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之城」深水埗,其實是世界上最型格的社區之一。

過去一年抗疫在家,社區對我們的生活來說變得異常重要。Time Out 每年收集來自全球 48 個城市、超過 30,000 名讀者的意見,根據他們對居住社區的飲食、文化、社區聯繫等的評價,分析出全球最佳城市排行。今年,深水埗榮登全球 Time Out 生活指數調查最佳城市第三位,僅次於西班牙 Esquerra de l’Eixample 及美國洛杉磯市中心! 深水埗從前以紡織業而聞名,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地區之一。近年,文創小店、咖啡店等創新元素的遷入,為這個香港最地道、最草根的社區添注不少活力。富有歷史感的懷舊餐室、街頭小食、歷史建築,融合米芝蓮餐廳、古玩玉石與「夜冷」檔,深水埗將多元文化兼收並蓄,將香港包容、靈活的特性反映得鉅細無遺。 Time Out 提到深水埗的新與舊和諧地存在,如樓高三層的前紡織店現在是本地時裝品牌 Phvlo Hatch 的大樓,地下舖位設有可持續咖啡店 Colour Brown,樓上則是展覽空間,不時舉辦主題展覽;雲吞麵(Wontonmeen)是社區振興的中心,常常接待該地區聚集的遊客和藝術家。自疫情以來,它已轉變成一個工作室,允許音樂家進行演出。旅館的部製作及演出,部分地方甚至為無家可歸者提供庇護所,而其樓下的咖啡館 Runners’s Foods 也定期為他們提供食物。 Time Out 〈深水埗終極指南〉推介的小區名物還有: 餐廳 華南冰室鍾記餐室維記㗎啡粉麵新香園劉森記麵店公和荳品廠合益泰小食坤記糕品專家 咖啡店 ToolssCoffee MattersOpengroundCafé SausalitoDog99 Coffee 文青選物店 ForeforeheadZapjok StudioMidwayWhite Noise RecordVinyl Hero 歷史足跡 YHA 美荷樓生活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深水埔公立醫局 Source:https://www.timeout.com/hong-kong/things-to-do/sham-shui-po-the-ultimate-guide

一級歷史建築創最大金額強拍紀錄,皇都戲院何去何從?

於 1952 年落成,前身為「璇宮戲院」的皇都戲院,新世界發展在 2018 年就項目申請強拍及重建。日前,項目落實進行強制拍賣,底價達47億元,刷新本港紀錄。集團指未來會積極推廣文藝工作,保存前皇都戲院精髓。對於這座屹立北角超過60年的一級歷史建築,你又認識多少? 上世紀四十年代,國內局勢動盪,大量上海人移居香港,並於北角聚居。就在當時,璇宮戲院在被稱為「小上海」的北角誕生。戲院開幕時大賣的廣告標語是「地底車場」、「遠東僅有」、「藝術浮雕」、「高尚名貴」。 創辦人歐德禮(Harry Odell)在璇宮戲院開幕後的短短五年間,把大量世界頂尖古典音樂和西方歌舞表演帶進此地,令這座英皇道上的地標於1950年代猶如「香港大會堂」,音樂歷史專家周光蓁博士甚至直言:「歐德禮幾乎隻手改寫香港演藝發展歷程,功不可沒。」 1959年2月8日,易手後的璇宮戲院改名為皇都戲院,主體被改建成為集戲院、商場、夜總會及住宅於一身的大型綜合建築,號稱為當年全港首創的新型大廈。新戲院則主要放映西片和國語片,到1970年代初加入嘉禾院線,見證了港產片的黃金歲月。 香港戲院歷史專家黃夏柏曾道:「李小龍的武打經典、許氏兄弟的鬼馬喜戲,還有跳脫的《師弟出馬》、詭異的《人嚇人》、奇幻的《新蜀山劍俠》、淒美的《胭脂扣》,以至地道卡通首作《老夫子》⋯⋯早已融入本地觀眾腦海的影像,那些年躍動於皇都的銀幕。」 皇都戲院曾是一個十分受歡迎的表演場地,曾到此演出的包括日本松竹歌舞團、台灣藝霞歌舞團、台灣凱聲綜合藝術團,當中包括紅極一時的鄧麗君和殿堂級歌唱家費明儀。 1997年2月28日,皇都戲院上映最後一部電影:成龍主演的《一個好人》,隨後便結業改營為桌球城會所。 皇都戲院作為香港碩果僅存的舊式大戲院,戲園與戲院結合,將表演粵劇與播放電影的場地合二為一,正是舊式香港戲院的特色。 建築方面,一連串的拱橋桁架並列於屋頂,形成拋物線型的支撐結構,此乃出自結構工程師劉寶光的手筆。這個設計被國際保育組織 Docomomo International 譽為世上獨一無二。桁架支撐戲院屋頂,令室內成為「無柱空間」,以減低外來聲音對放映室所引起的震盪,提升視聽質素。 至於戲院入口上方的大型「蟬迷董卓」浮雕,出自著名中國畫家梅與天,雖然該浮雕長年被藏於廣告板後,早已破損不堪、難以分辨,但前香港建築師會會長林雲峰指,在它出現的時代背景下,我們可欣賞到其大膽、前衛的美學 。 當年《華僑日報》一篇講評指出,梅與天刀下其實雕出了「聯合國佳麗」:「浮雕的中心人物,是一位希臘女神,她一手執著代表音樂的七絃琴,在放懷高歌圍繞她前面的是緬甸、泰國的舞姬,代表着東南諸民族發揚他們特有的土風,還有位是表演芭蕾舞的女郎,代表西歐典雅的舞蹈。」 年前,皇都戲院大廈開始被地產商收購,國際保育專業組織 Docomomo International 發出「文物危急警示」,形容皇都戲院是現代的重要建築,要求避免清拆。保育團體發表聯合聲明,促請古物諮詢委員會將舊皇都戲院評為一級歷史建築。然而,古蹟辦曾認為戲院的內部改動太大,已失去原有功能,原真性的價值相對較低,故只將其建議評為三級,即屬最低的級別。幸好經過一番爭議及投票表決,舊皇都戲院最終被確認為一級歷史建築。 2017 年 12 月,文化保育團體「活現香港」提出保育及發展並存方案,建議將中央通風廊移至僅16米高的戲院上方,既可保留戲院,也可興建一幢樓高 22 層的大廈;方案又建議將戲院改裝為室內運動場,提供共享空間,予市民進行攀石、飛索及滑雪等活動。 在「經濟行先」的大環境下,保育工作往往寸步難行。皇都戲院將何去何從,還待大家放長雙眼。 Source:活現香港《舊皇都戲院文物價值評估報告》

你不知道的,五個關於「黑色星期五」的有趣事實!

我們常常討論的「黑色星期五」是美國在感恩節翌日、聖誕檔期的首個購物日。因是購物旺季,商家會推出不少購物優惠來吸引顧客,這裏的黑色又指相對於赤字的黑字,代表有盈利。但是,代表「不幸」的「黑色星期五」,大家又有多少認識呢? 「黑色星期五」在二十世紀才出現 「黑色星期五」是二十世紀的新概念,它結合了兩種迷信:根據西方的宗教信仰,由於耶穌死於星期五,故此星期五都被視為是「不幸」的;而「13」自古以來都是不吉利的數字,因此不論星期五與否,每月的 13 號都是「不幸」的。 首部有關「黑色星期五」的書籍 上述兩種迷信在 1907 年首次被結合,是由於美國波士頓一位金融家創作了一本名為 ”Friday, The Thirteenth” 的小說,該小說後來還被奧斯卡金像獎編劇弗朗西絲.馬里恩(Frances Marion)改篇成一齣同名的默劇電影。不過可惜的是,這齣電影現已無跡可尋了。 黑貓要在「黑色星期五」當天戴上鈴鐺 1939 年10月12日,美國印第安納州法里克鎮議會頒布法令,規定從 13 日午夜開始的 24 小時,鎮長必須為鎮上所有黑貓戴上鈴鐺,以便居民在命運攸關的日子避開牠們。  迷信並非出路 為了向公眾宣傳迷信的危險,從 1948 年 8 月 13 日開始,位於曼哈頓的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首次舉辦了為期 13 天的「迷信、偏見及恐懼展覽」。展館的天花板上懸掛著一排敞開的雨傘、灑落的鹽和破損的鏡子,牆上則貼上了黑貓的剪影。 「黑色星期五」更易發生交通意外 2002 年,英國一項研究發現,由於交通事故而住院的人數在「黑色星期五」顯著增加。該研究得出的結論是「由於交通事故而住院的風險可能增加多達 52%」,並建議人們「盡量留在家中」。 Source:13: The Story of the World’s Most Popular Superstition by Nathaniel Lachenmeyer

貓奴也未必知道,關於貓咪的 12 條奇怪法律!

動物與我們同住於地球村,近年,越來越多人開始關注動物權益。身為貓奴的你們也許不知道,世界各地都有針對貓咪而設立的奇怪法律,有些是為了保障貓咪,有些則是為了保障其他動物或人類,當中不乏使人哭笑不得的法例。我們整理了 12 條關於貓咪的奇怪法律,發現不少都是來自美國! 美國 從1942年開始,在印第安納州的弗倫奇利克市,法律規定所有黑貓必須於黑色星期五戴上鈴鐺。 在喬治亞州哥倫布市,晚上9點以後,貓咪不得大聲吼叫 。 在明尼蘇達州的國際瀑布城,貓咪禁止將狗追逐到電線桿上,但相反則可。 同樣是在明尼蘇達州,德魯斯市的貓咪基於食品衛生問題,不得睡在麵包店內。 維吉尼亞州的捕犬隊在追捕流浪狗時,不得騷擾流浪貓咪。 在密歇根州里德城,人們不得同時飼養寵物貓和寵物鳥,因為貓是鳥類的天生殺手。如果違反法律,可被罰款 25 美元。 加利福尼亞州禁止貓咪在學校、教堂等場所的方圓 1500 英尺內公開交配,這條法律的目的,是不讓孩子和教徒在公共場合看到這些「原始慾望」的場面。 在卡羅拉多州的斯特林市,貓咪不可以在晚上隨便閒逛,除非身上戴上尾燈,此條法律是為了保護貓咪在夜間不被車撞。 在伊利諾伊州的錫安市,人們不可以向貓咪提供點燃的香煙,因為尼古丁和高溫會對牠們造成傷害。 新西蘭 10. 在朗本市,為了保護雀鳥,貓隻如果出門,脖子上必須掛上三個鈴鐺。 挪威 11. 人們只能為雄性貓狗絕育。 日本 12. 寵物店不得在晚上八時後公開展示貓隻。 Source:https://bitrebels.com/lifestyle/40-strangest-pet-laws-around-world/ https://www.24petwatch.com/newsletter/strange-pet-laws-from-around-the-world

安樂死真的「安樂」?挑戰真正的生命自主,在高空愉快地死去。

我們經常要求自主,卻無法控制自己的出生,於是在死亡的課題上,人們開始了激烈的辯論。 十年前,立陶宛藝術家Julijonas Urbonas提出「安樂死過山車」的概念,期望人們可以愉悅的方式結束生命。 過山車的設計由爬升裝置及七個迴環組成,兩分鐘的爬升過程中,乘客可以隨時選擇離開,其後過山車會由 500 米高空一墜而下,緊接著以每秒 100 米的速度滑入七個連續的迴環。 極端重力令大腦因要急於輸血至四肢而嚴重缺氧,乘客會感受到短暫的興奮和愉快,最後因窒息而死亡。 Julijonas Urbonas認為,即使是面對死亡,人們亦不應被不安、恐懼包圍。他批評現有的安樂死方式過於沉悶,不夠人性化,故希望創造一種有意義的個人儀式。 然而,有醫生則指出該種「極端壓力」並無法使人產生愉悅感,反而只會讓人感到暈眩及噁心。 十年過去,這個「安樂死過山車」的概念除了曾在都柏林科學館及巴塞羅那當代文化中心的 HUMAN + 展覽展出,至今仍停留在設計階段,會否真正面世,尚是未知之數。 如果有朝一日成真,你又會選擇以這種形式離開世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