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是對某個主題確信的認識,並且這些認識擁有潛在的能力為特定目的而使用。意指透過經驗或聯想,而能夠熟悉進而了解某件事情;這種事實或狀態就稱為知識,其包括認識或了解某種科學、藝術或技巧。此外,亦指透過研究、調查、觀察或經驗而獲得的一整套知識或一系列資訊。認知事物的能力是哲學中充滿爭議的中心議題之一,並且擁有它自己的分支—知識論。從更加實用的層次來看,知識通常被某些人的群體所共享,在這種情況下,知識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來操作和管理。

人越大時間過得越快?也許7歲時我們半生已過。

在年幼的時候,我們總是會聽到長輩說:「時間過得真快,人生一眨眼就過去了。」 那時候我們大多不懂,或總覺得度日如年,直到年歲漸長,也開始感嘆起時間的易逝。 年紀越大,時間是不是會過得越快呢? 答案還沒有人知道,人的大腦恐怕比深海更深,比宇宙更遼闊。 盡管無數科學家試圖研究人到底如何感知時間,提出了各種形形色色的理論,但還沒有一個理論能夠用科學方法來證實。 在這些充滿想像力的理論當中,有一個異常有趣。 1897年,法國哲學家 Paul Janet 在21歲的時候就把時間和記憶聯繫起來,在他的理論中,不同年紀的時間在人的記憶中所占的比重是不一樣的。 奧地利設計師 Macimilian Kiener 就按這套理論制作了一個網頁,只要向下滾動滑鼠,就能看到1年時間佔據人生不同時段的比例。 在你1歲的時候,1年就是你生命中經歷過的所有時間。 當你50歲的時候,1年就只是你生命中的2%。 年紀越大,每1年在你生命中占的比重就越小。 5歲時的小孩為聖誕節等待24日,相當於讓一個54歲的老人等待1年。 如果你有幸活到100歲,你會發現,其實在你7歲的時候,你的人生已經過去了一半了。 這個理論放在今天來看,當然顯得太草率,不夠嚴謹。 然而無論我們的大腦是如何感知時間。 時間永遠不變。 時間不會倒流。 Source:Maximiliankiener

《給力》:Netflix成功的原因就是只招聘成年人

在今天職場,每一個人都應該問自己一題問題:到底要成為一個怎樣的員工,才能讓網飛(Netfilx)雇用你。 從信息化的時代開始生長的網飛,只花了短短22年,就成為了今天全世界最頂尖的公司之一。 它成功的關鍵在於如何利用智慧來適應現代工作環境的急速變化,從DVD的租借業務轉型為生產內容的流媒體過程中,它經歷了業務急速變化的階段,每個員工今天的工作內容,到了下個月可能會變得完全不同。 同時,整個企業的競爭核心能力從商業模式和商業資源,轉變為員工的創新能力。 這些變化和挑戰不是網飛一家獨有,而是不同行業的公司,不同職業的個人都在面對。 網飛應對這些變化的方法就是從人才管理中入手,從第一步招聘到最後一步解雇中,建立一種自由和責任的公司文化。 網飛人才長(Chief Talent Officer),珮蒂.麥寇德(Patty McCord)就在《給力:矽谷有史以來最重要文件 NETFLIX 維持創新動能的人才策略》一書中詳述這套方法。 這本書中,可以看到網飛到底實際做過些什麼,來體現他們所提倡的價值觀。在閱讀的過程中,亦能從中思考,網飛想要怎樣的人才,怎樣的員工才能在今天這種多變的環境裡存活下去。 下面就是書中提到網飛最重要的8個公司理念,從這我們可以一窺這間頂級公司的商業智慧。 理念1:只招聘成年人 網飛認為: 一個偉大的團隊就是每一位成員都知道自己要前往何方,並願意為此付出任何努力。建立偉大的團隊不需要靠任何福利待遇,靠的是招聘成年,渴望接受挑戰的成年人。 這是網飛最核心的公司理念,其餘的一切都是基於只招聘成年人為大前提而衍生出來,如果不遵守這個原則,所有圍繞著這個理念而建設出來的措施都會失效。 網飛做了什麼: 為了快速有效招聘優秀的人才,網飛放棄了讓矽谷最好的5家獵頭公司為其提供獨家服務,而是在公司內部建立一家獵頭機構。這樣網飛就可以去招那些在獵頭公司工作過的人,以此來培養內部招聘能力。 此外,網飛還重視建立一個簡潔的工作流程,不讓規章與制度阻礙員工工作。 為此,網飛取消休假制度,網飛的員工可以在自己認為適當的時候休假,只需要和他們的經理商量即可。 同時,也取消差旅報銷的政策,員工可以運用自己的合理判斷,來決定如何花公司的錢。 在這兩項措施推出後,網飛的員工就跟沒取消這些制度一樣,因為當你招聘的是成年人時,他們知道在這間公司他們要做的是什麼,而你只需要用對待成年人那樣對待他們即可。 理念2:讓每個人都理解公司的業務 網飛認為: 用以取代流程、審批、手續、許可和規條,是把時間花在和員工溝通上,告訴員工公司的業務、面臨的挑戰和競爭環境,這樣才能保持員工和公司的步伐是一致。 員工需要以高層管理者的視角看事物,以便感受到自己與所有層級、所有部門都必須解決的問題有真正的聯繫,這来才能發現每個環節上的問題和機會,並有效的行動。 網飛做了什麼: 網飛建立了一個「新員工大學」。每個季度有一整天,讓每個部門的負責人做一小時的分享,講解他們各自業務領域內的重大問題和發展。最重要是,在這些分享上,員工可以對上至CEO在內的所有管理者提問。 賦於員工向高層發問的許可和鼓勵,不僅能幫員工獲取信息,更營造了一個固有思維不斷在被挑戰的環境。 在一次的交流當中,其中內容負責人泰德解釋了「窗口期」這個術語,這是一個分銷影片的傳統制度,電影要先在電影院上映,然後進入酒店,再錄制成DVD,最後網飛才可以透過競價獲得影片的播放權,而在網飛獲得影片之前那段時間就是「窗口期」 其中一個員工問:「窗口期為什麼是這樣子?」泰德一下子就被問住了,他坦然回答:「我不知道。 」 這個問題一直在泰德心中纏繞,在多年以後泰德促使了網飛將一部連續劇的所有劇集一次過全部發布,即便美國的電視業從來沒有人這樣做過。 理念3:公司內保持絕對的坦誠 網飛認為: 絕對的坦誠可以幫助員工成長,消除員工藏在心裡的意見和分歧,杜絕辦公室政治。此外,如果能讓員工暢所欲言,就能從員工身上獲取許多有用的回饋,將未來有可能犯的錯誤消除於無形。 網飛做了什麼: 從上而下樹立榜樣,在網飛高層管理的會議上有一個叫做「開始、停止和繼續」的練習。在這個練習中,每個人都要告訴一名同事一件他應該開始做的事、一件他應該停止做的事,以及一件他做得非常好且應該保持的事。當高管回到自己的部門後,他們會將剛剛完成的「開始、停止和繼續」的內容告訴給自己的部門成員。這樣坦誠就會像漣漪般蔓延到公司上下。 此外,作為領導者還要坦誠錯誤,網飛的CEO哈斯廷斯就是認錯的第一好手,當他犯錯的時候會公開宣布,在CHO珮蒂的錢包裡,就有一張打印出來哈斯廷斯認錯的郵件。 作為領導者如果可以樂於公開承認錯誤,可以坦誠對待每一位員工,那麼你就有權力要求員工也這樣對待你。 曾經有人問珮蒂為什麼要解雇他,珮蒂回應:「如果我們正在進行事後檢討,討論一件事做得不好,你會說,哦,我知道有問題,但是沒人來問過我,那我可能就得讓你走人,因為你明知道一件事有問題還容許它繼續發生。」 坦誠是件雙向的事情,有時候你必須要讓員工了解,永遠不要向上級隱瞞問題或信息。 理念4:只有事實才能捍衛觀點 網飛認為: 在做任何決策,解決任何分歧時,事實是唯一的依據。 網飛做了什麼: 很多人理解網飛為一家「大數據」公司,決策理應由數據驅動,但事實上,對於網飛來說數據不等於事實。以為網飛的明星作品《紙牌屋》為例,在製作的時候網飛確實從數據中了解了奇雲.史柏西(Kevin Spacey)的魅力,從另一部電視劇《白宫風雲》了解到該題材有多受歡迎,但最終決定《紙牌屋》的原因是它的制作者是才華橫溢的大衛.芬奇(David Fincher)。 在決定是否推出一部片子時,網飛的內容團隊不以觀眾的反應數據為終點,而是把這些數據作為起點來拷問自己對這些反應的理解。數據本身沒有觀點,它只是反映了某部分的事實,而你則需要透過分析才能得到對自己有用的信息。 除了精確運用數據外,有時候還難免碰上雙方都有充足的理由支持自己觀點的分歧,在這個時候,網飛會安排雙方在公司裡進行公開的辨論,並且要求雙方站在對方的立場去辨護和思考,從而令到雙方能夠真正理解,許多矛盾自然就能迎刃而解。 理念5:從現在開始組建你未來需要的團隊 網飛認為:…

一個良好的睡眠

《睡眠革命》:每晚睡夠8小時是錯的,要用更科學的「R90」睡眠法!

「每晚睡夠8小時」是大部份人對睡眠的唯一認識,很可惜的是,大部份人都錯了。在人類歷史不久前,人們還是過着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時,「每晚睡夠8小時」這個概念是不存在的。 這個概念出現的時間點,正是人們開始每晚睡不夠8小時的時候。是工業革命興起和電燈的廣泛使用,導致「夜生活」出現,改變人類世世代代自然作息習慣的時候。 事實上,8小時是每晚的人均睡眠時間,有些人可能會睡多點,有些人會睡少點,個人的睡眠時間實際上是因人而異。像英國首相瑪撒切爾夫和雅虎總裁梅麗莎·梅爾每晚就只需睡4~6個小時,而網球傳奇羅傑·費德勒和飛人尤塞恩·保特則宣稱自己每晚需要睡上10個小時。 除了個體差異性以外,年齡也是睡眠時間的一個很重要因素。根據美國國家睡眠基金會的研究,14—17歲的青少年平均需要每晚8~10小時的睡眠時間,而成年人平均只需要7~9小時的睡眠。 那麼問題來了,當我們破除了對8小時睡眠的迷信時,我們又能如何去正確衡量自己每天的睡眠時間呢? 英國著名運動睡眠教練尼克.利特爾黑爾斯(Nick Littlehales)在他的專著《睡眠革命》中就提出了「R90」睡眠方法,用一種更加科學和現代的目光看待睡眠這件事。 他從事從事睡眠科學研究超過30年,是英國睡眠協會前任會長,曾經擔任曼聯、皇馬、NBA、奧運會英國代表隊等頂尖體育隊伍的睡眠咨詢教練,並曾為大衛·貝克漢姆、瑞恩·吉格斯、保羅·斯科爾斯、尼基·巴特和內維爾兄弟等體育名將制定專屬的睡眠方案。 他的「R90」睡眠方法是以人類睡眠周期為基本原則,並以一周作為衡量睡眠時間為單位,從而制定一套更適合現代人生活的睡眠策略。 人體的睡眠週期是90分鐘 「R90」指的是以90分鐘為一個週期,來計算睡眠時間。從臨床上說,90分鐘是一個人經歷各個睡眠階段所需的時間,而這些睡眠階段則組成了一個睡眠週期。 我們的睡眠周期大致可以劃分為3個階段: 1. 非快速眼動睡眠(Non-Rapid Eye Movement Sleep , NREM Sleep) 非眼動睡眠發生在我們剛剛入睡的時候,從這裡我們會進入淺層睡眠,小小的動靜都容易驚醒我們。在這個時候,人體肌肉活动開始减弱,為進入深層睡眠作準備。 2. 快速眼動睡眠(Rapid eye movement sleep, REM Sleep) 在這個階段,別人得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你吵醒。在深層睡眠中,我們的大腦會產生δ波—一種頻率最慢的腦波,同時我們的身體會增加分泌生長激素分泌。這種激素能夠促進新細胞生長和組織的修復、讓人體能在日常勞作後獲得休整、恢復生機與活力的關鍵成分。 3. 兩者交替 在最後,非快速眼動睡眠和快速眼動睡眠會交替發生,而且我們會做夢,所做的絕大多數夢都發生在這一階段。這一階段也被認為有益於開發創造力。 在快速眼動睡眠階段結束時,我們會醒來,但通常情況下,我們不會記得自己曾經醒來—然後就開始進入下一個睡眠週期。每晚的各個睡眠週期是互不相同的。在較早的睡眠週期中,深睡眠所佔比重更大,因為身體此時希望我們能盡快進入深睡眠狀態。而在較遲的睡眠週期中,快速眼動睡眠佔有更大比重。 在理想狀態下,我們晚上躺在床上時,應該以睡眠—醒來—睡眠—醒來的模式,順利地從一個睡眠週期過渡到下一個睡眠週期,並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減少深睡眠、增加快速眼動睡眠,直到清晨醒來。 用一周為單位來計算你的合理睡眠時間 對於許多人來說,都有擔憂自己睡不夠的問題,尤其是「8小時睡眠」的信徒,往往會出現一種「唉呀,今晚又睡不夠8小時,明天一定會很累」的心理。 一旦這種心理開始出現,身體就會釋出皮質醇和腎上腺素等壓力激素,最終導致越是擔心自己睡不夠睡不好,就越是睡不著的局面。 然而,當你瞭解「R90」的理念後,這種思想包袱就會馬上消失,因為「R90」是以一周為單位來計算你的合理睡眠時間,如果只是一兩天睡眠出現問題,在往後的幾天睡回來就是,無須給自己不必要的負擔。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每周獲得35個睡眠週期是最理想的。28(每晚睡上6小時)~30個睡眠週期也比較理想。 你可以先從每晚5個睡眠週期開始,看看7天之後感覺如何。如果覺得5個週期太多了,可以減少到4個週期。反之,如果沒有睡夠,可以增加到6個週期。 在經過一段時間的測試後,你就會知道自己每天的理想睡眠週期的數量。亦即是說如果你每周最理想是獲得35個睡眠週期,那麼每天你的理想睡眠週期就是5個(7.5小時)。 要注意的是,要盡量避免連續三個晚上睡眠不足(少於理想的睡眠週期)的情況發生,並且爭取獲得4個睡眠充足的晚上。 如果剛好你這周特別忙碌,比自己理想睡眠週期睡少了幾個,那最好的補眠時段就是下午1點到3點,你可以在這段期間插入一個30分鐘的小憩或是一個90分鐘完整的睡眠週期,這些時間都可以計入一周的總睡眠時間裡。此外,下午5點到7點是次好的彌補時段,但是在這期間就不要補充一個90分鐘完整的睡眠週期,以免影響當晚的睡眠質素。 「R90」還需要一個固定的起床時間,一方面人體喜歡規律的作息安排,另一方面這樣也有助你規劃生活。一旦確立了必須起床的最早時間後,你就可以回頭計算你應該在什麼時候入睡。如果你和大多數人一樣,希望每晚能獲得5個睡眠週期(等於7.5個小時)。如果你選擇在早上7點半醒來,那麼就該在午夜時分睡著。但是,你應該提前15分鐘躺下休息——或者,你需要多久才能睡著,就該提前多久上床睡覺。 如果你錯過了入睡時間,或者是睡不著,不妨起來做點其他比較輕鬆的事情,然後在臨近下一個睡眠周期開始時入睡,像是你錯過了凌晨十二點入睡,那就可以選擇一點十五分左右上床,然後在原定時間起床,少了那一個睡眠周期就從其他時間補回來即可。 最後,「R90」只是你睡眠計劃裡的其中一環,要獲得優質睡眠,你必須懂得更多關於人與睡眠的關係,學會遠離那些干預你睡眠的東西,比如睡前玩手機;學會為自己提供一個舒適的睡眠環境,包括寢具的配置、睡房的裝飾、甚至和你伴侣的配合。 在睡眠這件事上,還有大大小小不同的誤區,像安眠藥的使用和咖啡因的攝取。更多關於睡眠的知識都在《睡眠革命》一書中被提及,如果你想增進你睡眠的質量,不妨自己去閱讀原書,這樣才能對睡眠有一個完整的認知。 Reference: Nick Littlehales, Sleep: Redefine Your Rest, for Success in…

《魯蛇自拍秀》啟示:廢青不就是上一代遺下的產物?

「廢青」的說法,大抵是由年長人士創造出來,青年人又怎會稱自己「廢」呢?掌握社會最多資源的老一輩,有為這個世界下定義的權力,可以對年輕人安上「廢青」的標籤。在他們眼中,大多數青年人終日留在家中無所事事,依賴父母。 在日本這些青年會被稱為「家裏蹲」(Hikikomori)。Hikikomori的日文是「引き籠もり」,由「引き」(Hiki)及「籠もる」(Komoru)組成,字面意思分別是「抽離」和「隱居、足不出戶」,兩者結合描述與社會隔絕、閉門不出、不上學不上班的人,就是香港人所說的隱敝青年。 數到最為人所熟悉的「家裏蹲」,不得不提2015年在台灣公視放映的《魯蛇自拍秀》(Purely Personal Documentaries: Real Japan- Finding Independence at 38)的佐藤寬朗。到了38歲,一千日元也要向母親借,在玄關苦苦衷求,使母親在鏡頭下憤而揮拳,坐在地上哭。 母親責備他滿嘴藉口,只做自己有興趣的事,兒子卻說自己沒有錯。類似的母子對話,是否耳熟能詳?如子女顧著課外活動、拍拖或打電玩,而荒廢學業時。子女堅持自己沒有錯,但父母亦不會予以諒解。 佐藤寬朗人到中年仍需父母養,為的是夢想。立志當紀錄片導演,但一直只靠打散工維持生計,日不敷支,欠下100萬日元(折合約7萬港紙)的債務,只能宅在家中成為「啃老族」。 這樣的人會被社會視為地底泥,但沒有人可以抹煞他對紀錄片的熱誠。畢業於名校早稻田大學,卻甘願到電視台打散工,還無償辦了一本紀錄片期刊。難道沒有找到正職就是「廢」麼?沒錢就是「廢」麼?可是他的父母認為不能賺錢的只能當作可有可無的興趣。 社會普遍認為「家裏蹲」懶惰或依賴父母。到底這些甘願留家,與社會隔絕的青少年真實狀態如何? 日本人極重視面子,很少人會主動承認自己是Hikikomori(「家裏蹲」)或自己的子女是家裏蹲。2018年推出的RT紀錄片《Hikikomori Loveless》罕有地記錄了數位「家裏蹲」的生活,揭開此社會現象的神秘面紗。 紀錄片描述青年「家裏蹲」ITO四天足不出戶的生活。他的表現合符一般人對隱敝青年的印象,每天日夜顛倒,總是戴着耳筒。終日留在房間內玩手提電話、打電玩及看電影,鮮與其他人交流。 ITO喜歡打電玩,遊戲給他自由選擇角色的樣貌,眼耳口鼻、服裝、髮型都可以任意配對,甚至可以控制其表情。在虛擬世界中有無窮的自由,現實卻不然。社會要求的是考入好學校、到大公司工作如倒模一般的路。 可是他對外界興致缺缺,十分滿意房內的獨處生活。從小住在此處,房內的一事一物都十分熟悉,是一個專屬他的空間。 父母焦急如焚,要求他服用放鬆藥、抗憂鬱藥等藥物「治療」情況。然而他絲毫不介意,還覺得死了更好。他說起話來聲調沒有起伏變化,面無表情,就像超凡脫俗的和尚,對世間的事都不感興趣。 到底是什麼原因令日本青年成為不理世事的「家裏蹲」?ITO和另一受訪「家裏蹲」RYOJI TANI說是因為與家人或同學的關係差。說來諷刺,家長每天都在問,「為何我家孩子會成為家裏蹲呢?」,而問題竟然就在自己身上。他們不約而同說母親對他們寄付厚望,只懂催谷他們的成績,忽略其真實感受。 ITO的情況更為嚴峻,小時候受到家暴,父母為迫他就範,將他擲落樓下。 除了與父母關係不睦,TANI還在學校受到欺凌,成為邊緣人,因此過了8年蟄居生活。在學校和家庭的不快經驗令他們封閉自己,這也是專家對「家裏蹲」成因的普遍說法。 然而這套記錄片真實反映「廢青」這類群體嗎? 其實「廢青」主要有3類,即是隱蔽青年、尼特族及追夢族。 ITO及TANI就是典型的隱蔽青年。據日本內閣府對「蟄居族」的定義,即是幾乎不走出自己房間和家的狀態,留家持續6個月以上。 然而不是每個青年人都會走上這個極端,更多的是尼特族和追夢族。尼特族日語叫「ニート NEET」,即是雙失青年,失業及失學。他們可能仍常常外出,有自己的興趣,未必是「家裏蹲」。 「廢青」也有程度上的分別,追夢族就是沒有那麼廢的那一種。多數打散工,有點像freelance,但由於自立性差、技能較低,難以養活自己。日本人會稱他們為「Freeter」,由英語Freelance (自由職業) 及德語 Arbeiter (工人)而來。 然而3者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窮。因此他們鮮會踏出家門,通常與父母同住和單身。如果他們有足夠的金錢,絕對可以保持他們的生活方式。現實是父母終會老去、退休、生病。到了後來,尼特族和追夢族也可能因在社會遭遇到多次挫敗而成為「家裏蹲」。 「家裏蹲」已經成為年輕一代一個普遍的問題。 有誰可以說自己年輕時沒有「廢」過,或憧憬在家中過自由自在的生活? 有些人家境富裕,卻甘願做一個「廢青」。不走社會既定的路,即是考上名牌大學,進入大公司。討厭「朝九晚五」、辦公室工作,即使做一些「低人一等」的兼職也沒所謂。他們不願成為一個個猶如倒模般的人。 上一代經歷了日本經濟起飛的年代,很多人埋首工作,成功脫貧。考好成績、上好大學、得到鐵飯碗,是上一輩的成功模式,因此家長都會催谷孩子的成績,以跟隨自己的腳步。但隨社會變得富裕,年輕人的家庭負擔也減少了,金錢不一定是年輕人的首要考慮因素。他們會覺得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希望過更自由的生活,追求個人的理想。社會的鐵籠已經困不住躁動的青年。 當然不是每一個人都自願做「廢青」。隨日本80年代泡沫經濟爆破和90年代陷入衰退,新一代難以得到一份穩定工作。 上一代不愁找工作,但日本就如其他發達國家一樣,經濟發展停濟,企業職位僧多粥少。日本招聘時會分開「應屆畢業生」和「有經驗應徵者」兩條隊。一旦錯過畢業季的招聘,毫無實際工作經驗的人他日難獲聘用,因此有「畢業即失業」的說法。 有些人立志到心儀企業工作,不願退而求其次,寧願自學,但實際經驗不足,難獲錄用;有一些人則是上班沒多久主動離職;有些人到了中年才被裁員。這些人都很難走回正軌。 未能找到理想正職的他們,只能打散工。有些人還因負擔不起房租和生活費,靠父母接濟生活。 《魯蛇自拍秀》中的佐藤寬朗就是一例,為了從事與紀錄片相關工作的夢想,錯過畢業季的黃金求職時間,只能在電視台兼職做電視節目調查及助導。在紀錄片中他連自己也照顧不了,受到父母的縑棄。最後有機會以自傳式紀錄片《魯蛇自拍秀》的報酬,到外面居住,並交到女友,可算是幸運的少數。 正如佐藤寬朗的父母一樣,家長可能會覺得「家裏蹲」的子女不長進。他們不明白時代已經變了。 理想的工作只會留給社會一小繓人。既然向上流機會減低,年輕人寧願追求自己的興趣。這也解釋了為何近年slashie(斜槓族)成風,當他們賺錢不多,得不到好職位,便轉而尋找其他價值,如彈性的工作時間、自由及夢想。 有些人則因為舊工作不適合自己而離職,未想好下一份工作做什麼,便先由全職轉為兼職。留家的時間可以沈殿一下,整理好自己的思緒。與其胡亂找一份工作維持生計,不如想清楚未來的方向,如要找相似的工作,還是轉行。 現在科技日新月異,很多行業很快便被淘汰。以前電視紅霸世界,但現時年輕人都上網「煲劇」;以前所有人都在電腦或電視打電玩,現時街上的人通通都玩手機遊戲。社會變化迅速,傳統一生人打一份工的思想,在現代社會根本行不通。 在轉換工作的空窗期,反而可以裝備一下自己,或學習一些自己有興趣的事,以應對瞬息萬變的職場環境。 只不過日本的職場比香港的競爭還要大,沒有空間予追夢族思前想後。在傳統的日本社會,脫了軌的年輕人很難重歸正途。經常淪落為「Freeter」,甚至成為「家裏蹲」。 上一代遺留下來的問題,不單由年輕人來承受,年老的家長也身受其害。 近年「家裏蹲」老齡化,時間更長。日本內閣府3月份發佈的調查結果顯示,全國有逾100萬名「家裏蹲」,40-64歲的「家裏蹲」約有61萬3千人,高於15-39歲的54萬1千人。去年年中就發生了一宗與老齡「家裏蹲」有關的倫常慘劇「熊澤英昭殺子案」。前官員熊澤英昭怕四十多歲的「家裏蹲」兒子麻煩到別人,親手把有暴力傾向、打機成癮的他殺掉。 該案揭示了日本的「80-50問題」,即八十歲的年老父母養着閉門不出、不能自立的五十歲子女。老齡「家裏蹲」對年紀老邁的父母固然是個負擔,這些年紀不輕的「蟄居族」也是活受罪。隨年歲漸長,同齡的人已組織家庭,自己仍依賴父母生活,找不到共同話題,身邊的朋友一個一個離他們而去。 留在家中的時間越長,越難重新投入社會。…

《刻意練習》:正確的方法比天賦和努力更重要!

現代教育最失敗的地方,是從來沒有教過我們如何學習,而學習很可能是一個人在當今社會,唯一能夠主動掌握,並用於改變人生命運的唯一方法。 缺乏學習能力的人往往有3種錯誤的思想,他們會以為: 如果足夠長時間地做某件事,就一定會把這件事情做得越來越好。 如果在某件事上做得不好,那肯定是我不夠努力。 花了很長時間,很努力去做一件事,還是沒有做好,那肯定是我天生缺乏這方面的才能。 事實是,做好一件事情有時候往往不是因為時間和努力的問題,而是缺乏一個正確的方法。為了研究正確的學習方法到底是什麼,《刻意練習》的作者安德斯.艾瑞克森(Anders Ericsson) 花費三十多年時間,研究不同領域的杰出人士,觀察他們是如何發揮個人潛力,將某一種技能煅煉至登峰造極。 最終安德斯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那就是每個人都具備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一種能夠發展任何才能的「元才能」,而要激發和使用這種「元才能」只需要遵從一套他命名為刻意練習(Deliberate Practice)的學習方法。 1. 刻意練習的基礎是有目標的練習 在說明刻意練習之前,讓我們先花少少時間了解一下人們一般是怎樣學習某種新技能。假設現在你要從零開始學打網球,第一件事情你可能是花錢去上網球課,或者請某位朋友告訴你一些基本知識,甚或是上網看一些教學。 在你腦海裡有了基礎的理論知識,例如知道怎麼握拍,怎麼發球,怎麼走位,然後下一步你就可以開始模仿了。 經過一段時間訓練,你的身體能夠模仿出網球的基本動作,達到一個令你滿意的水平,而且能做到自然而然地表現你的水平,無論是甚麼技能,你就開始停止進步了。 人們通常以為只要不停的做下去,也許進步會較為緩慢,但最終一定會越來越出色。但事實正好相反 ,開了20多年車的老司機,不一定會比只開了5年車的司機更擅長開車;行醫20年的醫生,不一定會比只行醫5年的醫生更優秀。 熟能生巧不過是人們一廂情願的事情,如果沒有刻意去提高,掌握的能力反而會緩慢地退化。 安德斯將人們的練習分為「天真的練習」和「有目標的練習」 「天真的練習」基本上只是重復地做某件事,並指望靠這種重復,就能提高表現和水平。而「有目標的練習」則不一樣,它必需符合4個原則: 1. 你必需具有定義明確的特定目標 一個具體可行的目標能夠為你提供動力,能夠讓你制定更有效的計劃,引導你有效的練習。 如果你平時喜歡打高爾夫球,並想將差點降低至5桿。那麼你就要把目標分解,思考為了將差點降至5桿,你得做些什麼?可能是增加把球打入平坦球道的次數。這是一個合理的具體目標,但你還可以將它進一步分解:為了成功地把球打入平坦球道,你到底要做些什麼? 你得搞懂,為什麼你有那麼多次沒能把球打到平坦的球道上去,並且解決這個問題,比如說,想辦法糾正你總是勾球的毛病。怎麼做到?可以請一位教練來教你怎樣以特定方式改一改你的揮拍動作。利用目標制定方法計劃,從每一個小處改善,你的技能就會日漸精進。 2.  你必需全情投入和專注其中 瑞典一些研究人員曾經對專業歌手和業餘歌手在歌唱訓練課的不同進行了研究。他們發現無論是業餘歌手還是專業歌手,和上課之前相比,在上完課之後感到更放鬆、精力更充沛,但只有業餘歌手報告說,他們在上完課後感到格外歡欣鼓舞。 歌唱訓練課使業餘歌手而不是專業歌手感到高興。 這種差別的原因在於他們怎樣對待訓練課。對業餘歌手來講,在課堂上,他們可以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用歌聲表達關愛,並且感受唱歌時的那種純粹的愉悅。 對專業歌手來講,在課堂上,他們要全神貫注地觀察聲音技巧、呼吸控制等方面,努力提高自己的技能。這樣的專注,沒有樂趣可言,但卻是從任何類型的訓練中最大限度獲益的關鍵。 3.  你必需從回饋中辨別自己還有什麼不足 在練習的過程中,除非有一個專業的老師時刻指證你的問題,要不然總會出現一些你沒有注意的錯誤,不糾正這些錯誤,技能就難以精進,因此我們要注意回饋,如果沒有回饋,就要自己設計回饋,從回饋中發現自己可以進步的空間。 出色的喜劇演員總愛花時間在單口相聲俱樂部裡練習,因為在俱樂部裡,他們有機會試演自己的節目,最重要是可以從觀眾那裡獲得即時反饋。從這些回饋之中了解自己的節目那個地方好笑,那個地方不好笑,然後回去就能把自己的表演重新打磨得更加好。 4.   你必需走出舒適區,並且相信自己 對於任何類型的練習,這是一條基本的真理:如果你從來不迫使自己走出舒適區,便永遠無法進步。 走出自己舒適區的關鍵在於保持充足的動機。每到新年伊始,許多人都會立下決心要作出新的改變,在這個時刻,健身房總是擠滿了人群,但過了一陣子,人潮消退,直到又一個新年。 一時衝動是可以令人離開舒適區,但是堅持才是最終成功的原因,你最好學會找出那些可能干擾你練習的事情,並想辦法將其影響控制在最小。 如果你容易被你的智能手機分神,把它關機。如果你早晨起不來,而且發現早晨的鍛鍊格外艱難,那麼,把你的跑步或鍛鍊安排到晚些時候,到那時,你的身體不會如此抗拒鍛鍊。 但最重要是,你必須要相信自己,盡管會有許多不同方法令到你學習的過程變得更有效和更容易,但是你總會遇到令你痛苦不堪,令你想馬上放棄的時候,在這個時候持有信念是唯一讓你可以渡過難關的方法。 2. 刻意練習 在最發達的行業或領域,也就是那些受益於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穩定進步的行業或領域,每一代人都將他們從上一代人那裡學到的經驗和技能傳承下去,他們的訓練方法令人驚訝地一致。 不論你觀察哪些行業或領域,音樂表演也好,芭蕾舞蹈也罷,或者是類似於花樣滑冰或體操等體育項目,你都會發現,練習遵循著非常相似的一系列原則。 安德斯將這種練習命名為「刻意練習」,而刻意練習與有目標的練習在兩個重要的方面上存在著差別。 首先,它需要一個已經得到合理發展的行業或領域,也就是說,在那一行業或領域之中,最傑出的從業者已達到一定程度的表現水平,使他們與其他剛剛進入該行業或領域的人們明顯地區分開來。 這些活動包括音樂表演、芭蕾舞蹈和其他類型的舞蹈、國際象棋以及許多個人和團體的體育項目,特別是根據打分來評判運動員表現和水平的體育項目,如體操、花樣滑冰或跳水等。 哪些行業或領域不符合條件?是那些並不存在或者很少存在直接競爭的行業或領域,比如園藝和其他愛好,以及當今職場中的許多工作,如企業經理、教師、電工、工程師、咨詢師,等等。在這些行業或領域之中,你可能無法從刻意練習中累積知識,因為它們並沒有客觀的標準來評價卓越的績效。 其次,刻意練習需要一位能夠佈置練習作業的導師,以幫助學生提高他的水平。導師必須已經達到一定的水平,並且有一些可以傳授給別人的有益的練習方法。 牛頓曾經說過:「如果我比別人看的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很多的知識技能,都是一代一代人傳承下來,它們混雜了前人的汗水,經過來時間的檢驗,刻意練習就是指要學會借助這些經驗,才能成為最頂尖的專家。 3. 一種能夠發展任何才能的「元才能」…

《Web Junkie》:誰說網癮是種病?

哨聲一響,北京郊區一群青少年,天未亮已起床,迅速換上禦寒衣物及綠色迷彩服,到樓下操場集合。操場的兩旁鋪滿雪,他們身體瑟縮着,但在教官的指令下,睡眼惺忪地開始步操訓練。 這裏是第一間中國政府官方認可的網癮治療中心。 這間中心由北京軍區總醫院成立,希望通過軍事訓練,結合醫學治療及家庭心理諮詢治療網癮。中心每月費用為一萬元人民幣,相當於北京平均月薪的兩倍。 2013年BBC的紀錄片《webjunkie》(《網癮》)(*1)花費了三個月時間,記錄網癮中心裏少年們的戒癮生活。 沒有人會自願進這種地方,中心的少年大多是被父母以各種藉口騙了進來,有些甚至是在打了麻藥後,一覺醒來就到了中心。 在這裏,生活變得單調乏味,大部分時間都用在於軍訓和心理治療中。偶爾的「放風」時間,可以用來閱讀或做運動。  在這裏,少年的自由被抺殺,來治療一種不知道是不是需要治療的「病」。 但毫無疑問的是,這個世界的成年人掌握了定義「正常」的權力。 1995年,美國精神科醫生Ivan Goldberg為了諷刺美國精神醫學學會(APA)的美國精神疾病診斷手冊(DSM-IV)所用的僵化語言,編造了「出現有關互聯網的幻夢」、「使用時間比計劃的長」、「手指會自覺或不自覺地按鍵盤」等網癮徵狀。 他對《紐約客》周刊表示:「如果你把成癮概念擴大到每一種行為,那麼看書也會成癮。」 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一時的惡作劇,竟引起持久的爭論。 自1995年以來,美國精神病學界做了大量關於網癮的學術研究,但學者未能為「網絡成癮症」訂立一致的定義。於2013年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統計手冊第五版(DSM-V),刊登了內地網癮中心主任陶然制訂的《網絡成癮診斷標準》,但手冊指出要將網路成癮納入精神疾病,仍需進一步研究。 陶然當然不會錯過網癮研究的「支持」。他斷言網癮有如海洛英成癮,因此網絡遊戲就是「電子海洛英」。 這不是人們第一次將「網癮」理解成毒癮,發明「網癮」的醫生Ivan Goldberg亦曾故意把網癮寫得如海洛英上癮般。 在這套「電子海洛英」的理論指導下,網癮治療中心內的年輕人每天都要定期服用精神科藥物。他們如同一般的精神病人一樣,每次服藥都要打開口讓護士檢查,確保真的是把藥吃進肚子。 在成年人的眼中,網癮是一種能夠治愈的病,在網癮少年眼中,網癮是種不能被治愈的病。 在內地的文化中,在父母眼中只有成績好的才是好孩子,讀書好是唯一能夠得到父母認可的事。 學習不好,倒不如花時間在玩遊戲上。 「至少在一方面比別人強。」 另一方面,父母也不懂如何應對這種情況,有時候,暴力是他們唯一懂得的手段。 網癮青年Nicky曾打給父親討論玩遊戲的時數,答應一天不玩超過4小時,父親不相信,又要求他作出承諾。 可以想像他們平日的對話就是沒完沒了的拉鋸戰,最後Nicky語帶哭腔說:「你明天抱著……抱著我的骨灰哭呀你」。雙方根本沒有任何對話的空間。 事實上,Nicky已經有兩次試圖自殺。 網癮青年「希望」說根本無法和父母溝通,父親白天上班,他晚上出去網吧玩;網癮青年Hacker承認在現實中沒有知心好友,但在網上與素未謀面的女孩成為戀人。 「另外一個孤單的人,在電腦的另外一邊坐著。我們可以互相關心。」這是Nicky對於網絡的認知。  網癮也許是個不能被治愈的病,但能夠不治嗎? 連續打電玩持續四十多天,不吃不喝;多天不洗澡,衣物發臭也不理。 有內地家長向心理醫生問到,是否很多孩子和兒子一樣不再上學,發現很多青少年都退學了,由幾個月至長達數年。父親聽畢,向妻子說:「留他在這裏吧」,然後怔怔望向窗外。 網癮青年Nicky自認為可以自控,但父親指他假扮到朋友家玩,實際上到了網吧玩。母親默默到網吧守候,到了早上仍未見他的身影。想盡方法為兒子戒網癮,惟怕傷害兒子的自尊心,假裝不知道。 父母聽聞有朋友的兒子在網吧去世,擔心Nicky的未來,母親邊哭邊說:「你把我打到了無底洞」。 在絕望之下,父母所有行為又仿佛全部被合理化。 2013年,中國網民約有6.18億,到了2018年底,內地網民數目躍升至8.29億。網絡遊戲用戶佔整體網民58.4%,規模達4.84億。 報告顯示,中國未成年網民數量已達1.69億,當中有64.2%以玩游戲作為主要娛樂。 為了解決網癮帶來的社會問題,中國在2008年將網路成癮歸類為一項精神疾病,成為第一個正式將網癮視為疾病的國家。 到了今年5月世界衞生組織(WHO)正式把電玩成癮列為精神病(*2)命名為「遊戲失調症」(Gaming Disorder),與藥物、酒精、賭博成癮歸入同一個類別,由2022年開始正式生效。 網癮的討論多數集中在電玩成癮,那麼沉迷社交網絡、手提電話遊戲、色情網站又是否網癮? 電玩成癮與網絡成癮的界線在那裡呢? 似乎沒有人願意深究太多。  今天,戒網癮中心在中國已經不是一種官方機構。商業化的戒網癮中心已經在全國遍地開花,同時衍生的還有高強度體罰、電擊療法、洗腦教育等非法的治療手段,最終形成患者自殺、患者被毆打致死和患者向父母報復等慘劇。 也許網癮是一種需要被治療的病,但如何用藥,誰去下藥,甚至誰要服藥都是值得深究的問題。 Source:紐約客、百度、ICD-11、 2019年2月中國互聯網統計報告、BBC中文 (*1)^2013年,以色列導演Hilla Medalia和Shosh Shlam聯合執導的紀錄片《webjunkie》(《網癮》)紀錄片,講述了中國一所網癮中心的故事,全長1小時14分。 全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WKKsn_KxgE&t=2949s (*2)^世界衞生組織(WHO)指出針對「電玩成癮」列出三大判斷標準: 1.無法控制自己打電玩 2.電玩為生活最優先選項,凌駕其他興趣及日常活動 3.即使對個人、家庭、社會、學習、事業等負面後果,仍持續投入玩電玩 文件中也說明「電玩」包括了數碼、電視、線上、離線遊戲,而玩電玩的規律可能是持續、偶發、周期的型式。「電玩成癮」的診斷期需要最少12個月,若上述全部徵狀都出現,病人的徵狀過於嚴重時可能縮短。

「馬輔助治療」是如何治療我們的抑鬱情緒?

在心理治療中 ,馬輔助治療(Equine Assisted Therapy)是動物輔助療法( animal-assisted therapy)中較為常見的一種體驗式療法。在與馬兒的相處過程中,人們會與馬兒進行許多非語言的交流。即便是簡單的打理和刷洗,都能夠助人們緩解孤立的感覺,減低負面情緒帶來的壞影響。馬輔助療法除了對抑鬱症有輔助治療的作用,還對焦慮症、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ADHD)、物質成癮、PTSD、飲食障礙、解離障礙、阿茲海默症等都有一定療效。馬輔助治療的好處非常多,主要有以下3種: 1. 提升情緒清晰度 馬是非常敏感的動物,能夠迅速吸收他人的情緒,並以鏡像的方式準確反映給對方,兩者之間的動態關係可以形成一種反饋迴路,幫助調節抑鬱、焦慮等情緒問題。 2. 緩解抑鬱和孤立感 抑鬱常常與社交退避和被排斥的感覺有關。馬的無條件接納將以非言語的形式對患者產生鼓勵,從而減少沮喪和孤立感。   3. 幫助發現積極自我 與大型動物之間的非語言交流與建立聯結的過程,能夠幫助恢復患者被創傷或其他傷害損毀的人際信任。 與馬建立聯結,患者會獲得一種被接受感和被「喜歡」的感覺,從而得以逐漸褪去污名標籤,重新探索自我的定義。 雖然馬輔助療法好處非常多,不過礙於經濟、場地等客觀因素,大多數人可能沒有條件自己養馬。 不過馬輔助療法也能用飼養寵物來取代, 任何一隻寵物都有助於發展人際信任、提供社會支持,以及減輕焦慮,所以像貓狗,甚至是一隻小倉鼠都能夠幫人們好好舒緩抑鬱的情緒。 Reference: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helping-kids-cope/201903/equine-assisted-therapy-unique-and-effective-intervention

不用腦袋思考為什麼是件好事?因為大腦最高效的工作模式是「習慣」。

思考總是好的,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條不言自明的真理,所以我們總愛罵人不用腦子思考,來嘲諷別人做了些蠢事。 事實上,有些時候不用腦子思考才是一件好事。 因為思考要消耗巨大能量,為了滿足大腦運作的需要,我們每天身體裡有20%的能量都給了大腦,然而人腦的重量卻只占人體重量2%不到。 為了節省能量,人類的大腦進化出一種特殊的運作模式,這種運作模式允許我們在一些情況下不用經過思考就能作出行動。 這種模式就是習慣。 20世紀90年代,麻省理工的研究人員把一些迷你電線植入老鼠的大腦中,來觀察當老鼠進行重複的行為時,大腦會有怎樣的變化。 研究人員把老鼠放到了T形的迷宮中並在另一端擺了一塊巧克力。 他們先讓老鼠待在隔板後,當隔板打開時會有很大的咔嗒聲。 老鼠聽到這聲音,看到隔板消失後,通常會在中央走廊里遊蕩一陣,嗅嗅各個角落,撓撓牆壁。 它似乎聞到巧克力的味道,但是不知道怎麼找到巧克力。 等它到達T型的前端時,有時會向右轉,遠離巧克力,然後再往回走,有時候會沒有任何明顯原因地停下來。 最終,大多數老鼠都能發現迷宮里的獎勵。 研究人員觀察到,在老鼠在尋找巧克力的過程中,它的大腦都非常活躍,好像是在分析每一種新味道、畫面以及聲音。 科學家不斷重復這個實驗,讓老鼠在同樣的迷宮里走了幾百次,並觀察著每一隻老鼠大腦活動的變化。 一連串的變化慢慢地出現了,隨著老鼠學會如何穿越迷宮,它們穿過迷宮的速度越來越快,然而思維活動開始減弱。當行進路線變得越來越自動化,老鼠的思考卻越來越少。 彷彿是頭幾次老鼠在探索迷宮,大腦必須全力工作來分析新信息,而經過幾天重復走同一條路之後,老鼠不再需要去撓牆或去嗅周圍的氣味兒了,所以與抓撓以及嗅聞相關的腦部活動停了下來。 老鼠不需要去選擇怎麼轉彎,於是大腦的決策中心偃旗息鼓,它此時要做的就是回憶起找到巧克力的最快路徑。 不到一周,甚至和記憶有關的大腦結構都停止了活動。老鼠已經將在迷宮中快速通過的路線變成了自身的一部分,幾乎都不需要去思考。 老鼠顱內的探測器表明,在它的大腦裡,只剩下一個叫基底核的神經結構在運作。 基底核在大腦的深處,靠近腦幹,也就是脊柱和大腦結合的位置。這是大腦中更老、更原始的部位,它們一般控制動物的最基本的生存技能,比如呼吸和吞咽。 科學家認為生物的習慣就是儲存在基底核裡,大腦這樣運作的目的,是為了尋求一種更省力,更高效率的生存策略。 相對於原始的基底核,負責高階認知、決策的前額葉是大腦最年輕的部位之一。 當前額葉開始感到疲憊的時候,我們的決策能力就開始下降,然而大腦只要把那些基本和重複的行為交由基底核的習慣負責,那麼前額葉就能得到更多的休息,騰出來的腦力亦能用在更重要的地方。 這樣的大腦能讓我們不用再思考如何走路以及選擇吃什麼,所以人就有更多的腦力來發明長矛、灌溉系統,最終發明出飛機和電腦遊戲。 那麼甚麼時候習慣是怎樣運作的呢 ? 在面對那些我們陌生和充滿不確定性的事物,我們一開始都會像迷宫裡那隻老鼠一樣,會激活大腦所有神經,試圖從海量的信息之中,尋找到有利我們生存的因素。 我們花費大量腦力做不同的決策,直到大腦獲得奬勵為止。 就像迷宮裡的老鼠一樣,在突然聽到咔嗒聲後,它的大腦開始運作,這咔嗒聲是個危險的信號嗎,會突然在那裡跑出一隻貓來嗎? 然後它發現隔板打開,一股巧克力的味道傳進鼻裡,吸引着它開始四處走動,尋找這味道的源頭。 最終,它經過走廄,在走廄的盡頭的左邊發現了巧克力,啃上巧克力的那一刻為老鼠帶來滿足,帶來戀愛的感覺,它的大腦獲得了奬勵,然後不禁思考到底我之前做了什麼,最終找到這美味無窮的巧克力呢? 重複幾次同樣的行為後,老鼠的大腦明白了:在咔嗒聲響起的時候,往前走,在盡頭向左就能找到巧克力。 把整個過程拆解開來,我們就可以觀察出習慣是怎樣形成。 第一步,老鼠聽到咔嗒聲,這是一個提示,提醒大腦有事情發生了。 第二步,老鼠大腦開始活動後,嗅到巧克力的味道,刺激了大腦的渴求。 第三步,老鼠回應大腦的渴求,作出了回應,開始四處走動尋覓巧克力。 最後,老鼠找到巧克力,大腦獲得了奬勵。 提示、渴求、反應、奬勵這就是我們大腦中的習慣迴路。 隨着這個4個步驟不斷重複,我們的大腦會其他不相關的事物剔除開出,作出的反應亦會越來越精確,以求在最短時間內獲得奬勵。 直到這一切深深的烙在大腦的基底核上,在提示發生的一刻,我們不用腦子思考就能自然反應。 這無疑是一種非常高效的工作模式,但我們認真的思考一下,習慣的形成其實是建基於行為的頻率,而不是行為本身的價值判斷。 習慣不能分辨甚麼是好的,甚麼是壞的。 良好的運動習慣能夠讓你獲得窈窕的身材,而糟糕的飲食習慣則能讓你苦受健康的困擾。 最可怕的是,世間大多數有長遠價值的行為,都不會令人短期內感到愉快的。 從小學、中學到大學,十多年的學習的,沉悶的事物總是比有趣的事物,而真正的奬勵只會在我們到社會工作時才能發現。 而短期內能夠為你提供奬勵的,長期都對我們的人生無益。 像煙草中的尼古丁能夠為我們的大腦提供一時的愉悅,而長期卻會令我們身體引致各種病症,尤其是肺癌等疾病造成肺部嚴重損害。 人是短視的動物,壞習慣總比好習慣容易養成。 而改變問題的第一步就是先認知問題。 只要我們明白習慣運作的原理,去觀察我們身上的壞習慣是怎樣運作,甚麼樣的提示會激活我們的壞習慣,甚麼樣的奬勵令我們在壞習慣中不能自拔,我們就能更加容易去改變這些習慣。 記住,如果我們不駕駛習慣,我們的人生就會被習慣所駕駛。 Reference: Charles Duhigg, The Power…

在排隊時,為什麼星巴克要橫着排,而麥當勞要竪着排?

女廁所總是在排長隊;週末去商場吃飯要排隊;上班擠地鐵要排隊;坐電梯要排隊。 排隊這件小事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之中,我們卻從未停下來細思一下排隊的背後有什麼秘密。 好像同樣是排隊,星巴克為什麼引導顧客橫著排,而麥當勞、肯德基卻引導顧客竪著排。不同的方式,哪一種更好?背後又有怎樣的利益權衡? 提高營收的理論:顧客動線 星巴克的橫向排隊和麥當勞的竪著排隊,其實都是商家出於商業引導的結果,這種引導的理論基礎就是:顧客動線。 什麼是顧客動線呢? 我們先來看一看解釋: 顧客動線(客動線/客流動線)是指顧客的流動路線。由於顧客的流動方向是被商家有計劃地引導過的,因此也把顧客動線稱為「客導線」。 簡單來說,你可以理解為,顧客動線就是顧客在室內移動腳步連成的路線。 顧客移動的路線怎麼就能對商業利益造成影響呢? 我們來看一組影響商家營業額的公式:營業額 = 客流量*進店率*通過率*停留率*購買率 對顧客動線進行科學的設計,可以實現商場佈局的調整,優化商品的品類管理、店鋪設計、服務員的配置等。當資源被合理配置之後,客流量、進店率、通過率等因素便能隨之提升,最終實現營業額的提升。 回到星巴克和麥當勞的例子,星巴克橫著排隊,麥當勞竪著排隊,兩者採用完全不同的動線設計,又如何都實現營業額提升的目的呢? 橫著排隊能提升用戶體驗 星巴克是重體驗服務的產品,它為顧客營造安靜、舒適的慢節奏消費環境。 星巴克創始人舒爾茨曾說,要將星巴克打造成為人們生活的「第三空間」。 也許你會說,重體驗服務與橫著排隊好像沒有關係啊。不,兩者關係很大。 首先,橫向排隊能減輕消費者等待點單的焦慮。在星巴克點單時,因為採用橫向排隊,無論有多少人排在我們「前面」,我們都一樣距離櫃台很近。 在視覺上,總覺得排在「前面」的人沒有「影響」到我們點單。在心理上,我們會覺得既然距離櫃台那麼近,下一個應該就到我了。 其次,橫向排隊方便消費者溝通交流,符合星巴克的社交屬性。消費者想要與周圍的人溝通交流時,只需左右扭轉頭即可,不需要進行大範圍挪動,還能隨時關注點單進展。 也許你覺得前兩點看起來沒有太實際得效用,但事實上對於星巴克這種重服務體驗,又強調社交的產品,做好以上兩點就能吸引很多目標用戶,從而提升客流量、進店率。 橫向排隊還有第三個優點,增加顧客在櫃台的停留時間,提升購買率。大家回想一下就會發現,在星巴克排隊時一般情況下都會經過甜品櫃,甚至其他一些需要購買的東西(杯子等)。 因為是橫向移動的隊伍,顧客在這些商品前停留的時間很長,加之星巴克工作人員的消費引導,這一招便能提升了停留率和購買率。 既然橫向排隊有如此多的好處,麥當勞為何要與之相反,採用竪著排隊呢? 竪著排隊能夠提升效率 不同於星巴克,麥當勞是快消品,它需要為顧客營造熱鬧、活潑的快節奏環境,讓顧客快速決策,快速消費。 首先,竪著排隊能加快消費者的購買決策。當我們在麥當勞點單時,我們排在黑壓壓的隊伍里,總期待隊伍迅速移動,讓自己能盡快點單。 同樣地,等到我們點單的時候,也會感覺到背後有一堆人在焦急等待,加之服務員「催促式」的服務,我們的決策時間被縮短,會更快速地下單。 其次,竪著排隊也能提升員工的服務效率。當麥當勞的整個隊伍都變得焦急時,服務員也不得不提升自己的服務效率,避免因怠慢招致不滿。 這就等於竪著排隊能成為麥當勞一舉兩得的方式,既能充分利用消費者的焦急情緒,催促排在隊伍前面的人快速決策,也能間接實現對服務員效率的監督。 結合我們上文提到的公式:營業額 = 客流量*進店率*通過率*停留率*購買率,麥當勞竪著排隊讓用戶的停留時間變短,但整體的客流量、流動率、購買效率得到最大限度提升。 綜括來說,選擇竪著排隊還是橫著排隊要視乎商家最終的目的,目的不一樣,所採用的方法也會不一樣。

正確「砍價」的方法是怎樣,是搶先開價,還是等待還價?

多數人認為,在談判中最好讓對方先開價,這樣你就可以去估計對方的底價,可以擁有更多資訊。 但事實上,讓對方先開價,這個價格就會成為談判中的一個錨,即使你之後再努力調整,也很難擺脫這個錨定效應的影響。 所謂錨定效應(Anchoring effect)是指當人們需要對某個事件做定量估測時,會將某些特定數值作為起始值,起始值像錨一樣制約著估測值。 錨定效應最早由阿摩司·特沃斯基與丹尼爾·卡內曼進行觀察,並以加以理論化,丹尼爾·卡內曼因為在行為經濟學上的貢獻在 2002 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奬。 下面是一個應用錨定效應的例子 有個收藏家看中了一件藝術品,但是賣主出價 10 萬元。雖然收藏家對這件藝術品志在必得,但卻不願掏那麼多錢。 於是他讓自己的兩個朋友假裝成顧客。 第一個顧客狠狠的把價格砍成四分之一,即 2.5 萬元。當然賣主是絕不會接受,而且狠狠地把他趕出了門口。 第二個朋友又去了那家店,仍然開價 2.5 萬,並表示最多可以出到 3 萬元。 賣主雖然又說:「太低了,我不可能賣給你。」但內心已經開始動搖。 這時候,收藏家出現了,他與賣主議價,依然只出 2.5 萬元。賣主告訴他,如果有誠意,9 萬元可以成交。但收藏家堅持最多出到 5 萬元,結果這藝術品最後以 5 萬元成交。 一樁交易,雙方都難以估量其價值,無論你是賣家或者是買家,都應該主動開價,而且開價越高越好,先發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