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武士美食家》:衝破餐桌禮儀與群眾目光的枷鎖,自由自在享受人間美味。

餐廳,它不僅是提供食物的場所,更是體驗自由的精神殿堂。 在Netflix原創作品《野武士美食家》中,男主角香住武是一個剛步入退休階段的阿伯,一把年紀的他卻患有重度中二病,整天幻想自己是不平則鳴、自由自在的粗曠野武士。 雖然如此,但畢竟老頭子活到花甲之年,對於飲食已有自己的一番見解,這些洞見都在這老者在餐桌上的白日夢與碎碎念浮現出來。 《野武士美食家》的香住武和《孤獨的美食家》的井之頭五郎,兩個角色實則一脈相承,他們同樣出自於日本創作人久住昌之的手筆。因此,見香住武如見井之頭五郎,兩者均展現出久住昌之的飲食哲理。以下分別是《野》與《孤》的開場白: 「戰亂的時代, 有一名堅信着自己的能力、闖蕩世間的男子漢,他是一名野武士。退休之後,無論是上班族的頭銜,還是公司的後盾都失去了的男人,香住武,60歲。這個故事是關於一個正當還曆之年、隨處可見的男人,藉由野武士的力量,自由地享受大餐的美食狂想曲。」 「不被時間和社會所束縛,幸福地填飽肚子時,在那短暫的時間裏,他可以隨心所欲,重獲自由。不為他人打擾,無需介懷地大快朵頤,這種孤高的行為,正是所謂現代人被平等賦予的最佳治癒。」 自由,正正是久住昌之飲食思維的核心價值。剛退休的香住武本身就很自由:午間在定食屋大口喝啤酒;下午逛舊書店,再閒坐於充滿昭和氣息的咖啡廳;晚間到老朋友家下棋,錯過了尾班車,就到海邊旅館睡睡。 這位財務自由的長者已展開悠哉悠哉的文青生活,對比為口奔馳的井之頭五郎,香住武才是真正地「不被時間和社會所束縛」,確實是讓一眾「社畜」好生羨慕啊! 但久住昌之所說的自由,重點並不是「有錢就隨性吃」,而是要從餐桌禮儀中解放出來,不顧旁人的目光,以自己喜歡的方式吃一頓飯。 香住武在高檔的意大利餐廳,不喝紅、白酒,反而點啤酒喝;侍應對他說「這是松葉蟹馬鈴薯肉凍佐蟹膏鯷魚熱沾醬,搭配北緯40度大西香草園的沙拉」,他沒聽懂,但自顧自地細品食物的真味;他吃意粉時,覺得不發出吸麪聲實屬難事,後來擺脫束縛,直接拿起筷子,以吃拉麪的方式吸啜意粉。 還有,香住武有一回在串燒店,店裏的主廚對於外國客人極為不友好,原因是外國客人一開始就把所有烤肉從籤子中拔出來,而且在肉上撒滿七味粉,主廚覺得這樣破壞了串燒的意義與風味。但久住昌之借助武之口道出他的想法:「要是過度堅持程序和做法的話,會讓料理的美味折半啊。」 我認為久住昌之並不是要教人無視餐桌禮儀,而是說:尊重飲食規條的同時,別忘了尊重美食、廚師和自己。若然不明所以地死守餐桌禮儀,又或是在高度戒備的狀態下吃飯,那吞下去的只是苦澀乏味的教條主義。 其實在享用美食的時候,與餐桌禮儀同樣重要的還有食物本身和廚師的努力。盤中可口的美食得來不易,好的食客會懂得珍惜與尊重它們。 我們犧牲了食材的生命以換取溫飽與享受,如果要讓它們的犧牲變得有價值,我們就要懷着感恩的心,認真地品嚐食材的味道。 另外,飲食從業員花費大量時間與心血去製作佳餚,如果要感謝他們的付出,除了飯後結帳,我們還可以細心咀嚼食物,體會各位廚師的功夫。 相反地,若然將所有心思投放在維持餐桌禮儀上,吃食物如吃蠟燭,那就是對食物的不敬,對廚師的不尊重,這同樣是無禮的行徑。 而作為食客,亦要學會拿捏餐桌禮儀的程度。餐廳被默認為社交場所,我們會害怕自己吃飯時出洋相,會很在於客人的目光,舉手投足都有所節制,但我們吃飯不必吃得如此拘謹與委屈。 就如香住武造訪的高檔西餐廳,裏面的食客不是小資女就是闊太,吃飯時講規矩、講禮儀,一個「麻甩佬」似乎與這種典雅、斯文的氛圍格格不入。 香住武起初也會介懷其他女士的目光,吃得小心翼翼,毫不暢快。幸好他隨後便進入野武士的思維模式,擺脫「克守禮儀」的枷鎖,豪爽地用筷子夾意粉,如入無人之境。 我認為這並非無禮之舉,只是在無傷大雅的前提下,以我行我素的方式去吃飯,沒有干擾其他客人,也沒有導致餐廳降格。 在外用膳,在尊重其他客人的飲食習慣時,也要堅守自己的那一套。日常生活已充斥枷鎖,我們應在吃飯這回事上,把握僅有的自由,讓肚子與腦子都得到最大的滿足感。

獵犬的後裔—柴犬:幾近滅絕後重生

不少人對柴犬的印象是牠傻乎乎的臉龐,或是那一張有趣的meme圖,想起牠總是忍不住笑意。但在最近的「香港寵物節2021」期間,一隻柴犬咬死約5週大的小貓「卷卷」,讓大家對於看似憨厚的柴犬的殘暴行為感到震驚。其實,柴犬的可愛只是建立於主人對牠的理解,在柴犬的家族史中,還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柴犬是日本犬種,屬於中小型犬種,成年後平均體重為8-9公斤,壽命約15年。毛色方面,細分的話有6種,包括紅、黑、白、芝麻、紅芝麻及黑芝麻色。白柴的繁殖機率比其他顏色低,根據物以罕為貴的定律,想必白柴一定是很珍貴? 其實不然,因為日本犬保存會、American Kennel Club(AKC)及Fédération Cynologique Internationale(FCI)均認為白柴是基因缺陷所導致的毛色,屬於失格的顏色,所以不能參賽。若不是用作參賽,只是飼養為一般寵物犬,在購買或領養時確保健康便可以。 柴犬在日文的意思為「灌木叢狗」,因為牠們總能輕鬆又靈活的穿插於雜木叢地來幫助主人打獵,所以便由此而命名。後來,在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因食物短缺和環境惡劣的情況下爆發了犬瘟熱(又稱犬瘟或狗瘟),讓柴犬近乎絕種。現存的柴犬均由當時倖存的長野縣信州柴犬、岐阜縣的美濃柴犬及鳥取縣和島根縣的山陰柴犬培育而成。 柴犬本性憨厚可愛,但絕對不是新手能輕鬆駕馭的犬種。由於柴犬的祖宗是獵犬世家,骨子裏都藏有追捕獵物的野性基因,所以飼主需要規律恆常的遛狗,讓牠能有足夠的運動量放電,但遛狗時必須牽繩來保護其他動物,因為牠們有機會成功讓愛犬大顯身手的獵物。 同樣地,由於柴犬的演化來自狼,在牠們的意識中有強烈的階級觀念,飼主需要能展示足夠氣勢去擔當領導角色,來讓柴犬信服,才能有好的行為管理。不然,便會出現護食等行為問題,即使是主人也會受到愛犬齜牙裂嘴的對待。 此外,因為柴犬有着豐沛的毛量來禦寒,所以換季時會脫落大量毛髮,時長約1個月。同時,香港的春天十分潮濕,濕氣很容易讓柴犬染上皮膚病,或者帶柴犬回家時,繞路到電器舖把抽濕機一併帶回來也是好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