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是對某個主題確信的認識,並且這些認識擁有潛在的能力為特定目的而使用。意指透過經驗或聯想,而能夠熟悉進而了解某件事情;這種事實或狀態就稱為知識,其包括認識或了解某種科學、藝術或技巧。此外,亦指透過研究、調查、觀察或經驗而獲得的一整套知識或一系列資訊。認知事物的能力是哲學中充滿爭議的中心議題之一,並且擁有它自己的分支—知識論。從更加實用的層次來看,知識通常被某些人的群體所共享,在這種情況下,知識可以通過不同的方式來操作和管理。

魷魚飛翔之謎,沒長翼也能飛!

1947年的春天,6位來自北歐的探險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他們在穿越太平洋時,不知何故,本應棲息於深海之中的小魷魚,一直出現在他們的船頂上,船員們都被這奇怪的現象弄得頭昏腦脹,直到他們看到那些在離海面約50米的空中翱翔的小魷魚時,才搞清楚是怎樣一回事。 當他們回到陸地上,向人們講述他們那難以置信的經歷時,幾乎沒有人願意相信他們,因為人們都認為沒有翅膀或骨頭的海洋生物根本不可能飛翔,更何況是離海面約50米的空中。 有圖有真相 不過接下來的數十年,卻出現越來越多關於飛天魷魚的報導,有水手繪影繪聲地講述飛天魷魚是如何與他們的快艇並駕齊驅,亦有研究人員指圈養的魷魚竟在一夜之間逃離了的水缸。可幸的是,隨着攝影機的普及,人們終於找到這些飛天魷魚的證據。 那到底這些本應棲息於海洋的生物,是如何及為何飛向天空呢? 雖然只有少數品種的魷魚可以飛行,但太多數的魷魚都以相似的方式在海中穿梭。魷魚身體的外部有一塊被稱為外套膜(Mantle)的巨大管狀肌肉。水會經由魷魚頭部周圍的小孔進入外套膜,然後魷魚會收縮肌肉關閉那些小孔,再用力將水從身體的底部噴出。這個如噴射背包一般的外套膜,會讓魷魚在水中以約每小時10公里的速度推進,藉以逃離捕食者並追捕獵物。這個過程亦是魷魚的呼吸方式,每次的推進,外套膜內的鰓都會把水流中的氧氣吸收到血液中。 觸手當翼用 至於對於某些品種的魷魚,牠們則可以衝出水面於空中飛行,當魷魚的速度會提升至每小時約40公里時,便可產生升力,此時牠們的觸手便會繃緊並張開成翼狀結構,以穏定其飛行。魷魚的頂部那對用來游泳的鰭,亦會成為第二套翅膀,當魷魚折疊這些鰭時,便可使自己沉入大海。 鑑於目前僅有少量觀察記錄,科學家尚未確定魷魚的典型飛​​行軌跡是怎樣。不過根據魷魚的飛行速度推算,一隻10厘米的魷魚可以將自己發射至離水面6米,但實際上那些飛天魷魚都在離水面較近的空中滑翔。科學家認為這樣的可令魷魚水平移動得更長,亦可以輕鬆潛入水中以獲取更多燃料,或快速擺脫掠食性鳥類。 飛行保小命 但是為什麼魷魚會飛呢?目前主流理論認為,魷魚飛行是一種逃跑行為,用飛行來逃離附近的船隻或掠食者。有部分科學家則認為飛行可能是一種省力的遷徙方式,因為在沒有水阻的空中移動需要較少的能量。而飛行亦可能是幫助小魷魚生存的重要因素,體形小、年紀輕的魷魚通常能飛得更快更遠,由於成年魷魚傾向於獵食未成年的小魷魚,在海上飛翔可以確保這些年輕的魷魚能看到下一次日出。

好玩唔玩玩屁,動物放屁臭到攞命啊!

對於大多數人來說,放屁是一種有點尷尬,但自然不過的生理現象。不過,對於其他生物來說,放屁可不能一笑置之,而是可用於恫嚇、自衛、甚至狩獵的工具。 海豹及海獅所放的屁,是動物界中最惡名昭彰,全因牠們以魚和貝類為主食。魚和貝類中含有大量的硫,這些硫會在海豹及海獅腸道中,被細菌分解成二硫化氫(Hydrogen Disulfide),導致牠們的屁會有一股濃烈的臭雞蛋味。  放屁都有戰術 雖然海豹及海獅的臭屁令人反胃,但對於牠們來說,只是無法控制的生理現象。不過對於棲身於北美的東部豬鼻蛇(Eastern hognose snake),以及索諾蘭珊瑚蛇(Sonoran coral snake)來說,放屁則是牠們可控制自如的策略。當牠們遇上狩獵者時,便會使用一種稱為「泄殖腔爆破」(Cloacal Popping)的戰術,把大量空氣吸入泄殖腔,然後放出一個「響屁」,這種屁雖然沒有海豹及海獅的屁來得「危險」,但用來嚇跑或擾亂狩獵者可算是綽綽有餘。 奪命無聲毒屁 至於要數自然中最致命的屁,則不得不提鱗蛉(Beaded Lacewing)這種昆蟲,其幼蟲的屁中含有一種叫阿洛蒙(Allomone)的信息素。這種由鱗蛉幼蟲所分泌的阿洛蒙,在經過慢長的進化後,已演變成專門用來麻痺白蟻的武器。當白蟻接觸到鱗蛉幼蟲的毒屁後,會在1至3分鐘內陷入昏迷,昏迷狀態最長會持續達3小時,有時甚至可致白蟻於死地,不論白蟻是生是死,這毒屁都為鱗蛉幼蟲提供充足的時間大快朵頤。 積屁未放會死 對大部分生物來說,放屁頂多只會傷害其他生物,然而對於灰鱂(Bolson Pupfish)來說,放屁卻是性命攸關。這種只棲息於墨西哥東北部河流中的小型淡水魚,以藻類及沈積物中的小生物為食,但到了炎熱的夏天,那些藻類便會産生大量氣體,當灰鱂在進食後沒有適時放屁的話,牠們便會浮上水面,成為鳥兒唾手可得的獵物。即使牠們幸運地逃過鳥嘴,體內積存的氣體也令其消化系統破裂,最終都是難逃一死。

為什麼馬騮屎忽是紅色?

喜愛郊遊的你,或許曾在山上遇過不少「馬騮」。不過你有沒有想過,我們這些仍棲息於自然的靈長目的親戚,牠們的屁股為甚麼會那麼紅呢? 棲息於中非喀麥隆的叢林中的山魈(Mandrill),其雄性擁有以紅、紫、藍三種顏色組成的臉部,加上其又大又紅的屁股,令牠被譽為世上顏色最鮮艷的哺乳類動物,當中的奧秘就在於牠的身體之內。 馬騮都會雄禿? 山魈的社會結構和其他靈長目動物一樣,是有階級之別,當中區分族群中地位高低的要訣,就是雄性山魈身上顏色的鮮艷程度。地位較低的雄性山魈,其臉部及屁股的顏色都遠遠不及領導們明顯。不過,每當這些底層隨着山魈成功靠「階級鬥爭」往上爬時,牠體內就會大量分泌睪酮(Testosterone)。 當雄性山魈體內睪酮濃度上升時,會令其體內的色素濃增加,亦會令其屁股附近的皮膚脫毛,此消彼長下,雄性山魈那圓潤火紅的屁股就這般「誕生」了。所謂「萬綠叢中一點紅」,火紅色的屁股當然令那些雄性山魈鶴立雞群,有助雌性山魈於叢林一眼找到牠們,然後展開激烈的「對話」。 以屁股顏色鮮艷程度去區分地位及吸引異性交配,這套公式亦可套用在其他「馬騮」身上,不過「馬騮」們的屁股其實不只是紅色,也有其他色彩。長得像個老人的剛果洛馬米長尾猴(Lesula),其屁股則是青色的,當中卻要動用物理學來解釋。 屁股物理學 要解釋為何洛馬米長尾猴的屁股是青色,首先要了解光線是如何作用在生物上。我們知道光線是由各種不同顏色的光子(Photon)組成的,這些光子合在一起時就會組成白光,但不同的光子在生物的皮膚時都會有不同的表現,而正正就是光子的這種特性,令洛馬米長尾猴的屁股變得與眾不同。 當光線射進洛馬米長尾猴的屁股時,大部份光子都穿透到洛馬米長尾猴較深層的皮膚,而深層的皮膚因為擁有較多的黑色素,都把那些光子吸收掉。然而,射進洛馬米長尾猴皮膚的藍色光子,因其行進路程較短,未到達深層皮膚前便被反射出來,故我們在觀察洛馬米長尾猴時,看到的是一個突出的青色屁股。

與其關心「鮭魚」能否改回名字,不如看看剩飯剩菜能去那裡?

日本連鎖迴轉壽司店「壽司郎」近日於台灣舉辦的推廣活動,全台竟有過百位民眾為了免費用餐而改名「鮭魚」引發全球熱議,更有民眾訛稱自己已達改名三次的上限,恐終身都與鮭魚為伍而博取見報,慘遭廣大鄉民起底恥笑。 「鮭魚之亂」雖然令人嘖嘖稱奇,店家更大收宣傳之效,但卻造成大量食物浪費,令人不齒。不過在台灣,這些被浪費掉的醋飯、茶碗蒸及蛋糕,其實不一定會被送去堆填區或是焚化爐,而是有更好的方法去榨取它們最後一點價值。 台灣自2003年起推動廚餘回收,旨在減少環境髒亂問題、減少垃圾處理負擔,以及妥善利用資源。當局將廚餘分為養豬廚餘及堆肥廚餘兩種,養豬廚餘包括剩菜剩飯、生鮮及過期食品等,經加熱殺菌後便可供給養豬業者餵豬;堆肥廚餘則包括菜葉、果皮、茶渣、果核及骨頭等無法食用的有機資源。 根據台灣環保局委託大學進行的研究顯示,一般垃圾中約有30%至40%為廚餘,約佔全部廚餘約65%,而台灣目前每年回收的廚餘約或50至60萬噸,故每年有一百七十多萬噸的廚餘是被送往焚化爐焚燒。 至於那些成功回收的廚餘,以往都是用來養豬或堆肥,但隨着2019年非洲豬瘟疫情爆發,部分縣市基於防疫考量而禁止使用廚餘養豬,造成養豬廚餘供過於求、乏人問津。至於全國堆肥場的處理量亦有限,無法應付突然增加的廚餘,這些多出來的廚餘亦只好被送往焚化爐,全台每年廚餘回收率亦因此接連下跌。 「窮則變,變則通」,面對如此困境,台灣當局同年在台中外埔設立首座生質能廠,試圖透過科技解決問題。廠餘被送到生質能廠後會先經過發酵,發酵過程中所產生的甲烷會被用來發電,而廚餘在發酵後的殘餘物及副產品則會用來堆肥,物盡其用。 生質能廠運作以後,台中市2019年的廚餘回收率亦由4%上升至7%,而生質能廠處理廚餘的費用亦比用焚化爐要少一半,為政府節省支出。除台中以外,桃園市的生質能廠預料會在本年年底落成,台北市、台南市及高雄市目前亦規劃興建生質能廠,相信有助舒緩台灣的廚餘問題。 香港目前並沒有強制廚餘回收計劃,根據環保處統計每日有約3,600噸的廚餘被送往堆填區,約佔每日都市固體廢物中35%,換算下來每年約產生一百三十多萬噸廚餘,佔用了寶貴的堆填區空間。 為應對日益嚴峻的廢物危機,以及更有效利用廚餘中有用的有機物質,政府在2018年於北大嶼山小蠔灣啟用全港首個有機資源回收中心「O · PARK1」,與部分工商機構合作,將廚餘回收發電。O · PARK1每日可處理200噸廚餘,每年可生產約1,400萬度電力,約等於3,000個家庭的用電量。此外,北區沙嶺的「O · PARK2」亦預料於2022年啟用,屆時該廠每日可處理300噸廚餘,進一步減低需要棄置於堆填區的廚餘。 雖然隨着生質能廠陸續落成、廚餘有了妥善去處,其剩餘價值亦能被更好的利用,而不再是被送往堆填區任由其腐敗,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不過珍惜食物、替廚餘找出路,是每個人都應該肩負的責任,希望那些「鮭魚哥」、「鮭魚姐」們,經此一役後,點餐前能「停一停,想一想」,勿再重蹈覆轍。

提升工作效率的番茄工作法 (Pomodoro Technique)

很想工作,但又不想開始工作的心情,相信大家都很明白。但工作還是要完成,到底有沒有方法可以好好管理時間,讓工作更有效率呢? 意大利人弗朗西斯科.西里洛 (Francesco Cirillo) 讓自己可以專注在學業上,於1980年代創立了番茄工作法 (Pomodoro Technique) 。他用了一個外型像蕃茄的計時器實踐時間管理,因此這個方法便命名為「蕃茄工作法」。 番茄工作法,有以下六個步驟: 選一項你想完成的工作,大小不土重要,最重要是你願意專注地完成它。 設定一個25分鐘的鬧鐘。 這段期間專心投入工作,任何事情都不可以打擾到你,直至鬧鐘響起。 當25分鐘過去了,就可以在紙上打Tick,代表已經完成。 再休息5分鐘,做這和工作無關的事情,放鬆一下。整組動作就稱為一次番茄鐘。 完成四次番茄鐘後,就可休息20至30分鐘,這段時間可以讓大腦放鬆,在下一次番茄鐘前有足夠休息。 總括而言,要貫徹番茄工作法,總共有 5 個步驟:計畫、追蹤、記錄、加工、視覺化, 要做好第一個步驟「計畫」,有了明確的工作目標和方向,寫出今天的To-do-list,然後檢討自己番茄鐘使用情況的「記錄表」 作檢討,最後才可以一步步提升和改善工作效率。如果想提升效率的話,不妨嘗試一下!

屬於香港人的黃波燈和斑馬線!

除了紅色綠色的交通燈之外,又有沒有見過一盞黃色的波波燈?除了黃色的斑馬線,又有沒有見過白色的斑馬線呢? 其實那黃色的波波燈是卑利沙燈 (Belisha Beacon) 是英國殖民地時期的產物,很多人都稱它為「黃波燈」。燈柱有黑白斑紋,頂部就有一個圓圓的黃燈。其實卑利沙燈源自英國,由卑利沙勳爵(Leslie Hore-Belisha)在 1934 至 1937 年間發明。在他任職英國運輸大臣期間,奠定了不少交通規則,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卑利沙燈。 而「斑馬線」髹有黑白間條紋,兩旁有「之」字形白線,提醒駕駛者,可能有行人在前面橫過或等候過馬路。「黃波燈」亦會不停閃動,提醒行人和駕駛者。 駛近「斑馬線」時,駕駛者留意是否有等候橫過馬路的行人,然後減速,預備在「讓路」線前停下,讓行人先行。如有人踏足「斑馬線」上,就必須停車,讓行人橫過馬路。黃波燈代表著「行人優先」,因此十分講求駕駛者會否自律,真的讓路人先行。 現在,交通燈者是紅綠燈為主,而黃波燈就少見很多了。

真的有「起床氣」這回事?是借口還是身體問題?

你一定有試過一早起突然覺得心情煩躁,很想發脾氣的心情吧?反正沒事發生,就只想罵人。這,大概就是「起床氣」! 「起床氣」的意思是睡醒時,因被打擾而感到無名的怒火,甚至在沒有人打擾之下,都莫名奇妙地感到鬱悶。 這情緒一般會維持5至20分鐘,若果脾氣壞的人,「起床氣」的時間可能會持續更久。其實,「起床氣」是有以下兩個情況,你有遇過嗎? 第一,睡前已經為一些事而緊張或生氣。因為前一晚的情緒沒有梳理好的原故,便有機把情緒帶到朝早,所以醒來的心情還是很糟糕,就會生悶氣。 第二,如果睡前心情不錯,為什麼起床時都會感到煩躁?一方面是因為睡眠時間不足和質素欠佳;又或者因為睡醒後感受到壓力。 起床時,大腦都會嘗試回憶睡前字完成的事,當中可能有不喜歡的、令你有壓力的,甚至討厭的事情,情緒因此受到影響。 要解決「起床氣」的方法很簡單,就是要盡快令自己清醒。你可以伸伸懶腰、打開窗簾等,活動一下身體,加快清醒速度,就可以縮短「起床氣」的時間了。

為何拜登不惜食言也要禁止Fracking打壓頁岩開採呢?

新任美國總統拜登上任次日就打破其競選承諾,宣布在未來一年內,禁止批出在聯邦屬地及水域內「Fracking」的許可。哪到底甚麼是「Fracking」,以及拜登為何不惜違反競選承諾去禁止它呢? 高效開採價格低廉 Fracking的全稱為Hydraulic fracturing(水力壓裂),是一種用以抽取頁岩氣及頁岩油的技術。在開採頁岩氣的過程中,開採人員會把含有水、砂石及多種化學物的開採液,從探井以高壓注入頁岩層令其產生裂痕,從而釋出當中蘊藏的頁岩氣及頁岩油。 比起舊有開採方法,水力壓裂法能更有效地提取頁岩層中的油氣,令美國的石油及天然氣格價能維持於較低水平。以2021年1月為例,美國的汽油價格平均為每加侖2.4美元(約18.6港元),而香港則每公升約18.29港元(每加侖約69.23港元),價格相差約3.7倍。 高壓水力暗藏殺機 雖然水力壓裂法能為美國大眾提供價格低廉的油氣,但同時亦可能會對環境造成破壞。還記得水力壓裂法會用到含有大量化學物的開採液嗎?假如能源公司在開採過程中沒有做好防護措施,這些化學物會便有機會污染地下及地面的水源,而且在開採過程中會有大量的水被注入地底,一旦處理不當,可導致地面下陷,嚴重者更可能會徹底改變地形,影響生態。 此外,有環保團體認為開採效率高的水力壓裂法會令能源公司繼續及過度依賴化石能源,降低研究其他可再生能源的意欲,故此紛紛反對續用水力壓裂法。 頁岩養活數百萬人 拜登上任短短數天,在環保議題方面除禁止續用水力壓裂法外,亦宣布美國重返《巴黎協定》,可見他會一貫民主黨以往作風,盡力減緩全球氣候變遷。不過,美國現今有超170萬個頁岩探井使用水力壓裂法,每天產出超過1,200萬桶原油,以及超過1,100億立方尺的天然氣,亦提供超過270萬個就業機會,美國商會更預期至2035年,總共會有350萬個就業機會和開採頁岩相關。 拜登這次食言雖令環保提倡者大為振奮,但勢必大挫傳統能源產業,一旦禁令續行,更會令數以萬計人才失去工作機會,這個決定是對是錯,只能留給時間去證明。

永恆的牛仔褲潮流正在步向死亡?!

時裝潮流,來去匆匆,但大眾一直認為「牛仔褲」長青不滅,最大的因素是它耐穿、百搭,以及型格。但近年,牛仔褲的永恆神話似乎開始動搖,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銷量持續跌    Levi’s 都要裁員 自2014年起,有美國市場研究公司發現牛仔褲的銷量開始下跌,而2020年與2014年相比跌幅已達10億美元,香港人所熟悉的 Levi’s 於去年七月的營業額亦錄得逾6成的跌幅,並有大規模的裁員計劃。 生活追求改變    令消費目標轉移 其中一個令牛仔褲潮流受挫的原因,是近年「健康生活」成為了對生活講究的一個指標,令運動服飾潮流化。 針對女性消費者的瑜珈運動推廣,刻意營造一種「瑜珈是女性獨有品味」的感覺,除了令眾多女士參與這項運動,更牽起了一股瑜珈悠閒風,在街上,可見少女或少婦都熱衷於一身瑜珈打扮,即使她們只是去逛街,而非要做運動。 在家工作   舒適居家服需求升 另一方面,適逢疫情衝擊,很多企業都容許員工在家工作,既然無須外出,衣著便可盡情輕鬆,一件T恤、一雙棉質短褲,就最適合不過。 因此,近年可見眾多運動品牌,都致力推廣它們的悠閒系列,旨在為大眾提供「運動功能」及「悠閒舒適」兼備,同時最重要:「型格時尚」的日常服飾。不知不覺,大眾把運動品牌與傳統的時尚概念掛鉤,開創了一套嶄新的潮流文化。 牛仔傳奇何去何從? 牛仔褲耐穿,牛仔褲百搭,牛仔褲更是型格!然而,隨著科技進步,衣著物料已非常多元化,配合精湛的設計,「耐穿」似乎不再是牛仔褲的專利。至於「百搭」,如果以黑色的瑜珈緊身褲,與牛仔褲相比,現今的少女會選擇哪一條?牛仔褲的勝算似乎不高。 而最後是「型格」。是否耐穿與百搭相對客觀,而型格卻是主觀的,換言之,型格是由消費者自行定奪的,這就是時裝潮流。 牛仔的傳奇能否得以持續,須看業界如何為它重新定位,是要改造物料或改良設計,去迎合消費者對舒適的追求,還是在市場推廣上發掘新可能?或許兩者都需要。

為什麼是「雪廠街」Ice House Street 而不是「冰廠街」?

雪廠街Ice House Street,有很多人又會稱它為「鱷魚街」。因為曾經有股票交易場所設在那裏,有很多投資大鱷出現「鱷魚街」之稱。 話說回來,雪廠街位於港島中區,因該處曾設有造雪廠而得名。原來開埠期間,英軍因為不適應香港炎熱的天氣,而染上一種熱病,需用冰敷頭。 偏偏香港沒有冰塊,引致大量英兵死亡。當時冰塊並不是隨手所得,因為藥物也需要冰塊冷藏,是珍貴的醫療用品,所以沒有法提供足夠的冰塊。但是熱病的死亡率很高,政府必須著手處理。 於是,政府就計劃興建一棟冰廠,生產冰塊。不過,造冰的成本實在太昂貴,從外地購入外地的冰塊反而更便宜。所以,冰廠其實沒有生產過冰,只是一間儲存冰塊的冰廠。 但為何是「雪廠街」Ice House Street 不是「冰廠街」?就是因為當時的華人冰雪不分,誤將「冰」(Ice)譯作「雪」,才有現在的「雪廠街」。 現在,雪廠街商業大廈林立,沒有冰廠,更沒有雪廠,以前雪廠儲冰救人的故事都漸漸被大家忘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