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如何變得優雅,請欣賞烏克蘭的世界名畫防疫系列。

在全球疫情席捲期間,每個國家都在通過自己的方法傳播防疫知識和鼓勵人們在家進行隔離。 烏克蘭就另辟蹊徑,推出了一系列的世界名畫防疫廣告,將保持社交距離,勤消毒洗手、外出戴口罩等注意事項融入到古典藝術畫作中。 這系列的「防疫名畫」由廣告公司LOOMA製作,經烏克蘭文化及資訊政策部發佈,為當地發起的「隔離的藝術」(Art of Quarantine)活動之一。

17歲高中生靠上Google和YouTube自學,製作出世界上最大的新冠追蹤網站之一。

2019年12月30日,路透社援引中國政府的報道,武漢出現症狀類似SARS的27個病例。 在大多數人都未意識到這意味着什麼的時候,美國華盛頓州一位叫 Avi Schiffmann 的高中生卻對此感到憂心忡忡。 他為此製作了一個叫 ncov2019.live 的網站,並幫助人們更好更快地收穫各國政府發佈的新冠數據。 在他的網站上線的時候,新冠的感染人數還不到1千人,而且還沒有在中國以外的地方爆發。 在疫情開始逐漸蔓延的時候,網上許多流通的資訊還不是很多,尤其是在西方世界裡,閱讀中文實在是件充滿難度的事情。 此外,許多官方機構的數據更新並不及時,比如美國 CDC 週末不更新,而且顯示的是前一天下午4點的統計結果。 為瞭解決這些問題, Avi 從世界衛生組織、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韓國聯合通訊社(Yonhap News Agency)以及世界各國政府的網站上蒐羅數據,然後整合起來發佈。 在這個網站上,你可以分大洲、分國家、分州瀏覽確診病例、死亡病例以及痊癒病例的數據。網站的更新速度也很快,每分鐘都會自動更新一次。 隨著疫情逐漸加劇,湧進Avi網站亦越來越多,到了今年3月,網站的日訪問量超過了3千萬,總訪問人次達3.5億訪問人次。 網站出名後,《彭博社》、《紐約客》等大媒體都想採訪Avi。有很多醫藥公司和科技初創公司給他發了offer,邀請他去實習,有人甚至出價800萬美金要在他的網站上投廣告。美國 CDC 甚至給他發了慶賀函,誇他數據採集和更新做得好。 在接受採訪的時候,Avi告訴《紐約客》:「我只是想讓人們容易獲取數據,但沒想到它會變這麼大。」 Avi 不但對於新冠疫情的重視比身邊人要早,也很早開始注意到口罩的重要性。他很早就開始自制口罩,連他的外科醫生老媽現在都後悔沒有早聽兒子的。 Avi的編程才能很早就在年幼時展示出來,從7歲開始, Avi 就在YouTube上觀看編程的視頻,然後製作了30多個網站。 在做這個網站的時候,Avi也是依靠Google邊學邊做。 在這次的新冠網站之前,他在小學就做過一個類似的網站,這個網站會廣播當地高中體育比賽的分數,還會展示火星的天氣。 為了網站好看又好用,他還自學了UI(用戶界面)、UX(用戶體驗)設計以及3D建模。 在接受技術新聞網站 Geekwire 的採訪時他說,他99%的空余時間都拿來學習新技術,現在在同時做10個項目。 他現在仍在改進這個疫情追蹤網站,因為下一次疫情離人類並不遙遠,而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卻比我們想像得還要遙遠許多。 Reference: Newyorker

人越大時間過得越快?也許7歲時我們半生已過。

在年幼的時候,我們總是會聽到長輩說:「時間過得真快,人生一眨眼就過去了。」 那時候我們大多不懂,或總覺得度日如年,直到年歲漸長,也開始感嘆起時間的易逝。 年紀越大,時間是不是會過得越快呢? 答案還沒有人知道,人的大腦恐怕比深海更深,比宇宙更遼闊。 盡管無數科學家試圖研究人到底如何感知時間,提出了各種形形色色的理論,但還沒有一個理論能夠用科學方法來證實。 在這些充滿想像力的理論當中,有一個異常有趣。 1897年,法國哲學家 Paul Janet 在21歲的時候就把時間和記憶聯繫起來,在他的理論中,不同年紀的時間在人的記憶中所占的比重是不一樣的。 奧地利設計師 Macimilian Kiener 就按這套理論制作了一個網頁,只要向下滾動滑鼠,就能看到1年時間佔據人生不同時段的比例。 在你1歲的時候,1年就是你生命中經歷過的所有時間。 當你50歲的時候,1年就只是你生命中的2%。 年紀越大,每1年在你生命中占的比重就越小。 5歲時的小孩為聖誕節等待24日,相當於讓一個54歲的老人等待1年。 如果你有幸活到100歲,你會發現,其實在你7歲的時候,你的人生已經過去了一半了。 這個理論放在今天來看,當然顯得太草率,不夠嚴謹。 然而無論我們的大腦是如何感知時間。 時間永遠不變。 時間不會倒流。 Source:Maximiliankiener

明天早上沒有起床的理由,怪不得你又失眠了!

失眠有許許多多的原因,不過有一個原因可能你從來沒有想過,那就是缺乏生活的目標。尤其是在進入老年之後,曾經在生活中的各種動力都開始消退,每天早起的理由開始消失,這對老年人的睡眠質量可不是一件好事。 芝加哥西北大學就曾經做過一個研究,該研究邀請800多位60歲至100歲的參與者,回答平常的睡眠習慣和生活重心等問題,而為了評估他們的生活目標,參與者也被要求評價這類描述:「當我回想過去所做和未來希望能做的事情時,心裡覺得很棒。」 研究指出,那些覺得自己生命還有意義的人不太容易患上「睡眠呼吸中止症」(Sleep Apnea,一種睡眠時候呼吸停止的睡眠障礙),或者「不寧腿症候群」(Restless Leg Syndrome,一種神經運動障礙使患者不由自主地想移動腿部,尤其好發於夜晚)等睡眠障礙。 整個研究表明那些自認生活有意義的人,整體睡眠品質稍微比其他人來得好。 研究員 Jason Ong 建議,鼓勵人們發展生活目標可以幫助他們遠離失眠,並且不再需要服用安眠藥。 這項研究雖然針對老人進行,但實際上對每個人都有啟發的意義,如果我們不期待明天,甚至是想逃避明天的來臨,那麼我們就會缺乏入睡的理由,最後在那漫漫長夜之中透支明日的精力。 為求一夜好眠,也許我們都需要尋求一個每天早上起床的好理由。 Reference: https://sleep.biomedcentral.com/articles/10.1186/s41606-017-0015-6

《給力》:Netflix成功的原因就是只招聘成年人

在今天職場,每一個人都應該問自己一題問題:到底要成為一個怎樣的員工,才能讓網飛(Netfilx)雇用你。 從信息化的時代開始生長的網飛,只花了短短22年,就成為了今天全世界最頂尖的公司之一。 它成功的關鍵在於如何利用智慧來適應現代工作環境的急速變化,從DVD的租借業務轉型為生產內容的流媒體過程中,它經歷了業務急速變化的階段,每個員工今天的工作內容,到了下個月可能會變得完全不同。 同時,整個企業的競爭核心能力從商業模式和商業資源,轉變為員工的創新能力。 這些變化和挑戰不是網飛一家獨有,而是不同行業的公司,不同職業的個人都在面對。 網飛應對這些變化的方法就是從人才管理中入手,從第一步招聘到最後一步解雇中,建立一種自由和責任的公司文化。 網飛人才長(Chief Talent Officer),珮蒂.麥寇德(Patty McCord)就在《給力:矽谷有史以來最重要文件 NETFLIX 維持創新動能的人才策略》一書中詳述這套方法。 這本書中,可以看到網飛到底實際做過些什麼,來體現他們所提倡的價值觀。在閱讀的過程中,亦能從中思考,網飛想要怎樣的人才,怎樣的員工才能在今天這種多變的環境裡存活下去。 下面就是書中提到網飛最重要的8個公司理念,從這我們可以一窺這間頂級公司的商業智慧。 理念1:只招聘成年人 網飛認為: 一個偉大的團隊就是每一位成員都知道自己要前往何方,並願意為此付出任何努力。建立偉大的團隊不需要靠任何福利待遇,靠的是招聘成年,渴望接受挑戰的成年人。 這是網飛最核心的公司理念,其餘的一切都是基於只招聘成年人為大前提而衍生出來,如果不遵守這個原則,所有圍繞著這個理念而建設出來的措施都會失效。 網飛做了什麼: 為了快速有效招聘優秀的人才,網飛放棄了讓矽谷最好的5家獵頭公司為其提供獨家服務,而是在公司內部建立一家獵頭機構。這樣網飛就可以去招那些在獵頭公司工作過的人,以此來培養內部招聘能力。 此外,網飛還重視建立一個簡潔的工作流程,不讓規章與制度阻礙員工工作。 為此,網飛取消休假制度,網飛的員工可以在自己認為適當的時候休假,只需要和他們的經理商量即可。 同時,也取消差旅報銷的政策,員工可以運用自己的合理判斷,來決定如何花公司的錢。 在這兩項措施推出後,網飛的員工就跟沒取消這些制度一樣,因為當你招聘的是成年人時,他們知道在這間公司他們要做的是什麼,而你只需要用對待成年人那樣對待他們即可。 理念2:讓每個人都理解公司的業務 網飛認為: 用以取代流程、審批、手續、許可和規條,是把時間花在和員工溝通上,告訴員工公司的業務、面臨的挑戰和競爭環境,這樣才能保持員工和公司的步伐是一致。 員工需要以高層管理者的視角看事物,以便感受到自己與所有層級、所有部門都必須解決的問題有真正的聯繫,這来才能發現每個環節上的問題和機會,並有效的行動。 網飛做了什麼: 網飛建立了一個「新員工大學」。每個季度有一整天,讓每個部門的負責人做一小時的分享,講解他們各自業務領域內的重大問題和發展。最重要是,在這些分享上,員工可以對上至CEO在內的所有管理者提問。 賦於員工向高層發問的許可和鼓勵,不僅能幫員工獲取信息,更營造了一個固有思維不斷在被挑戰的環境。 在一次的交流當中,其中內容負責人泰德解釋了「窗口期」這個術語,這是一個分銷影片的傳統制度,電影要先在電影院上映,然後進入酒店,再錄制成DVD,最後網飛才可以透過競價獲得影片的播放權,而在網飛獲得影片之前那段時間就是「窗口期」 其中一個員工問:「窗口期為什麼是這樣子?」泰德一下子就被問住了,他坦然回答:「我不知道。 」 這個問題一直在泰德心中纏繞,在多年以後泰德促使了網飛將一部連續劇的所有劇集一次過全部發布,即便美國的電視業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 理念3:公司內保持絕對的坦誠 網飛認為: 絕對的坦誠可以幫助員工成長,消除員工藏在心裡的意見和分歧,杜絕辦公室政治。此外,如果能讓員工暢所欲言,就能從員工身上獲取許多有用的回饋,將未來有可能犯的錯誤消除於無形。 網飛做了什麼: 從上而下樹立榜樣,在網飛高層管理的會議上有一個叫做「開始、停止和繼續」的練習。在這個練習中,每個人都要告訴一名同事一件他應該開始做的事、一件他應該停止做的事,以及一件他做得非常好且應該保持的事。當高管回到自己的部門後,他們會將剛剛完成的「開始、停止和繼續」的內容告訴給自己的部門成員。這樣坦誠就會像漣漪般蔓延到公司上下。 此外,作為領導者還要坦誠錯誤,網飛的CEO哈斯廷斯就是認錯的第一好手,當他犯錯的時候會公開宣布,在CHO珮蒂的錢包裡,就有一張打印出來哈斯廷斯認錯的郵件。 作為領導者如果可以樂於公開承認錯誤,可以坦誠對待每一位員工,那麼你就有權力要求員工也這樣對待你。 曾經有人問珮蒂為什麼要解雇他,珮蒂回應:「如果我們正在進行事後檢討,討論一件事做得不好,你會說,哦,我知道有問題,但是沒人來問過我,那我可能就得讓你走人,因為你明知道一件事有問題還容許它繼續發生。」 坦誠是件雙向的事情,有時候你必須要讓員工了解,永遠不要向上級隱瞞問題或信息。 理念4:只有事實才能捍衛觀點 網飛認為: 在做任何決策,解決任何分歧時,事實是唯一的依據。 網飛做了什麼: 很多人理解網飛為一家「大數據」公司,決策理應由數據驅動,但事實上,對於網飛來說數據不等於事實。以為網飛的明星作品《紙牌屋》為例,在製作的時候網飛確實從數據中了解了奇雲.史柏西(Kevin Spacey)的魅力,從另一部電視劇《白宫風雲》了解到該題材有多受歡迎,但最終決定《紙牌屋》的原因是它的制作者是才華橫溢的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 在決定是否推出一部片子時,網飛的內容團隊不以觀眾的反應數據為終點,而是把這些數據作為起點來拷問自己對這些反應的理解。數據本身沒有觀點,它只是反映了某部分的事實,而你則需要透過分析才能得到對自己有用的信息。 除了精確運用數據外,有時候還難免碰上雙方都有充足的理由支持自己觀點的分歧,在這個時候,網飛會安排雙方在公司裡進行公開的辨論,並且要求雙方站在對方的立場去辨護和思考,從而令到雙方能夠真正理解,許多矛盾自然就能迎刃而解。 理念5:從現在開始組建你未來需要的團隊 網飛認為:…

一個良好的睡眠

《睡眠革命》:每晚睡夠8小時是錯的,要用更科學的「R90」睡眠法!

「每晚睡夠8小時」是大部份人對睡眠的唯一認識,很可惜的是,大部份人都錯了。在人類歷史不久前,人們還是過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時,「每晚睡夠8小時」這個概念是不存在的。 這個概念出現的時間點,正是人們開始每晚睡不夠8小時的時候。是工業革命興起和電燈的廣泛使用,導致「夜生活」出現,改變人類世世代代自然作息習慣的時候。 事實上,8小時是每晚的人均睡眠時間,有些人可能會睡多點,有些人會睡少點,個人的睡眠時間實際上是因人而異。像英國首相瑪撒切爾夫和雅虎總裁梅麗莎·梅爾每晚就只需睡4~6個小時,而網球傳奇羅傑·費德勒和飛人尤塞恩·保特則宣稱自己每晚需要睡上10個小時。 除了個體差異性以外,年齡也是睡眠時間的一個很重要因素。根據美國國家睡眠基金會的研究,14—17歲的青少年平均需要每晚8~10小時的睡眠時間,而成年人平均只需要7~9小時的睡眠。 那麼問題來了,當我們破除了對8小時睡眠的迷信時,我們又能如何去正確衡量自己每天的睡眠時間呢? 英國著名運動睡眠教練尼克.利特爾黑爾斯(Nick Littlehales)在他的專著《睡眠革命》中就提出了「R90」睡眠方法,用一種更加科學和現代的目光看待睡眠這件事。 他從事從事睡眠科學研究超過30年,是英國睡眠協會前任會長,曾經擔任曼聯、皇馬、NBA、奧運會英國代表隊等頂尖體育隊伍的睡眠咨詢教練,並曾為大衛·貝克漢姆、瑞恩·吉格斯、保羅·斯科爾斯、尼基·巴特和內維爾兄弟等體育名將制定專屬的睡眠方案。 他的「R90」睡眠方法是以人類睡眠周期為基本原則,並以一周作為衡量睡眠時間為單位,從而制定一套更適合現代人生活的睡眠策略。 人體的睡眠週期是90分鐘 「R90」指的是以90分鐘為一個週期,來計算睡眠時間。從臨床上說,90分鐘是一個人經歷各個睡眠階段所需的時間,而這些睡眠階段則組成了一個睡眠週期。 我們的睡眠周期大致可以劃分為3個階段: 1. 非快速眼動睡眠(Non-Rapid Eye Movement Sleep , NREM Sleep) 非眼動睡眠發生在我們剛剛入睡的時候,從這裡我們會進入淺層睡眠,小小的動靜都容易驚醒我們。在這個時候,人體肌肉活动開始减弱,為進入深層睡眠作準備。 2. 快速眼動睡眠(Rapid eye movement sleep, REM Sleep) 在這個階段,別人得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你吵醒。在深層睡眠中,我們的大腦會產生δ波—一種頻率最慢的腦波,同時我們的身體會增加分泌生長激素分泌。這種激素能夠促進新細胞生長和組織的修復、讓人體能在日常勞作後獲得休整、恢復生機與活力的關鍵成分。 3. 兩者交替 在最後,非快速眼動睡眠和快速眼動睡眠會交替發生,而且我們會做夢,所做的絕大多數夢都發生在這一階段。這一階段也被認為有益於開發創造力。 在快速眼動睡眠階段結束時,我們會醒來,但通常情況下,我們不會記得自己曾經醒來—然後就開始進入下一個睡眠週期。每晚的各個睡眠週期是互不相同的。在較早的睡眠週期中,深睡眠所佔比重更大,因為身體此時希望我們能盡快進入深睡眠狀態。而在較遲的睡眠週期中,快速眼動睡眠佔有更大比重。 在理想狀態下,我們晚上躺在床上時,應該以睡眠—醒來—睡眠—醒來的模式,順利地從一個睡眠週期過渡到下一個睡眠週期,並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減少深睡眠、增加快速眼動睡眠,直到清晨醒來。 用一周為單位來計算你的合理睡眠時間 對於許多人來說,都有擔憂自己睡不夠的問題,尤其是「8小時睡眠」的信徒,往往會出現一種「唉呀,今晚又睡不夠8小時,明天一定會很累」的心理。 一旦這種心理開始出現,身體就會釋出皮質醇和腎上腺素等壓力激素,最終導致越是擔心自己睡不夠睡不好,就越是睡不著的局面。 然而,當你瞭解「R90」的理念後,這種思想包袱就會馬上消失,因為「R90」是以一周為單位來計算你的合理睡眠時間,如果只是一兩天睡眠出現問題,在往後的幾天睡回來就是,無須給自己不必要的負擔。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每周獲得35個睡眠週期是最理想的。28(每晚睡上6小時)~30個睡眠週期也比較理想。 你可以先從每晚5個睡眠週期開始,看看7天之後感覺如何。如果覺得5個週期太多了,可以減少到4個週期。反之,如果沒有睡夠,可以增加到6個週期。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測試後,你就會知道自己每天的理想睡眠週期的數量。亦即是說如果你每周最理想是獲得35個睡眠週期,那麼每天你的理想睡眠週期就是5個(7.5小時)。 要注意的是,要盡量避免連續三個晚上睡眠不足(少於理想的睡眠週期)的情況發生,並且爭取獲得4個睡眠充足的晚上。 如果剛好你這周特別忙碌,比自己理想睡眠週期睡少了幾個,那最好的補眠時段就是下午1點到3點,你可以在這段期間插入一個30分鐘的小憩或是一個90分鐘完整的睡眠週期,這些時間都可以計入一周的總睡眠時間裡。此外,下午5點到7點是次好的彌補時段,但是在這期間就不要補充一個90分鐘完整的睡眠週期,以免影響當晚的睡眠質素。 「R90」還需要一個固定的起床時間,一方面人體喜歡規律的作息安排,另一方面這樣也有助你規劃生活。一旦確立了必須起床的最早時間後,你就可以回頭計算你應該在什麼時候入睡。如果你和大多數人一樣,希望每晚能獲得5個睡眠週期(等於7.5個小時)。如果你選擇在早上7點半醒來,那麼就該在午夜時分睡著。但是,你應該提前15分鐘躺下休息——或者,你需要多久才能睡著,就該提前多久上床睡覺。 如果你錯過了入睡時間,或者是睡不著,不妨起來做點其他比較輕鬆的事情,然後在臨近下一個睡眠周期開始時入睡,像是你錯過了凌晨十二點入睡,那就可以選擇一點十五分左右上床,然後在原定時間起床,少了那一個睡眠周期就從其他時間補回來即可。 最後,「R90」只是你睡眠計劃裡的其中一環,要獲得優質睡眠,你必須懂得更多關於人與睡眠的關係,學會遠離那些干預你睡眠的東西,比如睡前玩手機;學會為自己提供一個舒適的睡眠環境,包括寢具的配置、睡房的裝飾、甚至和你伴侣的配合。 在睡眠這件事上,還有大大小小不同的誤區,像安眠藥的使用和咖啡因的攝取。更多關於睡眠的知識都在《睡眠革命》一書中被提及,如果你想增進你睡眠的質量,不妨自己去閱讀原書,這樣才能對睡眠有一個完整的認知。 Reference: Nick Littlehales, Sleep: Redefine Your Rest, for Success 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