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韓國女性如何被迫成為「媽蟲」?

《82年生的金智英》(82년생김지영)講述韓國女性在重男輕女的傳統觀念及傾斜的社會政策下,不論在家庭或社會也擔任慣性被要求付出,卻被輕視努力的角色,最後導致她們的性格和心靈也有所缺失,最終造成無數的悲劇。 金智英生在一個普通的家庭,有一個相差2歲的姊姊和一個小她5歲的弟弟。在重男輕女的觀念下,金智英媽媽在生下第二個女兒時,不得不抱着孩子向婆婆下跪道歉,甚至在當時懷上女兒也是「醫學理由」墮胎。生下金智英的弟弟,金智英祖母對姊弟的態度有天淵之別,彷彿弟弟才是全家的寶,而兩姊妹則是草也不如。 其實,在當時社會中,把家中所有資源放下男丁身上是非常普遍,金智英媽媽年輕時唸書比兄弟好,有着當教師的夢想,卻因要為兄弟賺學費不得不放棄學業,讓他們當上醫生和老師,後來卻因為自我犧牲、原生家庭對自己的不重視,最後與娘家的關係漸行漸遠。 為了不讓女兒們步上後塵,金智英媽媽努力持家及工作理財,不但讓家中置了房產,更做上了小生意,收入比金智英爸爸當公務員時還要高和穩定。 雖然是金智英媽媽的努力,但在世人眼中,所有功勞也歸功於她父親身上,一次金智英母親對其丈夫說:「明明粥品店是我說要開的,這間公寓也是我買的,孩子們是自己讀書長大的,你的人生走到現在的確已經算成功,但這絕對不是你的功勞,所以以後要對我和孩子更好,聽見沒有?」 韓國的男性就業率比女性就業率高出數倍,即使得到工作機會,但因為社會認為女性婚後育兒便會離職,所以大部份即使擁有良好工作能力的女性也會被投閒置散。在育兒後,待孩子入學母親便會反返職場,但既要照顧孩子、打理家務和照顧丈夫的情況下,她們亦難以找到辦公室工作,只能到賣場、百貨當兼職。 金智英在生下女兒後,在打理家務後偷得浮生數小時,買了杯咖啡坐在公園休息時,卻被路上的男人說是「媽蟲」(指沒有收入的全職媽媽,用丈夫的錢過着日子)。女性的興趣、自我認同和犧牲予家庭後,卻不被重視,甚至不被當回事,讓她們的不甘心更多,自我價值更低。 韓國作家趙南柱以金智英短短的1/3人生,借她前半生的故事說了不同年代的女性在家庭及社會的地位轉變,縱使社會漸漸出現更多改善女性地位的政策,卻依然未能把人們腦中根深蒂固的陳腐觀念抹去,導致社會對韓國女性難滿足、到處找碴的感覺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