眾打工仔的選擇困難症就開始發難,因為㨂來㨂去,間間都差不多的貴,也差不多的難食,然而搵食大過好食,大部分人都只能粉絲當魚翅,塞飽個肚就趕返去開工。 偶爾冒起幾間用心經營的餐廳,還要祈求米芝蓮不要幫襯。因為星星拎得越多,間鋪執得越快,熬得到一煲靚湯,熬不過業主加租。 專門研究香港飲食文化的蕭欣浩博士在他的著作《流動香港飲食誌》中,就有不少篇幅專門討論香港劣食文化,當中他還指出這種文化,在我們細細個,強行嚥下中小學裡的學校飯餐時就埋下了禍根。 2018年9月有一場九號風暴,香港中小學因而連續停課兩日,有飯盒供應商為了響應珍惜食物的理念,將原本是中小學生的午餐免費分發給街坊。 家長和街坊們在嚥下這個特餐的時候,才如夢初醒般感嘆起原來小朋友在學校努力學習一個上午,在辛勞過後,犒賞他們的竟然是煮到爛腍、充滿味精和掛滿「倒汗水」的營養餐。 香港的小孩由小一到中三,也許更長,超過九年的時間,就是以這種劣食充飢。背後的原因是學校的疏忽,但也是家長的莫不關心。在這種飲食環境下長的小孩,他們識食嗎,懂得分辨什麼是良食,什麼是劣食嗎? 可能到今天,香港已經進入,家長食不知味,也不在意小孩有否良好的飲食教育,小孩長大成為新一代食不知味的父母,這般無窮往下輪迴的局面。 《流動香港飲食誌》裡不單指出劣食文化從學童開始,更說到在這種飲食教育長大的一代,在今天,只會用「隱世、夢幻、抵食、好食」來評價食物。 因為沒有分辨味道的能力,所以新一代發展出一種只在手機屏膜裡就能分辨出食物味道的能力,相機就是他們的舌頭。因為沒有分辨味道的能力,所以只能夠依靠Like數來選擇餐廳。你想和他們討論一番,他們還說你不懂。 香港進入劣食的年代,我們不能全然怪責香港人不懂吃,在這個金錢掛帥的地方,業主無底線的加租,領匯將原來公共的飲食環境私營化,亦難脫罪責。 這種一切看錢向的機制就像是告訴餐廳大廚「你唔好做咁好啊,我加你租架」。但是一直讉責無良資本無法令到香港變得更加好,要改變只能靠用腳投票。在今天,香港經歷風風雨雨後,孕育出一種特殊的「懲罰」文化,我們發現金錢亦是一種選票。 我們不單可以把這種選票投在自己認為在價值的地方,還可以投在真正的美食身上,同時不再將就每天以劣食過活,趕絕用粉絲賣魚翅的價錢,這樣香港的飲食文化相信還能留有一線生機。 除了劣食以外,《流動香港飲食誌》裡還提到許多值得討論的飲食議題,例如寶蓮寺賣含有動物基因的素食、元朗指羊為狗、栗米班腩飯冇班腩、流動美食車的失敗等等。 這些議題我們可能只當作是新聞,是茶餘飯後的談資,新鮮一過,就遺失在歲月之中。但其實這些議題背後的因由都是我們用腳投票依據,只有學懂用腳投票,劣食學校飯餐,劣食隔離營等等現像才能不會無窮無盡的出現。

香港樂壇覆興能否由姜濤爆紅開始?

「姜濤不紅,天理不容」一句啟事,引起全港所有人的討論,就連大台副總經理都希望邀請姜濤上節目。而香港樂壇的未來發展正正需要一批新力軍,一洗樂壇青黃不接的現況。不過,未必所有人都願意接受這股年青新氣象。有人會詫異,一個22歲的年青人憑甚麼一夜爆紅。 逆流之下,仍能保持純真赤子之心 談起姜濤,有些人會疑惑一個年輕人憑甚麼紅。說到底,只是因為姜濤並非他們的受眾群。現今聽眾不只要藝人能歌善舞,亦對樣貌有所要求。不過,每一代都有各自的偶像,九十年代的偶像可能是古天樂、劉德華。在眾人眼中,他們都是不折不扣的男子漢,但隨著時代轉變,加上韓流文化的衝擊,新一代的審美觀已經和以前有所不同,尤其現在不少90後女性喜歡皮膚白晢的男性。不過,姜濤並非單單因為顏值而受人喜愛,全因他能保留一顆赤子之心,為追逐夢想而努力。 一個19歲的年輕人竟然能成為《全民造星》冠軍,相信許多香港人都覺得難以置信。其實當初姜濤也被說只是靠樣子晉級,直至他的努力逐漸慢慢被人看見,最終才獲得觀眾認同。坦白說,娛樂圈不乏型男美女。如果一個藝人沒有能力,是絕對不可能在娛樂圈生存兩年。 時勢造姜b 自亞視衰落,可以選擇觀看的電視台變得廖廖可數,而電視是最容易接觸觀眾的渠道,但當每年的勁歌金曲頒獎典禮變成自家公司的表演騷,來來去去都是出現某幾個歌手,大眾又怎會留意香港本土明星呢?正所謂「時勢造英雄」,我們需要的是樂壇新景象,甚至可以說是一個衝擊。 時代不同,觀眾對電視節目的要求亦不斷提高。ViuTV把握韓國選秀節目的潮流,集天時地利人和,成功塑造姜濤這個明星。反觀TVB一直固步自封,藝人靠關係上位,而高層又不願意改善節目質素,結果令ViuTV有機可乘。《全民造星》有別於以往選港姐,它以真人騷方式呈現參賽者的「追夢」過程。觀眾不只是參與選舉投票的一刻,更可以清楚知道參賽者的心路歷程和真實性格,仿彿和他們經歷相同的事情,挑起觀眾的情緒和共鳴,這些是大台做不到的。 支持也是一種挽救樂壇的方法 經常有人說「香港樂壇已死」,無非都是說香港青黃不接,欠缺有實力的歌手,但姜濤獲獎正代表大眾開始接受這一批偶像派的新力軍。 對於較年長的聽眾,他們會說姜濤不如當初陳奕迅、容祖兒般紅遍全球。 然而,這些人仍抱著當年的時代背景去看現在的樂壇發展,這根本不可能作比較。每個時期的文化都有所不同,如果單單用以前的標準去看,樂壇只會原地踏步。當然,我們能夠去批評一個歌手的好壞。正如數年前曾經出現過的MK-pop Faith,娛樂圈絕對會汰弱留強。 現在的樂壇正在發展屬於自己的文化,不斷尋找屬於香港的本土特色。這個過程十分漫長,亦會衍生出各種各樣的音樂文化,而姜濤正是韓國文化影響下所誕生。以當年樂隊時期為例,Tonick、Supper Moment、Kolor、Rubberband等等的樂隊在當時紅極一時,但老一輩卻覺得樂隊音樂十分吵嘈。不過,事實證明好的作品會繼續流傳,是非自有公論。 香港樂壇要進步,香港人要先懂得去接受。不論是電影還是歌星,近十年都有不少藝人選擇北上發展。如果有一個本地歌星願意努力去創造作品,我們更應該要繼續守護,有時候支持已經是最大的鼓勵。 黃金時代固然值得回憶,但絕對不要過份留戀,否則香港樂壇只會停滯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