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是由古羅馬哲學家西塞羅首次使用拉丁文「cultura animi」定義,原意是「靈魂的培養」,由此衍生為生物在其發展過程中積累起跟自身生活相關的知識或經驗,使其適應自然或周圍的環境,是一群共同生活在相同自然環境及經濟生產方式所形成的一種約定俗成潛意識的外在表現。對「文化」有各種各樣的定義,其中之一的意義是「相互通過學習人類思想與行為的精華來達到完美」;[1]廣義的文化包括文字、語言、建築、飲食、工具、技能、知識、習俗、藝術等[2]。大致上可以用一個民族的生活形式來指稱它的文化[3]。在考古學上「文化」則指同一歷史時期的遺蹟、遺物的綜合體。同樣的工具、用具、製造技術等是同一種文化的特徵。文化和文明有時在用法上混淆不清。現今中文裡文化一詞的意思,借自於日文和製漢語中「文化」之義,其所表達的概念、集合與意涵和華夏古籍的原義相差甚遠,應避免望文生義。網際網路成熟的發展使原先相對疏離的個人或組織可以很容易經由社群網站,建立許多新的基於價值觀、理想、觀念、商業、友誼、血緣等等非常錯綜複雜的聯繫,由此發展出特定社群意識的網路文化,這種網路文化聯繫瞬間的爆發力,對特定議題及選舉所造成的影響已經是新興不可忽視的力量。

《切爾諾貝爾》中的謊言,以及虛構歷史的意義。

謊言的代價是什麼?《切爾諾貝爾:傷心的兒童》 (Chernobyl)多次批判蘇聯政府滿口謊言,令大批平民百姓無辜犧牲,正合現時社會對政權的憂慮。然而,不要以為《切爾諾貝爾》展示的完全是真相,《切》不是一套紀錄片,而是一套劇情片。 《切》多處簡化事實及過份戲劇化,最明顯的是蘇聯人都會說英語和他們都酒不離手。《切》的編劇Craig Mazin不是不知道這些事,他為《切》做了兩年資料搜集,問題是短短5集又如何把兩年的資料都詳細交待? 為了令大眾了解事件的真相,Craig Mazin特地在《切爾諾貝爾》podcast中解釋劇中哪一部份是虛構,哪一部份較合符史實。每播放一集電視劇,HBO便推出一集podcast,共5集。 他接受Vox訪問時稱,劇集所示只是部份的真相,推出此「docudrama」可為觀眾補上真實的資料。 該podcast說明Legasov自殺和審判的情節都和事實有一段距離。 他在核事件發生兩年後自殺的一幕令人痛心,Craig Mazin採取的倒敍手法亦能引起觀眾的好奇。然而他自殺前的錄音沒有如劇集般留下動人的說辭,他只是提出蘇聯政府改革及提高透明度的必要性。至於錄音流傳外界的原因,到現在還未有定論。 Craig Mazin大幅簡化了審判過程,只在最後一集交待核事故的前因後果。事實上,Legasov與Boris Shcherbina並沒有在審判中出現,科學家也沒有在陪審團當中。多數的審判只是被告人強調自己有罪,過程為時數星期,沉悶而漫長。 Craig Mazin在podcast說明,雖然Legasov從來沒有身處審判中,但最後一集顯示了他求真的態度。當年他致力向政府道出真相,被當權者及同儕排擠,又受核輻射的後遺症影響,以致做出自殺的決定。他的死,加上他的錄音傳開去了,令科學界有勇氣向蘇聯政府提出意見,促使政府改善核電廠設施。 看畢此劇和podcast,沒有就此停下來。外媒顯示此劇仍有不少值得懷疑的地方。事實上,核事故是由一個團隊所處理。編劇簡化成只有Legasov與Boris Shcherbina統領事件,只是為了方便說故事。 此外,現實中Legasov很少露面,因此塑造他性格的自由度較大。《切》把他過度英雄化了,他絕不可能在庭上義正辭嚴的指責蘇聯政府。同時蘇聯嚴密封鎖消息,因此當時的科學家不會如劇集般料事如神。然而,《切》有一點真實的:黨中央的權力比法官權力大。 《切》嘗試把核爆的責任歸究於核電廠負責人身上,但問題是出於整個蘇聯的極權系統。一名前核切爾諾貝利操作員接受訪問時指出,《切》對核電站副總工程師Nanatoly Dyatlo的描述不準確,「他很嚴厲,但十分專業」。蘇聯高層走捷徑,沒有理會核電廠的安全措施,才會導致悲劇發生。 此劇忠實還原當年的建築及衣著,但對不同階層的描述卻有欠準確。電視劇可見消防員和Legasov的住宅沒有大分別,但現實中他的房屋規格一定比消防員好;片中很多人也好像怕被射殺而唯命是從,但他們只視之為他們的職責。正如潛水員安然無恙地從反應堆出來時,沒有人會如電視劇般報以掌聲。這個才是共產黨統治下的真實情況。 切爾諾貝爾核事故是蘇聯真空的一段歷史,此文章搜羅多篇外媒的評論或訪問,只是希望為大家帶來核事故的其他版本。為怕外媒對切爾諾貝爾事件的了解有誤,特地推薦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白俄羅斯人Svetlana Alexievich寫的「Voices from Chernobyl」,劇中消防員與妻子的故事正正由這本書而來。如果你希望進一步了解事件,可閱讀此書及查看網上的資料。 雖然《切》離真相有一大段距離,但至少激發了人們熱烈的討論。此劇掀起熱潮後,引發了不少媒體報導切爾諾貝爾的真相,上面引用的文章都是在劇集播出後所寫。一套平鋪直叙的紀錄片很難引起觀眾的興趣,但一個好的故事可以。作為一個編劇,Craig Mazin就是一個「講故佬」,創作出《切》這個動人故事。 他曾說過故事是人類學習的一個重要方法,正如《切》所示,極權政府統治下,市民會相信政府編造的各種故事。不過,如果人們看完《切》全民找尋相關資料,便可補足當時的歷史真空。有些人更特地到核爆的附近地點參觀,了解事件真相。 儘管劇集的細節和事實不符,但表達了切爾諾貝爾核事件故的重要教訓:不斷掩飾事實的政權,最終必須付上代價。歷史不斷重覆上演,但願人類明白《切》的教訓,不會再重蹈覆轍。 傳送門:Chernobyl podcast、Vox、The Newyorker、Newyork Times、 BBC中文網

平面設計師的職業病,連烘焙也要用Pantone色!

每一份工作的回報除了薪水以外,都難免附帶一兩個職業病,而對於平面設計師來說,對顏色的執着可算是比較常見的職業病。 在 Instagram 上就有一位叫 Holly Fox 的平面設計師,她把自己的職業病結合烘焙的喜好,創造出一系列以 Pantone 色票糖霜餅,讓不懂設計的人們邊吃邊了認識些賞心悅目的顏色。 現在,她還開了一家網店,售賣由這些絕美的色號創作而成的糖霜餅。 這些糖霜餅真是可愛到連男生也會少女心爆發啊! 雖然遠在大洋彼岸的我們可能吃不上這些可愛的糖霜餅,但只是通過眼睛來享受這些繽紛的色彩,已經可以治愈勞累一天的心靈。 你是不是已經對平面設計師着迷的 PANTONE 色產生好奇呢?是時候把更多的顏色帶進你的世界裡了!

辭職沒有最佳時機,有的不過是一個新的開始!

職場劇是一面鏡子,日常工作中的種種荒謬在這面鏡子下無所遁形。 職場劇是一面鏡子,它讓我們知道選擇荒謬的是我們自己。 前段時間日劇《我要準時下班》大熱,大熱的原因很簡單,它只是替我們說出了「沒有人有義務加班」的心聲。 而這套《辭職的最佳時機》,則告訴我們辭職沒有最佳時機,有的只有缺乏勇氣的我們。 妍智是一名普通大學畢業的內向女⽣,從各方⾯看都不夠出類拔萃。 畢業後,其他朋友都各自找到了全職工作,只有她一直沒著落。 第一集面試的時候我們能發現妍智不夠自信,說話慢吞吞且不敢看人眼睛。 她那次面試的只是一間⼩工廠,都覺得自己沒發揮好。 半夜,她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忍不住起來群發簡歷。這一幕,是不是讓你似曾相識? 好歹,這間工廠第二天還是打來了電話,通知她入職。 妍智剛以為自己脫離苦海可以迎接新的生活,誰知,進入⼯廠以後的職場生涯,才是真真正正讓她體會到了,什麼叫職場煉獄。 職場痛苦之源 ⼗⼤職場鬼見愁之一,就是脾氣陰晴不定、暴躁無禮、有潛在或表面虐待傾向的上司。 遇⻅一個非人上司的恐怖,有時這種陰影不僅是短期心理的,更是烙印式的, 甚至會影響你今後和人的相處模式。 妍智進⼊職場以後,就遇見了這麼一個「尹代理」。 而且一間辦公室通常只有她和尹代理兩個⼈。 狹小空間內放兩個女人,而且後者對前者顯然具有那種職級上的傾軋、剝削、利⽤。 妍智的痛苦,可想⽽知。 早上只給自己買咖啡⽽沒給尹代理買,尹代理⽣氣; 老闆趁妍智不注意接了有關訂單的電話⼜不會處理,導致損失一筆訂單,尹代理罵妍智笨; 和男人分⼿⽊木的妍智守在旁邊不會花⾔巧語奉承⾃己多麼好,尹代理又⽣氣。 其實尹代理或許只想招個能幹活會說話的丫環放在身邊,所以才選擇了看上去好欺負的妍智。 但沒想到妍智這個「丫環」太木、太不會來事,性⼦急的尹代理真是處處都看不上。 「你去哪里了?這麼久?!」 「上廁所。」妍智可憐巴巴地說。 很自然地,妍智做的⼯作,功勞歸尹代理,過錯卻由妍智背。 同時,尹代理還非常受不了別⼈對妍智的一點點誇獎,厰長誇了妍智⼏句,尹代理就連消帶打地說不久前有一個客戶投訴妍智。 然而,在三個月內迫切希望轉為正職、沒有任何話語權的妍智,只能默默承受這一切。 職場女性的沙漠 本劇優秀的一點,是在積極刻畫尹代理「惡」的同時,又不忘補給她一個中和的背景故事, 並順手提出「職場女性沙漠」的觀點:身處職場中的女性,經常會有一種「被困在一個狀態下太久」的感覺。 尹代理為什麼會成為怪物? 劇集交代她⽼大不小、情緒不佳。 整天打扮得美美的去上班,只為下班後不停約會,尋找一張⻓期飯票。 ⼼⾼氣傲的尹代理有⼀次喝醉酒了跟妍智說,她本來學習很好,也考上了名校,只不過父親突然生病,家里沒有了經濟來源,於是不得不輟學,去打零⼯,最後輾轉到了這間⼯廠,待了下來。 她同期的名校同學畢業後去了更好的公司,有了更好的發展,薪水優渥,也有很多人幸福結婚。 第8集,尹代理曾經不如她的女同學約她去喝咖啡,公佈了⾃己結婚的喜訊,男⽅條件還很不錯。 尹代理居然嫉妒地哭了出來。這種極度要強的女性⾯對著現實和理想的高大落差,久而久之,脾氣自然受影響。 她跟妍智說:「我時常覺得,⾃己好像在一個沙漠中,好想有⼀個⼈來拯救我。」 所以,她積極保養⾃己。 她希望最終能有一個條件不錯的男⼈來娶她,將她拯救出沒有前途的郊外小工廠和家裡抱病在床的父親、不學⽆術的弟弟。 有些女人,總幻想有人來拯救自己,但你抱著這樣的想法站在沙漠中,一動也不動,有誰,願意來拯救千斤秤砣似的你呢? 稍有姿色的女子更會有這種不切實際的希冀。 可是,人家憑什麼? 《離職》中,妍智的故事是這樣結尾的:一個早晨,尹代理正日常照鏡子檢視妝容、廠長坐在他辦公桌忙著事務。這時,順利通過三個月試用期、已成為正式員⼯的妍智走上前去,遞上早已打好的辭職信。 更加年輕、更有希望的妍智走了,超過30歲卻依然美麗的尹代理站在⼯厰的⻛中, 仍舊屈居於一個她不喜歡、沒有前途、也⽆法擺脫的職場。 妍智最後對尹代理說: 「雖然我們都是站在沙漠里,但是,你得⾃己往前走啊。」 所以,很多覺得自⼰站在沙漠中的職場⼥性,勇敢往前⾛吧。 雖然這份工作時常會讓你覺得生不如死、懷疑自我, 離職後或許你會思考, 自⼰真正想要什麼,以及你究竟是否能成為一個更好版本的⾃我。 當愛好變為職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