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失智《父親》,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

如果有一天,你身邊最愛的親人患上失智症,你會以怎樣的心情應對?電影《父親》刻劃出失智症患者的無力感,從他們的角度看認知障礙者的困難,描述一段情感真摯的父女情。 失智症患者的困境 以失智症作為題材的電影為數不少,但《父親》卻說出患者最真實的情況,呈現出他們內心真正渴望的東西。整套電影以手錶作為故事主軸,安東尼因為失智症而陷入各種幻想,不只和女兒的丈夫保羅爭執,甚至懷疑看護偷了自己的手錶。 失智症患者有時會捏造一些不存在的事情,甚至不懂得分辨其中的真假。電影中的時間線雜亂不堪,導演希望觀眾能從安東尼的角色去體會患者的處境,所以亦不講明這些事孰真孰假。看完整套電影,你會帶著滿腦子的疑問離開。而這一種混亂的思維,正正是失智症患者的現實寫照。 作為子女,如何面對失智家人? 安東尼和大女兒的父女情也是電影著重的一部份,父親因為趕走看護,女兒只好放低一切照顧他。不過,父親對女兒的印象卻是一個反叛女孩,巨大的壓力亦讓她喘不過氣來。 在外人看來,父親可能是無理取鬧,但其實認知障礙的患者根本不能控制情緒,才會不自覺地向身邊人發洩。作為父親,他希望保持僅有的尊嚴,並認為自己可以打理一切,所以拒絕別人的幫忙,不過女兒卻不明白父親的心思。 加上記憶顛倒,安東尼才會不知不覺在談話間傷害自己的親人。對於失智症患者來說,這些只是衝口而出的說話。不過,聆聽者卻會無限放大,甚至和患者發生口角衝突。人往往不懂得記住美好的回憶,只懂得記住那些無意的傷害。作為子女,就是要有無限次的體諒和關心,否則又怎能稱得上是一家人呢? 面對失智家人,我們許多時只要求他們服從指令,卻沒有真正瞭解他們的感受。的確,認知障礙者可能認不出我們,但有時患者只是想要單純的陪伴,所以我們更應該懂得包容。正所謂「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父母花盡心力照顧我們,如今父母患病,又怎可以嫌棄他們麻煩呢?

如果你只看過《黑豹》,不要說你懂查德維克博斯曼

超級英雄無所不能,飾演《黑豹》的查德維克‧博斯曼致力為黑人平權發聲,希望消滅種族歧視。雖然博斯曼因結腸癌逝世,但他的精神卻永遠長存於人們心裡。 以「黑豹」之名,與病魔搏鬥四年 2018年上映的《黑豹》,博斯曼成為全球人心目中的英雄,不過誰人會想到這些電影是在無數次的手術和化療期間所拍攝呢? 博斯曼就如《黑豹》中的特查拉般,堅強而勇敢,電影中不乏打鬥動作,但你卻絲毫看不出博斯曼有患病的跡象,但其實他已經和結腸癌抗爭四年了。在拍攝《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等電影時,他不斷在片場和手術室之間出入,憑著堅強的意志力才能一次次地捱下去。為了保持身形,他甚至要忍受化療的副作用,每天去鍛煉身體,這種痛楚絕非常人可以想象。作為一名有天賦的演員,他的離開對很多人來說都十分可惜。 不過,即使病情加劇,他亦沒有忘記為社會出力,並與湯瑪斯塔爾合作,捐出醫療物資給非裔社區醫院抗疫。正正因為自己和病魔搏鬥,所以他更清楚知道前線人員所需要的東西,而他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實在令人敬佩。 勿忘初心,致力為黑人發聲 博斯曼的演藝事業並非一帆風順,他曾飾演美職棒黑人運動員杰基‧羅賓森、靈魂樂大師詹姆斯‧布朗、美國第一位非裔大法官瑟古德‧馬歇,但都沒有因此爆紅。直至《黑豹》上映後,才開始為人所熟悉,甚至奪得美國演員工會獎最佳演員。 綜觀前三部電影,它們都是在美國種族歧視的大背景下,才出現這一個角色。例如美國以前只准黑人在黑人聯盟打球,而棒球手杰基加入美職棒的一刻,亦象徵著民權運動的進步,反映黑人和白人間的地位開始平等。博斯曼所參與的電影,大多都是為黑人平權吶喊,透過電影角色引起大眾關注,呼籲社會正視黑白種族的問題。 《黑豹》作為第一部以非裔主角拍攝的超級英雄電影,由導演至演員都是黑人為主,創造出一部黑人社群的電影,令黑豹一角獲得極大迴響。博斯曼以一句「Wakanda Forever!」表達出對黑人種族的自我認同,令一向只由白人出演的超級英雄電影因為博斯曼而改寫。 即使《黑豹》讓博斯曼聲名大燥,他也從未放棄推動民權運動。博斯曼甚至拍攝了一部關於種族歧視的電影—《瑪‧雷尼的扭擺舞》。 劇情講述非裔女主角在美國追求音樂夢,但當中卻遇到各種衝突。這套電影是博斯曼成名後所拍攝,你亦可以選擇不接拍,可是他沒有遺忘初心,反而繼續為黑人發聲。試問這樣的演員又怎能不讓人肅然起敬呢?

「棒打男人節」,印度女性反抗男女不平等的一天。

印度社會男尊女卑的情況極為嚴重,不時都有關於女性被侵犯或虐打的新聞,但原來當地有一個節日是專門為女性而設。每年霍利節,布拉吉都會舉辦棒打男人節,讓她們能借此機會抒發心中的鬱悶。 罵不還口,打不還手 棒打男人節來源於印度教,相傳南德岡有一位叫克里什納的「英雄之神」。在結婚之前,他經常到巴薩納戲弄妻子拉達,而這種行為亦引起當地婦女的不滿。當看見克里什那時,她們便用木棒驅趕他,漸漸便變成現在的棒打男人節。 棒打男人節當天,所有人會穿上鮮豔的服飾,女人頭上纏着彩色的頭紗,而男人亦會將全身塗上不同顏料,並以厚重的衣服和盾牌保護自己,邊唱歌邊跳舞地走去巴薩納。同一時間,婦女們會守着村落的出入口,用竹竿或木棍趕走男人,男人則用花瓣「還擊」。回家後,妻子必須奉上甜品給老公吃,補償白天的痛楚。 男女平等,並非一朝一夕能實現 棒打男人節之所以有趣,因為它道出印度社會的傳統觀念。但狂歡過後,到底又能否引起大眾反思? 印度的女權問題一向受到外界重視。相比其他國家,婦女因為很少外出工作,所以地位亦相對較低,亦間接令男性權利膨脹。此外,印度社會普遍認為女性主權運動是為了反抗男性,結果導致當地更嚴重的不平等問題。 2012年的德里輪姦案引起社會極大迴響,但這類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在這個男尊女卑的社會,性侵、綁架的案件一直有增無減。一些強姦案甚至和當地權貴有關,最後只能不了了知。政府無法保護印度女性,司法不公亦令她們得不到應有的權利,實現男女平等似乎還需要一段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