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一度最文藝的地標 傳奇酒店Chelsea Hotel

歡迎光臨紐約曼哈頓的Chelsea Hotel —— 一個自六十年代起,所有「文青」都爭相下榻的夢幻國度。幸運的話,或許會遇上Andy Warhol在走廊拍電影,更可跟在鄰房露台抽菸的Bob Dylan點個頭。酒店百年來曾招待無數傳奇人物,也是無數傳奇軼事展開之地。 為落泊的文藝青年點一盞燈 1889年,建築師Philip Hubert設計出當時屬全城最高的12層公寓The Chelsea,以公社方式營運,讓住客共同分擔各種使費,頂樓更設15間藝術工作室。Hubert亦安排房間予參與建築的工人、室內設計師、電工等人居住,實現「共享」理念;然而公寓在1905年宣告破產,被改建成酒店,反而吸引了城內外的旅人入住,包括作家Mark Twain、詩人Dylan Thomas等大人物。 到了六十年代,Stanley Bard接管酒店,為所有迷途的藝術家提供可負擔的容身之處。若住客資金緊拙,可以商量下調租金,甚至抵押作品。不管你是寂寂無聞還是大名鼎鼎,在酒店都會受到同樣難得的包容。這裡從此變成作家、詩人、歌手們的烏托邦。無論任何時候,Chelsea Hotel的大門都會為他們而開。 有故事的房間 這裡每間房都住著氣質獨特的靈魂,沒有人會因為「格格不入」而被拒之門外。房門背後,除了每刻彌漫著酒氣、煙圈及毒品的迷霧,還有著源源不絕的創造及星光熠熠的故事: 211號房:Bob Dylan Bob Dylan在1961至64年期間入住,戀上了名模房客Sara Lowndes,並結為夫妻。歌曲〈Sad-eyed Lady of Lowlands〉及〈Sara〉就是在酒店誕生。更有傳言說他跟105號房的Edie Sedgwick(Andy Warhol的繆思、當年的IT Girl)有過一段婚外情。 415號房:Janis Joplin;424號房:Leonard Cohen 升降機門打開,搖滾女伶Janis Joplin邂逅了隻身來紐約發展的詩人歌手Leonard Cohen。兩位當時不被社會看好的孤獨音樂人,在此地惺惺相惜、彼此相依。Janis離世後,Leonard寫下了名曲〈Chelsea Hotel No.2〉,紀念這段萍水相逢。 100號房:Sid Vicious & Nancy Spungen 酒店發生過不少耐人尋味的命案。像1978年的一個早上,英國著名龐克樂團Sex Pistol成員Sid Vicious從毒品的昏沉中醒來後,發現女友腹部中刀,死在浴室的血泊中。Sid被控謀殺,而他對當晚發生的事已全無記憶。 故事暫告一段落 Chelsea Hotel沒有五星級的裝潢,甚至有點陳舊,有點混濁,但這種朦朧不羈的氛圍,卻滋養了各式各樣的藝術靈感。說著不同故事的人們在這裡互相碰撞,共同譜寫出更多浪漫狂熱的章節。不過,現時酒店已被大財團收購,正關閉進行現代化整修,僅餘的住客亦無奈被逼遷。 酒店絢麗的前半生正式落幕,準備迎接更亮麗但無趣的新年代。誰知道呢,或許在夜闌人靜之時,每當Chelsea Hotel的霓虹燈牌亮起,藝術家們的遊魂便會再次到訪,讓自由精神永遠在磚牆內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