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缺》:窮人之所以窮是能力不足,還是身不由己?

在弱肉強食的資本主義社會,富人總認為窮人落入貧困的處境是自找的。含着金鎖匙出生的「田二少」田北辰,2011年參加了港台節目《窮富翁大作戰》,說過「徹底信奉自由市場、相信市場會淘汰弱者」。這是富豪圈裏十分普遍的想法。 想不到在節目中住在只有15呎的籠屋,體驗清潔工生活後,動搖了他「弱者有鬥志,也可變成強者」的信念。始發覺窮人連三餐溫飽、找一處安居之所也成問題,怎會找到翻身機會? 由行為經濟學家及心理學家撰寫的《稀缺》(《Scarcity》),希望大家反思,問題是出在窮人身上,還是他們置身的貧困環境。認為是貧窮引致窮人的思維,而非窮富間的能力有所差別。 窮人稀缺的不單是財富,而是專注力,嚴重影響日常生活的表現,即使稀缺令人短時間內高度集中,最後還是得不償失。 稀缺激發短暫的爆發力 生活最常見的是時間和金錢的稀缺。在工作或論文截止日期快到時,感受最深。打消了約朋友逛街的念頭,把自己關在家中,廢寢忘餐、日以繼夜工作。數個月為期限的工作,數天就完成了;到了月底,方知銀行儲蓄所剩無幾。每一次用膳、購物都精打細算,一分一毫都逃不過法眼。好不容易又捱到出糧的時候。 《稀缺》稱此為「專注紅利」(focus dividend),資源緊絀下,人可以將其發揮得淋漓盡致。可是,這種高度的專注不是沒有代價。喝了紅牛飲料,揮身是勁、表現更出色,但運動過後,疲倦以數倍的強度襲來。 沉重利息隨之而來 專注一件事,代表忽略其他事情。書中一例說明「專注紅利」的代價是「隧道視野」(tunneling)。 據美國的統計數據,由1984年到2000年,交通意外佔消防員死因的20-25%,當中79%死於沒有繫上安全帶。新聞報道的英雄消防員,多數因吸入濃煙或房屋倒塌而死。沒有想到那麼多消防員不是死在救災現場,而是被消防車拋出去喪失生命。 消防員接報後,要在數分鐘內抵達火災現場。他們面對時間的稀缺。在車上,除了解災情的嚴重性,還要盤算救火的策略,如建築的結構、火災現場路線、水龍頭的數目等。「專注紅利」使以上事情,在腦海快速閃過一次。然而隨之而來的代價極大,以「隧道視野」看救火任務,容易忘記戴安全帶。 時間的稀缺,造成專注力的稀缺,忽視了重要的事。而金錢的稀缺,也會造成同樣的後果。 問題出在「窮人」身上? 稀缺影響了人們的表現,窮人予人愚蠢、短視、容易分心的印象。人們會以為他們之所以窮,是因為心態或能力差。然而,《稀缺》以全新的角度審視貧窮問題:是貧窮環境影響了窮人表現。 正如消防員專心救火,而忘了戴安全帶。窮人面對生活上各種稀缺,未能全心投入工作。主管會以為他們沒有用心工作,但可能是被稀缺俘虜了大腦(scarcity captures the mind)。體驗了窮人生活兩天,田北辰在《窮富翁大作戰》中反思,「我這兩天只是考慮吃東西。我完全沒什麼盼望,我甚至什麼都不想,我努力工作只是希望吃一頓好的」。他續道,「我現在明白他們大部份的想法,怎會計劃下星期、明年、將來會怎樣?最重要是解決下一餐」。 「貧窮」令人變蠢 稀缺除了令人分心,還會令智力下降。書中作者做了一個實驗,看財務上的稀缺,對智力的影響。參與實驗的人分成富人與窮人兩組。假設他們的汽車出了問題,要付300美元的維修費,而保險只能支付一半費用。問他們會決定現在就去修理,還是再等一等?而這個是否艱難的決定?問完問題後,再讓他們進行智力測試。 結果顯示,窮人與富人的智力沒有多大分別。但當維修費由300美元,提升到3,000美元,窮人的表現差了很多,富人則沒有受到影響。窮人的智力下降了約13至14分。 為什麼只有窮人受到影響?明明做實驗的是同一個人,怎麼表現會差那麼多?「隧道視野」是一個可能的解釋。富人不缺錢,1,500美元只是身家的一少部份。對窮人來說,卻是很大的負擔,將全副心思放在如何處理這突如其來的帳單。做智力測試時,神不守舍,智力自然「下降」了。 為何窮人總是陷入借貸陷阱? 至於短視也是稀缺所致。行為經濟學提出「現時偏見」的概念,即是人類把現時的事情看得過份重要,甘願以未來的利益作為交換。「隧道視野」加劇了此心態,人們集中處理緊急的事情,忽視長遠的利益。最典型的例子是「借貸應急」,持續不斷的借貸令窮人深陷貧窮陷阱。 其實,窮人不是不明白債還高利息的禍害,但稀缺襲來如熱禍上的螞蟻,心中只想到解決眼前的帳單,來不及思考以後的事情。當前的財務問題是實實在在的,未來的帳單則是抽象的概念。即使知道下個月仍會缺錢,還需承受沉重的利息支出,但當時不覺得是回事,結果落入惡性循環。這就是社會的教育水平提高後,借貸公司仍成行成市的原因吧。 人們總是假定問題是出於窮人身上,但他們不一定是智力低或能力有所不及。稀缺心態在窮人心中揮之不去,變得「短視」、不時作出「愚蠢」的決定。 苦苦對抗非良方 窮人真正的問題,不是收入低,而是稀缺的思維。因此《稀缺》一書是對社會扶貧措施的反思。除了直接提供金錢的援助,最重要的是確保所有措施,都在「隧道視野」出現。 例如在月底發出短訊或電郵提醒人們儲蓄,根據研究,此舉令儲蓄的金額平均提升了6%。月底是窮人最關注金錢的時候,人們常常在此時查看自己的戶口。月底的提示喚起了儲蓄的重要性,正如那些放在便利店收銀櫃檯前的零食,令客人更有衝動購買。 上面講到窮人對未來代價看得較輕,政府政策可以針對此思維制定「未來儲蓄計劃」。鼓勵人們承諾加薪時,進行儲蓄。不需現時就作出犧牲,而是在「模糊」、「遙不可及」的未來扣除人工。有一間公司75%員工選了此計劃,只有少部份人退出。到了第三次加人工,員工的儲蓄已經多了兩倍。 以上的兩個方法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在資源相對充裕時,鼓勵人們制訂計劃。稀缺最大問題是窮人在「隧道視野」下,沒有餘閒來好好計劃未來。唯一可以做的是順應此思維,思考一些小改變,減輕「隧道視野」的負擔。 稀缺如魔鬼緊纏着每一個人,出盡力也不能掙脫其控制。與其與之對抗,不如好好和它打交道。 罪不在窮人 事實上稀缺只是近十年出現的行為經濟學概念,學者仍在進行有關研究,最終目標是改善現行福利措施。雖然暫時未有完美的解決方法,但願此文章至少可以打破窮人較富人弱的想法。  在繁華的街道,看見傴僂的身影執紙皮維生、在垃圾筒執汽水罐,不要鄙視他們。好些人教育水平更高、做事更聰明,可能只因剛好生於富有家庭而已。 Source:《稀缺 (Scarcity) 》、港台節目《窮富翁大作戰II》- 田北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