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牙利的微景觀蕾絲工藝,每件都能訴說一個故事

一說到蕾絲,就會想到高貴的宮廷服飾,其細緻通透的特色能讓設計師隨心所欲地編製不同的服飾層次,突顯女士玲瓏的美態,又能賦予衣飾精巧的細節,是貴族階級必備的服裝元素。 隨著工業在世界各地普及化,原本百分百由人手編作的蕾絲進入機器大量生產的年代,因而漸見平民化,現今多用於婚紗設計及日常飾物之中,然而,尚有不少藝術家堅持以手作編織獨一無二的蕾絲藝術品,甚至超越了服裝的範疇。 匈牙利藝術家Ágnes Herczeg就以最原始的針線手作工藝,配合天然質材如棉線、麻線及尼龍等,創作不同的蕾絲作品,而且並非服飾系列,而是尺寸精巧,以景觀及人物為主題的飾品擺設,在每件只有約6至18厘米高的作品中,營造與別不同的意境,每件都能訴說一個故事,既富有觀賞價值,背後更蘊藏無限手藝精粹,非同凡響。 現今以科技為首的年代,事物往往來去如飛,時間與耐心變得奢侈,然而,手作工藝需要真實的交流與傳承,正當人們沉醉於虛擬世界的娛樂時,更要珍惜世界某個角落凝聚著的原始藝術感。 前往觀賞Ágnes的更多作品:www.agnesherczeg.com

世事,都是偶然發生,還是命中注定?

人生,會不斷遇上大大小小不能預測的事,有好的,有壞的,這些都是命運安排,還是剛巧碰上?從科學角度來看,根據牛頓的第三定律,每個動作都會衍生一個相同能量的反應動作,即是一個球墜落到地上,都會彈回來,這是物理學上的因果關係,如果引用到日常生活中,人們每做一件事,都應該會得到相應的回應,只不過,日常的經歷不會局限於物理層面,例如我們拋出的不是一個球,而是一句說話,聲音的物理走勢當然依循科學理論,然而所說的內容,當中包含的語氣、情感,又會衍生怎樣的後果? 一事一物都受能量牽引 牛頓的力學定律是基於「能量」的轉移,而有不少現代的占卜學說都會提及「能量」一詞,最常聽到的「吸引力法則」就是基於能量的相互吸引或排斥,因而令志趣相投的人與事容易相遇,道不同的就會疏而遠之。有趣的是,一邊廂是理性的科學解釋,另一邊廂則是不少人認為是迷信的鬼神學說,然而,兩者均會以「能量」這種科學確實能解釋,同時人們能親身感受得到的狀態,來下立定論,不得不讓人們反思,坊間未能完全以科學解釋的占卜理論,可能亦基於某程度的科學理念。 不少人遇到疑難時,會與親友傾訴,但往往即使得到了有用的意見,都難以放下自身立場,依然故我;但是,當他們到了苦無出路的階段時,有些會尋找科學理論上的專業意見,例如學者或醫生,有些會寧可信其有,而尋找占卜或風水命理專家,通常走到這一步的人,都會頓時有所決定或領悟,即使專業意見與親友所說的雷同,他們都會認為專家很了得,給他們當頭棒喝,為什麼? 主觀印象勝於客觀事實 都是因為人對不同身份的既定印象問題。親朋戚友的生活與自己的分別不大,認為自己解決不了的事,他們都不會能給予精警的見解;然而,與自己毫不認識,沒有半點關係的專家,科學也好,鬼神也好,他們就是與己不同,給予的意見怎樣也應值得參考。不少占卜師都會遇過一個情況,客人甲來占卜,朋友乙作伴,占卜師為客人甲占卜後說出結果與意見,客人甲表示占卜很準確,而且占卜提供的意見很有用,然後朋友乙說道:「我不是也說過了嘛,你就是不聽!」 因此,世事是偶然發生,還是命中注定,都是受到人心所影響。人們往往樂於把好的事情當作偶然發生,是今天自己走運了;把壞的事情當作命中注定,說一句「整定的」,來安慰自己。 基於最簡單的科學論證,一連串事情的發生都有其複雜的因果關係,所謂「事出必有因」,無論那個因與某人自身有否關係,似乎事情都不會沒有理由地白白發生,當遇上問題時,與其選擇信命還是覺得倒霉,不如積極面對,做人處事光明磊落,亦不必擔心什麼命中注定了。

你肯定科技進步會令人類進化嗎?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個說法,源於達爾文所提出的人類進化論:人類基因會不斷變異,以適應環境的變化,繼而把有利於生存的基因遺傳至下一代,讓知識與經驗累積在基因之中,因而令人類進化,而未能適應改變的物種,就會被淘汰,這是一個自然的選擇過程。 而隨著科技發展,電腦與人工智能為人類提供了很多方便,例如龐大的記憶體、來自全球的資訊、極速簡易的溝通平台等等,生活的需求似乎都可以透過科技解決,那麼,人類的基因會如何變異? 既有的進化論還適用嗎? 人類的能力會減弱 根據進化論的「適應」邏輯,當手機與雲端空間能儲存大量資料,人類的記憶力自然下降;當電腦程式可以仔細地分析數據,人類的分析及解難能力亦會減低;當人工智能已收集了足夠的數據為某人時刻作出選擇及決定,人類的決策能力亦不再重要了。 長此下去,人類各方面的能力都會逐漸退化,那如何談得上進化呢?但事實上,這是基因就著環境變遷而進行的改變,讓上一代所汲取的經驗傳承給下一代,好讓人類在這個環境模式之中得以存活下去,因此,問題就回歸到進化論當中所說的「進化」,真正的意義是否能力上的提升,如果重點在於適應環境,因而活得更容易更舒適,能力高低似乎未必有關。 基因改造才是焦點 最重要的是,科技的進步對醫學發展同時影響深遠,現今醫學在動物基因的研究已經非常深入,2018年曾傳出中國有經基因改造的嬰兒誕生,牽起了大量道德上的爭議。換言之,人類已有能力或至少於可見的將來能夠為未出生的嬰孩設計基因,基因不再是父母遺傳而得的,而是可以因應不同的原因制定出來,可能涉及適應當時的環境,或免卻疾病的風險等,這樣,就不再是進化與否的問題,而是「適者」通通都可以被設計出來,繞過既有的進化過程,直達完美基因的終點。 會有這一天嗎?世界會變成怎樣?

能夠辨別1億種顏色的天生藝術家,她擁有你沒有的「四色視覺」!

藝術家總給人異於常人的感覺,他們的思維獨特、想像力難以估計、表達手法大膽創新,而這些優勢,往往都被認定為天賦的特質,那麼作為一個畫家,令人最夢寐以求的天生才能會是什麼? 相信就是一雙比常人看得到更多顏色的眼睛。居住在美國加州的Concetta Antico是一位畫家,由於職業的關係,當她看到一些美麗的景象時,總會不自覺讚歎一番,與身邊的人討論一下,但奇怪的是,人們的反應總是不以為然。 後來,她才發現自己竟然擁有超乎常人的天賦——四色視覺。一般人都會擁有三組稱為「錐細胞」的感應器,分別管理紅、綠及藍色在視網膜上的運作,令人可以看到約100萬種顏色,而Concetta就天生擁有多一組的錐細胞,讓她能看得見近1億種顏色! 這個生理上的優勢,加上畫家的身份,實在讓Concetta如虎添翼。由於她能無比細緻地分辨顏色,她所看到的世界比多姿多采更要亮麗,創作的靈感不斷湧進腦海,而事實上,她的畫作廣受歡迎,很多鑑賞家都形容,Concetta能展現世上萬物與別不同的質感。 這份上天的禮物,看似是百分百的優點,然而,原來四色視覺的起因是基因變異,而且會遺傳下一代,但最諷刺的是,Concetta的女兒是色盲的。原因是變異的基因不一定會增加錐細胞的數目,也可以減少,而Concetta的女兒就遺傳了母親的變異基因,卻只擁有兩組錐細胞,因此能分辨的顏色比常人少。所以,Concetta除了致力於藝術創作外,亦投放很多時間在色盲相關的議題上,希望得到社會及醫學界的關注,協助色盲人士建立優質的生活。 天生我才必有用,珍惜個人的優越之處,盡力改善缺陷,相信每一位都能活出精彩人生! 資料來源: https://www.bbc.com/future/article/20140905-the-women-with-super-human-vision 相片來源: Concetta Anticoncettaanticogallery.com/ Playbuzz: www.playbuzz.com/nogangel10/what-is-your-true-eye-color

男生和女生先天在飲食上的差異有多大?

食物本身沒有性別之分,然而我們選擇吃什麼都受到成長背景、個人喜好、身體體質等因素影響,甚至性別都可能是一個原因,男士與女士喜愛吃的食物真的有很大差異嗎? 美國白宮御廚 Walter Scheib 透露,他曾為前總統布殊預備一個午餐聚會,座上客包括數位歷代總統,而他們都擁有典型的男士口味,特別鍾愛烤燒肉類,並配以濃郁的汁醬;然而,他曾侍候的兩位第一夫人,則不約而同地著重食物的營養。事實上,從不同的食品廣告也會見到類似的現象:拿著炸雞吃得心花怒放的多數是男性;優雅地享用沙律的多數是女性。究竟是什麼原因會產生這樣的性別分野? 原始性影響了選擇 來嘗試追溯人類的文明發展。自古以來,男性在家庭的角色都是一個捕獵者,需要在外覓食,因此一個強壯的身軀十分重要,而肉類能提供充足的蛋白質及能量,同時濃烈的味道較易引起食慾,令胃口大增,以維持健碩的身形。 而女性,又為何較著重食物的營養呢?女性與生俱來就有孕育下一代的天性,為了子女健康,就先要維持自身的健康,選擇進食營養豐富的食物,吸收重要的營養素,為懷孕作好準備,才能誕下免疫力強、能健康成長的寶寶。 讓差異成為平衡 這樣看來,兩性對飲食的要求,未必是社會或市場營造出來的形象,本身人類的原始性就讓男女各走不同的路,其實這也算是一種平衡:一男一女組成一個家庭,不同的飲食取向讓兩人與子女都有機會接觸不同種類的食物;無可否認,濃味香脆的食物較易令人愉悅,而清淡高纖的選擇又是健康不可或缺,總而言之,凡事適量最緊要。 資料參考:https://www.kcet.org/food/why-do-we-assign-genders-to-foo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