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成就了《JOKER》?

新joker別樹一格,如果撇不開過往印象,粉絲一定會大失所望。他不是如《The Dark Knight》般有志撼動世界的常識,《JOKER》中的Arthur只是被社會唾棄的可憐蟲。有別於《The Dark Knight》,《JOKER》節奏緩慢,有些觀眾更指好像藝術電影。其實這是為了呈現Arthur變成joker的心路歷程。兩套電影想討論的問題不同,以致表現手法都不一樣。如果抱着看《The Dark Knight》的期望進入戲院,會浪費一部好電影。 Heath Ledger扮演的Joker無惡不作,同時是一個「社會實驗家」,製造混亂以揭開社會真貌。一套講述智慧型罪犯的電影,出現了很多警匪片的鏡頭,蝙蝠俠與Joker互相較量的畫面,極少悶場。《The Dark Knight》營造出懸疑的感覺,到底罪犯們會否引爆對方的船隻?到底葛咸市的白色騎士Harvey Dent面對不幸時會否墮落?情節緊湊,令人緊張萬分。 相反,《JOKER》只著重Arthur的內心世界。《The Dark Knight》中的joker已經「瘋掉」了,而《JOKER》作為一套前傳電影,主力描述一個孤獨靈魂成魔前的故事。電影中有不少個人特寫,最常見的是失控大笑的畫面。大笑過後,流下淚來,可見他的內心真的十分痛苦。 Arthur患有精神病,常常不由自主地發笑。若細心留意,總是在說出心底話或面臨悲慘處境之時。與心理輔導員見面,敞開心扉,道出「從來我只有負面想法」的心聲,卻沒有被認真看待;到他表演棟篤笑時,透露自己的身世,也笑到停不下來。 這個悲慘人物,竟懷抱為世界帶來歡樂的夢想。可是,試圖引人發笑時,卻被視為怪胎,對小孩做鬼臉如是,表演棟篤笑如是。面對這種慘況,引發了他失控大笑的病癥。 縱使努力扮演正常人,但不獲世人接納。他特地到棟篤笑的場地記下未曾明白的常人笑點,學習幽默的技巧。再多努力,還是徒然,總是在不適當的時候發笑,在旁人眼裏顯得不正常。 即使獨力照顧母親,仍接二連三被人欺壓。世人不單止漠視他的努力,還落井下石。每一個人都有臨界點,有一次目睹社會不公事件後,再次失控大笑。按捺不住心中怒火,直接殺死了欺負他的人。是這個社會把他逼瘋的。 隨後,他在廁所跳了一場舞。有些人看得不明所以,怎麼殺了人還有這興致。其實把自己關在廁所,象徵他重回自己的世界,逃離社會的殘酷無情,就如在家中自在地跳舞。 以上心理描寫的部份,《The Dark Knight》的著墨比較少,但兩套電影的角色都遇上了糟糕的一天(one bad day)。新任檢察官Harvey Dent的未婚妻死了,他亦毀了容,面對這慘況陷入了瘋狂;新joker則是發現了自己可憐的身世便發瘋。 joker一手造成Harvey Dent的不幸,並證明一個如此理想的青年都會墮落,藉此毀掉市民希望,圖令葛咸市陷入混亂的狀態。然而新joker沒有這個能力,他只是社會的地底泥。 這時候,他吐出了一句「曾經以為我的一生是悲劇,但原來是喜劇。」如此悲慘的人生怎可能是喜劇?只因沒有一個笑話比生命本身荒謬可笑。在絕處中發現對抗這個冷酷的世界的方法,就是由自己定義笑話,不受社會的規則所束縛。終於可以控制自己的笑容,終於可以在人前盡情跳舞。他不再壓抑自己的顛狂,親手殺掉所有欺壓自己的人。由Arthur變為joker。 可笑的是,平日裝作正常,沒人理會;盡情顛狂反得到世人的關注,成為革命的象徵。有些人將戲中示威的畫面聯想到近日的香港示威,其實並無多大關係。革命只是一個意外,joker根本沒有任何政治目的,顛狂是他自我救贖的方法。 相信導演並不鼓勵示威,只希望呈現逼瘋joker的原因。努力擠出笑容,眼淚卻不自覺流下,世人不予以同情,還再三欺壓他。曾經高聲呼喊求救,但無人伸以援手,被逼入窮巷,反擊成唯一出路。世間的悲劇源自於缺乏同理心,若有人願意走近,認真聆聽別人的心聲,也許很多人可以走出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