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在Ted上最多人觀看的演講在說什麼?

看Ted的演講可以說是現在人們能夠以最低的成本讓石化已久的大腦重新開始回到思考的方法。一來 Ted 滙聚了世上眾多傑出人物,來分享在科學、經濟、哲學、音樂等領域有關的知識,二來以口述的方式,以及約 20 分鐘以內的長短,令觀看者在很短的時間內,以一種更容易理解的方式深入了解某個領域裡的一些思考和發展。 在眾多講座之中,觀看最多次的演講未必是最好的演講,但肯定是其中一個最多人關心的問題。 那麼,在Ted上最多人觀看的演講是甚麼呢? 那是教育學家 Ken Robinson 的演講 Do schools kill creativity(教育扼殺了創意嗎?)。 教育是個所有人都會關心的議題,不是因為教育有多麼的重要,而是大部分人都曾經受到其迫害,在痛苦過後我們豪不猶豫地持續迫害我們的下一代。 Ken Robinson 為此帶給了我們2條最根本的問題,教育的目的是什麼?而現在的教育,即整個公共教育體系的目的又是什麼? 對於他說,教育是用來幫我們為未來準備,從踏入社會工作,在社會裡生活,到為自己謀求幸福。而現代的公共教育則源自於工業革命,其目的就是為社會培養出優質的工人。 最優質的工人就是最聽話的工人。 在這種理念下,公共教育教導人們遵守規矩,將 model answer 推上唯一真理的地位,並且嚴懲那些出格或是犯錯的人,在他們身上烙上劣質的標記。 同時,最有利工作的學科,如數學、物理等自然科學佔據着崇高的地位,其次才是經濟、社會等人文科學,而藝術被放在墊底的位置。 有很多人都曾經感到自己是社會裡一顆沒有感情的齒輪,這是對的,因為這就是我們教育體制最終目的。 公共教育有其歷史意義的地方,問題是,今天我們還需要更多聽話的工人嗎?。 要適應急速變化和不可預知的未來,我們就要具有一種適應性更強,更靈活的能力 – 創意。 創意讓我們在面對從沒出現過的問題時,想出從沒出現過的方法。 然而,現在的教育正在一步一步抺煞我們這種天生的能力。 正如畢卡索說:每個孩子都是天生的藝術家。問題在於我們長大後,如何繼續當個藝術家。 Ken Robinson 在演講中曾說過一個故事,一個6歲的小女孩在課堂上畫畫,有人問她在畫甚麼,她說:「我在畫上帝。」 別人問她:「可是從來都沒有人看過上帝啊。」 她回答:「他們很快就可以看到。」 小孩子不害怕犯錯,他們會發揮自己的想像力來回應這個充滿未知的世界,而受過良好教育的成人就只會上網問Google。 犯錯不等於有創意,但如果你沒有犯錯的心理準備,就永遠無法想出任何獨一無二的東西。 我們知道,教育不單止是一個學習的方式,而且和科舉一樣是一個社會資源分配的方法,這亦是教育改革最大的阻力。 但就個人而言,一旦你意識到教育對你的影響,你就應該嘗試解放自己的想像力,勇敢去犯錯。 如果你是小朋友的父母,當他們犯錯的時候,不要責備他們,要鼓勵他們想出更有想像力的答案。畢竟,在他們的未來裡,不是每一件事情都有 model ans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