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成這個樣子也能當明星,我感覺這個世界還能有救。

只要你手機是能連上網的,很難想像你沒有聽過這首日文歌《Lemon》。這首大火的《Lemon》是去年由石原里美主演日劇《Unnatural》的主題曲。 《Lemon》有多厲害? 它不僅長期霸佔日本Billboard榜單榜首,獲得第96屆日劇學院賞最佳主題曲獎,成為日本2018年最具代表性的大熱歌曲,更是在YouTube上的播放量突破2.4億次。 而它背後的創作歌手叫做米津玄師。 一位其貌不揚的天才。 今年4月,日本媒體爆出米津玄師高中時期的證件照。 照片一出,輿論嘩然。 此前很多只聽過他的歌,沒有見過他樣子的人都大吃一驚。 沒有人想到被稱作天才的米津玄師,竟是個醜男。 天才八爺 米津玄師,生於1991年,他是一位集詞曲創作、歌手、插畫家、攝影師、剪輯師、舞者等眾多才能於一身的日本全能音樂藝術家。 此外,米津還有個霸氣側漏的外號—「八爺」。 早年米津玄師以「ハチ」名義,用VOCALOID投稿音樂作品到NICONICO網站被大量關注。ハチ是數字「八」的意思,他因此被歌迷喊作「八爺」。 在網絡出道的八爺一直神秘莫測,直到2012年,他才以「米津玄師」的本名發行個人專輯,此後一發不可收拾,直到2016年和索尼簽約,勢如破竹,常年霸佔日本流行音樂排行榜榜首。 他為動漫製作片頭曲大爆,如果是動漫迷,沒聽過《我的英雄學院》第二季片頭曲《ピースサイン》,也聽過他和DAOKO合唱的《打上花火》。 為大熱電視劇《Unnatural》創作的《lemon》就不用說了,不僅大爆,還一舉火遍全球。 尼音樂董事松村俊亮評價:「聽了音源,我確定我遇到了天才覺醒的決定性瞬間。」 除了火以外,八爺可不是一般的網紅歌手,他的音樂作品,可以自己全部包攬作詞、作曲、編曲、演唱、演奏、混音、MV製作和專輯平面設計,一個人就是一個團隊。 正因為此,他被稱為「全方位創作型鬼才歌手」,日本年輕人口中的「神」。 高傲又孤寂 時年28歲的米津玄師出生於日本德島縣,從小就是個內向自卑的男生。 在日本,米津玄師這個名字少見而神秘,加上幼兒園玩耍的時候把嘴唇磕破縫了線,敏感的米津感受到了來自身邊的異樣眼光,從那時候起,他就認為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樣,而像是怪物一般的存在。 名字奇特、身高過高、其貌不揚,他慢慢變得性格孤僻,極少和老師同學交流,成為一個社恐患者。 小學高年級的班主任說:「連他長什麼樣子都記不清楚了」,同一個小學的人看了畢業相冊才意識到原來自己和米津玄師是同學。 在家庭里,他也是局外人,跟父母的交流都極少,只跟外祖父親。他說:「活了24年,和父親說話的時間加在一起大概也就一個小時左右吧。」 在20歲時,米津被診斷為「高功能自閉症患者」(智力中等或較高的自閉症患者)。 即便在走紅之後,米津還是極少露面,即使露面也都是用厚厚的劉海遮住眼睛。 紅白歌會在家鄉演出,米津第一次在電視表演,他唱完後和觀眾道謝,主持人驚呼:「是會說話的米津玄師,是活的米津玄師啊!」 孤獨的米津從不向外人展露自己,他奇特的內心世界,都印刻在了美術和音樂作品里。 高中畢業後,米津上了美術學校,他的漫畫作品色彩離奇,想象力十足。 這段經歷讓他的音樂仿佛也染上了色彩,人們常常都會為他自己製作的專輯設計而感到驚訝。 孤高又溫暖 米津雖然生性孤寂怪異,但卻有着常人沒有雄心壯志。 同學說他小時候不肯拍照,認為自己未來一定會紅,就連合作過的演員菅田將暉也在私下聽過他酒後自言自語說:「我是天才」。 令人差異的是,與他高傲孤僻性格相反,在米津的音樂裡有着能夠溫暖人心的感染力。 在為電視劇《Unnatural》這首創作主題歌時,米津的爺爺去世了。當直面自己的親人死去的事實,米津對死亡的認知重新歸零。 「我就在想它(死亡)究竟是什麼呢?迄今為止對於死亡的認知全部歸零。」 最終觀眾聽到的《Lemon》,不是一首對去世感到悲傷的歌,而是一首充滿緬懷和希望的歌曲,所有聽眾都能從歌曲描繪的死亡當中感受到牽引和希望。 《Lemon》 那日的悲傷 那日的痛苦 連同深愛著這一切的你 化作了深深烙印在我心中的 苦澀檸檬的香氣 在雨過天晴前都無法歸去 時至今日 你仍是我的光芒 沒有富裕的家世,沒有完美的臉蛋,沒有顯赫的學歷,但就這麼一個不完美的「瘋子」,一個孤獨的音樂天才,用迷離獨特的音樂風格和溫暖的歌詞內容,鼓舞了所有不完美的普通人。 世上醜的人很多,有才的人卻很少。 幸好,在網絡出現後,懷才不遇也消失了。

正確「砍價」的方法是怎樣,是搶先開價,還是等待還價?

多數人認為,在談判中最好讓對方先開價,這樣你就可以去估計對方的底價,可以擁有更多資訊。 但事實上,讓對方先開價,這個價格就會成為談判中的一個錨,即使你之後再努力調整,也很難擺脫這個錨定效應的影響。 所謂錨定效應(Anchoring effect)是指當人們需要對某個事件做定量估測時,會將某些特定數值作為起始值,起始值像錨一樣制約著估測值。 錨定效應最早由阿摩司·特沃斯基與丹尼爾·卡內曼進行觀察,並以加以理論化,丹尼爾·卡內曼因為在行為經濟學上的貢獻在 2002 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奬。 下面是一個應用錨定效應的例子 有個收藏家看中了一件藝術品,但是賣主出價 10 萬元。雖然收藏家對這件藝術品志在必得,但卻不願掏那麼多錢。 於是他讓自己的兩個朋友假裝成顧客。 第一個顧客狠狠的把價格砍成四分之一,即 2.5 萬元。當然賣主是絕不會接受,而且狠狠地把他趕出了門口。 第二個朋友又去了那家店,仍然開價 2.5 萬,並表示最多可以出到 3 萬元。 賣主雖然又說:「太低了,我不可能賣給你。」但內心已經開始動搖。 這時候,收藏家出現了,他與賣主議價,依然只出 2.5 萬元。賣主告訴他,如果有誠意,9 萬元可以成交。但收藏家堅持最多出到 5 萬元,結果這藝術品最後以 5 萬元成交。 一樁交易,雙方都難以估量其價值,無論你是賣家或者是買家,都應該主動開價,而且開價越高越好,先發制人。

人到底有多容易被操控?來讓行為經濟學告訴你。

行為經濟學家卡尼曼曾經做過一個實驗 假設你現在有以下兩個選擇: A:在其他同事一年賺6萬元的情況下,你的年收入為7萬元 B:在其他同事年收入為9萬的情況下,你一年有8萬元進帳 結果出人意料,大部分人都選擇了前者。卡尼曼解釋,這是因為我們對於得與失的判斷,多數的時候來自比較。 卡尼曼把這種不理性的行為稱為參照依賴,即多數人對得失的判斷往往根據參照點(reference point)來決定。 參照依賴另外一個名字就是大家熟悉的—錨定效應(Anchoring effect) 許多金融和經濟現象都受錨定效應的影響。比如,股票當前價格的確定就會受到過去價格影響,呈現錨定效應。證券市場股票的價值是不明確的,人們很難知道它們的真實價值。 在沒有更多的信息時,過去的價格(或其他可比價格)就可能是現在價格的重要決定因素,通過錨定過去的價格來確定當前的價格。 參照依頼或者說是錨定效應對我們最重要的啟示是,人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理性,那些我們以為是自己作出的抉擇,有可能是別人刻意讓我們選擇的。 來看這個例子,假如你是某國的總統。 一群暴徒挾持了一所學校的 600 名師生,向你提出一些你不能接受的無理要求,如果不答應就殺害全部人質。你當然不會答應他們的要求,因此你只有以下兩個方案來化解這場危險: A方案:會有 200 人獲救 B方案:會有 33 %機率所有人都獲救,67 %機率所有人都被害 在這個情況下,兩個方案的「數學期望值」是一樣的,但是大部分人都會選擇方案A。 那現在,我們看一下另外兩個人質拯救方案 C方案:600人中會有400人死去 D方案:33%的機率沒有人死去,67%的機率所有人都會死亡 奇怪的是,這次選擇D方案的人比較多,如果你認真想一想,這不過是個文字遊戲,C、D方案和A、B方案其實是一樣的。 不同的是,A、B方案屬於積極描述,C、D方案屬於消極描述。在不同的語境下,人們的風險偏好發生了改變。 行為經濟學家阿摩司·特沃斯基與丹尼爾·卡內曼將這種現象稱為框架效應(英语:Framing effect),這是一種認知偏差,意義為面對同一個的問題,使用不同的描述但描述後的答案跟結果都是一樣的,人們會選擇乍聽之下較有利或順耳的描述作為方案。 在我們的社會中,框架效應和錨定效應都在政治、營銷、公關和廣告等領域被大量使用。 下一次作出抉擇時,好好想清楚,是你想要,還是別人讓你要。

即便是像C朗這樣的男人,也得承認世間有些事不是努力就可以

C朗哭了。   在英國電視台採訪裡,C朗談到幼時貧窮乞討的經歷,談到名氣帶來的困擾,談到被指控強姦,談到養育子女的煩惱。   說到這些問題,他會面帶難色,沉默思索。他也會露出笑容,報以自信。   只有談起亡父的時候。   C朗哭了。   沒有人想過像C朗這樣的男人會哭,因為哭泣從來不是男子的第一選項,它無法解決任何問題,它意味著脆弱、投降和認輸。   但世間上就是有些事,既便像C朗這樣的男人,也得承認再努力也無能為力。   透過努力,C朗離開了貧民窟成為世界第一的足球員;透過努力,他獲得了3次世界足球先生,5次歐冠冠軍,5次金球獎,6座金靴獎。   他是常人眼中的人生贏家,家財數以億計,名車無數,身邊美女如雲,現在和女友結婚後,共同養育4名子女,家庭生活美滿。   世界上每個男孩都想成為C朗,而C朗卻只想獲得他父親的認可。   在父親離世的15年後,當C朗看到影片裡父親說我為我兒子感到自豪時,這個無堅不摧的男人,哭得雙肩顫抖說「我從沒看過這部影片,我從沒看過這部影片……」   1985年,C朗出生於葡萄牙的豐沙爾。 他母親是清潔工,父親曾經是名士兵,在戰爭之後成為了花匠,收入微薄。一家人住在貧民窟的破房子。 父親和哥哥從未給C朗樹立好的榜樣,一個酗酒如命,一個是癮君子。 在所有不幸中,足球像是一束光照進C朗的童年,讓C朗人生有了意義。 富有運動天賦的C朗很快就從在街頭踢野球,進到業餘隊伍練習。 12歲時,C朗通過葡萄牙里斯本競技俱樂部的試訓,開始了正式的足球訓練。 他的命運迎來了轉捩點,但貧窮從未遠離。 因為沒錢,他每次踢完球之後,就到到附近麥當勞的後門敲門乞討,渴望有好心人給他一個免費漢堡。 他至今也無法忘記,當年那三名善良的女服務員,真的把剩下的漢堡送給自己,讓他有氣力在足球的道路上繼續前行。 多年後,C朗在採訪上公開尋覓當年的好心人:「我想找到她們,邀請她們共度晚餐。」 為了以後能夠吃得起漢堡包。C朗比任何人都刻苦訓練。永遠都是第一個抵達訓練場,最後一個離開的人。 每週五天風雨不改,進行高強度特訓,最少花一小時游泳,一小時鍛鍊腰腹肌肉,2000個仰臥起坐。 同時賽後觀看比賽錄像,認真研究對手,檢查自己的問題並加以改進。 「如果沒有努力,天賦一無是處。我能站在這裡,是我每天的努力換來的。」 上帝不會辜負奮鬥的人。 從18歲加入豪門曼聯,到24歲以8000萬英鎊轉會費加盟皇馬。受到在場80,000名球迷熱烈歡迎,無數人視他為偶像。 當很多人抱怨自己生活糟糕時,C朗卻用汗水為自己實現了階層跨越。 當年那個乞討漢堡包的窮小孩,單是2017年的收入就有6億多。 Instagram擁有一億8400萬粉絲,全世界第一,是貝克漢姆粉絲的三倍。 並且歷屆女友都是性感尤物,他的八塊腹肌可以讓所有女人尖叫。 難能可貴的是,C朗從小培養出來非人的自律,沒有因為安逸和成功而有所鬆弛。 早年的貧窮經歷,球場的競爭,年輕血液的加入,讓C朗明白,不被時代拋棄只有一個方法,保持卓越的能力。 他不是在去健身室的路上,就是在去訓練場的路上。 曼聯球星埃弗拉永遠也無法忘記那一天,他剛結束可怕的訓練,本想去C朗家好好放鬆一下。 結果C朗呈上了沙拉和雞胸肉,以及一杯白開水。 還沒吃完,就被C朗拉去踢球和游泳。 「我這輩子再也不會去C朗家做客了。」他發誓。 C朗就是這麼一個怪物。拒絕除了水之外的一切飲料,包括酒精和果汁。 他不在乎吃得開不開心,只在乎「我要為了比賽拼盡全力」。 但也因此,這個34歲的「高齡」運動員,卻擁有比20歲年輕人更好的狀態。 腳離草坪2米38,身體離地1米41的一個驚世倒鈎,讓全場瞬間安靜,下一秒又沸騰歡呼! 職業球員的體脂率平均10-11%,他卻一直保持7%以下。 職業球員的肌肉含量平均46%,他卻一直保持50%以上。…

運動前要不要吃東西?空腹鍛錬令你燃燒更多脂肪!

我們應該空腹運動嗎? 這個問題的答案取決於你運動的目的。 如果你想透過運動來減肥,那你就最好選擇空腹運動! 英國巴斯大學為了研究空腹運動對能量消耗的影響,研究人員招募了30名久坐超重的男性,在測試了他們的健康狀況和胰島素敏感度,然後將其分為三組。 作為對照,一組繼續他們的慣常生活,而另外兩組則每週三次在早上進行鍛鍊:其中一組在騎自行車前兩小時喝下香草奶昔作為早餐,另一組人則飲用了類似口味的安慰劑飲料,該飲料中含有水、調味劑,但不含卡路里。 換句話說,安慰劑組空著肚子騎車,但他們不知道。而在運動之後,每個人會得到他們此前沒有喝到的那種飲料。 六個星期後,研究人員發現兩個運動組的男性健康狀況均有改善,但空腹騎車的安慰劑組在每次騎行中燃燒的脂肪大約是喝奶昔那一組的兩倍。 他們在騎車過程中燃燒了大約相同數量的卡路里,但空腹的那一組燃燒的卡路里更多來自脂肪。 這個發現告訴我們,為了減肥,我們最好在運動後再進餐。 不過,空腹運動不適合所有情況,尤其是當我們希望增加肌肉時。 運動時,我們身體的能量來自糖原儲備和脂肪,前者能夠在短時間提供能量,而後者在轉化為能量前則需要一點時間分解。 如果像是有氧運動,身體會有足夠的時間分解脂肪然後提供能量。 但如果是力量訓練,空腹時糖原儲備不夠,無法應付短時間激烈的能量消耗。這樣除了會造成肌肉分解,還容易引起運動損傷。 總括而言,為了減脂你可以空腹運動,但是如果希望透過力量訓練來增加肌肉,那還是在運動前適當的補充一下碳水化合物。 Reference:Nytimes

動物也有安慰劑效應?5件你不知道關於安慰劑效應的事!

安慰劑效應(Placebo Effect)指的是,對於某種無效的療法或干預手段,僅僅是「相信它有效」,就能改善健康,並能改變認知—這似乎無可辯駁地證明瞭精神具有近乎魔法的力量,可以超越物質。  世人現正對這種如同魔法的力量還沒有充分的理解,而以下5個與安慰劑有關的驚人發現可以說不過是冰山一角。 一,就算你知道它是安慰劑,它也一樣有效 一般認為,要誘發安慰劑效應,欺騙是必不可少的,醫生要誘導病人以為某種無效的療法是一種強大的藥物、或者有相似的療效。 因為這個欺騙因素,導致長期以來,主流醫學一直將蓄意誘發安慰劑效應看作不道德的行為。 然而近十年前,研究者卻指出腸易激綜合徵患者在服用了明知無效的「公開安慰劑」(open placebo)之後,症狀依然比沒有接受任何治療的患者有所改善。 這想必是因為他們雖然知道療法對身體無效,卻仍對它的效果留有信念和期待(又或許這是對安慰劑的一種條件反射,並不需要患者的積極信念)。 在那之後,又有研究顯示公開安慰劑對包括背痛和花粉熱在內的許多疾病都有效果。有專家表示,公開安慰劑「至少部分繞開了安慰劑臨床使用的倫理障礙」。但也有專家表示這個領域還缺乏健全的研究。 也需要指出,有些研究沒有產生正面結果,比如公開安慰劑沒有加快傷口的愈合。   二,安慰劑還能提高創造力和認知表現   我們通常認為安慰劑效應的作用是醫學干預,特別是減輕疼痛。然而有越來越多證據表明,安慰劑還有其他作用,包括提高我們身體和精神的表現。 就運動能力來說,有多項研究在速度、力量和耐力方面均發現了安慰劑效應。在一項類似安慰劑的研究中,研究者要求騎車人訓練到筋疲力盡為止,結果發現如果將他們的時鐘偷偷修改使之走得更慢,這些騎車人堅持的時間也會顯著延長。   創造力方面,在一項研究中,實驗組在聞了一種據說能提高創造力的氣味之後,在創造力測試中的表現超過了對照組,對照組也聞了同樣的氣味,但沒有人告訴他們這氣味有特別的好處。 另一項實驗中,被試接受了安慰劑無創大腦刺激並完成一項學習任務。安慰劑組以為他們的大腦受到了輕微的電流刺激,但其實沒有,他們還以為這種刺激能提高心智功能。結果在之後的學習任務中,安慰劑組被試比對照組更加精確,反應時間也縮短得更快。 研究者表示:「我們的結論是,在實驗中誘發的期待能影響健康成年被試的認知功能。」 三,動物也能體會安慰劑效應 使用動物的藥物試驗中常會將有效的療法和安慰劑作比較,這一點和人類藥物試驗的流程類似。在比較時,研究者常會發現安慰劑組中有相當數量的動物也出現了治療反應,比如一項針對狗的抗癲癇藥物的試驗,以及一項針對馬肌肉僵硬的飲食干預試驗。 但是對這些結果的解讀有一個漏洞:這些安慰劑效應可能存在於動物的主人身上,當他們相信自己的動物真的在接受醫學治療或營養補充時,就可能以不同的方式對待動物。 不過,幾項針對嚙齒類的實驗室研究卻證明,動物身上的確會顯示某種安慰劑效應。研究者曾將一種有效的藥物(如嗎啡)搭配一種特定的味道或氣息,然後他們證明,即使撤掉藥物、只重現這種味道或氣息,也能對嚙齒類起到鎮痛效果。 在這個例子中,安慰劑效應的來源是條件反射而非動物的期待,不過這或許也是人類安慰劑效應的部分原理。正如專門研究非主流療法的醫學專家愛德華·恩斯特(Edward Ernst)所說:「我們所認為的安慰劑效應,有一大部分在動物身上也發現了。」 四,安慰劑效應還有個邪惡的孿生兄弟,反安慰劑效應 僅僅是因為你相信某種療法有益,就會產生安慰劑效應。可以推出如果你懷有負面期待,你的症狀就會惡化。研究者確實發現了這個現象,並稱之為「反安慰劑效應」(nocebo effect)。 這個安慰劑效應的孿生兄弟同樣不容小覷。一項對鎮痛研究(在研究中告訴一些被試,一種無效的藥膏或藥片會在一些人身上增加痛覺)的分析顯示,反安慰劑效應的規模和安慰劑效應大致相當。   有趣的是,就算給病人真的止痛藥而不是虛假治療,反安慰劑效應仍會出現。有一項研究告訴被試,鎮痛劑治療停止後他們的疼痛將會加強。 正常來說,即使停藥了,鎮痛劑的心理效果依然會延續一陣,但對於這些被試,它的效果卻突然消失了,就好像被試的負面期待消解了鎮痛劑的真實作用。這些發現的現實意義是顯而易見的,至少,在你閱讀新配藥物的副作用說明時需要注意它們。  五,安慰劑效應似乎在增強 奇怪的是,近年來安慰劑效應似乎有增強的趨勢,這一點在抗精神病藥、抗抑鬱藥和鎮痛劑上都有表現。 其中鎮痛劑的安慰劑效應只是在美國變強。研究組長傑弗里·莫吉拉(Jeffrey Mogil)對《自然新聞》表示:「發現這個效應,我們都驚呆了。」 具體來說,在90年代,他們發現服用有效藥物的被試報告疼痛緩解的比例比服用安慰劑的被試高出27%,但是到了2013年,這個差距已經縮小到了9%。 一個解釋是新藥試驗變得規模更大更精細,尤其是在美國,因此服用安慰劑的被試也體驗到了更多戲劇性和緊張感。    另一種可能是,公眾對於安慰劑效應更瞭解了,也知道了它真的可以影響症狀(比如減少和疼痛有關的腦活動),而不僅僅是錯覺。 去年的《疼痛》期刊上,麻醉學家蓋瑞·本內特(Gary Bennett)就提出了這個觀點。他甚至主張,鑒於「安慰劑」這三個字會引起如此強烈的安慰劑效應,藥物試驗中應不再使用,給病人的說明和指導文字中應一律避免「安慰劑」的說法。   Source: Guokr 

《刻意練習》:正確的方法比天賦和努力更重要!

現代教育最失敗的地方,是從來沒有教過我們如何學習,而學習很可能是一個人在當今社會,唯一能夠主動掌握,並用於改變人生命運的唯一方法。 缺乏學習能力的人往往有3種錯誤的思想,他們會以為: 如果足夠長時間地做某件事,就一定會把這件事情做得越來越好。 如果在某件事上做得不好,那肯定是我不夠努力。 花了很長時間,很努力去做一件事,還是沒有做好,那肯定是我天生缺乏這方面的才能。 事實是,做好一件事情有時候往往不是因為時間和努力的問題,而是缺乏一個正確的方法。為了研究正確的學習方法到底是什麼,《刻意練習》的作者安德斯.艾瑞克森(Anders Ericsson) 花費三十多年時間,研究不同領域的杰出人士,觀察他們是如何發揮個人潛力,將某一種技能煅煉至登峰造極。 最終安德斯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那就是每個人都具備一種與生俱來的能力,一種能夠發展任何才能的「元才能」,而要激發和使用這種「元才能」只需要遵從一套他命名為刻意練習(Deliberate Practice)的學習方法。 1. 刻意練習的基礎是有目標的練習 在說明刻意練習之前,讓我們先花少少時間了解一下人們一般是怎樣學習某種新技能。假設現在你要從零開始學打網球,第一件事情你可能是花錢去上網球課,或者請某位朋友告訴你一些基本知識,甚或是上網看一些教學。 在你腦海裡有了基礎的理論知識,例如知道怎麼握拍,怎麼發球,怎麼走位,然後下一步你就可以開始模仿了。 經過一段時間訓練,你的身體能夠模仿出網球的基本動作,達到一個令你滿意的水平,而且能做到自然而然地表現你的水平,無論是甚麼技能,你就開始停止進步了。 人們通常以為只要不停的做下去,也許進步會較為緩慢,但最終一定會越來越出色。但事實正好相反 ,開了20多年車的老司機,不一定會比只開了5年車的司機更擅長開車;行醫20年的醫生,不一定會比只行醫5年的醫生更優秀。 熟能生巧不過是人們一廂情願的事情,如果沒有刻意去提高,掌握的能力反而會緩慢地退化。 安德斯將人們的練習分為「天真的練習」和「有目標的練習」 「天真的練習」基本上只是重復地做某件事,並指望靠這種重復,就能提高表現和水平。而「有目標的練習」則不一樣,它必需符合4個原則: 1. 你必需具有定義明確的特定目標 一個具體可行的目標能夠為你提供動力,能夠讓你制定更有效的計劃,引導你有效的練習。 如果你平時喜歡打高爾夫球,並想將差點降低至5桿。那麼你就要把目標分解,思考為了將差點降至5桿,你得做些什麼?可能是增加把球打入平坦球道的次數。這是一個合理的具體目標,但你還可以將它進一步分解:為了成功地把球打入平坦球道,你到底要做些什麼? 你得搞懂,為什麼你有那麼多次沒能把球打到平坦的球道上去,並且解決這個問題,比如說,想辦法糾正你總是勾球的毛病。怎麼做到?可以請一位教練來教你怎樣以特定方式改一改你的揮拍動作。利用目標制定方法計劃,從每一個小處改善,你的技能就會日漸精進。 2.  你必需全情投入和專注其中 瑞典一些研究人員曾經對專業歌手和業餘歌手在歌唱訓練課的不同進行了研究。他們發現無論是業餘歌手還是專業歌手,和上課之前相比,在上完課之後感到更放鬆、精力更充沛,但只有業餘歌手報告說,他們在上完課後感到格外歡欣鼓舞。 歌唱訓練課使業餘歌手而不是專業歌手感到高興。 這種差別的原因在於他們怎樣對待訓練課。對業餘歌手來講,在課堂上,他們可以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受、用歌聲表達關愛,並且感受唱歌時的那種純粹的愉悅。 對專業歌手來講,在課堂上,他們要全神貫注地觀察聲音技巧、呼吸控制等方面,努力提高自己的技能。這樣的專注,沒有樂趣可言,但卻是從任何類型的訓練中最大限度獲益的關鍵。 3.  你必需從回饋中辨別自己還有什麼不足 在練習的過程中,除非有一個專業的老師時刻指證你的問題,要不然總會出現一些你沒有注意的錯誤,不糾正這些錯誤,技能就難以精進,因此我們要注意回饋,如果沒有回饋,就要自己設計回饋,從回饋中發現自己可以進步的空間。 出色的喜劇演員總愛花時間在單口相聲俱樂部裡練習,因為在俱樂部裡,他們有機會試演自己的節目,最重要是可以從觀眾那裡獲得即時反饋。從這些回饋之中了解自己的節目那個地方好笑,那個地方不好笑,然後回去就能把自己的表演重新打磨得更加好。 4.   你必需走出舒適區,並且相信自己 對於任何類型的練習,這是一條基本的真理:如果你從來不迫使自己走出舒適區,便永遠無法進步。 走出自己舒適區的關鍵在於保持充足的動機。每到新年伊始,許多人都會立下決心要作出新的改變,在這個時刻,健身房總是擠滿了人群,但過了一陣子,人潮消退,直到又一個新年。 一時衝動是可以令人離開舒適區,但是堅持才是最終成功的原因,你最好學會找出那些可能干擾你練習的事情,並想辦法將其影響控制在最小。 如果你容易被你的智能手機分神,把它關機。如果你早晨起不來,而且發現早晨的鍛鍊格外艱難,那麼,把你的跑步或鍛鍊安排到晚些時候,到那時,你的身體不會如此抗拒鍛鍊。 但最重要是,你必須要相信自己,盡管會有許多不同方法令到你學習的過程變得更有效和更容易,但是你總會遇到令你痛苦不堪,令你想馬上放棄的時候,在這個時候持有信念是唯一讓你可以渡過難關的方法。 2. 刻意練習 在最發達的行業或領域,也就是那些受益於數十年甚至數百年穩定進步的行業或領域,每一代人都將他們從上一代人那裡學到的經驗和技能傳承下去,他們的訓練方法令人驚訝地一致。 不論你觀察哪些行業或領域,音樂表演也好,芭蕾舞蹈也罷,或者是類似於花樣滑冰或體操等體育項目,你都會發現,練習遵循著非常相似的一系列原則。 安德斯將這種練習命名為「刻意練習」,而刻意練習與有目標的練習在兩個重要的方面上存在著差別。 首先,它需要一個已經得到合理發展的行業或領域,也就是說,在那一行業或領域之中,最傑出的從業者已達到一定程度的表現水平,使他們與其他剛剛進入該行業或領域的人們明顯地區分開來。 這些活動包括音樂表演、芭蕾舞蹈和其他類型的舞蹈、國際象棋以及許多個人和團體的體育項目,特別是根據打分來評判運動員表現和水平的體育項目,如體操、花樣滑冰或跳水等。 哪些行業或領域不符合條件?是那些並不存在或者很少存在直接競爭的行業或領域,比如園藝和其他愛好,以及當今職場中的許多工作,如企業經理、教師、電工、工程師、咨詢師,等等。在這些行業或領域之中,你可能無法從刻意練習中累積知識,因為它們並沒有客觀的標準來評價卓越的績效。 其次,刻意練習需要一位能夠佈置練習作業的導師,以幫助學生提高他的水平。導師必須已經達到一定的水平,並且有一些可以傳授給別人的有益的練習方法。 牛頓曾經說過:「如果我比別人看的遠,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很多的知識技能,都是一代一代人傳承下來,它們混雜了前人的汗水,經過來時間的檢驗,刻意練習就是指要學會借助這些經驗,才能成為最頂尖的專家。 3. 一種能夠發展任何才能的「元才能」…

「馬輔助治療」是如何治療我們的抑鬱情緒?

在心理治療中 ,馬輔助治療(Equine Assisted Therapy)是動物輔助療法( animal-assisted therapy)中較為常見的一種體驗式療法。在與馬兒的相處過程中,人們會與馬兒進行許多非語言的交流。即便是簡單的打理和刷洗,都能夠助人們緩解孤立的感覺,減低負面情緒帶來的壞影響。馬輔助療法除了對抑鬱症有輔助治療的作用,還對焦慮症、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ADHD)、物質成癮、PTSD、飲食障礙、解離障礙、阿茲海默症等都有一定療效。馬輔助治療的好處非常多,主要有以下3種: 1. 提升情緒清晰度 馬是非常敏感的動物,能夠迅速吸收他人的情緒,並以鏡像的方式準確反映給對方,兩者之間的動態關係可以形成一種反饋迴路,幫助調節抑鬱、焦慮等情緒問題。 2. 緩解抑鬱和孤立感 抑鬱常常與社交退避和被排斥的感覺有關。馬的無條件接納將以非言語的形式對患者產生鼓勵,從而減少沮喪和孤立感。   3. 幫助發現積極自我 與大型動物之間的非語言交流與建立聯結的過程,能夠幫助恢復患者被創傷或其他傷害損毀的人際信任。 與馬建立聯結,患者會獲得一種被接受感和被「喜歡」的感覺,從而得以逐漸褪去污名標籤,重新探索自我的定義。 雖然馬輔助療法好處非常多,不過礙於經濟、場地等客觀因素,大多數人可能沒有條件自己養馬。 不過馬輔助療法也能用飼養寵物來取代, 任何一隻寵物都有助於發展人際信任、提供社會支持,以及減輕焦慮,所以像貓狗,甚至是一隻小倉鼠都能夠幫人們好好舒緩抑鬱的情緒。 Reference: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helping-kids-cope/201903/equine-assisted-therapy-unique-and-effective-intervention

關於喝水的16個常識

關於喝水這件小事,你到底知道多少? 你也許能說出一天喝8杯水這條「真理」,不過,你能回答出那8杯水是多大的杯嗎? 今天,我們為大家總結出16條關於喝水的常識,讓所有人都能掌握正確喝水的方法。 1. 每天到底要補充多少水分? 每天補水量在實際的情況上應該因人而異,不過有機構提出了一些可以參考的標準。 英國國民保健署(the National Health Service)建議每天攝取6-8杯水,約1.9升,包括食物中的水分。 美國國家醫學院(the Institute of Medicine)則建議女性每天要補充2.7升水分,而男性則要3.7升。 在補充水分上,食物大概能提供20%-30%的水分,身體裡的細胞活動也能提供約10%的水分,所以實際要透過喝水或其他飲料來補充的水分只佔60%-70%。 2. 每天喝8杯水這個說法到底從何而來? 每天喝8杯水或外國流傳很廣的8X8法則(8杯8盎司的水),來源可能出自人們對於以下兩件事情的誤讀:  1945年,美國國家研究委員會(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的食品與營養委員會(Food and Nutrition Board)建議,成年人每食用一卡路里食物,就要攝入一毫升液體。女性如果攝入2000卡路里的食物就要喝兩升液體,而攝入2500卡路里的男性則需要飲用2.5升液體。 1974年, 營養學家麥克威廉姆斯(Margaret McWilliams)和斯塔勒(Frederick Stare)合著的《健康好營養》(Nutrition for Good Health)一書建議,成年人平均每天飲用6至8杯水,但作者認為這應包括水果、蔬菜、咖啡因、飲料甚至啤酒。 3. 喝水量要視乎實際需要 在酷熱環境生活、運動後、嘔吐、腹瀉和發燒的情況下要多喝水。 4. 喝水沒有最佳時間 渴了就喝,喝夠就好。 5. 不能依靠尿液顏色來決定是否補充水份 每天不同時間,飲食的不同,運動前後,健康的程度不同都會影尿液的顏色。 6. 補水不一定喝水 蜂蜜水、鹽水、牛奶、豆漿、咖啡、茶也能補水,而開水最大的好處就是0熱量,不長肥肉。 7. 喝水無助「排毒」,亦與美容無關 「排毒」主要依靠的是肝腎功能,水不過是負責將廢棄物透過「尿」的形式排走,沒有充分証據表示喝水在「排毒」特殊的作用。同樣,喝水能改善膚色和保濕肌膚亦未經科學證實。 8. 喝水要喝慢點 喝水太快會導致氣體進入消化道,會產生「消化不良的感覺」。 9. 隔夜水也能喝 如果晚上八點到早上八點的水不能喝,那早上八點到晚上八點的水也不能喝。 10. 重複煮沸的開水不致癌 重複煮沸的開水亞硝酸鹽含量仍在安全標準以內,不用擔心致癌問題,所以無論是重複煮沸的開水還是一煲煲一天的老火湯都能安心喝。 11. 礦泉水不比蒸餾水更健康 礦物質等微量元素在日常依靠食物補充,礦泉水含量不高,營養意義不大,所以沒有人會透過喝水補鈣。…

不用腦袋思考為什麼是件好事?因為大腦最高效的工作模式是「習慣」。

思考總是好的,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條不言自明的真理,所以我們總愛罵人不用腦子思考,來嘲諷別人做了些蠢事。 事實上,有些時候不用腦子思考才是一件好事。 因為思考要消耗巨大能量,為了滿足大腦運作的需要,我們每天身體裡有20%的能量都給了大腦,然而人腦的重量卻只占人體重量2%不到。 為了節省能量,人類的大腦進化出一種特殊的運作模式,這種運作模式允許我們在一些情況下不用經過思考就能作出行動。 這種模式就是習慣。 20世紀90年代,麻省理工的研究人員把一些迷你電線植入老鼠的大腦中,來觀察當老鼠進行重複的行為時,大腦會有怎樣的變化。 研究人員把老鼠放到了T形的迷宮中並在另一端擺了一塊巧克力。 他們先讓老鼠待在隔板後,當隔板打開時會有很大的咔嗒聲。 老鼠聽到這聲音,看到隔板消失後,通常會在中央走廊里遊蕩一陣,嗅嗅各個角落,撓撓牆壁。 它似乎聞到巧克力的味道,但是不知道怎麼找到巧克力。 等它到達T型的前端時,有時會向右轉,遠離巧克力,然後再往回走,有時候會沒有任何明顯原因地停下來。 最終,大多數老鼠都能發現迷宮里的獎勵。 研究人員觀察到,在老鼠在尋找巧克力的過程中,它的大腦都非常活躍,好像是在分析每一種新味道、畫面以及聲音。 科學家不斷重復這個實驗,讓老鼠在同樣的迷宮里走了幾百次,並觀察著每一隻老鼠大腦活動的變化。 一連串的變化慢慢地出現了,隨著老鼠學會如何穿越迷宮,它們穿過迷宮的速度越來越快,然而思維活動開始減弱。當行進路線變得越來越自動化,老鼠的思考卻越來越少。 彷彿是頭幾次老鼠在探索迷宮,大腦必須全力工作來分析新信息,而經過幾天重復走同一條路之後,老鼠不再需要去撓牆或去嗅周圍的氣味兒了,所以與抓撓以及嗅聞相關的腦部活動停了下來。 老鼠不需要去選擇怎麼轉彎,於是大腦的決策中心偃旗息鼓,它此時要做的就是回憶起找到巧克力的最快路徑。 不到一周,甚至和記憶有關的大腦結構都停止了活動。老鼠已經將在迷宮中快速通過的路線變成了自身的一部分,幾乎都不需要去思考。 老鼠顱內的探測器表明,在它的大腦裡,只剩下一個叫基底核的神經結構在運作。 基底核在大腦的深處,靠近腦幹,也就是脊柱和大腦結合的位置。這是大腦中更老、更原始的部位,它們一般控制動物的最基本的生存技能,比如呼吸和吞咽。 科學家認為生物的習慣就是儲存在基底核裡,大腦這樣運作的目的,是為了尋求一種更省力,更高效率的生存策略。 相對於原始的基底核,負責高階認知、決策的前額葉是大腦最年輕的部位之一。 當前額葉開始感到疲憊的時候,我們的決策能力就開始下降,然而大腦只要把那些基本和重複的行為交由基底核的習慣負責,那麼前額葉就能得到更多的休息,騰出來的腦力亦能用在更重要的地方。 這樣的大腦能讓我們不用再思考如何走路以及選擇吃什麼,所以人就有更多的腦力來發明長矛、灌溉系統,最終發明出飛機和電腦遊戲。 那麼甚麼時候習慣是怎樣運作的呢 ? 在面對那些我們陌生和充滿不確定性的事物,我們一開始都會像迷宫裡那隻老鼠一樣,會激活大腦所有神經,試圖從海量的信息之中,尋找到有利我們生存的因素。 我們花費大量腦力做不同的決策,直到大腦獲得奬勵為止。 就像迷宮裡的老鼠一樣,在突然聽到咔嗒聲後,它的大腦開始運作,這咔嗒聲是個危險的信號嗎,會突然在那裡跑出一隻貓來嗎? 然後它發現隔板打開,一股巧克力的味道傳進鼻裡,吸引着它開始四處走動,尋找這味道的源頭。 最終,它經過走廄,在走廄的盡頭的左邊發現了巧克力,啃上巧克力的那一刻為老鼠帶來滿足,帶來戀愛的感覺,它的大腦獲得了奬勵,然後不禁思考到底我之前做了什麼,最終找到這美味無窮的巧克力呢? 重複幾次同樣的行為後,老鼠的大腦明白了:在咔嗒聲響起的時候,往前走,在盡頭向左就能找到巧克力。 把整個過程拆解開來,我們就可以觀察出習慣是怎樣形成。 第一步,老鼠聽到咔嗒聲,這是一個提示,提醒大腦有事情發生了。 第二步,老鼠大腦開始活動後,嗅到巧克力的味道,刺激了大腦的渴求。 第三步,老鼠回應大腦的渴求,作出了回應,開始四處走動尋覓巧克力。 最後,老鼠找到巧克力,大腦獲得了奬勵。 提示、渴求、反應、奬勵這就是我們大腦中的習慣迴路。 隨着這個4個步驟不斷重複,我們的大腦會其他不相關的事物剔除開出,作出的反應亦會越來越精確,以求在最短時間內獲得奬勵。 直到這一切深深的烙在大腦的基底核上,在提示發生的一刻,我們不用腦子思考就能自然反應。 這無疑是一種非常高效的工作模式,但我們認真的思考一下,習慣的形成其實是建基於行為的頻率,而不是行為本身的價值判斷。 習慣不能分辨甚麼是好的,甚麼是壞的。 良好的運動習慣能夠讓你獲得窈窕的身材,而糟糕的飲食習慣則能讓你苦受健康的困擾。 最可怕的是,世間大多數有長遠價值的行為,都不會令人短期內感到愉快的。 從小學、中學到大學,十多年的學習的,沉悶的事物總是比有趣的事物,而真正的奬勵只會在我們到社會工作時才能發現。 而短期內能夠為你提供奬勵的,長期都對我們的人生無益。 像煙草中的尼古丁能夠為我們的大腦提供一時的愉悅,而長期卻會令我們身體引致各種病症,尤其是肺癌等疾病造成肺部嚴重損害。 人是短視的動物,壞習慣總比好習慣容易養成。 而改變問題的第一步就是先認知問題。 只要我們明白習慣運作的原理,去觀察我們身上的壞習慣是怎樣運作,甚麼樣的提示會激活我們的壞習慣,甚麼樣的奬勵令我們在壞習慣中不能自拔,我們就能更加容易去改變這些習慣。 記住,如果我們不駕駛習慣,我們的人生就會被習慣所駕駛。 Reference: Charles Duhigg, The P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