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排隊時,為什麼星巴克要橫着排,而麥當勞要竪着排?

女廁所總是在排長隊;週末去商場吃飯要排隊;上班擠地鐵要排隊;坐電梯要排隊。 排隊這件小事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之中,我們卻從未停下來細思一下排隊的背後有什麼秘密。 好像同樣是排隊,星巴克為什麼引導顧客橫著排,而麥當勞、肯德基卻引導顧客竪著排。不同的方式,哪一種更好?背後又有怎樣的利益權衡? 提高營收的理論:顧客動線 星巴克的橫向排隊和麥當勞的竪著排隊,其實都是商家出於商業引導的結果,這種引導的理論基礎就是:顧客動線。 什麼是顧客動線呢? 我們先來看一看解釋: 顧客動線(客動線/客流動線)是指顧客的流動路線。由於顧客的流動方向是被商家有計劃地引導過的,因此也把顧客動線稱為「客導線」。 簡單來說,你可以理解為,顧客動線就是顧客在室內移動腳步連成的路線。 顧客移動的路線怎麼就能對商業利益造成影響呢? 我們來看一組影響商家營業額的公式:營業額 = 客流量*進店率*通過率*停留率*購買率 對顧客動線進行科學的設計,可以實現商場佈局的調整,優化商品的品類管理、店鋪設計、服務員的配置等。當資源被合理配置之後,客流量、進店率、通過率等因素便能隨之提升,最終實現營業額的提升。 回到星巴克和麥當勞的例子,星巴克橫著排隊,麥當勞竪著排隊,兩者採用完全不同的動線設計,又如何都實現營業額提升的目的呢? 橫著排隊能提升用戶體驗 星巴克是重體驗服務的產品,它為顧客營造安靜、舒適的慢節奏消費環境。 星巴克創始人舒爾茨曾說,要將星巴克打造成為人們生活的「第三空間」。 也許你會說,重體驗服務與橫著排隊好像沒有關係啊。不,兩者關係很大。 首先,橫向排隊能減輕消費者等待點單的焦慮。在星巴克點單時,因為採用橫向排隊,無論有多少人排在我們「前面」,我們都一樣距離櫃台很近。 在視覺上,總覺得排在「前面」的人沒有「影響」到我們點單。在心理上,我們會覺得既然距離櫃台那麼近,下一個應該就到我了。 其次,橫向排隊方便消費者溝通交流,符合星巴克的社交屬性。消費者想要與周圍的人溝通交流時,只需左右扭轉頭即可,不需要進行大範圍挪動,還能隨時關注點單進展。 也許你覺得前兩點看起來沒有太實際得效用,但事實上對於星巴克這種重服務體驗,又強調社交的產品,做好以上兩點就能吸引很多目標用戶,從而提升客流量、進店率。 橫向排隊還有第三個優點,增加顧客在櫃台的停留時間,提升購買率。大家回想一下就會發現,在星巴克排隊時一般情況下都會經過甜品櫃,甚至其他一些需要購買的東西(杯子等)。 因為是橫向移動的隊伍,顧客在這些商品前停留的時間很長,加之星巴克工作人員的消費引導,這一招便能提升了停留率和購買率。 既然橫向排隊有如此多的好處,麥當勞為何要與之相反,採用竪著排隊呢? 竪著排隊能夠提升效率 不同於星巴克,麥當勞是快消品,它需要為顧客營造熱鬧、活潑的快節奏環境,讓顧客快速決策,快速消費。 首先,竪著排隊能加快消費者的購買決策。當我們在麥當勞點單時,我們排在黑壓壓的隊伍里,總期待隊伍迅速移動,讓自己能盡快點單。 同樣地,等到我們點單的時候,也會感覺到背後有一堆人在焦急等待,加之服務員「催促式」的服務,我們的決策時間被縮短,會更快速地下單。 其次,竪著排隊也能提升員工的服務效率。當麥當勞的整個隊伍都變得焦急時,服務員也不得不提升自己的服務效率,避免因怠慢招致不滿。 這就等於竪著排隊能成為麥當勞一舉兩得的方式,既能充分利用消費者的焦急情緒,催促排在隊伍前面的人快速決策,也能間接實現對服務員效率的監督。 結合我們上文提到的公式:營業額 = 客流量*進店率*通過率*停留率*購買率,麥當勞竪著排隊讓用戶的停留時間變短,但整體的客流量、流動率、購買效率得到最大限度提升。 綜括來說,選擇竪著排隊還是橫著排隊要視乎商家最終的目的,目的不一樣,所採用的方法也會不一樣。

正確「砍價」的方法是怎樣,是搶先開價,還是等待還價?

多數人認為,在談判中最好讓對方先開價,這樣你就可以去估計對方的底價,可以擁有更多資訊。 但事實上,讓對方先開價,這個價格就會成為談判中的一個錨,即使你之後再努力調整,也很難擺脫這個錨定效應的影響。 所謂錨定效應(Anchoring effect)是指當人們需要對某個事件做定量估測時,會將某些特定數值作為起始值,起始值像錨一樣制約著估測值。 錨定效應最早由阿摩司·特沃斯基與丹尼爾·卡內曼進行觀察,並以加以理論化,丹尼爾·卡內曼因為在行為經濟學上的貢獻在 2002 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奬。 下面是一個應用錨定效應的例子 有個收藏家看中了一件藝術品,但是賣主出價 10 萬元。雖然收藏家對這件藝術品志在必得,但卻不願掏那麼多錢。 於是他讓自己的兩個朋友假裝成顧客。 第一個顧客狠狠的把價格砍成四分之一,即 2.5 萬元。當然賣主是絕不會接受,而且狠狠地把他趕出了門口。 第二個朋友又去了那家店,仍然開價 2.5 萬,並表示最多可以出到 3 萬元。 賣主雖然又說:「太低了,我不可能賣給你。」但內心已經開始動搖。 這時候,收藏家出現了,他與賣主議價,依然只出 2.5 萬元。賣主告訴他,如果有誠意,9 萬元可以成交。但收藏家堅持最多出到 5 萬元,結果這藝術品最後以 5 萬元成交。 一樁交易,雙方都難以估量其價值,無論你是賣家或者是買家,都應該主動開價,而且開價越高越好,先發制人。

當被問到「你還有沒有什麼問題」,以下這11個問題可以為你額外加分

不管你準備得多好,面試一份工作總是很累人的。你必須現場回答一大堆問題,並把自己推銷給招聘主管—如果是群面的話,甚至是在滿屋子的陌生人面前。那當輪到你在面試中提問時,你準備好了嗎? 如今面試的標準流程中,面試官在結束之前都會問你對這個工作有沒有什麼問題。這時候,你問的問題可能給你創造機會也可能毀掉機會。 以下是11個能讓面試官印象深刻的問題,來選擇對的問題為自已加分吧。 1. 您為什麼從眾多簡歷里選中我來參加面試? 「過去十年我都負責實習生及基層員工的招聘,這是讓我記憶最深的一個問題。這個問題翻轉了劇本,因為通常都是我在問我們為什麼要雇用你。 而這次,是我要告訴她我看中了她的什麼經歷、什麼陳述,這絕對是面試中能獲得的最深入的信息。就像得到一次免費的職業指導一樣。」——Poston Communications的副總裁Laura Meditz說。 2.目前貴公司/部門所面對的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我喜歡通過這個問題去瞭解他們認為其公司最需要的是什麼。有可能是某種技能,改進程序或者僅僅是多個人手來分擔一部分工作量。通過對這個問題的回答你能夠知道你的工作將包含什麼,同時也將給你一個機會去陳述你講如何處理你雇主的最大挑戰。從另一方面來看,如果他們的最大困難與你的技能和期待並不相符,這就是你決定接受該新工作之前的一個提醒標誌。」——Bringg的傳播部門主管Daniel Buchuk說。 3. 貴公司與競爭對手不同在什麼方面? 「當我面試我現在的工作時,我問了一些問題關於這個公司的競爭者以及他們之間的不同。這是個非常好的問題,因為公司想知道你很勤奮,在面試之前做好了準備,並且對你即將進入的領域真的有興趣。」——Musings of Entrepreneurship的博客寫手Casey Hill說。 4. 您能舉個例子說明您如何踐行公司的價值觀嗎? 「我想要知道這個公司推行什麼樣的職業價值觀——像激情、廉正、可靠等——同時我想問面試官他們自己是如何實踐其中的一個或多個價值觀的,尤其是作為一個管理者。如果這個面試官傻眼了,那就明顯說明這些價值觀不過是空話。如果他們能夠回答這個問題,表明這個公司相信這些價值觀,並很好地把它們灌輸給員工,同時也說明這個面試官是一個會思考的管理者。」——Get Uncuffed公司的Jennifer Bewley說。 5. 你們的培訓項目是什麼樣的? 「我發現聲譽好的公司在回答這個問題時會說,培訓時長會滿足每一個新員工的需要。那種為了完成任務及趕截止時間而進行的培訓不能有效地培養出可靠的員工。任何新工作都需要一個學習過程;一個好公司會提供全面的培訓並幫助員工掌握他們在公司工作所需的所有技能。」——Best Company的作者Carlee Linden說。 6. 您近期在多樣化招聘及晉升上所作出的什麼努力讓您覺得驕傲? 「作為一個有色人種且很希望在職業生涯里有所建樹的女性,我經常問這類問題以期對這個公司在員工多樣性方面的努力有更深入的瞭解。我也總是在這個問題之後再要求參觀一下公司。通過走一圈你就能獲得意想不到的信息。這讓我可以切實瞭解他們的回答是裝裝樣子還是體現在這個組織中。」——Intelle Coaching Solutions的創始人及CEO Stella Odogwu說。 7. 在這裡工作您最享受什麼? 「首先,如果面試官回答不了這個問題,那你心裡的警報器就應該拉響了,這可能不是工作的最好地方。這就是說,大部分情況下面試中應該讓面試者有機會與面試官進行私人的交流,面試官可以聊聊他們自己。這種雙向的交流不僅可以建立更緊密的關係,同時讓你瞭解一些這個公司可以提供的非常好的東西。」——Recruiter Written簡歷寫作服務所有者及專業招聘官Alex Benjamin說。 8. 最成功的團隊成員與其他普通員工之間有什麼不同? 「如果做什麼可以讓一個面試者脫穎而出,那就是大膽、自信地說話並且問的問題讓人覺得你是想要在公司取得成功的出色員工。這個問題就顯示了你不甘平庸,同時也能夠讓你更具體地瞭解想要取得成功這個職位對你的期待。」——Back Office Betties的創始人及CEO Emily LaRusch說。 9. 您怎麼在三個月內知道您招到了對的人? 「我喜歡問這個問題因為作為一個求職者,這個問題讓你對招聘經理的目標、錄用後對你的期待和考察有一個清晰的認識。這也給你一個機會去認真想想,其回答是否聽起來讓你覺得會享受在這裡工作。對這個問題的回答也是對該崗位職責更詳盡的闡釋,以及該公司在填補這個職位後所期待達到的結果。」——Authentic Path職業咨詢服務所有者Helen Godfrey說。 10. 您的同事怎麼描述您的管理風格? 「問一下你未來上司的領導風格很重要,而且不光要知道他們自己是如何想的。關鍵是要問問他們的同行或直接下屬是怎麼想的——如果他們能夠開放地跟你說其下屬對他們的管理評價就更好了。一個管理者能讓一項工作成功也可以讓其失敗,所以瞭解與你並肩工作的人的背景會幫助你做出正確的決定。」——CMI/Compas的人力資源主管Julia…

一個研究心理變態的專家,意外發現自己繼承了著名犯罪家族的變態基因!

變態是天生的嗎? 關於這個問題,其實多年來一直都有心理學家、神經科學家在研究。 最早在1876年,一名意大利犯罪學家龍勃羅梭提出過一個「天生犯罪人」的理論,認為有這樣一種罪犯,在生理、心理或體質方面天生就與常人不同。他們身上這些天生的特徵,導致他們今後犯罪的概率更高。 龍勃羅梭的理論提出後引起了大量的關注,隨著時間的推演更是遭到大量的批判。 人們一方面抨擊他的研究方法有漏洞,結論不可靠; 另一方面,人們在犯罪心理研究中也始終不願意相信「基因決定論」。 主流學者還是認為人的天性並無善惡,是否會犯罪主要是靠著後天際遇決定的。 然而,100多年過去,龍勃羅梭的研究雖然漏洞百出,但關於「天生犯罪人」方面的研究並沒有停止。 現代心理學家試圖用更科學的辦法去解釋,為什麼有的人彷彿就是「天生犯罪人」那樣缺乏同情心?為什麼有的人成長過程看起來和常人無異,但最終卻發展出反社會的變態心理? 是否是他們特別的大腦結構,決定了他們更容易成長為罪犯? 在這方面,來自美國加州大學歐文分校的神經科學家James Fallon的研究就頗有建樹。 從1995年開始,他通過對大量心理變態者大腦掃描結果的研究,發現了心理變態者和常人大腦的顯著區別: 正常人的大腦中某些高亮(活躍)的區域,在心理變態者(psychopath)大腦中卻是黑暗的。 這種現象被Fallon總結為「額眶部皮質功能低下」,被懷疑是導致人缺乏同情心、與常人思維方式不同、造成心理變態的一種大腦特徵。 然而,讓Fallon沒想到的是,研究出所謂的「心理變態者」大腦特質後, 一次偶然的機會下,他真的用他研究出的大腦模型找到了一個「天生變態狂」, 而那個人,就是他自己。 研究心理變態的科學家發現自己本身就是心理變態者? 這不僅僅像是飽含諷刺意味的電影情節,更是在學術上給Fallon出了一個難題: 自己被證實是自己理論中的天生變態狂,但自己其實多年來從無犯罪經驗,生活得也很平靜。 是自己出了問題,還是自己的理論出了問題? 為瞭解釋清楚這個自己研究中的Bug,Fallon對自己和家族進行了深入的研究,發現了更多讓他驚訝的事實。 原本Fallon研究的對象,一直都是學校里現有的各種心理變態者的大腦掃描資料。 他之所以會發現自己和「天生變態狂」們大腦相似,是源於一次偶然的大腦掃描。 2005年時,Fallon正在負責一個研究阿茲海默症患者神經特徵的項目。為了找出阿茲海默症患者的大腦特點,他需要一組正常人的大腦掃描作為參考。 於是,他找來了自己的家人,連同自己和另外一些健康的志願者一起參加了參照組。 這樣做的原因很簡單:他自己和家人們都沒有阿茲海默症,作為參照組既方便又可靠。 然而,讓Fallon意想不到的是,在最終觀察結果的時候,他發現了一張眼熟的圖像: 一個額眶部皮質功能低下的大腦,正是自己多年研究中所說的那種心理變態者特有的大腦! Fallon感到很奇怪,難道參照組里有變態? 拿到這張照片時,Fallon還對自己的兩個同事說:「無論這個照片掃描的是誰的大腦,這個人都不應該在社會中隨意四處走動,他一定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人。」 然而同事們聽到後卻告訴他:「你確定嗎?你拿著的這張掃描圖不就是你自己的嗎?」 聽完同事們所說的話,Fallon第一反應是大家在和他開玩笑,這是一個很搞笑的惡作劇: 研究變態的科學家自己就是變態,多好笑啊。 然而,同事們真摯的眼神讓Fallon意識到,好像他們說的是真的。 當他自己扯下那張照片背後覆蓋住姓名的膠帶,確認那張照片真的是自己大腦的掃描圖時,Fallon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首先,自己性格正常,事業有成,從無犯罪經歷和過激行為,如果不是這張大腦掃描圖,任誰都不會想到他是心理變態! 但是,自己的研究是基於大量的學術資料產生的,並不是胡編亂造,額眶部皮質功能低下的確是心理變態者一個顯著大腦特質,有這樣的腦結構的人大概率會表現出各種不同常人的行為特徵。 所以,問題來了:如果上面兩個結論都是真實的,那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了自己擁有心理變態者的大腦,卻沒有心理變態的行為呢? 是自己有問題,還是自己的研究有問題? 這必須要搞清楚!於是,Fallon教授開始了他另一段重要的犯罪心理研究: 研究自己,研究自己的「天生變態狂」特質從何而來,又要去往何處,是在潛伏,還是已經消失了… 在得到那張令人不安的大腦掃描圖像後,Fallon重新投入到了心理變態者的神經研究中。 首先他回家告訴了自己妻子這個發現,妻子的回答讓他很意外: 原來在妻子眼中,Fallon就算是變態也沒有什麼好奇怪的,他的一些思維方式和個性的確異於常人。比如他經常情緒失控,魯莽,好勝心特強,連和自己孫子孫女玩遊戲都要拼命爭個輸贏。 聽完妻子的評價後,Fallon又挨個問了一遍身邊親近的人關於自己是否有點變態的問題。 大家的結論都和妻子的說法大致相似:「雖然你生活得很正常,但是你的個性有時候真的和常人不一樣啊。」 Fallon心裡很糾結:「可是媽媽從小就一直誇我是個好孩子啊?我真的有在悄悄變態嗎?」 最後Fallon在聖誕節回家的時候,把這個關於自己可能是變態的大發現告訴了自己的媽媽。 沒想到媽媽聽完後並不驚訝,而是遞給他一本書《離奇凶殺》。 為什麼要看這本書?面對Fallon的疑惑母親解釋說: 「這是一本歷史書,裡面談到的歷史殺人犯,正是你親爹的祖先,康奈爾家族。」 聽完後Fallon的心靈受到了無比強烈的衝擊:康奈爾家族,那可是歷史上出了名的變態家族啊! 這個家族里有出息的人是真的有出息,比如創辦了世界名校康奈爾大學的埃茲拉·康奈爾,就是這個家族的一員;…